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哪里来的狗?
    最终周铭还是把关生安排到了半岛酒店,一方面是周铭懒得和这个官僚扯这种没任何实际意义的皮,另一方面以现在周铭和林慕晴的财力也不差这个钱,就当是打发要饭的了。

    晚上周铭和林慕晴就请关生在半岛酒店吃饭,好在这个年代内地的各项休闲娱乐项目都很匮乏,由于没有条件,官员们也还没有后世那种彻底骄奢淫.逸的作风,这也为周铭省下了不少事。否则要是他知道港城这边有很多休闲娱乐活动,或者干脆要点房间内在床上的活动,才真是烦人,毕竟出国找小姐要发.票可不是后世官老爷们的专利。

    在这几天,按照中央的要求,周铭安排关生和郑浩龙李成他们一起吃了一次饭,这是必要的,在会议之前总是要找好统一战线的,只是关生的出国经验显然并不多,他并不能摆正心态的交流。

    首先在面对李成的时候,他的语气非常高调,他对李成说:“李董,你要相信内地在经过了这一次杨老的南巡以后,不仅会坚定改革开放的步伐,更会持续深化改革开放,有理由相信经济会随着改革开放的加深进一步的升温,你的长河实业在港城这边颇有影响力,中央需要你为国家和民族做贡献。”

    至于随后在面对世界船王郑浩龙的时候,这位关司长又是一副十足的小受姿态:“郑爵士,您是世界公认的船王,在全世界各个国家都有业务往来,现在国家正在进行改革开放,我们之间完全可以相互合作取长补短,只要郑爵士您能跟随中央的步伐,对您也是有很大好处的,至于其中的具体合作事宜,我们完全可以再商量的。”

    虽然关生见到李成和郑浩龙时候的表态并不相同,但这两位商界巨子对他的评价却都是一致的:只会说一堆不切实际的大话空话!

    对此,周铭和林慕晴私底下谈起这个事情,林慕晴都是叹息着说:“周铭看来你之前的担心是对的,这次的会议会很让人头疼。”

    周铭当然明白林慕晴这话指的是什么,无非是怕关生这个官僚到时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真不明白中央怎么就会选这么个人过来,或许他就是中央最懂经济的官员,又或者里面有什么其他的内幕,不过具体究竟是什么情况,周铭和林慕晴都不是体制内的人,更不接触中央,就完全没办法去猜测了。

    ……

    时间匆匆而过,很快就到了会议开幕的日子,这天上午,周铭和林慕晴早早的起床,找到**又请了一位司机,开着车子去半岛酒店接关生。

    他们一起在半岛酒店吃早餐,餐桌上关生对周铭和林慕晴说:“你们要记住,今天的会议虽然不是什么正式会议,只是一次国家通过港城和全球华人企业家见面接触,以及通过这些华人企业家了解世界的一次见面会,但对于国家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

    “因为这是一次很难得让世界重新了解国家的机会,你们不管说任何话做任何事都必须慎之又慎,明白吗?”关生很严肃的叮嘱说。

    面对关生的叮嘱,周铭和林慕晴心里都是嗤之以鼻的,因为他说的都是屁话,这里最有问题的,只怕就是您这位关司长了。

    吃完早餐,他们一起来到了位于中环的一栋摩天大厦,这次的会议就将在这里召开。

    周铭和林慕晴走下车,他抬头看着这栋高耸入云的摩天大厦,不能不说,尽管周铭很烦关生,觉得他的话全是屁话,但至少周铭对这次会议还是很感兴趣的。

    从这次会议参加的人员几乎囊括了港城所有的中外企业家的情况来看,肯定是非常重要的,可周铭无论如何搜寻前世的记忆,始终没有找到有关这次会议的半点资料,当然或许是自己的缘故让会议的时间对不上,可问题在于完全就没听说过在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有任何类似的会议。

    不过现在这次会议就是这么实实在在摆在自己面前的,并且参加会议的人也都见过了很多,这说明自己多少走进了以前自己接触不到的世界了,不光是在国内。

    在这样的想法下,周铭长出了一口气,他带着林慕晴和关生一起走向摩天大厦,可他们才走到门口的时候,一阵汽车的轰鸣声响起,**很快的拉了周铭和林慕晴往后退了一步,就见一辆汽车以一种非常凶悍的架势开过来停在他们面前,吓的关生和他的秘书很没形象的向后跳了一步。

    站定以后,关生先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他先是很不满的指责周铭:“你们是怎么回事?都不知道先照顾我吗?知不知道领导优先?有没有一点上下观念了?”

    在指责完周铭以后,他又狠狠拍了一下那辆突然开过来的汽车,大骂道:“你是怎么开车的?知不知道你这样开车很危险,你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来干什么的?要是出了点什么意外,告诉你,我马上就能报警去抓你枪毙!”

    说到最后关生还狠狠踢了这辆汽车一脚,随后车上传来一声轻笑:“哟呵!哪里来的狗,居然敢这么嚣张的在这里唁唁狂吠?”

    说话声中,一个四十岁的壮年男子走下了车,和他一起下车的还有两名穿黑色西装的高个男人。

    看到这三个人下车,关生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因为他从这三人身上感受到了一种让他害怕的气息,他指着这三人舌头打着转说:“你……你们是什么人?你们想要干什么?”

    看着关生那副胆怯的样子,那壮年男子不屑嗤笑一声,他也不忙和关生说话,就只是拿出一根烟放在嘴上点着,然后问:“我说在问别人之前你得先自我介绍吧?听你口音好像是从内地来的,就是不懂规矩。”

    说完他还很鄙夷的摇摇头,而关生这个时候也不知想起了什么突然有了底气,挺起胸膛对那壮年男子说:“我是国务院外贸部的关生,是受你们港城邀请来参加这次会议的!”

    听到关生的答案,那壮年男子更鄙夷了:“我还以为只是普通不懂规矩的内地佬,原来是更不懂规矩的官僚呀!那么官僚你听好了,我叫刘啸天,是天华集团的董事长。”

    “什么天华集团?我听都没听说过,我告诉你,马上给我道歉,否则我马上报警抓你了!”关生对刘啸天说。

    关生没听过刘啸天的名字,但周铭却听过,当他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不自然的皱了一下眉,而他身边的林慕晴的脸色也有些凝重。

    原因无他,实在这个刘啸天是个很棘手的人物,不是他的企业做的有多大,而是这个人是混黑的,是整个港城的大哥之一,手底下有很多马仔打手,后世有一部很火的黑帮电影,据说就是从他身上取材的。而从后世披露的资料来看,这个人是一路打上位的,还一手炮制了很多凶杀案。

    简单来说,就是你惹了郑浩龙和李成他们,最多就只是生意做不成,在港城没有立足之地了,但要惹了刘啸天,那你想要活着离开港城都是一种奢望。

    当然,这也并不是说港城的黑帮有多么猖狂,但刘啸天的社团就是能给人这样的压迫力。

    “你笑什么?你在这里死到临头了你还有脸笑?我告诉你我是内地来的大官,和港城高层都是有很多联系的……”

    听着关生还在那里对着刘啸天指手画脚,周铭忍不住的上去拉了他一把,可关生还并没有意识到什么,很不满的斥责周铭说:“周铭你干什么?我告诉你,我们来到港城就是代表国家的,所以今天这个事情必须得到解决!”

    这边关生的话音才落,周铭还来不及说话,那边刘啸天就说话了:“这位……关领导是吧?我很同意你的意见,今天这个事情的确必须要得到解决,不过不是你解决我,而是我解决你。”

    刘啸天说完他身边的两位保镖就气势汹汹的朝关生走去,把关生吓了一跳。

    不过刘啸天的保镖也只是走了几步路就停下来了,不是他们要放关生一马,而是周铭和**挡在了他们身前。

    刘啸天看了周铭一眼:“你又是哪里来的狗?”

    这时林慕晴也上前两步和周铭肩并肩站在一起说:“刘董,请给个面子。”

    刘啸天挑了挑眼皮,笑了,他挥手让两个保镖回来,然后说:“原来是林董的朋友啊,这个面子我肯定是要给的,不过改天林董得赏光陪我吃顿饭才是,这才叫一个面子还一个面子,你说是不是?”

    “她不会去的。”周铭替林慕晴回答说,“刘董,这不是面子不面子的问题,而是事关这次会议的问题,我想刘董你既然来参加,就也明白这次会议意味着什么,关司长他不管怎么样都是代表中央过来开会的,如果在这里出了什么意外,我想这个后果肯定不是刘董你愿意承受的。”

    说到最后,周铭还主动问刘啸天:“不知刘董意下如何?”

    刘啸天眯起了眼睛,上下打量了周铭好一会,才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周铭。”

    得到周铭的答案,刘啸天在嘴里反复咀嚼了好一会才说:“周铭是吗?我记住你了,再见。”

    说完刘啸天就带着他的保镖走进了摩天大厦,而看着他走进去了以后,周铭才在心里松了口气。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