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两地会议
    “嚣张跋扈,这个家伙简直太嚣张跋扈了,周铭林董,我要你们马上报警把这个家伙给抓起来!”

    看着那边刘啸天的身影消失在视线当中,这边原本一怂到底的关生突然一下就像是火山爆发般跳了起来指着那边刘啸天消失的地方对周铭下命令道。

    对于关生这种耗子扛枪窝里横的表现,周铭也只能是无奈的摇摇头了,你丫要真不服气要真有这个种你就冲上去干他呀!或者你可以打电话报警呀!就算再怎么不行你敢当面冲他说这些话也行,现在别人人影都看不到了,你在自己面前显摆这个有屁用。

    “关司长,他是天华集团的董事长,这个天华集团可是在港城很有影响力的一个集团,和他起冲突并不明智。”林慕晴皱着眉头说,显然也很不满关生的这种窝里横表现。

    听到林慕晴的话,这边关生的秘书突然想起了什么凑到他耳边对他说了什么,关生听了以后先是一惊,然后勃然大怒道:“一个黑帮头子而已,有什么可猖狂的?不知道他的身份还好,现在知道了,我们身为党员干部,就是应该要和恶势力作斗争,就是应该要为港城同胞除掉这一害!”

    周铭在心里叹息,对于关生的这番言论是完全没一点想法的,不过周铭也明白像关生这种窝里横的人来说,他现在正处于面对自己人无敌的时刻,你说他只会让他更横,因此周铭想了一下,只好换个方式劝他说:“关司长,我们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会议要开,这个事情就先放放吧。”

    周铭给了一个台阶,关生自然就下了,他说:“也对,现在这个会议才是重中之重,不过周铭同志,这个事情也不能姑息,毕竟未来港城也是要回归的。”

    “那当然,像这种靠暴力维持的公司,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周铭最后说了这么一句,他这句话是有感而发的,因为周铭有后世的记忆,他很清楚在港城回归以后,中央为了稳定港城局势,第一件事就清除港城的黑恶势力,这位港城大哥刘啸天自然首当其冲的被缉拿归案,最后被判处死刑,这件事在当时轰动一时,所以周铭有很深的印象。

    说完周铭就带着林慕晴和关生也走进了摩天大厦,会议被安排在27层的一个会议厅,他们进去经过安检验明了身份直接坐电梯到了27层。

    当他们到的时候,这里已经聚集了有不少人了,不过大多数对于周铭来说都是生面孔,只能听着林慕晴挑重要一些的给周铭介绍。

    “我认为我们在会议开始之前,先和一些参加会议的港城人士接触一下会比较好,共同讨论一下关于会议的事情。”关生这时又给周铭和林慕晴发号施令了,当然他的这个想法倒也是对的,事实上周铭和林慕晴也正准备去找郑浩龙和李成他们,因此周铭没多说话就直接去找了。

    很快他们找到了一个贵宾休息室,郑建成和郑浩龙的管家都站在门口,周铭走上前说:“请问郑爵士在里面吗?我有点事情需要和他谈谈。”

    “对不起,我爸在里面休息,不行。”郑建成扬着下巴很高傲的回答周铭说。

    周铭知道郑建成是在报那天被打脸的仇,懒得和他计较,转头看向旁边郑浩龙的秘书,但他也是同样的回答:“很抱歉林董和周铭先生,我家老爷的确在休息,现在不方便见客,还请两位见谅。”

    说完他们就转身进去休息室了,等他们离开以后,关生又指责周铭说:“周铭同志,这些事情你为什么不提前安排好?现在这么临时抱佛脚怎么行?你这么考虑事情不周全是怎么做事的?”

    周铭皱起了眉头,一方面是因为关生这位官僚的无理取闹,另一方面则是看到了郑建成和郑浩龙管家的举动,因为从他们这个举动来看,显然他们就是在这里等着他们过来,为的就是告诉他们不要打扰的。这个发现让周铭心里有了一点不好的预感。

    时间到了上午九点半,周铭和林慕晴还有关生一起走进会议厅,这个会议厅是按照西方议会的模式布置的,会议前方是一个讲台,所有参加会议的人围坐在旁边。

    这个布置没有问题,毕竟港城是全盘西化的,在各方各面有西方的影子也很正常;不过让周铭在意的,是他们的位置居然被安排在了旁边,并不是在中间。

    要知道不论在国内外,阶级差别始终是存在的,这种议会模式也不是让人随便乱坐的,尽管不会像梁山聚义堂那样完全突出领导的地位,但至少地位最高的人,肯定要是在最靠近发言台的,比如现在在这个会议厅里,最靠近发言台的,就是现在港英政府的新闻发言人张佐。

    周铭知道今天的会议原则上并不算是一个政治会议,因此这个座位的安排也并不是港英政府安排,而是这摩天大厦的承办方安排的,这就很耐人寻味了,显然就是港城这边对内地那边并不感冒。

    不过这也难怪,毕竟由于政治上面的原因,内地和西方世界已经被人为的隔离了很长时间,在西方国家宣传下,又由于内地本身的贫困,就给了港城人一个很差的印象,除了一些很有眼光的人,大多数港城人都视内地为妖魔,从各个方面抵.制内地。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今天这个会议恐怕就很难有什么结果了。

    周铭想到这里暗暗在心里叹了口气,再反观关生那边,这位之前还义愤填膺的关司长现在面对这种待遇反而不嚷嚷,很坦然的接受了,周铭无奈的摇摇头,真是摸不透他这种官僚的想法。

    既然代表中央参加会议的关司长都没意见,周铭也只能没意见了。

    随着人员都坐进了会议室,港英政府的发言人张佐首先站起来走向讲台,打开他的讲稿说:“非常欢迎大家能在百忙之中抽空来参加这一次的两地会议,虽然咱们这个会议并不是第一次召开了,但本着认真负责的精神,我还是要给大家重复一遍。”

    “大家都知道,四年前联合声明的签署,标志着港城必须要在97年进行主权移交,不过本着自由民主的精神,我们认为任何主权的移交都必须要经过人民的同意,这就是我们这次会议召开的原因。”

    张佐接着说:“之前我们的两地会议已经召开了两次,但是很可惜,都没有取得任何成果,不过没关系,我们有信心一定能把这个事情谈成的。”

    “现在,燕京当局派出了外贸部的关生司长来参加我们的会议,那么我们现在有请他来给我们阐述一下内地的政策,大家掌声欢迎。”

    张佐说着就带头鼓掌,其他人也都跟着鼓掌起来,而关生就在掌声中站起来走上讲台。

    站上讲台,关生先对张佐点点头,然后才对着话筒说:“很感谢大家,今天来到港城我非常高兴,因为港城自古以来就是我们国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早在两千多年前秦始皇统一中国的时候,港城就已经被纳入了我们国家和民族的版图当中。”

    “虽然由于历史的原因,港城现在置于港英政府的管理之下,但这只是暂时的,由于联合声明的出.台,港城必将回归要祖国母亲的怀抱!”

    关生说得慷慨激昂,只是他的激情却只换来一片稀稀拉拉的掌声,甚至在他的话才说完的时候,下面立即有人提出了疑问:“这位关司长对吧?我们都知道内地是一个**的政府,但是我们港城是一片自由的国度,一个**的政府如何能够接管一个自由的国度呢?这不是乱了套嘛?”

    “这并不是乱套,中央提出了一国两制方针的决策,为的就是让港人治港,保持港城的经济活力。”关生说。

    关生的话引来下面一片嘘声,有人说:“什么一国两制港人治港,不就是骗人的政治把戏吗?到时候还不是你们想派多少官员就派多少官员过来了?而且内地的官员都是无法无天的,根本不能治港。”

    “这是不可能的!我们的党员干部都是从人民当中选出来,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的,想群众之所想,解群众之所难的,都有非常崇高的革命主义精神,你说的那些根本不可能。”关生说。

    这时下面又有人站起来说:“关司长,好像我所了解到的情况并不是你所说的这个样子呀!”

    这一次说话人的位置很靠近讲台,关生和周铭他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人,他正是之前在门口和他们差点气了冲突的港城大哥刘啸天。

    刘啸天似笑非笑的看着台上的关生,同时对其他人说:“我之前和这位关司长有过一面之缘,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大家,他是在对我们说谎,内地的官员都是非常嚣张跋扈不讲道理的,他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完全凌驾于法律之上,跟我们港城的自由和民主精神,根本就是背道而驰的。”

    刘啸天说到最后还拿出了一个小录音机:“我可不是说说的,我有证据。”

    刘啸天说着就按下了小录音机的播放键。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