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我是来创造奇迹的
    “大家都听到了吧?这就是内地的官员,他们没有素质是非不分颠倒黑白,更重要的是他们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现在港城还没有回归他就这么嚣张,可想而知一旦港城回归了,我们将面对怎样的对待,恐怕我们现在的自由和民主都会被破坏殆尽,只能做官员的奴隶了。”

    刘啸天说出最后的结论:“所以,为了我们一直以来的信仰和对自由的追求,我们应该抵.制回归,至少在经济上,绝对不能让这些内地的官员得逞!”

    刘啸天的话很快得到了其他人的赞同,他身旁身后很快也有人站起来说:“没错,我们在港城的努力和奋斗都是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不是在给这些官员打工的,我们的财富是属于我们自己的,不能平白无故便宜了这些内地的官员,他们就是一群土匪强盗!”

    由刘啸天带起来的话很快蔓延到了全场,听着现场的一片嘘声,关生站在讲台上也很恼火,他大声说:“你们这些自私自利的资本家,现在祖国的现代化建设正需要你们,需要你们奉献出自己的一腔热血,你们却在这里为了自己的一点私利喋喋不休,简直是在给民族蒙羞!”

    关生不说还好,一说下面的嘘声更大了,下面除了那些大财团的掌门人以外,其他人都在喊着让关生滚出港城,还港城一片自由天空,他们不需要内地的施舍,更不愿给内地官员当牛羊。

    “这个关生怎么这样说?这不是在给台下的人找不痛快吗?”旁边的林慕晴皱着秀眉对周铭说。

    周铭这个时候也是扶着额头,一脸很无奈的表情,虽然通过这次会议的情况,周铭已经猜出一点中央的意图了,但对于中央派出这么一个死板的官员过来,周铭还是有了一种吐血的冲动。

    不过参加了这次的会议,倒也让周铭明白为什么在港城回归前夕,会有那么多港城企业和中产阶级逃出港城了,除了内地一贯的影响,相信这几次没有消息的会议,也是很重要的原因。

    周铭不知道之前和以后的会议是谁来参加的,但想来也并不会比关生强到哪里去,有这样的官员参加会议,能把这些港城阶级的观念扳正回来那才有鬼了。

    当然这内地官员本身的能力是一方面,但港城这边的做法同样不可忽视。

    别的不说,就单说刘啸天拿出来的这个小录音机,就说明今天在门口的事情他绝对是有预谋的,目的就是为了给内地官员抹黑,否则他这么个港城大哥难不成有随身携带小录音机,还没事录音的习惯不成?

    或许第一次会议的时候,中央是很认真在对待的,但由于港城这边有人使这种上不了台面的小手段,中央就没兴趣陪他们玩了,反正到了97你就只有回归和滚蛋两条路可以选,难不成中央还要被你们这些地方商人给要挟不成?正因如此,才有了这一次关司长来港参加这次会议的事情,自己只是碰巧赶上了。

    不过这也解释了自己后世为什么从来没听说过有这么一个两地会议了,首先是这个会议本身的不公开性,另外就是参加会议的内地官员太丢人了,根本没法进行宣传,就只能压在这里当没这回事了。

    “给我们华人抹黑蒙羞的是你们这些内地官僚!你们祸害了内地几亿人还不够,还要来糟蹋我们港城?我们不会让你得逞的!”

    “没错!我们港人都是很有信仰和向往自由的,不会受到你们内地人的恐吓,你们还是滚回你们的内地去吧,不要再来插手我们港城的事务,不要对我们港人指手画脚,你们要做权力的奴隶,但我们要做自由人!”

    “我们现在在港城政府的管理下过的非常好,我们不需要回归,我们需要现在港城政府的管理,这不是殖民是发展,最起码港城政府不会随意掠夺我们的财产,不会用权力欺压我们!”

    “我们宁当洋奴,不做中国人!”

    ……

    台下那一声声斥责谩骂,就像是雪花片一样朝讲台上的关生砸过来,让关生根本没办法开口说话。作为会议主持的港英政府发言人张佐则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抱着双手冷笑着看着台上非常窘迫的关生,完全没有出面终止这样会议骚乱的意思。

    看到现场这个样子,林慕晴对周铭说:“他们这也太过分了吧?虽然关生是内地官员,他说的也的确都是一些大话空话,虽然我也讨厌内地官员,但大家好歹都是华人同胞,有没有必要闹成这样?怎么还宁当洋奴不做中国人这样的话也说出来了?”

    “现在我算是明白杨老当初在让我来参加这个会议的时候,为什么会说这是个艰巨的任务了,还真是难办呀!”周铭无奈道。

    “周铭你是说中央已经预料到了这次会议会变成这样,所以才要你来解决的?”林慕晴惊讶的看着周铭问。

    周铭点头说是:“内地和西方被隔离的时间太久了,尽管港城就南江对面,可以说是南江的出海口,但由于一直以来的封锁,让两个地方的诧异变得越来越大,也让港城人对内地的误解越来越深,现在又有一些别有用心的在从中作梗,情况当然会越来越糟了。”

    “至于我,可能杨老觉得我的思维和港城人更接近,能够有办法创造这个奇迹吧。”周铭苦笑着说。

    “创造奇迹吗?周铭你这还真是要创造一个奇迹了。”

    林慕晴也很没信心的说,面对现在这样的情况她也没法有信心,虽然不说并不是所有的港城人都很仇视内地,视内地为妖魔鬼怪,但至少在现在这个情况下,所有港城人已经都组成了统一战线,一致反对内地的,没见就连郑浩龙李成他们这些和内地颇有联系的大财团掌门人都没说话了吗?

    可以说,周铭就是要凭着一己之力,将整个可能是由港英政府主导的会议局面翻转过来,周铭就是要凭着自己一张嘴巴,去说服这里的两百多人,这不是奇迹能是什么?

    林慕晴在心里这么想着,突然她看到周铭站起来了,林慕晴惊讶的拉住周铭的手:“周铭你要干什么?你不会真的想挽回这个局面吧?”

    周铭理所应当的点了点头,林慕晴马上又问:“为什么?周铭这个事情和你没有任何关系,都是中央的安排出了问题,要错也是中央派过来的那个官员出了问题,周铭你没必要出头的。”

    “可是慕晴姐你忘了吗?我也是这一次中央派来参加会议的人之一呀。”周铭微笑着说,“而且杨老之所以在南巡的时候特意找我来参加这个会议,不就是等着在这个时候让我来做救世主吗?”

    “再者说,”周铭环视周围一圈说,“我不是愤青,但宁当洋奴不做中国人这句话,也着实让我听着火大,我觉着我有必要教他们做人了。而且慕晴姐你也见过我在港大的那一次演讲,那一次我不是同样面对一个无法翻转的局面吗?那一次还是几百愤怒的港大学生,可比现在危险多了,慕晴姐你要对我有信心嘛!”

    林慕晴还是紧紧拉着周铭的手:“我当然对周铭你有信心,我也能明白你的心情,可现在和那一次不一样,那一次是港大的学生,都是热血青年,可现在这里的,都是成熟人士,他们可没那么容易说服。”

    林慕晴接着说:“另外来说,周铭你也看到刚才刘啸天的举动了,这显然就是有计划的阴谋,就算周铭你真的把局面翻过来了,也很危险呀!”

    林慕晴的话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因为她看到了周铭的笑容,周铭笑着对林慕晴说:“慕晴姐放心吧,男人就是应该挽狂澜于即倒,扶大厦之将倾,我也不会有事的,一个黑帮头子我还不放在眼里,你忘了我身边跟着一个兵王吗?他可不会让我那么容易出事的。”

    周铭说到这里轻轻捏了林慕晴的小手一下:“慕晴姐你就放心在这里等我胜利归来的好消息吧。”

    说完周铭就放开了林慕晴的柔荑,然后昂首挺胸的朝讲台走去,这时正好碰到关生灰溜溜的走下来,关生见到周铭过来,低声呵斥道:“周铭你过来干什么?还嫌丢人丢的不够吗?你看你在港城这边是怎么安排的?一点都没有安排好,你这个事情……”

    不等关生说完,周铭就伸手拍上了他的肩膀,一下把关生的话就全给拍回肚子里了,周铭对他说:“关司长,好好回去歇着吧,今天我来。”

    周铭说完也不管关生的反应,就径直走上了讲台,而关生则愣愣看着周铭上台的背影,不知为何突然有了一种想要顶礼膜拜的冲动。

    周铭可管不了关生的想法,他走上台以后先清了清嗓子,然后对着话筒说:“大家都请静一静,我有一言,请大家倾听。”

    周铭这话就像是有魔力一般,让现场在听到了周铭的话以后次第的安静了下来,周铭很满意现场的配合,紧接着他狠狠的一拍桌子,指着全场大声骂道:“你们这些数典忘祖的畜牲!”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