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我是最好的范例
    寂静,整个会议厅内一片死一般的寂静,每个人都愣在那里呆呆的看着讲台上的周铭,仿佛不会思考了,就好像周铭刚才说的不是话,而是什么让人石化的咒语一般。

    包括港府的发言人张佐和刚刚擦身而过的关生,他们也都张大了嘴巴,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周铭,此时此刻他们就只剩下了一个想法:这人是傻b吗?怎么这样说话的?

    他们完全搞不懂周铭究竟是怎么想的,现在全场都在骂内地,就是一个同仇敌忾,你要想好好说话,怎么都应该先想办法多解释多说一点好话,把现场给稳定下来,怎么能一上来开口就怒骂全场呢?你这不是火上浇油,将原本就已经非常**了的阶级矛盾更加升级吗?

    正如那句“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的名言所说,现场在经过了短暂的寂静以后,猛的如火山一般爆发了。

    “什么畜牲?我看你才是真正的数典忘祖的畜牲,你们全家都是数典忘祖的畜牲!”

    “听口音你也是内地人吧?果然内地人都是被**体制驯化出来的杂碎,没有素质,张嘴闭嘴就是脏话,都是一群没有开化的野蛮人!”

    “你们这些内地的狗奴才,还是滚回内地不要来我们港城这边丢人现眼了吧?才曝光你们的真实面目你们就受不了要在这里撒泼打滚无理取闹了吗?你们内地人也就这点本事了,你们还是一辈子窝在你们的穷山沟里吃狗屎,永远都不要出来了吧!”

    “我这辈子都讨厌内地人,但是你我更要杀了你,你简直就是我们华人的耻辱,放你在这个世界上都是玷污了这片空气!”

    ……

    听着下面带着浓厚港音的谩骂,周铭站在台上却反而不说话,就只是微笑着站在那里,听着台下的话语,和之前一上来的斥责怒骂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看到周铭这个样子,下面的刘啸天和张佐却一下皱起了眉头,因为如果周铭像之前关生一样,只是气急败坏的和台下这些人对骂,那是正常的,可现在他这么冷静,就绝对有什么问题。

    尤其是刘啸天,他想起自己在大厦门口碰到周铭的那一幕,周铭在明知道自己身份的情况下,还能那么冷静的说出那番话,以及他身边那个有着狼一般眼神的保镖,他能断定周铭这个人绝不简单。

    正所谓事出异常必有妖,一个有本事的人做出反常的事,那么这个事情本身必定有问题!

    这是刘啸天和张佐在心里得出的结论,可不管他们心里的预感怎么不好,但终归不可能出面帮周铭安定现场,就只能静观其变了,然而做出这个打算的他们并不知道,周铭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周铭静静的站在讲台上,冷眼看着台下澎湃汹涌的人们,等过了几分钟,下面的声音渐弱了下去,周铭才说话道:“怎么?大家都骂累了,不想再骂了吗?”

    周铭才说完,下面立即有人说:“放屁!是你这种内地的狗屎根本不值得我们骂你,骂你简直是脏了我们的嘴!”

    周铭笑了:“是吗?其实对你这个话我真的不知道是该同意好还是不同意好了,因为如果你说你骂我是脏了你们的嘴,那你们刚才是在干什么?喷粪吗?”

    “你才是在喷粪,你们全家都在喷粪!”

    周铭那话再一次点燃了台下的热情,台下有人再一次指着周铭大声谩骂道,只不过相比之前,现在的谩骂声显然减弱了很多。

    面对台下这个表现的人们,周铭一副哄小孩的语气说:“好了大家,其实我和你们大家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是你们不认同内地的一些做法和制度,这很正常,毕竟两兄弟分开久了猛然回到一个屋檐下住在一起,还会有很多不习惯,更别说是两个地方的人了,你们会有顾虑并不奇怪。”

    “你好像误会什么了,我们这并不会顾虑,而是实实在在存在的问题!”下面马上有人反驳周铭道,“刚才的录音你也听到了,你们内地的官员就是这么横行霸道,根本视法律为无物,我还听说你们那里随便一个县委书记就可以处死一个人,这简直太可怕了!”

    “是这样吗?我可你告诉你我在内地生活了半辈子都没有听说过你这样的事情。”周铭说。

    “你也是内地官僚,你当然会包庇内地的做法,要不然你回去也会被枪毙的吧!”下面有人嘘声对周铭说。

    周铭不慌不忙的反问他:“你觉得这重要吗?我觉着一点都不重要,因为联合声明都已经发表了,你们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这个问题让台下顿时安静了下来,这不同于开始周铭突然的斥责带来的效果,而是周铭这句话直刺进了所有人的心里,换句话来说,这也是他们所最不愿意面对的,也是中央敢于随便派官员来参加这个会议的原因所在,因为大局已定,连港英政府都无力改变什么,这些人就更不可能了。

    台下的安静是在周铭意料之中的,周铭说:“在我们内地有一句很俗的话,就生活就像被强暴,既然无法抗拒,那么你就只能选择接受。”

    下面马上有人反驳道:“我们也可以选择不接受,我们可以选择逃港,我们可以选择放弃港城,让你们得不到港城的精华!”

    “你们真的以为你们可以把港城的精华全带走,你们真的以为你们能离开港城,你们离开港城你们还会有现在的地位吗?”

    周铭这番话就像是一根根钢针一般直刺进了台下所有人的心里,让他们一个个都缄默不语,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这时周铭接着说:“你们以为港城回归以后你们在港城的产业就全部会被收走,你们以为回归以后港城的制度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难道你们都没有看联合声明吗?”

    周铭故意想了一下接着说:“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在联合声明的第三条就已经明确说明了会保持港城的高度自治权,现行的政治和经济制度都不变,难道连我这个在封闭内地人都知道的信息,在港城这么个自由的国度,你们这些港人还不知道吗?”

    一番质问让下面的人哑口无言,好半天以后才有一个人说:“你们内地当局的话能信吗?你们内地当局还有信用可言吗?”

    “你这个质疑说的非常好!”周铭大声说,那语气就像是在称赞,“你可以不相信不相信国内的党委和政府,那么你也同样不相信你们的港英政府吗?因为这份联合声明并不是一份单方面的声明。”

    周铭说完环视会议厅一圈,所有和被他看到的人都下意识低下了头,不敢和他对视,就好像害怕被周铭锐利的目光给刺伤一般。

    周铭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这些人,他接着说:“而且你们就真的以为港城永远这么好,国内的发展永远都追不上吗?你们也太天真了,你们都是商人,你怎么不好好想一想,国内有那么广袤的土地那么丰厚的资源,还有好几亿人的市场,如果真铁了心发展,怎么可能会发展不起来?”

    “就在河对面的南江市,相信你们都听说过,”周铭伸手指向北方,“那边在十年以前不过就是一个国内的普通县城,但是现在呢?已然有了一定的国际大都市的雏形,而且最重要的是,南江不过才发展了十年,南江速度这个词,相信也并不是我们国内杜撰出来,而是受到全世界认可的。”

    “那么,”周铭最后问,“如果再有十年二十年呢?谁又能保证南江不会以这个速度追上港城甚至超过港城呢?”

    “那都是内地集中全部资源捧出来的结果!”下面有人还是不服气的说。

    听着下面这些人还死鸭子嘴硬的叫嚣,周铭笑着说:“关于这个话题我认为没有任何讨论的必要,因为是与不是都没区别,国内能捧出一个南江,就能捧出第二个第三个甚至更多,最终的结果也只能是越来越好,如果你们要继续较这个真,那我也只能说你们是很没有眼光的了。”

    “内地的政治体制始终是硬伤!”下面有人又叫嚣道,“经济的发展需要的是自由,像内地那样的**管制是会把港城推进死胡同的!”

    “这才像句话嘛!”周铭很欣慰的点头说,“经济发展的确需要自由,要自己转起来的经济才是健康的经济,所以国内现在正在进行改革开放,不就是要破除以前的那些条条框框,真正让经济来做自己的主吗?相信你们也知道不久前春节期间,中央最高领导人杨老南巡的事,这就是在向外界传递中央一定会将改革开放进行到底的决心!”

    周铭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最后说:“我再和大家分享一个事情吧,你们一直在骂我官僚,但其实我并不是,我和你们大家一样,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人,没有任何家庭关系,完全是靠自己的努力在赚钱的,这按照你们的理解是根本不可能的,但我就是做到了,这难道不是国内改革开放的最好范例吗?”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