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后生仔,你嫩了点
    “在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单独存在的繁荣经济,港城的繁荣固然是和在座各位的努力所分不开的,但同样国内的支持也不可小觑,不说作为国内最大陆路口岸给港城带来了多大优势,就说一个最基本的道理,如果没有国内的水电粮食,只怕整个港城都撑不过三个月。”

    周铭接着说:“再说一个大家都不愿意接受的现实,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没有大国底蕴的经济是很难长久的。”

    “两年前的那次股灾,相信在座各位都是记忆犹新的,虽然港城是世界的金融中心,这点给港城带来了很大好处,但同时问题也是非常明显的,就是港城本身的抗击打能力实在太弱了,稍微在股市上有点什么风吹草动就会对港股造成很大影响,一旦出现了大规模的金融危机,单单依靠港城本身,很难挺的住。”

    周铭说:“大家都知道其他几个世界金融中心的强大,但是你们忘记了吗?他们的强大都是建立在国家强大的基础之上,如果在港城的背后也有这么一个国家的支持呢?如果在港股遭受危机的时候,也有一个国家在背后鼎力支持呢?那咱们港城经济还会这么脆弱吗?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不要呢?”

    周铭的话语如同晨钟暮鼓在每个人的耳边环绕,震撼着他们的灵魂,要说之前关生的话都是废话连篇,那么此时周铭的话就是正中红心了。

    在场的这些人加起来就是港城经济的主宰,那么港城经济的崩溃自然对他们的影响是最大同时也是最直接的,尤其现在尽管两年过去了,那次股灾的影响仍然没有完全消退,因此现在周铭突然提出这点来就立即让他们回忆起了那被股灾支配时的恐惧。

    怎么会这样?难道说这个内地佬说的都是真的?港城真的离不开内地?

    所有人脑子都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这些问题。

    周铭的话到这里就结束了,可林慕晴却还并不打算就此放过这些港城人,她这时站起来说:“大家好,我是联合投资公司的董事长林慕晴,在座的各位都听说过我,也听说过我管理的两个公司。”

    林慕晴说到这里猛然话锋一转:“但是你们可能并不知道,这两个公司其实就是这位周铭先生一手创办的,当初那个保本基金的概念,也是他提出来的。其实早在两年前,这位周铭先生就已经看穿了港城经济脆弱的本质,预料到了经济危机的爆发,所以要想港城走上一个新台阶,就必须按他说的做!”

    如果说之前周铭的话是把大家给震蒙了的话,那么现在林慕晴的话,则是把大家又给打醒了过来,现场顿时一片哗然。

    “天哪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是个内地佬创办的金名基金?怎么会是个内地佬提出了保本基金的概念,这不科学呀!”

    “这不可能!我记得当初港城经济之所以能这么快稳定下来,保本基金的概念起了很大作用,甚至于后来联合投资公司的创立也都是基于此基础上的,难道说就是这个内地佬挽救了我们港城的经济,是他当初的想法,才把我们这么快从股灾的深渊中拉出来吗?”

    “我不相信!我们港城的经济模式肯定是要领先内地的,那么穷的地方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好对策,这一定是骗我们的……”

    台下所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叫喊着,他们根本无法接受这个现实,每一个人心里都充满了惶恐。

    虽然他们每个人嘴巴里喊着不相信不可能,但其实他们心底都是明白林慕晴说的就是事实,首先林慕晴的金名基金那么迅速的崛起,还在港城经济跌入谷底的时候整合港城资源接受各大财团的投资成立联合投资公司,同时人还那么漂亮,不可能会没人调查她的。

    因此在港城的上流人群当中,很多人都知道林慕晴就是来自于内地,也知道她最开始的启动资金就是来自那次股灾。

    难道说……我们港城经济真的存在那么大的问题?难道这些内地人都已经看透了港城脆弱的经济吗?

    所有港城人都在心里这么惶恐的想着。

    周铭高高的站在讲台上,下面所有人的表情尽收眼底,周铭对林慕晴报以感谢的微笑,因为林慕晴的这个配合打的太好了,而且还是把她自己当成牌给打出去的,才在现场所有人的身上,打下最后一击。

    林慕晴也对周铭露出了温柔的笑容,虽然什么话都没说,但她一双丹凤眼里流露出的情意却很好的说明了一切。

    看来今天周铭真的把这个局面给翻过来了,而且还是在自己的帮助下,太好了!

    这是林慕晴此刻心里的想法,可林慕晴还没开心多久,突然一声喊,却一下子让为她的开心蒙上了一层阴影。

    “这不可能!大家都把眼睛放亮一些,这些内地佬肯定是在合伙欺骗我们,我们不要上这些内地佬的当!”

    刘啸天突然大喊一声,他这一声喊顿时让现场的其他港城人找到了心理上的依靠,他们马上也跟着刘啸天一起高举手臂对周铭喊道:“不可能,你们这些内地佬赶紧滚回内地去,不要在这里欺骗我们!”

    开始的时候,下面的喊声还都是很杂乱无章的,但到了最后都不约而同的汇聚成了一句话:“不可能!滚出去!”

    面对着现场这个情况,站在讲台上的周铭面沉如水,但在心里却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指望自己就这么创造奇迹,还是太难太天真了一点。毕竟自己只是重生,又不是真的变成了什么龙傲天,可以随便装b随便飞,要是如果港城的这个会议真那么容易解决,恐怕怎么也轮不到自己了吧。

    只是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猜中了故事的开头,却猜不到这个结尾,也太过小看了港城的这些枭雄。

    其实现在的情况并不难理解,之前自己和林慕晴一串接着一串的话,的确打击到了台下这些人的自信心,让他们趋于崩溃的边缘,只要给他们一点时间,他们就能自己主动认同自己的说法了,只是很可惜,港城这边的人并不打算给自己这个机会。

    不能不说,刘啸天这句呼喊是恰到好处的,正好是在所有人彷徨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的时候。

    用一句很文艺的话来说,就是他的这句话给其他人指引了方向。

    毕竟来说,人都有一种鸵鸟思维,尤其是对于这些一向觉得自己要优越于内地的港城人来说,猛然打碎了他们的幻想,他们自然无法接受。

    这个时候只要有人引导,他们很容易就会盲目的排斥他们所不认同的理论,哪怕这是正确的,认死理的坚持自己的观点,就像是遇到危险时把头埋进沙子里的鸵鸟一样,是一种下意识的自我保护反应。

    现在他们的表现已经很好的证明了这点。

    刘啸天抬头看向讲台上的周铭,露出了不屑的笑容,他说了一句话,嘴唇故意动的很慢,为的就是让周铭能读懂他的意思:后生仔,你还嫩了点。

    对于刘啸天的挑衅,周铭心中不忿,但也毫无办法,毕竟现在这个局面变成这样,就真的回天乏力了。

    那边林慕晴也看到了刘啸天对周铭的挑衅,她心里愤怒,又有点想哭,因为现在周铭明明已经那么努力了,明明都已经把局面从一团糟的情况下给拉回到了正轨上,为什么他还不放过周铭?他非要把局面弄糟,非要给港城回归制造麻烦干什么?这么做对他有什么好处吗?

    林慕晴不知道,她这个时候只能紧握粉拳,执着的看着周铭,希望他能再一次翻过这个局面来,再一次创造奇迹!

    “奇迹吗?如果这个局面我再能翻过来就真称得上是奇迹了,但可惜……”

    周铭在心里苦笑着说,周铭自己很清楚,这个局面他并不是完全无能为力,只是要做到这一点,光凭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如果在港城这边,除了林慕晴,还能有其他重量级的人物能站出来替自己说话就好了,但可惜这并不是自己能操控的范围,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周铭心里这么想着,正准备接着说话的时候,却突然看见正对面的位置上有人站起来了,这让周铭下意识的挑了一下眼皮。

    要知道这个会议厅大厅内的座位并不是随意安排的,能坐在正对着讲台的位置上,都是在港城颇有地位的人,而这个站起来的人,周铭很熟悉,他就是这个世纪全世界最伟大的经济学家诺德里曼。

    那边诺德里曼慢慢站起来,找旁边的服务人员要了话筒,他先清了一下嗓子,然后说:“请大家安静一下,我是诺德里曼,我有几句话想说。”

    在场的没有人不知道诺德里曼的,听到诺德里曼说话,台下的声音就逐渐减弱了下来。

    这个时候诺德里曼说:“你们是同一个民族,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会对内地的成见那么深,或许内地的制度和港城和整个西方世界都不一样,但我却同意这位周铭先生的话,回归对于港城来说,绝对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大好事。”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