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一个接一个
    虽然会议厅的广播里,会场的翻译还在尽职的翻译着诺德里曼刚才的话,但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今天在这里的人,基本上都是能正常用英语交流的,所以诺德里曼的话,他们都听明白了。

    可明白归明白,却并不代表他们能接受,所有人都回头呆呆的看着那位身材中等戴着黑框眼镜的秃顶男人,脑子如同短路了一般完全不会思考了。

    如果是其他人他们还可以理解或许是这些内地佬给了什么贿赂,但是诺德里曼,这可是世界上最负盛名的经济学家,他根本不会被收买,也就是如此,才让大家想不通他为什么要帮内地说话,为什么要称赞内地?难道说内地的制度和发展模式就真的有那么好吗?

    不仅是普通人,就连主持会议的港府发言人张佐和刚才和周铭对垒一番的刘啸天,也都惊呆了。

    他们目瞪口呆的看着诺德里曼,简直不能理解自己这边和内地的事情,这个美国老头干嘛要出来搅合一番,偏偏他还是这么重要的经济学家,这一番话是重逾千斤,有可能把这个局面再翻回去的。难道说那个周铭就有这样的命,就能让人不由自主的愿意帮他,听从他的召唤吗?

    现实就像是要证明他们的想法一样,当张佐和刘啸天这么想着的时候,一位坐在诺德里曼身边的人,从进来一直就没有公开说话表态的世界船王郑浩龙爵士,他也站起来,接过诺德里曼手里的话筒,也说话道:“我完全同意诺德里曼先生的话!”

    “我们大家是港人,也在港城这里生活了一辈子,有些人可能还没有一辈子,但不管怎么说,寻根问底的话我们都是华人,我们的根都在内地,现在的确内地有很多地方不尽如人意,内地的很多制度也和我们港城不一样,但是内地也在不断的改正进步,这就是一个好的方向。”

    郑浩龙说:“大家都知道我是世界船王,大家都知道我很有钱也很有眼光,但你们或许不知道,在内地改革开放以后,我是所有港人里面,最先和内地高层接触的人。在这十年当中,我前后去过内地几次,我想我对内地的了解肯定要比你们任何人都深刻。”

    随后郑浩龙开始了回忆:“还记得我第一次去内地的时候,内地就像我们大家印象当中的那样,非常穷,穷到我根本没办法想象这是我的家乡,在这个大国的首都,居然没有安排我住的地方,所以我后来才给了燕京当局一千万美金让他们重新建个高档酒店。”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郑浩龙自问自答,“这是我父亲的遗愿,但更重要的,是我也想回归祖国,也想和祖国并肩站在一起。”

    这时郑浩龙一转话锋接着说道:“不过那是七年前的事情了,就在去年我再去内地的时候,我已经完全认不出来那是内地了,不仅路更宽了楼更多了,最重要的是让我感受到了一种欣欣向荣的活力,一如二十年前的港城一样,还有燕京当局官员的改革态度,都让我相信,内地未来是有大作为的,我也相信我们港城回归也是有好处的!”

    郑浩龙的话就像是一颗重磅炸弹,炸的现场一片哗然,可大家还来不及去想郑浩龙为什么会这么说,紧接着又有人站起来了。

    这次站起来的人是李成,他也拿起话筒说:“诺德里曼先生和老师说的都太好了!”

    李成开口就为自己定下了基调:“从50年搞塑胶厂开始,我已经创业四十年了,我说我是跟着港城一路成长起来,见证港城了的沧桑变化,这没有问题吧?不过也正是因为我是跟着港城一路成长的,我才更明白港城问题的所在。”

    “说我们港城的经济繁荣,这没有任何问题,因为我们在全世界都是能排得上号的,但这也并不能掩盖我们有致命缺陷的事实。”

    李成说:“正如这位内地的周铭先生所言,缺少底蕴,背后没有一个大国的支持,是我们存在的最大问题,这点在之前那次股灾当中已经暴露无遗。”

    “那次股灾的影响是全世界,几个金融中心都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但影响最为严重的就是我们港城,这是为什么?就是因为其他地方背后有一个强大的国家,一旦出了问题会有一个国家的国利帮忙承担下来,反观我们港城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

    李成说:“不管港城的发展多好,但港城终归只是一个港城,能力始终有限,所以我们挣扎了两年都还没能摆脱影响。”

    “其实每当这个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我们回归了祖国,如果我们出事了以后也有一个国家在背后给我们撑腰,那我们是不是会好很多呢?”李成最后说,“这个答案是肯定的,所以我也完全支持回归,我不管其他人会怎么样,但至少我会坚持回归,我会努力融进内地,不会逃港。”

    现场又是哗然一片,大家没想到李成居然也表了这个态,而在郑浩龙和李成之后,童刚也站了起来。

    “港城回归是大势所趋,而我们港城本身也需要倚靠内地这么个强大的国家,股灾的事情不能再在港城重演,为了我们港城真正成为名副其实的东方金融中心,也为了我们在港城能有更好的发展,我们也可以进入内地,去打开这个十亿人的市场,我完全支持回归,我也不会逃港!”童刚说。

    “大家可以想一下,我们港城是怎么发展起来的,不就是成为西方世界和内地的中转站,大量商品通过我们港城进入内地才带着我们港城经济腾飞的吗?如果没有内地这么大的市场,单凭我们港城也很难有作为呀!现在回归我们港城和内地联系的更紧密,不就有更好的前景了吗?我们为什么要反对呢?”又有一个人站起来说。

    诺德里曼、郑浩龙、李成和童刚,他们一个接一个的发言,就像是一**的冲击波一般打在每一个人的心上,慢慢的瓦解他们的心理防线,把他们的脑袋从沙子里给拔出来了。

    也随着这些人的发言,让很多豁然想到,港城能发展起来的真正原因,不就是因为港城是一个自由港,是通往内地的桥梁吗?

    而且最主要的是,港城这么重要的地方,内地在收回去以后不可能不重视,那么只要内地重视,以后要再发生股灾那样的事,自然内地就要负担起救市的责任,不再是让港城自生自灭了。

    或许内地相比那些西方国家还很穷,但好歹也是那么大一个国家,现在又在搞改革开放,总是有一些底蕴的,要是真铁了心帮港城,那么一两次股灾是绝对没问题的。

    当然也不是没有有人还在担心内地当局说话算话的问题,可这些问题才问出来,都不用郑浩龙他们这些人说话,很快就被人说下去了。

    “内地当局好歹也是那么大的一个国家,并且那份联合声明还是当着全世界的面签署的,尤其现在还是在内地改革开放,要融入世界经济体系的关键时刻,怎么可能会言而无信,如果说到做不到,那岂不是在打自己的脸吗?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于是就在这样的想法中,台下所有人的思维开始渐渐偏向了周铭需要的方向,开始都支持和看好港城回归了。

    这个时候,刘啸天就没有再说话了,因为首先倒向内地那边的,是诺德里曼和郑浩龙李成这样的人,他们不是世界最伟大的经济学家,就是世界船王,以及港城的后继翘楚,无论哪一个都要比他有更大的号召力。这些人随便打个喷嚏都要比他喊句话要响亮,更别说现在这些人一齐发声了。

    那个号召力是压倒性的,所以刘啸天就不去自讨没趣了,只能认输了这一盘。

    另一边林慕晴则是非常激动的,甚至眼角都闪出了晶莹的泪花,因为对她来说,刚才这个局面简直就是梦幻的。

    之前当周铭好不容易让大家的心理出现了松动,可随着刘啸天的一声别相信别上当的呐喊,一下子就把所有人都变成了鸵鸟,让他们无视周铭的正确话语,只是盲目的喊着让周铭滚出去。

    在那一刻,林慕晴是真的感到了发自心底的委屈,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要这样做。

    同时她也感到了一阵的绝望,因为周铭已经做到了这样,都仍然没有办法把局面翻过来,难道他们就要接受失败吗?

    林慕晴那一刻是真的感到了茫然和彷徨,但是紧接着诺德里曼的话,却又把希望给带回来了,证明还是有人站在周铭这边,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的。

    在讲台上,周铭看着台下所有人的表情,他已经放下了心,其实周铭很清楚,就从诺德里曼站出来的那一刻开始,形势就已经倒向了自己这边。

    原因很简单,连外国人而且还是一位世界知名的经济学家都在帮内地说话了,他们这些黄皮肤黑眼睛的人要不站出来说几句,那不真如周铭一上台的那句话所说,他们都成了数典忘祖的畜牲了吗?

    现在周铭前面的铺垫已经做好了,就等着有港城有号召力的人站起来帮忙造势了,等郑浩龙和李成他们站起来说话的时候,周铭布下的理想局才彻底完成了。

    这让周铭也很欣慰,只是有一点周铭感到很疑惑,他不明白诺德里曼为什么要这么做?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