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陶国令的小本子
    ( )(鞠躬感谢“路边白杨”的月票支持!)

    上午当太阳升起来以后,一辆加长的林肯礼宾车开到了港城丰汇银行大厦的门口,这对于丰汇银行来说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情,因为丰汇银行作为港城最大的银行,又是港城的发钞行之一,这里还是丰汇银行的总部所在,有富豪坐着豪车来办业务,一点都不奇怪。

    只是今天的这笔业务却和往常不一样,因为这一次的客户并不是要在这里办理任何资金或者是其他存储交易,而就是要他们开一个贵宾接待室,他们要在这里等人。

    对此丰汇银行方面感到有些疑惑,因为银行可不是什么茶楼咖啡厅,不过鉴于客户为上的原则,他们还是同意了客户的要求,专门给他们开了一个贵宾接待室。

    丰汇银行今天的客户不是别人,正是周铭和林慕晴,**和林慕晴的秘书阿敏也跟在身后,他们跟着银行经理走进贵宾室坐下,银行职员为他们奉上咖啡,周铭打量了一圈贵宾室,然后感慨的对林慕晴说:“慕晴姐,这次还多亏了你,要不是你,只怕我这个入场券就拿不到咯!”

    周铭这话说的是真的,因为相比林慕晴,周铭在港城这边还是默默无闻的,要不是林慕晴出面和银行方面交涉,对方未必会那么容易开这么一个贵宾室出来。

    林慕晴白了周铭一眼:“你这个马屁可没拍好,如果你连一个贵宾室都摆不平你还是周铭吗?再说这么重要的事情,如果没贵宾接待室就放弃,那不是儿戏吗?”

    周铭笑笑不置可否,林慕晴也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而是问周铭:“也不知道那边是什么人,为什么要选在这里见面。”

    “我也不清楚,可能是他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存在这里吧。”周铭猜测说。

    林慕晴知道在丰汇银行是有保险箱业务的,很多人都习惯把自己贵重的东西存在银行的保险箱里,对方特意约自己来银行,或许就是这个原因。

    “只是没想到这么个小本子居然存了这么重要的信息。”林慕晴说。

    这一次周铭自己也感慨道:“是呀!我也没想到,陶国令那个家伙居然还给我准备了那么一份大礼,我也没想到他还有这个故事!”

    周铭说着扬了扬手中泛黄的小本子,这是一个很普通的笔记本,只有巴掌大小,由于保存不善的原因纸张都已经发黄,但这并没有关系,因为这整个小笔记本里就只有一条记录,就在里面第十三页记着一个联络号码,除此之外整个本子啥也没有。

    对于这个本子,周铭在从陶国令手里拿到以后就曾研究过,周铭由于有去港城的经历,知道那上面的号码就是一个国外的电话号码,那个时候周铭也打过,但却打不通,后来又发生了很多事情,周铭就没管这摊了。

    后来周铭奉杨老的命令来港城参加会议,带上这个本子也纯属意外,因为这个本子是和陶国令其他银行账户密码放在一起的,周铭在拣选东西的时候就顺便一块带上了,原本打算到了港城再打一次的,后来到了港城见到很久没见的林慕晴就忘了这摊事,直到之前和诺德里曼那一番谈话以后,他才猛然反应过来。

    在和林慕晴回去以后,周铭就拨了那个号码,那个之前怎么打都打不通的号码,这次终于打通了,那边接电话的人就要求今天在这里见面。

    刀塔计划,通过和诺德里曼的聊天以后,周铭就可以肯定那就是刀塔计划,诺德里曼这次来港城就是为了接触自己,为了制造好感,才在两地会议上帮那么一个举手之劳的忙。

    可陶国令居然也和这么个庞大的计划有关系,这是周铭万万没想到的。

    因为刀塔计划本身就是绝密的,不管对于国内还是西方世界都一样,周铭也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才从网络上得知了这个事情。据说06年国际金融市场的剧烈动荡,就是这一次刀塔计划的残余影响,有人突然转了一笔几万亿美元的款子出来,继而造成的全球性美元流动资金短缺。

    前世的时候,周铭除了感慨这个事件的离奇以外,更为西方世界这种强大的金融侵略能力感到震惊,都说不战而屈人之兵是上策,那么这种不战而让同等分量的对手倒下的计划,更是上上之策。

    也正是看到了这个事情,后来周铭才会去看货币战争和金融战争的书籍,不过那都不重要了。

    不过那时周铭只认为这个事情是西方一手主导的,却没想国内居然也有人参与了这个事件,但要是仔细想想,在前世当苏联解体以后,国内的经济也的确开始了开挂一般的腾飞,国家不断投入一笔笔资金在全国兴建那么多项目,也的确有点不太科学,莫不就是从刀塔计划里的受益?

    这一点周铭已经无从得知了,但周铭却可以肯定另一点,就是当初自己之所以能那么简单的搞定陶家,未必是自己的计划有多好,而是国家已经知道了陶家在和西方联系,甚至也可能知道了刀塔计划,在没有经过某些事件洗礼之前,中央还残留有很多老一套的思想,所以才会顺水推舟打掉了陶家。

    再来就是这次的两地会议,或许杨老让自己来的目的也并不单纯的是为了这个会议,只怕更多的是让自己代替陶国令参与这个刀塔计划吧。

    这个想法并不是无的放矢的,因为当初自己从陶国令手里接过那个盒子的时候,那五名中南海保镖就在身边,中央如果知道刀塔计划,如果知道陶国令和这个计划有关,就肯定也知道自己手上有这个联络方式的事实。

    过去周铭只以为谭家会那么轻易的被拔掉,完全是自己策划的结果,现在看来,恐怕这个刀塔计划也占了很大一部分原因。中央那些人都很聪明,他们知道就国内那帮人的水平,没有一个能赶得上自己,这个刀塔计划也就只有自己出面最合适。

    另外来说,中央可以派关生过来好像也不是没道理的,杨老那种人是算无遗策的,他很清楚关生一定会出状况,而他出了状况自己肯定不会置国家大义于不理,那么自己只要站出来,西方国家的人肯定会找上自己,那么后面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

    都说政治诡诈无情,看来的确如此呀!

    周铭在心里无限感慨,这真是好大的一盘棋,如果不是刀塔计划这些联络者们负责一定要联络自己,只怕自己一辈子都未必能看破。

    这和智商无关,只是自己对中央对整个世界的局势了解的太少,在缺少证据的情况下,就算是柯南,只怕也无从推理。

    只是这样的想法又让周铭感到有些担心,因为要真是这样的话,那自己岂不也成了国家眼里的肥羊?等着自己参与刀塔计划拿到了自己的那一份钱,然后国家就想办法把这笔钱拿走,再让自己不明不白的消失。

    这种事情对于一个国家而言实在太简单不过了,要知道在前世的时候,连陶家都不能幸免,自己一个普通人又凭什么?

    但周铭想到了这点却也并不后悔害怕,因为就算自己当初知道这是国家故意安排的,为了能参与这个旷世的金融大战,为了那二十多万亿美元的刀塔计划,自己也会铤而走险来这一趟的,毕竟重生这一次,自己注定要活的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

    正当周铭脑中这些纷杂的想法涌出来的时候,身旁的林慕晴却突然拉住了他的手,小声对他说:“周铭,我们真的要在这里等吗?我感觉有点害怕。”

    周铭疑惑的看着林慕晴,林慕晴说:“万一待会来的是西方国家的特务,要对周铭你不利可怎么办?”

    周铭放心的笑了,他原本以为林慕晴和自己想到一块去了,却没想他担心的原来是这个。

    不过想想也确实是自己多心了,因为正如自己无法看破杨老的打算一样,林慕晴也并不知道自己在国内的很多事情,她不管多成熟多聪明,有些事情缺少证据,就是没办法推理出来。

    “放心吧我的慕晴姐,就算待会来的是西方国家的特务,他也不会对我不利,因为现在刀塔计划还没开始,他没有任何理由要这样做。”周铭又说,“当然退一万步说他真有什么想法,**不是还在这里吗?”

    周铭说着指了**一下,**马上挺直了腰板对林慕晴说:“是的慕晴姐,请你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会保护好你们的。”

    **也和周铭一样叫慕晴姐,这是林慕晴准许让他这么叫的,因为在林慕晴想来,那是周铭的安全卫士,她想给他一种更亲近的感觉。都说士为知己者死,保镖也是人也一样,只有让他把周铭当成最重要的伙伴,他才会更心甘情愿的保护周铭。

    “好吧,反正周铭这家伙决定的事情,从来都是谁也没法改变的。”林慕晴说。

    正当周铭和林慕晴说话的时候,丰汇银行的经理突然领了一个人进来,那个人直接走到周铭他们面前,甜甜的说:“你们好,请问谁是周铭先生?我是专程来找您的,我叫卡列琳娜。”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