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东欧新征程
    ( )4月24日上午,周铭和林慕晴乘坐那辆加长的林肯礼宾车来到港城国际机场,而一起坐在车上的,除了**和林慕晴的秘书阿敏这两位常规跟随的人以外,还有那位负责刀塔计划的北俄联络人卡列琳娜,因为今天周铭将乘坐最早的航班去往苏联。

    “周铭,你的东西是通过机场方面一起送过去的,你到了那边可以先找好地方再去取行李也没关系的。那边听说比国内东北那边还要冷,你也要注意保暖,如果带的衣服不够就在那边买,毕竟那边的衣服在保暖性方面肯定是要比我们这里要好的。”

    在贵宾候机室里,林慕晴对周铭交代着,就像是一位贤惠的媳妇,在丈夫即将出门时那依依不舍的眷恋和牵挂。

    “还有最重要的,是周铭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一定要保证自己的安全,那边现在的局势非常混乱,报纸上都说那边在搞政变,政党和军队都很乱,如果有任何问题你就离开那边,因为周铭你才是最重要的,钱我们可以以后再赚,机会也有的是,但是这个世界上就只有一个周铭,所以你千万不能有事。”

    林慕晴对周铭说,语气中饱含着浓浓的情意和担心,周铭知道林慕晴其实也很想跟着自己一起去的,不是怕卡列琳娜这个漂亮到不像话的毛妹勾引自己或者自己把持不住什么的,只是作为女人的天性,她更希望不论是什么事情,能和自己共同面对。

    不过周铭当然不会同意,因为首先就像她所说的,那边的局势现在很混乱,多一个人去只能是多一分危险,帮不上忙不说,还可能会给周铭添乱让他分心,尤其林慕晴还是这么漂亮的女人,周铭可不愿意让她跟着自己冒这个险,还是留在港城更好一些。

    对于这点林慕晴自己也清楚,所以她才没有坚持什么,只是在言语和心底,还会有这样的想法。

    而对周铭来说,自己出门家里还有一个女人这样挂念自己也是很暖心的,周铭对林慕晴说:“放心吧慕晴姐,我可不是去作死的。”

    这个年代还没有作死这个词,但对林慕晴来说,她对周铭时不时蹦出来的新潮词汇已经习以为常了,她只是信任周铭的默默点头,随后她转头又对**说:“**同志,那么周铭就拜托你了。”

    **信誓旦旦向林慕晴保证说:“慕晴姐你放心吧,周铭他也是我家里的大恩人,我的妻子和儿子都是他救下来的,我就算拼了自己这条命不要,也一定会保护他安全的!”

    林慕晴点头说:“非常感谢,周铭他说你是国家最优秀的军人,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的。”

    这时一位机场的服务人员进来通知周铭登机时间要到了,周铭这才和林慕晴依依不舍的道别,然后和卡列琳娜跟着机场人员经过贵宾通道登机。

    林慕晴给周铭他们订的机票都是头等舱,机票价格高,尤其还是在现在这个时候,但不管对于周铭还是林慕晴来说这点小钱都是无所谓的事情。

    “真无聊的关心,你们既然又想去抢钱,还害怕什么政治混乱和危险呢?”

    当周铭他们在空乘小姐的指引下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以后,卡列琳娜突然开口问周铭。

    周铭感到很惊讶,他很诧异的看了卡列琳娜一眼,想起刚才在候机室的时候,这位北俄姑娘似乎有些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的。

    “我是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这么说,难道对自己在乎的人表示关心难道也有问题吗?”周铭反问她。

    卡列琳娜轻轻摇头说:“我没有说这有什么问题,只是我觉得这很无聊。”

    “你这样觉得吗?那看来只能说是我们国家和民族之间的差异了,虽然你的中文说的很好,却并不代表你就是中国人了。”周铭说。

    “我不是中国人,我也没兴趣成为中国人,我觉得我是北俄人我很骄傲!”

    卡列琳娜很郑重其事的对周铭说,周铭没有和她讨论民族问题的兴趣,因此对她的话不置可否,卡列琳娜也没有继续纠缠的兴趣,她则问周铭:“我很好奇你为什么急着要现在去那边?我认为你再推迟一些时候也没关系,我听说你是才到港城来的?”

    “很简单,因为你的祖国发生了很重要的变化,我如果不急着过去,恐怕就赶不上这趟停在门口的二路汽车了。”周铭说。

    卡列琳娜歪着头,表情疑惑,显然她再精通中文也不明白周铭最后这句二路汽车是啥意思,只能连蒙带猜的问:“你是看了那篇新闻,想说苏联就要垮台了吗?”

    卡列琳娜说着就从她随身带着的包里拿出了一张报纸,那是一张港城的世界时事报纸,头版头条正是苏联政变的新闻:4月19日清晨,苏联通讯社发表消息称总统因健康原因无法再继续履行总统职责,根据苏联宪法,将由副总统代行总统职务,所有的苏联国家权力交给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

    周铭很熟悉这张报纸,因为这张报纸就是他当初给林慕晴看的那一张,也正是看到了这个消息,周铭才决定要立即要动身去苏联的。

    周铭点头对卡列琳娜说是,卡列琳娜则说:“周铭先生你会做出这样的判断我并不奇怪,因为这一次政变有副总统的支持,有情报特工部门的支持,甚至还有国防部的支持,并且也肯定在第一时间软禁了前总统,可是周铭先生我认为你还是应该再继续观望一下为好。”

    “为什么这么说呢?”周铭很好奇的问。

    “周铭先生你这个问题真让我惊讶,难道你就只看了20日那一天的报纸,而没有看之后的新闻吗?”卡列琳娜很不可思议说,“我认为你真应该好好看看第二天的报纸,或许你就会有不同的想法了,因为我们北俄加盟共和国的总统正在带领着他的支持者们和这些政变者们做坚决斗争,并且还取得了很大优势,据我所知就连支持政变的军队和情报系统部队,都已经临阵倒戈了。”

    “所以你认为你的祖国能挺过这次危机?”周铭问。

    卡列琳娜回答:“至少挺过这次危机,而且这么多强权人物都跳出来了,一旦这次危机得以解决,再苟延残喘几年不成问题。”

    周铭笑着摇了摇头,卡列琳娜对周铭的态度很不满:“那不知周铭先生你有何高论?”

    “高论不敢说,我只是觉得这一次跳出来保卫你们苏联总统的势力,未必是真的要保卫苏联这个国家,或许他们才是真的苏联叛徒,反而那些政变者,才是保家卫国的烈士。”周铭说。

    “周铭先生的想法果然与众不同,看来周铭先生能得到参与这次刀塔计划的资格,并不是偶然了。”卡列琳娜说,尽管她已经掩饰的很好了,但周铭还是感觉到了她话语背后的不屑。

    不过周铭感觉到了也并没有说什么,因为第一是这一次苏联解体的情况的确是非常复杂和充满戏剧性的,如果不是预先知道了结果,根本没法想象事情的走向,第二也最重要的一点,周铭没必要和她争个输赢出来,眼前这位北俄妹子她信也好不信也罢,反正都和计划没有任何关系。

    只是话说回来,历史的巨大惯性还是让人感觉很不可思议的,一如杨老南巡的时间一样,这一次苏联政变的时间也很有意思。

    作为这个年代过来的人,周铭对苏联解体这么轰动世界的大事,不可能不去了解,因此他清楚的记得在前世的时候,第一次政变就是发生在8月19日的,现在自己重生回来了,自己的所作所为也影响到了世界的冷战局势,才会让东欧的颜色革命提前到来,更是加重了苏联的死亡。

    让原本还能撑两年的苏联,今天就开始闹政变了,时间也从8月提前到了4月。

    然而换汤不换药,时间不管怎么变,但这次政变的内涵却始终没变,从报纸上的报道来看,基本和前世是一致的。

    首先包括国家副总统、总理、国防部长和克格勃主席在内多名实权大官发动政变,软禁现任苏联总统,同时成立紧急状态安全委员会,并致函全世界,表明他们的立场,寻求国际社会的承认和支持,随后他们指使特工和军队开进首都清除反对者。

    这都是很正常的政变套路,可随后的军队和克格勃临阵倒戈,却直接葬送了这场政变,同时苏联这么一个超级大国,也正是从这次政变开始,走向了分裂。

    并且后来分裂苏联的,也正是这一次阻止政变的人,这不能不说是历史的讽刺。

    不过这些对周铭都不重要,毕竟自己只是去抢.劫苏联国家财富,又不是去拯救苏联人民的,所以周铭只需要确定这些事情会导致苏联的最终灭亡就足够了。

    二十多个小时以后,飞机在苏联首都克里斯科的机场着陆,随着舱门打开,来自东欧平原的冰冷空气涌入机舱,吹拂在周铭的脸上,顿时驱散了那跨时区国际旅行的疲劳,在让周铭精神抖擞的同时也让他明白,自己在这边的征途,就要开始了。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