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天真幼稚和邪门
    (鞠躬感谢“你有点晕”的月票支持!)

    “什么?周铭先生你说你要我联络白宫内部的朋友?天亮以后我们进去白宫?”

    在周铭他们的房间里,卡列琳娜目瞪口呆的看着周铭说,语气就像是听到了世界末日来临的消息一般感到不可思议。

    周铭对她的表现并不感觉奇怪,就只是点头表示就是这样,卡列琳娜随后说:“周铭先生,我不管你有什么样的理由,但是作为你的联络人和向导,我有义务提醒你,你这个请求是非常荒唐的,简直荒唐到不可理喻!你知道那边现在是什么情况吗?”

    卡列琳娜一边说着一边指着北俄白宫的方向接着说:“那边现在正在进行一场政变,有几千军队已经包围了那里,还有克格勃的特工,在这样的情况下怎么可能还能联系那里,怎么可能还要进去?你难道不觉得你的请求是非常天真,让人感觉发笑的吗?”

    “的确,一般来说既然这次政变是所有苏联党政军高官一起联合起来发动的政变,现在又有军队和克格勃一起包围白宫,肯定要切断内外的一切联系的。”周铭这么说着,随后一转话锋接着说道,“但我认为这些都不重要,我只觉得卡列琳娜小姐你不联系怎么知道联系不上?我们不试一试怎么知道会进不去呢?”

    原本卡列琳娜在听到周铭前半部分分析的时候还觉得周铭没有发疯,但听到他后半段话,卡列琳娜才发现自己刚才半天的劝解全都做了无用功。

    “试一试?周铭先生你认为这么显而易见的事情还需要试一试嘛?”卡列琳娜问。

    “当然需要试一试了,我这个人可是很倔强的,任何事情不试一试我可不会轻言放弃,而且可能这次的政变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复杂呢?”

    周铭想了想又说:“要不然卡列琳娜小姐你还不放心我们打个赌怎么样?如果你能联系得上白宫里面,你就帮我打探消息,再陪我进白宫,全程当我的翻译,如果联系不上咱们就算了,我以后都会听你的建议。”

    卡列琳娜看着周铭,感觉他这话说的非常荒唐,如果不是眼前看着周铭是位手握千万资产的年轻富豪,如果不是知道他能博得林慕晴那种女人的青睐,如果不是对他有一定的了解,卡列琳娜真的会认为他是在发疯,或者他干脆就是个任性的孩子,否则他怎么能在这个时候说出这么幼稚的话语?

    卡列琳娜是真的猜不透周铭的想法,如果说他坚持进白宫还能理解是他想要做政治冒险的话,那么他要现在和白宫联络,那就是纯粹的天真无邪和童趣未泯了。

    “怎么样?如果卡列琳娜小姐你真那么坚持的话,为什么不敢和我打这个赌呢?”周铭故意激她一下。

    “我只是怕周铭先生你会耍赖,你要是输了你以后真会听我的吗?”卡列琳娜问。

    周铭点头说:“那当然,就算你要皮鞭蜡烛,我也会坦然接受,不过我想卡列琳娜小姐你是没机会赢的。”

    卡列琳娜并不明白周铭这句皮鞭蜡烛是什么意思,但她却能准确无误的感觉到周铭的信心,于是她说:“我不明白周铭先生你是哪里来的信心,虽然我对这个无聊的赌注没有任何兴趣,但为了让周铭先生你打消这个念头,我决定还是打给你看。”

    周铭主动给卡列琳娜拿来了房间内的电话,卡列琳娜按下了电话的免提键,同时对周铭说:“我有一个朋友是在白宫内务办公室任职的,我会打电话他,不过我认为这个电话是肯定打不通的。”

    卡列琳娜说着就按下了一串电话号码,然后看着周铭,她本以为电话会打不通,却没想她的号码才按完,电话就立即被接通了。

    听着电话传来的接通忙音,卡列琳娜一下愣住了,完全没想到会这样,她更没想到那边电话马上就被人拿起接听了:“你好,这里是议会大厦办公室,请问你有什么事?”

    听到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卡列琳娜惊讶的都要跳起来了,因为这电话能打通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她转头问周铭:“怎么回事?难道克格勃没有切断白宫的电话线路?这怎么可能呢?”

    这的确不可能,因为按照一般的政变套路来说,一旦政变者都出动了军队和国家安全部队一起包围了反对者的大厦,不说切断水电供应,逼死或者逼降反对派,但切断反对派和外界的联络那是最起码要做的吧?

    否则你就只是围着这里,和反对派僵持着,其他什么事情都不做,由着反对派可以通过电话和外界自由联络,自由向全世界求救,这叫哪门子政变?

    要说有世界数一数二情报部队克格勃在这里,技术上不可能会有任何问题,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那些政变高官们自己不知道在想什么了。

    刚才卡列琳娜还说周铭的想法太过天真和幼稚,可却没想到现实居然就和周铭说的一样邪门。

    “可能不可能电话都已经通了,你还是先打电话的好。”周铭对卡列琳娜说。

    卡列琳娜这才反应过来,她马上对着电话问:“茹拉耶娃是你吗?我是卡列琳娜!”

    “我是茹拉耶娃,你是卡列琳娜?上帝你居然回克里斯科来了?谢天谢地!不过现在这边的情况简直糟糕透了,比你走的那个时候还要糟糕,我根本都不明白那些官僚究竟想干什么?改革在不断的进行,但是人们的生活水平却在不断的下降……”

    那边说话显得有些激动,这让周铭对卡列琳娜的身份感到有些诧异,不过周铭明白这个时候并不是在意这些细节的时候,他对卡列琳娜说:“问下白宫那边的情况,我们明天怎么才能进去白宫?”

    卡列琳娜对周铭点点头,然后对电话说:“茹拉耶娃这些事情以后再说,我这里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如果我明天要进去白宫,怎么才能进去?”

    “什么?你要进来白宫?我的上帝你疯了吗?你难道不知道现在白宫外面是什么情况吗?有几十辆坦克好几千的军队,他们随时都在准备攻打白宫,就连我们的总理先生都想要逃离这里了,我是没办法才在这里的,可是你为什么要进来呢?”茹拉耶娃很惊讶的说,语气一如之前的卡列琳娜。

    “告诉她,军队不会攻打白宫,我们进去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只要她能告诉我们方法就行了。”

    周铭对卡列琳娜说,卡列琳娜马上为周铭给那边转达了这句话,茹拉耶娃又说:“你是从哪里得到的这个消息?我可以听说军队今天凌晨就要攻打白宫,然后我们这些人全要被杀死的,我们的部长先生刚才都还在往家里打电话给他的孩子留遗嘱了。”

    “可是现在已经凌晨三点多了,大家都还是相安无事不是吗?”周铭说,卡列琳娜仍然忠实的转述了周铭的话。

    在听到这句话以后,茹拉耶娃那边沉默了,因为她在下意识里,也完全认可了卡列琳娜的判断。

    茹拉耶娃那边沉默了好一会才说:“现在白宫内外已经被军队封锁了,想进来根本不可能,不过你们可以伪装成国外记者,军队那边是可以放行的。”

    “就这么简单?”卡列琳娜有点不敢相信。

    “是这样的,我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今天下午我还看到有美国的记者进来了,我是不会骗你的卡列琳娜。”茹拉耶娃说。

    “我并不是不相信你茹拉耶娃,只是我有点不敢相信会这么简单。”

    卡列琳娜又和茹拉耶娃聊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可电话虽然挂断了,但这通电话给卡列琳娜所带来的震撼却留在了她心里,因为刚才电话里的一切除了不可思议还是不可思议,她转头想问周铭这是为什么,可她却发现周铭已经在伸懒腰走向自己的房间了。

    “好了卡列琳娜小姐,我想我们今天晚上的事情已经做完了,剩下的就等明天去了白宫再说吧。”周铭说。

    这句话打了卡列琳娜一个措手不及,让她原本的问题都问不出口了,她只能愣愣的说:“好的周铭先生,那我能问下我们为什么要进白宫吗?”

    “也没什么,只是我知道里面有一位叫尼古拉维奇的先生,我想和他喝一杯,仅此而已。”

    周铭留下这句话就走进了房间,**也回去了自己的房间,只留下卡列琳娜在这里凌乱了。

    当然周铭也并不是故意要逃避问题的,只是周铭也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周铭今天会做出这样的判断,完全是基于自己前世的记忆,知道苏联的这一次政变是非常失败和糟糕的政变。

    不过只有周铭自己知道,他心里其实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笃定,毕竟这一世和前世还是有区别的,别的不说,就单说这个政变时间就完全对不上号了。而周铭之所以还会做出这样的判断,无非就是他相信只要政变的人没变,那么政变的过程和结果就不会变。

    只是最后的结果证明自己的运气不错,赌对了。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