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尼古拉维奇先生
    全世界有两个白宫,一个白宫不用说,但凡关注世界时事的人就没有不知道的,那是一个超级大国的政府象征;相比之下另一个超级大国的白宫,就没有那么引人注目了,但实际上这里也是重要的议会大厦所在,也是很重要的权力机关,而对周铭来说,他更清楚未来世界形势的改朝换代,实际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与美国的那三层房子不同,苏联的白宫是一栋宏伟的高楼,让周铭想起了后世那些拔地而起的县政府大楼。

    此时周铭和卡列琳娜他们正在通过军方的检查,从卡列琳娜紧紧抿着的嘴唇周铭可以看出她心里是非常紧张的,毕竟他们根本不是什么记者,只要军方稍微调查一下,很容易就可以揭穿他们,在这个紧张的时刻,军方会做出什么事情就不好说了。

    “放轻松一点,我们不会有事的。”

    周铭对卡列琳娜说,卡列琳娜回头正好看到了周铭自信的笑容,让她感到一阵心安,并且周铭说的是中文,旁边的苏联士兵也完全听不懂。

    在经过了检查以后,又有茹拉耶娃的作证,他们很快就被放行了。

    通过了军队的检查,茹拉耶娃又带着周铭他们穿过了反对派民众的防御墙,最后进入了白宫。

    走向白宫大门,卡列琳娜很感慨的说:“我的上帝,没想到我们真的进来了,外面那些士兵真的没有核实我们的身份,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茹拉耶娃,这个魔术你究竟是怎么变的?”

    “这可不是魔术,不过这些天来我看外国的记者都是这样进出的,也没什么问题,就带你们试试了。”茹拉耶娃说。

    卡列琳娜随后又转头对周铭说:“周铭先生你的运气实在太好了,没想到这些政变军队这么帮你的忙,如果不是我一直跟着你,恐怕我一定会认为那些士兵都是周铭先生你派过来的了!”

    “我的运气的确很好。”周铭说,不过他所指的并不是这个,而是外面军队和反对派在这里僵持了这么多天的事情,正是因为他们的僵持,才给了自己在其中布展挪腾的机会。

    “不过我们光进来了可不成,这座白宫太大了,我们得想办法先找到尼古拉维奇先生才行。”周铭说。

    卡列琳娜点头表示明白,她把周铭的意思转达给了茹拉耶娃,茹拉耶娃想了一下说:“一般情况下任何人要见尼古拉维奇先生是需要先向部里提出申请的,不过现在的情况这么糟糕,如果你们以记者的身份,我想很容易就能见到尼古拉维奇先生的,因为这几天他都在接受各国记者的采访。”

    “真的吗?那我们可太幸运了,难怪你会要我们伪装成记者了。”周铭说,“那现在尼古拉维奇先生在哪?我们方便去找他吗?”

    茹拉耶娃摇头说:“很抱歉,我只是内务部的一个小职员,我并不知道,不过按照这几天的惯例,他应该在一楼的会议室接受记者的采访,我们可以去那里碰碰运气。”

    卡列琳娜给周铭翻译了茹拉耶娃的答案,周铭点头说好:“那我们就去那里。”

    随后茹拉耶娃带着周铭他们走去会议室,通往会议室的走廊明亮宽敞,听茹拉耶娃介绍说这里就是北俄共和国议员们开会和召开新闻发布会的地方,她还特意拿燕京的大会堂做了比较。

    由此不难想象这里是怎样一个地方,每一个能进这里开会的无不是趾高气昂的议员,恐怕就连在这里工作的公务员们都应该是很骄傲的。

    除此之外平时他们走在这里,恐怕也会有人上来询问他们是什么人,质问他们在这里做什么的,不过那都是过去式了,但在现在,虽然走廊还是这条走廊,人也还是那些人,情况却不相同了。

    首先这里的地方散落着很多纸张文件,看起来乱七八糟的,显然是有段时间没有人整理了,就连每个走过这里的人都对此视而不见。就好像这里并不是什么国家的议会大厦,只是没有任何规则约束的贫民窟一样。

    其次每个人走过这里都是急急忙忙脚步匆匆,脸上带着不安和惶恐,就像是背后有死神在催命一般,甚至有人匆匆过来差点撞到了**,那人都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急急忙忙向前走着,如同失了魂一般。也根本没有人在意周铭他们这一行人究竟是什么身份,在这里是要做什么。

    对此情况,茹拉耶娃说:“很抱歉,白宫已经被围了四天了,所有人在这里都快被压抑疯了,从尼古拉维奇先生到总理先生再到白宫里的每一个人,大家都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所以情绪都不是很好。”

    茹拉耶娃的语气也充满了沮丧,周铭对此表示理解,毕竟这是货真价实的政变,外面包围这里的也都是荷枪实弹的军队,政变一方也是中央党政军三方的实权人物,再加上这片土地上也不是没有政变到大杀四方的时候,大清洗什么的不说常有,但至少是深深印刻在每一个人脑海深处,绝不是那种三流的影视剧作品里面的镜头可以比拟的。

    所以大家怎么能不担心呢?怎么能不去担心外面那些随时可能会冲进来的士兵,或者就地枪决,或者把他们像牲口一样驱赶到某个监狱里等待枪决呢?

    这些想法就像巨石一般压在他们胸口直让他们喘不过气来,也正因为有了这个原因,才让白宫里面的气氛变得越来越压抑,每一个人都到了绝望的边缘。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卡列琳娜问:“可是外面不是没有完全封死,茹拉耶娃你不是还可以出去吗?为什么大家不跑呢?”

    茹拉耶[]娃苦笑一下回答说:“怎么会没人跑?只是外面的军队也不是谁都让出去的,并且他们允许一个两个人出去,却不会允许更多人出去,这几天有能力跑出去早就跑完了,剩下的要么就是不想丢掉这份工作的,要么就是没能力跑出去的了。”

    听完卡列琳娜的翻译,周铭突然问她:“那你呢?看你也是有能力跑出去的,为什么你还在这里,还要带我们进来?”

    这一次卡列琳娜并没有翻译,而是直接对周铭说:“周铭先生,总有一些人会为了一些信念而战斗到底的,尽管茹拉耶娃只是女人。”

    卡列琳娜的语气充满了决绝,这让周铭感到有些惊讶,看来她背后肯定是有些故事的。

    当然周铭也就只是惊讶一下而已了,他无谓的耸了耸肩,很快打住了这个话题,没有很八婆的继续追问她什么信念,事实上周铭也根本没这个追问的时间,因为这时不远处走过来一群人。

    “这个紧急状态委员会是非法的,根本没有得到总统先生的授权,从头到尾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阴谋,是一群阴谋家策划的政变,他们意图破坏国家的团结和稳定,他们只想保证自己的利益,他们只想骑在人民的头上当主人,保证他们的特权,这是对全体国民和整个国家的犯罪!”

    “大家都是从门口走进来的,外面的情况相信大家也都是尽收眼底的,坦克黑洞洞的炮口,还有士兵手中的武器,那些应该要出现在保家卫国战场上的,现在却因为一些阴谋家的诡计,让他们把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国民,对准了议会大厦,这是怎样的一种悲哀。”

    “在这里,我要呼吁全世界的国家要来介入这次政变,因为我和我的国民都是友好的,但是那些政变者却要搞军事独裁,他们控制着中央和军队,还有我们的总统先生,他们的目的是将全世界拖入恐怖的深渊,我相信这绝对不是任何人所希望看到的……”

    那边有人在做着激情洋溢的演讲,那是一个高大的北俄人,他一头二八分的白发,有着和亚洲人一样的褐色眼睛。

    他的脸孔,只要是从这个年代过来的人都不会不认识,因为就是他改变了全世界的格局。

    而在苏联国内,他也创造了很多奇迹,他是最年轻的市委书记州委书记,甚至到后来的最年轻的北俄总书记和总统,可以想象在体制极其僵化的苏联国内,他能做出这些事情,是多么的不容易。

    不过如果他没有这个本事,也不会成为结束世界两极对峙局面的那个关键人物了。

    这个人是如此出名,所以两世为人的周铭即使不用茹拉耶娃介绍,也能认出他的身份,他就是现任北俄共和国的总统尼古拉维奇先生。

    那边尼古拉维奇在秘书和记者的包围下朝周铭他们这边走过来,茹拉耶娃上去想说明周铭他们的情况,却没想一个中年人大步走过来很严厉的斥责茹拉耶娃:“你在这里干什么?这些是什么人?赶紧让开,不要在这里挡路,尼古拉维奇先生要过去!”

    “部长先生,这些是从中国来的记者,他们也有问题想要采访尼古拉维奇先生……”

    茹拉耶娃急忙介绍周铭几人的身份,可那人根本不想听,直接挥手打断她的话说:“什么中国来的记者,我没有听过,现在尼古拉维奇先生要去地下室办公,你们赶紧让开!”

    那人说着就叫人过来把周铭他们拦到了一边,然后就见尼古拉维奇被一群人簇拥走了过来,从周铭他们面前经过,没有人拿正眼看他们一眼,对此茹拉耶娃歉意的对周铭说:“看来真的很不凑巧了,尼古拉维奇先生是得到什么消息,要去地下办公避难了。”

    周铭却并不在意的说:“他是要下去避难,可不见得我就没有和他一起说话喝酒的机会了。”

    这句话让卡列琳娜和茹拉耶娃都一下愣住了,她们不明白周铭哪里来的自信,直到周铭接下来的一句话……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