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伏特加鱼子酱论时事
    “是要像懦夫一样躲在地下室,还是要像男人一样去战斗!”

    这就是周铭喊出来的话,当他喊出这句话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每个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周铭,他们都不认识周铭,但他们却都能明白,周铭这句话是针对准备去地下室的尼古拉维奇先生的。

    寂静,时间仿佛就在这一刻停摆了一样,所有人都保持着自己惊讶的姿势看着周铭。

    这个中国人疯了吗?居然喊出这样的话来?

    这是所有人此时脑中统一的想法,而卡列琳娜则是很后悔教了周铭这句话的俄语,茹拉耶娃则想着要完蛋了,作为白宫内部的人,她很清楚现在这里面的情绪被压抑到了一种什么样的程度,尽管这里的人都是很高素质的,但经历了这几天的压抑,他们的情绪处在崩溃的边缘,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

    就除了卡列琳娜和茹拉耶娃,**也默默的向前迈了一步,时刻准备帮周铭挡下任何可能的危险。

    这个沉默并没有持续多久,刚才那位训斥茹拉耶娃的内务部长马上怒气冲冲的快步走过来,指着周铭的鼻子斥责道:“你是从哪里来的?是谁给了你权力在这里说话的?你知道你刚才的话语是犯了多大的错误吗?”

    说到最后他都大喊了起来:“卫兵在哪里?快把这个在这里捣乱的人给我赶出去!”

    不过周铭根本懒得理他,只是定眼看着那边的尼古拉维奇,又重复了一遍自己刚才的话。

    尼古拉维奇冷峻的眼神看向周铭,周铭的眼神毫不退让,他们的目光在空中发生了激烈的碰撞。

    几个穿着北俄制服的军警听从内务部长的召唤走了进来,他们拿着橡胶棒和手.铐,一步步朝周铭逼过去。

    看到这个情况,茹拉耶娃很快反应过来说:“对不起部长先生,他是从中国来的记者朋友,他并不懂我们这边的话,刚才的话可能只是无心之失,他并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所以才冲撞了尼古拉维奇先生,我代他向您道歉,还望您和尼古拉维奇先生解释一下,他是绝对没有任何恶意,更不是敌对.分子的。”

    但那内务部长却不干:“我不管他是谁,他刚才的话已经对尼古拉维奇先生的名誉造成的严重的影响,他这样的人我必须为尼古拉维奇先生请他出去!”

    眼见几名军警越来越近了,卡列琳娜和茹拉耶娃都非常着急,**也绷紧了神经随时准备出手。

    不过军警是终究威胁不到周铭的,当这几名军警过来的时候,周铭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看来尼古拉维奇先生不过如此,我原以为一个敢主动退出党,并反对整个苏联的北俄人有多么优秀,但现在看来不管是多么强壮的乌拉尔山鹰,也只能在安全的地下室里接受毫无攻击性的记者采访了。”

    卡列琳娜快速了翻译了这句话,那边尼古拉维奇听到了马上抬手制止了白宫军警抓周铭的行为。

    他的这一举动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谁都没想到尼古拉维奇真的这么简单就被说动了,但只有周铭和卡列琳娜知道,此时那几名军警已经进入了**的攻击范围,如果他不及时喊停,后面的事情就真说不好了。

    尼古拉维奇朝周铭走过来,上下打量了周铭两眼问:“你说你是来自中国的记者?可是刚才那些话好像都不是记者应该说的。”

    “那只能说明我不是一个普通记者。”周铭微笑着说。

    尼古拉维奇也哈哈大笑了起来:“好一个不是普通记者,那么这位记者同志,我很好奇你来这里的目的。”

    “其实我并没有什么目的,就只是很单纯的想请尼古拉维奇先生你喝一杯,仅此而已。”周铭回答说,还扬了扬手中提来的伏特加和鱼子酱。

    如果说刚才周铭喊的那句话还只是让大家惊讶的话,那么此刻周铭提出的这个请求,则是让大家的思维凌乱了,白宫内的官员不说,就是那些采访尼古拉维奇,本身没有姓名之忧的记者们也都是一脑门的问号,他们怎么也想不通,在外面几千军队包围着,随时准备冲进来的关键时刻,这个中国人究竟是哪里来的情调,还要在这里喝酒?这不是他疯了就是这个世界疯了!

    尼古拉维奇也愣了一下,不过马上就反应了过来,点头说:“既然远方的客人有这样的想法,那么我作为主人,当然要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完尼古拉维奇就命令那名内务部长去准备一间小餐厅,他要在那里宴客。

    可怜的内务部长这个时候脑子仍然转不过弯来,他没办法想象,这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中国人疯,怎么尼古拉维奇也跟着疯起来了?

    但想不通归想不通,总统的命令还是要执行的,所以他只能揪着自己的头发,拼命把疑惑摁在脑海里,去执行命令了。

    “很抱歉各位记者朋友们,我先失陪了。”

    尼古拉维奇对那些记者们说,随后就在那些记者的面前带着周铭去向餐厅,那些记者就这么愣愣的看着,直到几人消失在走廊的尽头,才炸开了锅。

    “天哪!我看到了什么?尼古拉维奇先生居然真的带那个中国人去餐厅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外面不是正在政变吗?他们怎么还会这么有闲情逸致?”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中国人究竟是什么身份?为什么能说动尼古拉维奇先生?对了他是中国人,是东方的那个大国,他们一直以来都是同盟的身份,说不定那个中国人就是派来的大使,要和尼古拉维奇先生商量苏联未来动态,或者是尼古拉维奇先生正在寻求的东方支持!”

    “看我们错过了什么?这很有可能是改变世界的一次谈话,我们居然被拦在了外面,我们怎么对得起自己记者的身份……”

    走廊上记者们都在惊呼叹息着,他们想跟过去采访,但白宫的警卫却拦住了他们,而这个时候周铭和尼古拉维奇已经到了餐厅。

    要是周铭听到了这些记者的惊叹,一定会窃笑起来,因为自己根本没那么多身份,如果真要说什么身份的话,自己不过就是过来准备洗劫这个强大国家财富的投机商人而已,只是自己的这次投机,投的特别大就是了。

    不过有一句话这些记者倒都是说对了,这一次周铭和尼古拉维奇的谈话,的确是要改变世界的。

    在餐厅里坐下,周铭打开伏特加,卡列琳娜和茹拉耶娃帮忙倒好鱼子酱,切好黑面包,尼古拉维奇还让厨房做了一点烤肉和酸黄瓜。

    在准备期间,周铭只是给尼古拉维奇介绍了一下自己买的鱼子酱,还开玩笑说:“我买的时候商家可说这是世界上最好的鱼子酱,如果不是我可要向尼古拉维奇先生你投诉了,在克里斯科怎么能有欺骗消费者的行为呢?这种情况实在太恶劣了。”

    尼古拉维奇只是配合的笑笑,然后忍不住的问周铭:“不知道你究竟是谁?为什么刚才会说出那些话,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周铭没有急着说话,而是先看了尼古拉维奇两眼,这两眼看得尼古拉维奇有些心虚,作为一名政客,他当然明白自己在这个时候先说话是先示弱的表现,可他也是真的慌了,毕竟他现在是在被大军包围着的大厦里,随时有生命的危险,又在高度紧张的状态下过了好几天,心理承受力再好也到极限了。

    当然周铭也并没有取笑他的意思,周铭对他说:“尼古拉维奇先生请恕我直言,你这个问题问的并不对,不应该我是谁,你应该问问你自己究竟是谁?你现在在这里究竟有什么目的?”

    周铭这一句话反问直接就把尼古拉维奇给问蒙了,他愣愣看着周铭,脑中不断回味着周铭这席话的意思。周铭也不急着催他什么,就只是默默的给自己还有尼古拉维奇都倒了一杯酒。

    倒好了酒,周铭让茹拉耶娃端给尼古拉维奇,然后举杯对他示意一下,自己先喝了一口说:“这伏特加不愧是世界上最烈的酒之一,第一次喝果然都不习惯呀!”

    那边尼古拉维奇也喝了一口,相比周铭,他已经喝习惯了,但却不知道该和周铭什么。

    反倒是周铭依然气定神闲的对他说:“尼古拉维奇先生,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在我们国家有一个典故是青梅煮酒论英雄,说是在一千八百年前,天下大乱,两个有资格问鼎天下的大人物在亭子里喝酒的故事,最后他们也的确三分了天下。”

    尼古拉维奇眯起了眼睛:“你到底想说什么?”

    “其实我想说的很简单,因为我觉得现在这里的形势和那个典故不一样,但却又非常相似,他们是青梅煮酒论英雄,我们是伏特加鱼子酱论时事。”周铭说,“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我不想说我是什么人,但至少尼古拉维奇先生你应该明白你是什么人了吧?”

    “你是让我改变这一切?”尼古拉维奇苦笑着说,“这根本不可能,你来的时候也看到了,外面有那么多军队……”

    不等尼古拉维奇说完,周铭就打断他道:“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呢?我在来之前别人也都说我不可能进来,但我还不是一样进来了?所以很多时候不做光想,是永远没有答案的,要想有结果,就必须去做。”

    周铭想了[]想接着说:“当然我也知道你有顾虑,所以我给你带来了伏特加,尊敬的尼古拉维奇先生,您可以多喝几杯,或许就有勇气了。”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