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一瓶伏特加
    ( )(鞠躬感谢“woainibsp;   99年4月25日,一辆中央台的新闻车来到了克里斯科郊外的一栋别墅,著名的主持人拿着话筒对着镜头说:“今天是北俄共和国成立十周年,在十年前的今天,北俄共和国的首任领导人尼古拉维奇先生在白宫门口的110号坦克上发表了震惊世界的演讲,北俄的历史也就是从今天开始翻开了一页新的篇章。今天我们很有幸找到了当年的亲历者之一,他就是当年尼古拉维奇先生的秘书基诺斯基先生。”

    随后镜头一转,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出现在了镜头里,主持人来到他面前问他:“基诺斯基先生,我听说之前您在接受国外媒体采访时曾说当年那次演讲并不像世界所知道的那样对吗?尼古拉维奇先生似乎并没有大家所想的那么勇敢对吗?我们很想知道当年的情况究竟是什么样子。”

    面对主持人的问题,那位老者陷入了深深的追忆,他回答说:“当然不是那个样子的,当时的情况非常危急,几千军队包围了我们,没有人知道明天在哪里,尼古拉维奇先生在媒体和官员面前竭力保持镇定,但我能看的出来,他心里是非常害怕的,因为他的全身都在打哆嗦。”

    说到这里,基诺斯基反问主持人:“你能想象一位被人称作乌拉尔山鹰的人害怕到哆嗦的样子吗?我是亲眼所见,要不是后来。”

    主持人敏锐的抓住了重点,急忙提问:“后来怎么样了?”

    基诺斯基并没有回答,而是先反问主持人:“你听说过青梅煮酒论英雄的故事吗?”

    “当然,那是我们中国最著名三国演义当中的一段很经典的章节,在中国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这有什么关系吗?”主持人问。

    基诺斯基微微一笑,伸手抓起旁边桌子上的酒瓶说:“当然有关系,而且是有很大的关系,因为就是这一瓶伏特加,改变了全部,记得当时那位先生说过的,这叫伏特加鱼子酱论时事!我还记得那天尼古拉维奇先生一瓶不尽兴,可还是喝了白宫里珍藏的另一瓶呢!”

    “等一下基诺斯基先生,难道您的意思是说,当时尼古拉维奇先生是因为喝醉了才会爬上坦克去做那一番演讲吗?”主持人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大家都说酒鬼不好,但有的时候,酒鬼也是能改变世界的!”基诺斯基哈哈笑道,顺手举起酒瓶朝自己口中狂灌了一口,一副任性要证明什么的架势。

    主持人愣住了,全世界所有通过电视节目听到这句话的人也都愣住了,因为谁都无法想象,能让尼古拉维奇先生做出走出白宫,站在坦克上做演讲,说服军队倒戈决定的,居然就是这么一瓶伏特加?

    只是谁都想不到,其实基诺斯基背后还有一句话没说,那就是:酒鬼的确能改变世界,但如果没有那个人带这瓶伏特加进来,如果不是那个人走进白宫喊出像男人一样去战斗,然后邀请尼古拉维奇先生一起喝酒吃鱼子酱的话,只怕后面的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他才是这个事情背后最大的老板,甚至是整个北俄共和国。

    基诺斯基在心里这么想着,思绪不由自主的飘回到了十年前,那天在白宫……

    时间回到了89年的4月25日的中午十二点半,白宫门口响起了零星的枪声,是有几百反对派平民试图冲破军队设置的防线,士兵劝阻无效,双方爆发了冲突,军队只好发射橡皮子弹进行还击。

    尽管自军队包围白宫以来,这样的骚乱已经发生了无数次,但每一次都还是会引起一阵骚动,毕竟在这种高压态势下,大家的情绪都很容易失控。

    在白宫的餐厅内,刚和周铭吃完聊完的尼古拉维奇正准备出门,但听到了外面的骚动,他又停住了脚步。

    周铭就跟在他身后,见他这个样子,周铭对他说:“尼古拉维奇先生你又犹豫了?”

    “外面正在骚动,或许军队已经开始进攻白宫了,又或许外面的情况已经失控了,或许现在并不是一个好机会。”

    尼古拉维奇说,尽管他在竭力控制,但仔细听的话,还是可以听的出来他的声音有些变调的。

    看着尼古拉维奇这个样子,让周铭不免感到有些好笑,在亲眼见到他之前,周铭真的很难想象这位领导北俄**的首任总统,居然会这么这个样子,不过谁能想就是这么一个怂b居然能改变全世界的格局,让人不能不感慨历史也就是一个喜欢捉弄人的小婊砸。

    周铭轻轻摇头说:“我还是那句话,你究竟是要当一辈子的懦夫还是哪怕只有一分钟的英雄?”

    面对周铭的话,尼古拉维奇沉默了,他回头问周铭:“我要当英雄,但是你想要的是什么?我可不会相信你是来拯救北俄人民这种鬼话的。”

    周铭笑着回答说:“事实上我也不会对你说这种鬼话,那样只会侮辱我们两个人的智商,不过我现在还真没想好,等我想好了再说吧。”

    “那你就不怕我成功了以后就反悔不认账了吗?你知道政治家可是最不守信用的。”尼古拉维奇说。

    “感谢尼古拉维奇先生,不过我想我并不用你提醒,因为我有办法让你翻这个局,我就有办法再把这个局翻回去,要知道政变那一方的力量可比你们大多了,我帮他们会比帮你要简单很多。”周铭说。

    “周铭先生,你这是在威胁我吗?”尼古拉维奇怒视着周铭质问他。

    周铭没有说话,只是那么淡然的和他对视着,哪怕刚喝完酒的尼古拉维奇一股酒气扑面而来。

    最终尼古拉维奇败下阵来,很黯然的对周铭说:“我会遵守约定的。”

    尼古拉维奇一副斗败了的公鸡模样,尽管作为北俄人,他的个头要比周铭高一些,但此刻他看着周铭的目光,却总感觉是在仰视。

    他们走出房门,来到一楼的大厅,由于在餐厅决定的时候已经通知了下面,这时这里包括北俄共和国官员和各国媒体,已经聚集了有不少人了,他们都在等着一个伟大的时刻。

    看着这聚集的人群,尼古拉维奇大手一挥:“我们出门,去带领人民进行反击!”

    在尼古拉维奇的号召下,所有白宫追随官员群起响应,这让尼古拉维奇有些始料未及,他下意识的回头看了周铭一眼,周铭对他说:“很正常,作为领导者,最重要的就是决断力,对于下面的人来说,有决定比什么都强,哪怕这个决定看上去就是在自杀也一样。”

    尼古拉维奇默默的点头,然后带着队伍走出白宫,门口的所有民众看到尼古拉维奇走出来,瞬间发出了如海啸一般的震天欢呼。

    听到这个欢呼,尼古拉维奇的秘书基诺斯基兴奋的说:“太好了总统先生!果然人民都还是站在我们这边的。”

    在周铭眼里是个怂b的尼古拉维奇,但在其他人面前,还是一副合格领导人做派的,他说:“人民一直是支持我们的,但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是要争取军队的支持,更需要军队帮我们给叛乱分子有力的打击。”

    “尼古拉维奇先生说的没错,我们现在必须尽可能的获得更多更有力的支持!”有人马上附和了尼古拉维奇的话,那是北俄共和国的总理。

    有了总理的附和,其他人也都纷纷附和着尼古拉维奇,可就在这个时候,谁也没想到尼古拉维奇突然转身问周铭:“你觉得[]呢?”

    如果说刚才尼古拉维奇的话是很振奋人心的话,那么此刻他这句话就是让人大跌眼镜的,因为谁都不明白,为何这种事关北俄共和国前程的事情,总统先生为何要问一个毫不相干的人?

    而周铭则像是没感觉到四周的惊讶目光一般,回答尼古拉维奇说:“我觉得也是这样,或许尼古拉维奇先生您的一番演讲,就能改变一切了,至于场地,我看那边的那辆坦克车就很不错。”

    周铭说话同时随手指了一下不远处的坦克。

    看到周铭这么一指,尼古拉维奇顿时震撼了,因为他的这个决定不仅是赞,简直就是赞!

    首先不说在这么个平地上能有什么高台作为演讲,就单说站在坦克上面演讲,就是很鼓舞人心的,因为这样做很能给人带来一种已经战胜了政变暴力的向往,那辆踩在脚下的坦克,就是政变暴力的象征。

    如果说之前周铭那句威胁他可以随时翻盘的话,他还有点将信将疑的话,那么此时他是完全信了,能瞬间做出这样决定的人,怎么能是好相与的?

    看着尼古拉维奇那充满震撼和略带崇拜的眼神,周铭心里乐开了话。

    这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能比预先知道你要做的事情告诉你,再让你来感谢和崇拜自己更爽的事情呢?尤其这个人还是尼古拉维奇,这个事情还是能改变一个超级大国命运,更能给自己带来数不清财富的大事件了。

    不过周铭心里高兴的都要跳起来了,但表面上他还是很镇定的,毕竟不管怎么说,作为幕后老板,总要有点幕后老板的高逼格样子吧。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