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更疯更狂
    ( )(鞠躬感谢“unkey999”的月票支持!)

    周铭所住的酒店距离白宫并不远,因此才不过几分钟以后,周铭他们就到了目的地。<

    和白天那种门口被各种军队坦克和普通民众以及汽车围得水泄不通的情况相比,夜晚的白宫门前就显得空旷了很多,只有零零散散一些士兵,原先的坦克装甲车以及机枪堡全都不见了,民众那边也让市政人员拖走了被当成路障的电车和其他汽车,只有一片狼藉的地上还来不及清理的弹壳,说明了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

    显然这是白天尼古拉维奇在坦克上的演讲产生了效果,紧急状态委员会迫于压力,只得撤走了一部分军队,只留下一部分必要留在这里监视的。

    主要部队都撤走了,那么剩下的部队也就和摆设没什么区别了,周铭他们没有受到任何阻碍就进了白宫。

    基诺斯基直接带着周铭来到了尼古拉维奇的办公室,敲开办公室的大门,基诺斯基说:“尼古拉维奇先生,我不负您的厚望,我把周铭先生带来了。”

    听秘书这么汇报,尼古拉维奇如同屁股下面安装了弹簧般一下从座位上跳起来了,他快步走到周铭面前握住周铭的手说:“周铭先生我可算把您给盼来了,来快请坐。”

    说着尼古拉维奇就把周铭给请进了办公室,让他坐在接待区的沙发上,同时让基诺斯基去给周铭三人分别冲了一杯咖啡过来。

    对于尼古拉维奇的客气,周铭很不客气的接受了,因为周铭很清楚,这人都是姓贱的,尤其是在有事求人的时候,如果你对他客客气气的,那他会很惶恐,想东想西的就怕你不帮他,心里会很没底,反而你摆出一副大爷的姿态,他才会心安理得,所以周铭就是这么坦然的坐在沙发上,端起咖啡加糖加奶精。

    果不其然,那边尼古拉维奇见周铭这样他的心情就平静很多了,周铭见他这样,很适时的放下手中的杯子说:“尼古拉维奇先生,我想您这么着急找我过来,肯定是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吧?”

    “当然,要是没有重要的事情我也不会劳烦周铭先生你了,”尼古拉维奇对周铭说,“今天中午在听了周铭先生的建议走出进行演讲的效果非常好,不仅军队和人民都站在了我这边,可是接下来我们究竟该怎么办?我这心里却一点头绪都没有……”

    不等尼古拉维奇说完周铭就反问他道:“你心里真的没有一点头绪吗?”

    周铭这话让尼古拉维奇一下愣住了,他讪讪的说:“我当然有一些想法,不过我的这些想法都是很不成熟的,所以我才想听听周铭先生您的意见。”

    “你可以试着先说出来,因为我的想法可能更疯狂更不可思议。”周铭说。

    要是其他人对尼古拉维奇说这个话,尼古拉维奇还会不屑一顾,难不成还有什么事情能吓到自己这位北俄共和国的总统吗?可眼前这位是周铭,你那情况就不一样了,因为尼古拉维奇还清楚的记得中午的时候,同样是一个非常危急的时刻,当时所有人也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就是眼前这个年轻人,劝他走出白宫去做那番演讲的。

    那番演讲是很成功的,但同时也是非常疯狂的,因为那可是政变的军队呀!如果他们有什么命令的话,或者在两边的建筑上埋伏有狙击手,那么他这条命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在这种政变里一条命还真不值几个钱,自己这位北俄共和国总统也是一样,只要对方最后政变成功了。

    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就在自己出门的前夕,自己可是才得到了军队可能要进攻白宫的消息,再加上喝了点酒,脑子并没有那么清醒,所以才会听周铭的话去赌一把的。

    尼古拉维奇想了一下说:“我的想法很简单,我很怀疑这一次政变根本没有得到总统先生的支持,都是一些苏联高官们自发的行为,应该先要联系总统先生,想办法瓦解这一次政变。”

    尼古拉维奇说完看着周铭,等待着他的答案,周铭也没让尼古拉维奇失望,很快就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只是周铭的想法的确让他有些无法接受。

    周铭说:“我和想法大体和尼古拉维奇先生你是一致的,不过我的想法比你更激进,我认为你完全可以直接打电话给那位正在度假的总统先生,让他辞职并解散红党,交出军政大权。”

    这个想法是真让尼古拉维奇傻眼了,尽管在周铭给他打预防针的时候,他就曾在自己的脑子里假设过无数周铭可能的想法,但却始终想不到周铭的想法居然是这个。

    疯狂!

    此时尼古拉维奇的脑子里除了这个词根本想不到其他的词来形容周铭的这个想法。

    让苏联总统辞职并解散红党?苏联总统是这个超级大国的最高权力者,而红党则是牢牢把控这个超级大国七十多年的唯一党派,你这么做不等于是让皇帝自己主动下台,再主动下诏让皇室成员自己废除皇室权力一样吗?这简直比天方夜谭还要天方夜谭嘛!

    尼古拉维奇这个时候也才明白周铭之前为什么会那么说,因为他说的就是事实。

    “周铭先生的确很有想法,可是让总统先生辞职并解散红党,现在似乎并不到时候,这样是不是有点太过于冒险了?”尼古拉维奇试探着问。

    “有些险是肯定要冒的,”周铭说,“我们国内有句俗话叫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而且我看这位总统先生上台以后的改革也并不是那么深得人心,从这次政变就能看的出来,或许他自己也心生退意不想再搞,也想让红党卸下他臃肿和疲惫不堪的包袱了,所以尼古拉维奇先生我认为至少有七成以上的把握。”

    尼古拉维奇愣愣的看着周铭,他感觉自己的脑子已经不会思考了,周铭说的这些话,怎么听都应该是一个疯子的呓语,可从周铭的嘴里说出来,却让人感觉那么信服,尤其在中午他另一个疯狂的建议还成功了的前提下,让尼古拉维奇简直不能想事了。

    不仅是尼古拉维奇,卡列琳娜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也被惊讶了一脸,一番话都翻译得磕磕巴巴的,她瞪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看着周铭,心里都在想周铭是不是因为受到了刺激变得想法偏激了。

    至于尼古拉维奇的秘书基诺斯基则已经愣在了当场,连给周铭他们重新泡咖啡都忘了。

    看着这些人的样子,周铭自己如何不知道这个想法是多么疯狂的呢?

    因为国内和苏联这边的政治模式是完全一样的,如果在国内谁说要主席自己辞职,并解散党的话,那这个人绝对是个疯子。

    但周铭会这么说并不是因为他真的疯了,或者是受到了什么刺激而变得偏激了,只是这个事情本身就是这么疯狂,周铭记得在前世的时候,事情就[]是这么发展的。

    这个超级大国的第一任也是最后一任总统先生,他从就职以来所做的一切,仿佛都是在和自己的国家过不去一样,他所做的最让人记忆深刻的事情,除了把这个超级大国弄散架了以外,就是自己辞去了总统职务,解散了红党,把所有的最高权力都禅让给了北俄共和国总统尼古拉维奇。

    就是后世最yy的网络小说如果这么写都会遭人诟病,可偏偏现实就是这么扯淡,以至于后世网上很多人都说这位总统先生就是美国间谍,或者是尼古拉维奇的内应,否则这位总统先生的做法根本解释不通。

    这些说法看似有理有据,不过也就只是看似而已了,因为一位掌握了世界两大超级大国之一最高权力的人,还需要去当其他国家的间谍吗?难不成美国间谍的身份会比苏联总统更高吗?一位苏联总统,难道还需要给一位加盟共和国的领导人当内应吗?

    只是这位总统先生究竟是怎么想的,周铭已经无从知晓了,周铭只能肯定一点,就是他既然前世能这么做,这一世肯定也会这样做。

    在这种想法下,周铭摆摆手说:“好了尼古拉维奇先生,我认为这个事情已经没有再讨论的必要了,如果你真的想尽快解决这次的政变,并且尽可能快的掌握姆林宫的权力,以达到自己的目的,你就应该尽快的打电话给那位总统先生,让他辞职,否则时间拖长了,就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周铭说完见尼古拉维奇还在犹豫,便接着补充了一句:“还是说尼古拉维奇先生你还需要一瓶伏特加?”

    周铭是故意这么说的,目的就是激他,而尼古拉维奇在听到这话以后显然面子上也挂不住了,毕竟他堂堂北俄共和国的总统,难道做事情就只能靠酒吗?这简直就是对他本人的侮辱!

    于是尼古拉维奇马上说:“怎么可能?只要这个事情真的能成,我就打这个电话,不需要什么伏特加。”

    说完他就让秘书基诺斯基去拿电话了,周铭见目的达到,就微笑对他说:“那我就恭祝尼古拉维奇先生马到成功了。”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