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辞职
    一架喷气式飞机带着巨大的轰鸣声降落在北俄共和国首都克里斯科南郊的军用机场,而随着这架飞机的降落,一个足有三十多人的代表团在军队的护送下进入了机场,走在最前面的是北俄共和国的总统尼古拉维奇,这个代表团就是北俄共和国的代表团,而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迎接度假归来的苏联总统巴格乔夫。

    代表团来到飞机前面,所有人笑容满面的等着归来的总统先生,可让大家奇怪的是,舱门打开了好一会,却并没有人出来。

    这个情况让所有人都不由疑惑了:难道总统先生没有乘坐飞机回来?或者说总统先生不是回来的这个机场?这里只是诱导他们的,亦或是出了什么意外?

    这一个一个的问题让大家变得紧张起来,因为此刻苏联国内的形势非常不稳定,尽管在尼古拉维奇的那次演讲后,所有的反对派都开始了反攻,但这也只是表面上的形势而已,因为谁都清楚,掀起政变的都是掌握着苏联党政军要害部门的官员,他们要想翻盘是轻而易举的,他们最后的希望就是这位归来的总统先生。

    如果总统先生能站在他们这边,那么这场政变就可以结束了,但要是总统先生出了什么意外,或者干脆倒向了政变那一方,那形势就一塌糊涂了。

    面对这样的形势,这些人怎么能不着急呢?他们有的左顾右盼茫然无措;有的急的直跳脚,[]还有的则如同长颈鹿般伸长了脖子,就好像这样做就能看到躲在机舱里故意和他们玩捉迷藏的总统先生一样。

    这些代表团成员各式各样的干着急,他们浑然没有听到在人群的最后面,有一对正在用他们听不懂的语言.正在交谈着,这对男女不是别人,正是跟着一起过来的周铭和卡列琳娜。

    “这些人也太沉不住气了,就这些人他们真的能打败那些政变高官吗?”卡列琳娜很鄙夷的看着这些姿态各异的代表团成员,很是怀疑他们的能力。

    “你觉得这些人靠不住吗?那恐怕待会你就能看到更靠不住的人了。”周铭回答她说。

    卡列琳娜显然明白周铭这话的意思,她很好奇的问:“周铭你是指那位总统先生?”

    周铭点头说:“那当然,难道这架总统专机还会护送其他人回来不成?”

    卡列琳娜看了周铭一眼,感觉有些惊讶,她不明白周铭怎么就会做出这样的判断,不过周铭并没有解释太多,因为有些历史上面的事情就是这么扯淡,根本没有逻辑可言。

    “看,有人出来了!”

    突然一声喊,把所有人目光都吸引到了机舱门口,在舱门那里,也确实有人走出来了,可当大家看到这个人的时候,却反而更恐慌了,因为走出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穿着军装的苏联军人。

    “天哪!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是总统先生?难道总统先生这真的要弃我们而去了吗?”

    “为什么会有突击队员在飞机上?难道今天的迎接就是那群政变者的阴谋吗?他们是故意要我们过来迎接,然后好把我们一网打尽吗?真是好毒辣的想法,那些政变者果然都是狡诈的罪人呀!”

    “上帝呀!我们才是最忠于北俄共和国的人,请保佑我们能度过这次难关,千万不能让那些政变分子得逞呀……”

    各个代表团的成员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有的唉声叹气有的怨天尤人,这些情绪也影响到了最前面的尼古拉维奇,就连这位带队的北俄总统,也很心里没底的萌生了退意,不过这时他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

    在他的身后是一群彷徨无措的北俄共和国官员,不过尼古拉维奇要找的并不是他们,而是站在人群最后的周铭,尽管他看不到周铭,但他却能感觉得到周铭的眼睛肯定是在看着他的。

    这个感觉是让尼古拉维奇非常恼火的,因为自己怎么说今年也快六十岁了,还是北俄共和国的总统,可那个中国人怎么看最多也才不到三十岁,他的想法固然优秀,但也不可避免带着年轻人的轻狂和任性,自己怎么就能在他面前落了下风,还让他看不起了呢?

    在这个想法下,尼古拉维奇很快稳住了心态,回头训斥道:“都慌什么?冷静!”

    其实很多时候人们的恐慌只是由于缺少了一个领导,现在最高领导发话了,在头狼效应下,很快就稳住了大家的心态。

    这个时候那名军队快步走下飞机来到尼古拉维奇面前敬了一个军礼问:“您好,请问您是尼古拉维奇先生吗?”

    尼古拉维奇回了一礼说:“我就是尼古拉维奇。”

    得到答案以后,那名军人才拿出对讲机向飞机上汇报了这个消息,又过了一会,一位有着地中海发型的老者出现在舱门口。

    他的出现让下面的北俄代表团一阵欢呼,因为这个人就是现任的苏联总统巴格乔夫。

    巴格乔夫走下飞机,尼古拉维奇上去主动和他握手,现场的北俄秘书急忙举起照相机记录下这珍贵的画面。

    见面以后的第一招呼没什么好说的,无非就是尼古拉维奇询问巴格乔夫的度假如何,是否受到政变者的软禁,政变者有没有粗暴对待他之类的,而巴格乔夫则高度赞扬了尼古拉维奇在这段时间所做的事情,并称他是维护苏联最高权威的最大功臣。

    一番寒暄过后,尼古拉维奇对巴格乔夫说:“巴格乔夫先生,我认为这一次的政变已经严重影响到北俄共和国以及全体国民的安全,是国家进步和发展道路上的最大阻碍,所以我认为有些不合时宜的东西是要变一变了,巴格乔夫先生您说呢?”

    尼古拉维奇的这番话乍听起来没什么问题,但巴格乔夫却立即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他抬头问了一个看似很莫名其妙的问题:“尼古拉维奇先生,难道就没有别的选择了吗?”

    尼古拉维奇摇头说没有,巴格乔夫听到这个答案以后先是沉默了一会,随后叹了口气说:“好吧,我知道了,不过我们得先解决了这次的政变才行。”

    “那当然,那些卑劣的右派叛乱者,他们对这个国家和民族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决不能轻饶了他们。”尼古拉维奇说。

    巴格乔夫点头说:“这个事情我会去做的,所有参与了政变的人员一定都会受到严惩。”

    “那还有巴格乔夫先生您呢?”

    面对尼古拉维奇的提醒,巴格乔夫脸上的笑容明显的僵硬了,他的眼中先是透露出了愤怒,可随后却又转化成了无奈,让所有人都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最后巴格乔夫说:“我明白了,我对这次政变也负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在这个事情以后我会辞去我苏联总统的职务,不过我也希望尼古拉维奇你能继续领导好这个国家,继续把改革进行到底。”

    “巴格乔夫先生您这点尽管放心,我是一个坚定的改革派。”尼古拉维奇说。

    巴格乔夫这句话就像是一颗重磅炸弹般瞬间爆炸,直接把现场所有人都炸蒙了,他们都瞪着眼睛看着巴格乔夫,完全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可无论他们怎么拍额头掏耳朵,事实仍然铁一般的摆在面前。

    而在震惊过后,这些北俄代表团官员心里又狂喜了起来,因为就刚才巴格乔夫的话就不难判断,他辞职以后在这次政变当中立下大功的尼古拉维奇就能入主代表着最高权力的姆林宫,他们这些忠实的追随者,不就也能跟着进去姆林宫吗?这如何能不让人感到狂喜?

    随着巴格乔夫这句话,狂喜的并不仅是这些北俄的代表团官员,卡列琳娜也同样激动,她拉着周铭的手臂说:“周铭先生您听到没有,巴格乔夫总统先生他真的辞职了,还是在这么多北俄代表团成员的面前宣布辞职了。”

    卡列琳娜的声音有些发颤,周铭也能感觉到她的身体有些不自然的微微颤抖,可以想象这个北俄女孩此时的心情有多么激动。

    “周铭先生这都是您的功劳,您不仅劝尼古拉维奇先生走出了白宫,化解了进攻白宫的危机,您现在还准确的看到了巴格乔夫先生的辞职,您简直太神啦!整个苏联的局势都被您一手掌握,您果然是那个我要等的人,我能跟着您来克里斯科,能给您当翻译,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呀!”卡列琳娜说。

    面对着卡列琳娜的激动,周铭笑着对她说:“卡列琳娜小姐我劝你还是不要那么激动的好,现在的确巴格乔夫辞职了,可也并不见得真的是件好事,因为一旦他辞职了,也就意味着有些事情就要开始了。”

    卡列琳娜点头说:“我明白,不过我相信只要他辞职了,以后他再解散红党,我们这个国家一定就会步入一个新的纪元。”

    最后卡列琳娜很认真的看着周铭说:“而周铭你就是我们这片土地上一亿五千万国民的英雄!”

    周铭也很认真的摇头说:“卡列琳娜小姐,相信我,你不要感谢得那么早,如果你真的那么爱你的祖国和民族,那么或许以后你还会恨我也说不定。”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