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嘴强王者
    (鞠躬感谢“mr情授”的月票支持!)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总统巴格乔夫,我已经控制了克里斯科的局面,在这里我要向全体国民做出几点声明。”

    “首先委员会借口我生病不能履行职责而担任起总统的责任,这是企图欺骗人民,因而这种行为只能称之为政变!其次由于这本身是一种欺骗行为,意味着由此而产生的一切行动都是非法的,没有法律效力,无论我本人还是人民代表.大会都没有授予谁这种权力。”

    “最后,我代表中央要求立即中止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的一切活动,直到上面所述的决定由苏联最高苏维埃和人民代表.大会作出之时。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行动的继续和措施的进一步升级最终将证明是对各族人民的悲剧,它将进一步恶化局势,甚至将使中央和各共和国为走出危机而进行的共同努力全遭破坏。”

    “目前对政变者的抓捕行动已经开始,国家将恢复正常,请大家都回到各自的岗位上,为了国家更美好的明天。”

    这是苏联总统巴格乔夫的讲话,他的声音通过广播在红场上空回荡,而随着他的讲话结束,两万名尼古拉维奇的支持者立即发出了热烈的欢呼。

    这些反对派支持者有的是一开始就聚集在了这里,还有一些则是听从了尼古拉维奇在白宫门前发出的反击呼吁,来到这里的,他们一直在这里向着姆林宫示威,要求释放巴格乔夫总统,以及停止对北俄领导人的一切迫害行为,更要求委员会撤出包围白宫的军队。

    整个红场一下子成了欢乐的海洋,所有人叫喊着欢笑着,还有人跳起了节日的舞蹈,来庆祝这次奇迹般的革命胜利。

    正当这些人都在欢呼雀跃的时候,巴格乔夫的声音再次响起:“鉴于这一次政变对国家带来的影响,也为了让国家迅速走回正轨,在处理这次政变行为结束以后,我会选择改组政府机构,我本人也会有新的选择。”

    相比之前的消息,巴格乔夫后面这句话并不引人注意,只有一些明白人,才清楚实际后面这句话,要比前面的话更有深意。

    因为单从巴格乔夫平安回到克里斯科以后,政变的迅速平息是理所当然的,对政变分子的清洗更是在情理之中的,这没有任何疑问。

    至于后面这句话,结束政变改组政府,看起来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但关键就在于巴格乔夫为什么会说一句有新选择,这就很让人费解了。

    在红场西侧的一处咖啡厅里,周铭**和卡列琳娜坐在这里,透过咖啡厅的玻璃,他们能很直观和清楚的感受到红场上飘扬的热情,听着广播里的内容,卡列琳娜微笑道:“没想到巴格乔夫还真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呀,他这么说是真的在暗示自己会引咎辞职了。”

    卡列琳娜喝了一口咖啡,又给周铭指了指红场上欢呼着的人们说:“你看大家多高兴,因为我们的祖国就要从这次政变的阴影里走出来,获得一次新生了。”

    卡列琳娜最后定睛看着周铭说:“而周铭先生您就是我们国家这一次新生的大英雄!”

    周铭则是苦笑一下说:“我可没兴趣当这个英雄,因为搞不好再过一段时间,你就会恨我这个英雄,带给你的祖国和你的同胞,不是什么新生,而是更为沉重的苦难了。”

    “怎么会?”卡列琳娜很无辜的瞪着眼睛说,“我相信周铭先生,你是专门创造奇迹的大英雄,你说要对抗刀塔计划,也一定能成功的!”

    面对卡列琳娜对自己这样无条件的相信,周铭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毕竟那种全民经济崩溃,满大街都是破产的人们,那种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那种萧条到极致的景象,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是根本没法想象的。

    这个时候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周铭拿起来接通,听到里面传来的俄语,周铭便把电话交给了卡列琳娜。

    卡列琳娜在和那边沟通以后告诉周铭:“这个电话是基诺斯基先生打来的,说是苏联国内几大银行的行长以及负责贸易的官员都已经到了白宫,尼古拉维奇先生邀请您现在过去白宫。”

    周铭点头让卡列琳娜代自己回复马上过去,卡列琳娜很快说完,高兴的问周铭:“想不到尼古拉维奇先生的动作这么快,是不是这一次只要联合了这些银行还有官员,和刀塔计划的战斗就可以打响了?”

    周铭轻轻摇头说:“要真有那么简单就好了,只怕这些家伙未必肯干呀!”

    卡列琳娜有些疑惑的看着周铭,但周铭却并没有多解释什么,直接站起来带着卡列琳娜去到了白宫。

    基诺斯基在门口迎接周铭,并带着周铭先去了休息室,北俄共和国的总统尼古拉维奇刚刚在姆林宫和巴格乔夫开会回来,正在这里休息。

    听到秘书的汇报,他连忙从自己的椅子上爬了起来,并过来主动和周铭握手问好:“周铭先生您来了,按照您的建议,我已经把国内几家大银行的行长和贸易官员都请来了,他们现在就在八楼的会议室里。”

    周铭见尼古拉维奇的脸色有些不太自然,便接着问:“是不是还有什么尼古拉维奇先生你都不好说的情况?”

    尼古拉维奇点头说:“是这样的,之前我也和他们商量过类似的私有化改革,他们并不愿意,现在知道他们要和西方国家竞争,他们就更不愿意了。”

    “他们为什么不愿意?难道这不是实现他们价值的最好机会,难道他们就想抱着手中的权力直到灭亡吗?那他们这样做和那些官僚有什么区别?”

    卡列琳娜愤怒的说,甚至都来不及先向周铭翻译,尼古拉维奇对此没说什么,而周铭虽然听不懂俄语,但从卡列琳娜愤怒的神态就能猜出来,肯定是那些人不同意合作,卡列琳娜就觉得那些人是自私自利的王八蛋了。

    “好了卡列琳娜小姐,我说过了这个事情并没有说起来那么简单的。”周铭对卡列琳娜说。

    然后周铭对尼古拉维奇说:“那我们先过去会议室吧。”

    对于周铭如此自信的样子,尼古拉维奇感到有些惊讶,他完全不明白周铭是哪里来的自信,不过他也没多想,点头就带着周铭他们过去会议室了。

    白宫八楼的会议室是一个小型的会议室,当尼古拉维奇带着周铭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尼古拉维奇却先问了周铭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周铭先生,你需不需要先看看里面的情况再做决定?”

    这让周铭感到很疑惑,不过随后在卡列琳娜的解释下周铭就明白了,白宫在苏联这里其实是一个很尴尬的存在,作为一个加盟共和国的权力大厦,他自然要受到联盟的监管,而在一些非常时期,为了避免叛乱,这个白宫高级官员的会议室,还有旁听席位的。

    “听听也好,毕竟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嘛!”周铭说这么说着,然后跟着尼古拉维奇先进去了旁边的一个小房间里。

    这个小房间并不是电影里那种特殊的监听室,只是一个普通的房间,唯独不同的是在房间的正前方有一面单面玻璃,在玻璃那边就是会议室,那些被尼古拉维奇邀请过来的人就在那边交谈着,由于房间特殊的设计,那边的声音周铭在这边能听的一清二楚。

    “嘿我说斯摩格,你说咱们的尼古拉维奇先生是不是疯了?他怎么能想到去听一个中国人的建议,要去对抗什么西方国家的刀塔计划?我们连这个计划是什么,西方国家要怎么做都不知道。”

    “要我说尼古拉维奇先生不是疯了,而是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因为我可是听说了,在中央的内部会议上,巴格乔夫总统已经提起了辞职的事情。”

    “难怪尼古拉维奇先生要做这个事了,他根本就是迫不及待要履行姆林宫的最高权力了呀!”

    “可他履行权力不能这么拉着我们陪葬呀!什么私有化改革,什么刀塔计划,我看就是虚构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剥夺我们的权力,再谋夺我们手底下的财产,最后把这些钱都装进他私人的腰包。”

    “不先生们,我认识的尼古拉维奇可并没有这么坏,我看这一切都一定是那个中国人在背后搞的鬼,他故意在尼古拉维奇先生面前吹嘘什么刀塔计划,不过就是为了能想办法掠夺我们的财富。”

    “没错,我可知道中国人恶心极了,他们都是自私自利和贪婪的魔鬼,我们一定不能让他得逞,一定要守住我们的财产!”

    “虽然我一直都不提倡斗争,但是就这一次,我还是希望能和大家一起并肩作战,我们决不能便宜了那个中国人!”

    ……

    听到这里,周铭突然笑了,他轻声对尼古拉维奇说:“看来这些先生们在那边给我们演了一出好戏。”

    []

    尼古拉维奇先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了:“周铭先生你是说他们知道我们会在这边听着,他们故意这么说的?”

    周铭点头说:“应该是这样的,如果不是要顾忌我们,他们的话应该会更难听才对,不过这也能很好的表明他们的态度了,倒也不失是一个好办法,我们先过去吧。”

    “周铭先生你就要过去,你有把握说服他们了?”尼古拉维奇很诧异的问。

    “那当然,”周铭很理所当然的说,“作为一名嘴强王者,我还是挺相信自己这张嘴的,他们既然摆出这一副架势,我觉得要说服他们并不难。”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