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小打小闹而已
    这个场面当然是没法淡定下来的,因为这种宣传车在街上宣传,还有人跟着一起抛洒传单的景象,很容易让人想起那场惨烈的卫国战争,那是所有克里斯科人的记忆。

    遥想在那个时候,当隆隆炮火声和天空飞机的轰炸声响成一片,就是这些宣传车上街,鼓舞着人们继续战斗,和侵略者斗争到底的。

    现在广播再一次响起来,说的同样是侵略的事情,因此很容易唤起这些北俄人深藏在心里的那股爱国热情,再加上他们战斗民族的天性,自然就把场面给弄成这样了,对于在场的这些北俄人来说,他们心里是非常骄傲的,他们认为自己就是在保家卫国,而他们打的就是侵略自己国家的敌人!

    看着那边的情况,戴维耶立即冲着周铭怒吼道:“周铭,这都是你安排好的!”

    戴维耶的话通过卡列琳娜的翻译传到周铭耳朵里,周铭很无奈的说:“戴维耶先生,你不觉得你的话是非常可笑的吗?还是你觉得我早就猜到了你要做什么,所以联合克里斯科本地的官员商人,给你来了这么一出狙击?虽然我很想点头说我就是这么牛b,但可惜这真不是我安排好的。”

    听着周铭那翻译出来非常拗口的话,戴维耶的心理顿时纠结了,一方面他心里很明白周铭说的确是事实,但另一方面他又希望这是周铭安排好的。

    这是因为要是周铭安排好的,还可以说明这是周铭这个人非常厉害,他技高一筹,可要不是他安排的,是北俄官员和商人弄出来的,那自己错误的估计了形势不说,更重要的是周铭根本没有把他这个刀塔计划的负责人放在眼里,这要一向心高气傲的他如何能接受?

    “好了戴维耶先生,其实这是不是我安排的我认为已经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条路显然你已经走不通了,你得赶紧带人离开重新做规划才是。”周铭指了指他又指了指自己说,“戴维耶先生你我都明白,现在这些都只是小打小闹而已,谁输谁赢都无所谓,真正的决战还在后面,你说是不是?”

    戴维耶看着周铭,感觉自己的思维变的凌乱了,不是说周铭的话有多惊人,相反周铭说的话他也都能想到,但也正是这样才让他整个人都不对了,因为他多么希望周铭这个时候狠狠的羞辱践踏他,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副老师的模样对他谆谆善诱。

    戴维耶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这个想法非常犯贱,但那也没办法,在他看来,周铭现在这话根本就是大人在教育不听话小孩的样子嘛!这比无视更难受的屈辱直让他想要发疯,尤其是周铭最后那一句决战在后面,更是让他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恐慌。

    戴维耶当然能明白周铭说的这一句决战指的是什么,可面对整个西方世界十几年准备的刀塔计划,他凭什么那么淡定呢?

    还是说他还有什么后手?

    这个想法让戴维耶心头一阵狂跳,不过他最后还是忍住了,只是轻轻点头说:“看来周铭先生你知道的还挺多,不过周铭先生你要以为你就这样赢了,那可就不好了。”

    “戴维耶先生,其实我想说这话也是我想对你说的。”周铭云淡风轻的回敬了一句。

    戴维耶脸上的肌肉在不断的抽搐,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上去在周铭的脸上打上两拳,看他还能不能再淡定下去了,但这是不可能的。

    最后戴维耶就只是冷哼一声转身离开了,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周铭叹口气摇头说:“这位戴维耶先生也太不负责了吧,他的人还在那边受到殴打,他这个头就这么走掉了,真不知道那些人要是知道了该有多寒心呀!”

    也幸好街上混乱,那边宣传车的广播声音非常大,同时戴维耶也走远了,否则他要是听到了周铭这话,估计就真该吐血而亡了。

    “太棒了,周铭你又赢啦!”卡列琳娜高兴的对周铭说。

    周铭对卡列琳娜道了声谢:“不过这也是戴维耶他太急于求成,太想找我麻烦了,也不想想现在根本不是他发挥的时候,虽然我承认他的后盾非常强大,可却并不意味着他就能因此为所欲为了。”

    “我相信就算是到了最后的时刻,戴维耶和刀塔计划也一定不会是周铭先生您的对手!因为周铭先生您也已经做好准备了。”卡列琳娜坚定的对周铭说。

    “卡列琳娜小姐你可别这么夸我了,万一到时候被人整的倾家荡产,那我可就糗大了。”周铭说。

    卡列琳娜还想说什么,但这时周铭放在**身上的手机响起来了,周铭接过电话,是港城的李成打来的。

    他先是问候了周铭几句,然后便直入主题说:“周铭你在北俄那边闹腾的动静也太大了。”

    周铭并没有打算瞒着李成,所以也说:“李董的消息看来很灵通呀,这么快就知道了。”

    “现在全世界的目光都盯在克里斯科这里,我要是不把目光放在这边,还怎么当你的合作伙伴呀!”

    李成笑呵呵的说:“我听说北俄的私有化改革已经开始了,联合银行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伊尔别多夫他先把银行的资产折成证券发给了银行的职员,再贷款把这些证券全买到自己手上,这一买一卖,这么大一间银行就成他私人的了,这可是一个神奇的魔术,是出自你的手笔吧。”

    “算是吧。”周铭说,这个答案严格来说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因为周铭很清楚李成特意打这个电话来绝不是为了这点,所以他无论怎么回答都一样。

    李成那边果然又问:“不过周铭,你现在就这样闹起来了,刀塔计划那边不是更要提防你了吗?”

    “其实今天我才和刀塔计划在这边的负责人戴维耶先生见过面。”周铭说。

    这句话一下刺激到了李成,他连忙问:“那这位戴维耶先生都对你说了什么?”

    “不是他对我说了什么,而是今天他把北俄这边的银行行长和贸易官员都邀请到我住的酒店开会了,他想让那些行长和官员都继续配合他执行刀塔计划,是我过去找的他。”周铭说。

    李成那边戏了口气:“好快的反应呀!那周铭我们这边还是先稳一下的好,要是做的太过了,让那边有了戒心,事情弄巧成拙就不好了。”

    周铭知道李成在担心什么,也对他说:“李董,弄巧成拙的并不是我,而是戴维耶先生那边,因为北俄这边的官员和商人,他们都知道这个刀塔计划是掠夺他们资产的,所以他们哪会愿意听戴维耶先生的话呢?相比之下,他们更愿意反对这个刀塔计划。”

    说到这里周铭抬头看了一眼,接着对李成说:“李董你通过电话应该也能听到我这边非常吵闹吧?”

    李成说:“没错,你那边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是戴维耶派人在格勒大街上收购私有化证券,北俄的官员派出宣传车在宣传他们兜售的是假.币,克里斯科的老百姓们都发飙了,在殴打戴维耶他们的人。”周铭说。

    李成那边愣了一下,第一时间并没有反应过来,过了一会才说:“北俄的官员造势让民众殴打戴维耶的人?这怎么可能呢?”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一切都是利益驱使的。”周铭说,“不过这也并没有什么,因为这都只是小打小闹而已,根本不值一提,我们等待的也是后面的事情不是吗?否则我现在就该让你们出手了。”

    李成这才松了口气,哈哈笑着对周铭说:“我们还是再等等的好,周铭小兄弟你常说你是资本家,其实我们也都是资本家呀!我们也是要追求更稳定更大利润的,并且对于我们来说,稳定的资金会比产业更可靠。”

    “其实李董是想说有了资金随时可以去买产业,就算买不到产业也能自己去创造产业,但是有了产业就完全被束缚了,未必能真的变成资金或者财富对吗?”

    周铭突然这么问,让李成[]那边很不好意思,随后两个人又说了几句,周铭让李成放心,那边就挂断了电话。

    周铭很清楚李成今天这个电话的目的,对于自己的能力他肯定是一百二十个放心的,要说他唯一的担心就是怕自己年轻气盛,可他哪里知道自己二十几岁的外表下,其实藏了一个五十岁的灵魂呢?或许自己有时候做事还有上头的时候,但总还不至于犯大错的。

    挂了电话,卡列琳娜对周铭说:“周铭先生,我相信在接下来更大的事情里,你也一定会占得上风的!”

    面对着这一支持自己的卡列琳娜,周铭却叹息了一声说:“占不占得上风其实都无所谓,只是接下来你们北俄的同胞要受苦了,还是很难很难的苦。”

    “我知道如果我们北俄共和国要重获新生,有些难关就是必须要过的,这不怨任何人。”

    卡列琳娜摇头对周铭说,这个时候的她还根本没有办法意识到周铭那一句很难很难的苦究竟是什么情况,如果她知道了,恐怕她怎么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