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库伦宴会
    ( )北俄作为一个地广人稀的国家,最多的就是土地,因此这里要盖个房子非常简单,尽管这时的北俄还没有达到后世那种几乎家家都有乡间别墅的疯狂标准,但在郊外也经常能看到各种庄园。

    库伦别墅是位于克里斯科东郊的一幢豪华别墅,在北俄私有化改革开始以后的第七天,从中午开始,就有很多辆车子陆陆续续的来到了这里。

    在别墅的院子里,已经摆起了桌子和酒杯,还有很多女仆装扮的漂亮女孩穿行其间,布置着桌椅,显然这里将举办一场盛大的宴会。

    对于这种上层的宴会来说,一般都是大家相互交际,拓展自己的人脉和商业圈子的好机会,一如后世被人诟病的某海盛筵一样,无论被外界传言得多么不堪,却依旧坚挺的按时举办,参加的人也是乐此不疲。

    当然这并不是为了那些绿茶妹,和里面那些精彩的女人项目,事实上能参加这种盛筵的,都是家产千万上亿,很多都是坐着私人飞机过来的,这样的富豪想要女人还不简单?还需要浪费时间特意跑这一趟?

    这些人他们参加这样的盛筵更多的是为了拓展自己的人脉,把自己的圈子不断扩大,只有生意伙伴越来越多,生意才会越做越大,赚钱的方式才会越来越容易,至于女人,不过是一种交际的方式,或者是交际过后的娱乐罢了。就像那句玩笑话说的一样:人生两大铁,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

    俱乐部的形式就是从西方传入国内的,北俄这边或许不属于西方世界,但有些东西还是相通的。

    现在宴会尽管还并没有正式开始,但是宴会当中的交际却早已经开始了。

    在这间别墅的里里外外,只要是开放着的地方,都能看到来参加宴会的生意人或者带有身份的官员们,他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大家举杯交谈着。

    “科摩多先生你好,我在东部负责林场,我知道你是咱们国内的纸业大亨,希望我们以后能有机会开展合作,我相信我的林场和你的纸业工厂一定能更上一个台阶的!”

    “那当然,其实我也一直想找个机会和你谈谈的,毕竟东部山脉那一片可是有着大片丰富的森林资源,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

    有些人上来就直接谈生意,还有些人则就没有这么直接,而是先培养共同的兴趣爱好。

    “歌剧是一门非常高雅的艺术,我一直对这种艺术情有独钟,那高昂的唱腔和优美的旋律每每听到都能让我无比陶醉,我最喜欢的是那首图兰朵里面的今夜无人入睡,现在刚好有歌剧专业的演唱家在这里,我们完全可以请她为我们表演一下……”

    “这种鱼子酱是非常好吃的美味,当你把他们吃进口腔,感受着他们在你的口腔砰砰爆炸,那种汁液横流状态,真是让人无比陶醉……”

    “我的父亲和祖父都是骄傲的骑士,所以我也非常喜欢骑马,有空我可以带你去我的马场看看,或者我们可以一起骑马奔腾,一起打一场酣畅淋漓的马球,只是你一定要带好护具,我可不愿意看到任何意外……”

    这些或这或那的谈话听起来似乎都风马牛不相及,但事实上这都只是一种交际,谈话并不是重点,重点是让大家从不认识到认识,再到同一个圈子里共同发财。

    当别墅里的交际正进行到热火朝天的时候,突然一辆非常大气的车子开进了别墅,顿时吸引了别墅内所有人的目光。

    车子在指定的位置停下,随后一位四十来岁的谢顶中年人走下了车,当看到这个人的出现,顿时引起了现场的一阵骚动,很多人立即朝这个中年人走过去,如众星拱月般把他围在了中间。

    “尊敬的伊尔别多夫先生,我非常庆幸自己有机会能来您的庄园参加这一次盛大的宴会,能够亲眼见证伊尔别多夫先生的传奇,如果错过了这次宴会,没能见到伊尔别多夫先生,我想我会一辈子遗憾的。”

    这位谢顶的中年人就是现在北俄联合银行的行长伊尔别多夫,他听着这些人的恭维,脸上堆满了笑容,他摇摇手说:“你们也别这么说嘛,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人而已,又算不上什么大人物,见到了就见到了,没见到就没见到,这并没有什么遗憾。”

    听伊尔别多夫这么说,下面马上就有人表示反对了:“哦不不,伊尔别多夫先生您怎么能这么说呢?您可是我们北俄率先进行私有化改革的先驱,如果不是您为我们打开了这道不一样的大门,恐怕我们也还会像过去一样,空守着一座金山,却永远不知道该如何开发利用了。”

    有人带头,其他人自然也跟着附和说:“没错,伊尔别多夫先生可是我们所有北俄商人的追随者,现在不仅是联合银行的最大股东,同时还整合了南方油田和天然气公司的大巨头,如果伊尔别多夫先生您这还算不上是大人物的话,那只怕我们整个北俄共和国就没有什么大人物啦!”

    伊尔别多夫呵呵笑着,他这一个礼拜以来过的的确非[]常滋润,过去他是联合银行的行长,在北俄国内也是颇有身份的人,但远没有达到现在这个高度,更由于政治方面的原因,他还是受到打压的对象,很多有关系的人根本就不把他放在眼里,哪会像现在一样是国内冉冉升起的明星呢?

    现在他不仅是北俄联合银行的大老板,手里握着整个北俄超过五分之一的资金流,再加上他的商业运作,又把南部的能源公司整合了一下,隐隐有了一个金融寡头的雏形。

    这样庞大的势力,就算是国家元首,也都要敬他三分面子的,而北俄国内的其他商人,更都是要以他为目标和榜样的,所以今天他出现在这里,所有人就都朝他围了过来,让他成为了整个宴会的焦点。

    “伊尔别多夫先生,现在我们北俄国内的形势每一天都有新变化,今天举办了这么一次宴会,又请来了全国这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过来,想必肯定是有什么重大的决定了吧?”

    有人问伊尔别多夫,其他人也马上点头看着他,今天能被邀请来的没有人是傻瓜,因此大家都明白伊尔别多夫今天这么做肯定是有目的的。

    伊尔别多夫对此也没有藏着掖着,他说:“自从私有化改革以来,相信大家在这个事情里都获利颇多,但是我想告诉大家,这些利并不是最终的利,因为这些利都是我们通过各自的本事得来的,时间也太短,一旦发生什么意外,我们很有可能就血本无归了。”

    所有人都跟着伊尔别多夫的话不断点头,也随着他这句话更专心致志的听他说话了,因为伊尔别多夫所说的,正是他们所担心的。

    不管他们承认与否,他们得来的这些财产都是有很大问题的,再加上长久以来的极权制度,不管现在如何改革,都还是让他们心里很没底的,害怕有一天自己搞来的这些钱会重新被国家收走,一如过去几十年所做的那样。

    “那么伊尔别多夫今天举办这个宴会,就是为了告诉我们方法吗?”有人问他道。

    “这是一方面,”伊尔别多夫点头说,“不过今天我认为最重要的,就是应该让我们都团结起来,共同迎接未来的另一个挑战。”

    伊尔别多夫这句话就让大家都愣住了,显然大家都不明白他口中的这句挑战是什么意思,伊尔别多夫对此也并没有多做解释,他只是说:“好了,大家先相互之间多聊聊吧,宴会很快就要开始了。”

    这句话引起了大家的兴趣:“怎么伊尔别多夫先生您都到场了,宴会还不开始吗?”

    伊尔别多夫摇头说:“当然还不行,因为还要等一位最重要的客人。”

    所有人倒吸了一口气,都很不可思议的看着伊尔别多夫,因为现在的伊尔别多夫已经不是过去的伊尔别多夫了,他是很有潜力成为北俄最大金融寡头的人,无论身份地位都肯定是不一般的,那么他现在说宴会之所以不开始,是要等一位最重要的客人,这位客人会是什么身份?

    “伊尔别多夫先生,请问您要等的这位客人,是我们共和国的总统先生吗?还是哪位重要的领导人?”

    有人这么问他,因为在大家看来能让伊尔别多夫这样等待的,也就只有国家领导人,或者是中央某位重要官员了。

    可伊尔别多夫却给了一个谁都没有料想到的答案:“这位客人并不是我们国家的官员,他甚至不是我们国家的人,他的名字叫周铭。”

    这个答案让所有人面面相觑,没有人明白他这么说究竟是什么意思,不过他们也不需要多猜什么,当伊尔别多夫的话才说完,别墅的管家就过来向他汇报说那位客人到了,伊尔别多夫马上向大家道了一声失陪,就和管家一起朝别墅的大门口走去。

    伊尔别多夫离开,其他人马上跟了过去,因为他们都想知道这位能让伊尔别多夫如此郑重对待的,究竟是何方神圣?

    ...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