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决战红场之巅(上)
    红场大楼是北俄一座最著名的摩天大厦,对于很多地方而言,一个名字就能代表很多,而这里的名字也和首都一个标致地方一样,光凭这点,就足以说明这幢大厦在克里斯科的地位究竟如何了。

    红场大楼也和一般的北俄建筑不同,他并没有那种古老的洋葱顶模式,尽管那种洋葱顶样式也不是不能放在摩天大厦上,但这里的风格就是和华尔街上一样,很具有现代风格的摩天大厦。

    在红场大楼的第二十层会议室里,气氛非常沉闷,十几个人坐在这里,但他们却都只是低头不语,眉头紧锁,都在苦闷的等待着什么。

    这些人都不是普通人,北俄商界目前最有影响力的联合银行行长伊尔别多夫坐在上座,其他随着这次北俄私有化改革风潮起来的北俄商界大亨也都坐在这里。可以说,就这个会议室里的这十几个人,他们经过这次私有化改革,直接或间接掌握了这个超级大国至少超过三成以上的财富。

    突然门外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他们都不约而同的朝门口望去,然后会议室的大门被推开,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匆匆跑了进来,这个人大家都认识,他是伊尔别多夫的秘书。

    不过这位秘书他现在都来不及和其他人打招呼,就直接快步走到伊尔别多夫那里在耳边对他说了几句。

    见他这个样子,所有人都一下伸长了脖子,显然非常关注。

    那边伊尔别多夫听秘书说完,轻轻点了点头,然后挥手让秘书离开,他才抬头说:“各位,刚才我的秘书告诉我,我们北俄的总统尼古拉维奇先生,已经签署的命令,宣布金融证券公司的成立,并且同意卢布开始实行与世界接轨的说浮动汇率。”

    听到伊尔别多夫这句话,可以明显感觉到现场那些人的情绪变化,他们有的倒吸了一口冷气,有的则是松了口气。不过不管他们的情绪如何变化,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就是他们都在等待着这条消息。

    他们在等待这条消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并不知道这条消息,相反由于他们这些人都是脱胎于体制,在中央都还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他们其实早就通过各种关系了解到了这条消息,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今天才都会聚在这里。可不管他们心里怎么有准备,和亲耳听到这条消息,在感觉上还是截然不同的。

    “那么伊尔别多夫先生,也就是说西方国家也都要动手了?”坐在伊尔别多夫下手的一位室友大亨谢尔盖夫斯基问他。

    伊尔别多夫想了一下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西方国家一定早就动手了,后面的事情肯定是我们意想不到的。”

    伊尔别多夫才说完,下面就有人笑道:“伊尔别多夫先生这是和那个中国人交流的时间太长了吗?也学到了东方的坏习惯?还什么意想不到,那些西方国家不就那点本事嘛?难道我们联合起来也不行吗?”

    这个说法让伊尔别多夫愣了一下,他也在心里摇头无奈,因为刚才那句话的确就是周铭告诉他的,由于刚好有人问,他顺嘴就说出来了。想不到立即就被人听出来了,这些人的想法并不难猜,他们并不喜欢周铭,哪怕周铭是个很有本事的人,他们也都不愿意认可他,更想证明自己的优秀。

    伊尔别多夫的答案尽管很情理之中,但也是很让大家意外的,而就像是要证明他的话一样,这边他的话音才落,会议室的大门就再一次被打开,他的秘书急急忙忙跑了进来,这一次伊尔别多夫就让他对着所有人说。

    “不好了!今天早上证券公司才开门,就有人在疯狂的抛售卢布,现在不过短短的半个小时,卢布就已经贬值超过百分之三十了!”

    秘书的话仿佛一颗被投入水中的石子,立即在现场荡起了一片波澜,每个人的表情都非常惊慌,再没有了刚才质疑伊尔别多夫时的嚣张。

    “怎么会这样?才不过半个小时卢布就贬值了这么多?”

    “我的上帝,我一定是在做梦,而且是一个很噩很噩的噩梦,要不然怎么会发生如此离奇的事情呢?”

    “就在昨天一卢布还能兑换到1.1个美元,难道今天却连一块黑面包都买不起了吗?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我们的卢布会变成这个样子?”

    “我真的应该早点加入刀塔计划,早点把自己手上的产业都给丢出去的,那样至少我还能保住我的钱,而不是和现在一样变得一无所有……”

    下面的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叫喊着,每一个人的表情都是很彷徨无措的,还有人为自己感到后悔。

    伊尔别多夫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冷眼看着他们,看着这些人惊惶无措的表演,伊尔别多夫很理解他们的心情,因为他自己也是一样。他们都是北俄新晋的巨富,尽管他们都是用手段搞来的财富,但那也毕竟是他们的财富,现在突然听说卢布贬值,他们手上的财富也要缩水,这怎么能不让他们痛心,怎么能不让他们感到恐慌呢?

    尤其他们才成为富豪,这优越的日子才没过几天眼看就要破产了,这让他们怎么甘心?

    “伊尔别多夫先生,你说我们该怎么办才好?”突然有人发问道。

    有人带了头,其他人也都跟着问道:“没错伊尔别多夫先生,你刚才既然都说了西方国家早就动手了,想必你早就看到了现在的情况,并且已经为此做好了准备对吧?那么你说我们现在究竟该怎么办才好?”

    有人提问自然也有人赞同,他们振臂高呼:“伊尔别多夫先生,我们现在既然已经结成了一个联盟,就应该是要一致对外的,那么伊尔别多夫你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我们不能让那些西方国家的杂碎们阴谋得逞!”

    伊尔别多夫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静静听着,他们今天之所以会一起坐在这里开会,就是因为他们已经结成了一个联盟。

    这个事情是从库伦宴会那一次开始的,那一次周铭在宴会上的演讲非常成功,他激发了现场所有人心底的斗志,让所有人都要为了自己的财富而抗争,也正是从那天开始,这个北俄商业联盟就成立了,到今天为止,已经是这个商业联盟的第六个日子了。

    不过虽然名字是叫北俄商业联盟,但实际上里面有官员有学者还有艺术家等等各种参差不齐的身份,这也难怪,现在北俄的私有化进程才刚刚开始,大家都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有各种身份就不奇怪了,而他们这个商业联盟,主要就是响应周铭的规划,为了对抗即将到来的刀塔计划。

    说白了,就是为了自己的钱而去战斗!

    伊尔别多夫自己也一样,或许自己比他们还要倒霉一点,因为他们的主要产业都是实业,都是有实实在在工厂的,但自己这里却是银行,是金融问题首当其冲的地方,是万万不能有失的。

    可是话谁都会说,要怎么做,却不是人人都懂的了,毕竟苏联过去的体制原因,让他们离开金融已经很长时间了,现在猛然要他们去对付已经有成熟金融手段的西方国家,显然是让他们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的。

    伊尔别多夫挠着自己那谢顶的头说:“大家说的都很对,这也是我们今天会在这里开会的原因,有些问题是要大家一起想办法解决的。”

    随着伊尔别多夫这句话抛回来,会议室里一下安静了,大家或面有难色的看着伊尔别多夫,或不知所措的面面相觑,显然他们都是不知道该怎么办的。

    在会议室的沉默中,不知谁突然说了一句:“要是那个中国人在就好了,我想他一定会有办法的。”

    这句话一下引起了其他人的共鸣,马上就有人附和道:“是呀!当初就是这个中国人看到了刀塔计划的,是他让尼古拉维奇先生走出白宫才有了坦克演讲,他也曾和戴维耶先生面对面的交锋,他是很有本事的,现在这么一点小问题肯定难不住他。”

    听着下面这些人的话,伊尔别多夫也真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伊尔别多夫就是用脚趾头都能想到,他们口中的中国人就是周铭。不曾想就在刚才,同样是这些人自己才不过说了一句周铭的话,就受到了他们的冷嘲热讽,现在他们遇到问题了,就想起了周铭[]来了,这样的前后表现,也真是无耻到让人无话可说。

    伊尔别多夫摇摇头,轻声说:“请大家放心,今天的会议我是通知了周铭先生的,相信他很快就会来了。”

    听伊尔别多夫这么说,大家才都纷纷松了口气:“太好了,只要周铭先生过来,一定能帮我们想到好办法的!想当初在一号酒店的会议室里,戴维耶那么厉害的人,都在周铭手下吃了憋,看他也就那样了,周铭先生肯定比他厉害多的,肯定有办法帮我们的!”

    正当大家都热火朝天谈论的时候,门外又传来了脚步声,进来的还是伊尔别多夫的秘书。

    他进来对大家说:“伊尔别多夫先生,还有大家,周铭先生来啦!”

    ...

    ...(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