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决战红场之巅(下)
    一石激起千层浪,伊尔别多夫秘书这句话一下让所有人喜出望外,大家都不约而同的伸长了脖子转向门口,等着就好像透过墙壁能看到外面的周铭一样。

    “周铭先生来了吗?这真是太好了,以周铭先生的本事一定能帮我们想到好办法的!”

    “周铭先生总是能在最恰当的时机出现,他真是我们北俄商人的好伙伴,是上天派来帮助我们的天使呀……”

    下面这些人不断称赞着周铭,言语当中透露着庆幸和高兴,毫不吝惜任何溢美之词,浑然忘记了自己之前诋毁周铭的话和想法。

    而在一片盛赞声中,周铭带着卡列琳娜和走进了会议室,见到周铭进来,原本就已经对周铭满怀期待的人更是都站起来了,距离门口最近的几个人都主动来到周铭面前和他握手说:“非常感谢周铭先生您能在忙碌中抽出时间来我们这里帮助我们,您真是我们北俄商人的最好朋友!”

    周铭被这些北俄人的热情给吓了一跳,不过随即想起他们是已经知道了外面卢布开始了疯狂的贬值,从而他们的财产也在不断的缩水,他们这是在极度的恐慌下把自己当成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所以当然什么都能说得出来了,毕竟在财富和话语之间,就是傻子也能做出决断。

    别说现在只是说几句好话了,甚至对于有些人来说,只要能挽救自己的财富,卖儿卖女都行。

    当然这些人固然热情,但他们也都还是很搞得清楚现状,心里还是明白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什么的,因此他们只是和周铭在门口寒暄了一阵,就赶忙请周铭进来坐下了。

    见到周铭进来,坐在伊尔别多夫身边的谢尔盖夫斯基主动让出了位置,请周铭坐在这个最好的位置上。北俄这边的阶级和国内是基本相同的,因此就从这个座次上就能看出他们对周铭的重视达到了一个何种程度。

    周铭毫不礼让的坐了下来,事实上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也不需要任何礼让,只要他表现得越骄傲,这些北俄人才会越相信他。

    这听起来似乎是个悖论,但事实就是如此。

    “周铭先生您可算来了,现在刀塔计划那边已经开始动手了,我们这些人可都是在盼着您来帮我们想办法呢!”伊尔别多夫对周铭说。

    伊尔别多夫说完,其他人也都跟着对周铭说:“是呀周铭先生,我们都真没想到那些西方国家会动手那么快,而且出手就那么狠,让我们根本就招架不住,还是只有周铭先生您能和那些西方侵略者战斗。”

    周铭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先沉默想了一会,才抬头问伊尔别多夫:“现在那边情况怎么样了?我听说你们的证券公司也开了。”

    伊尔别多夫点头回答说:“是的,就在今天早上尼古拉维奇先生签署的命令,可证券公司开门以后,就有人在疯狂的抛售卢布,刚才不过短短的半个小时时间里,卢布就贬值超过了百分之三十。”

    “贬值超过了百分之三十?”

    周铭挑了挑眉问,对于这个贬值幅度,周铭本人是感到非常惊讶的,因为在周铭的印象里,当初苏联解体,北俄的卢布的确有过一段时间的剧烈贬值,甚至最低的时候贬值到了一千四百分之一,可现在不过半小时的时间,卢布就贬值了三十个百分点。

    可想而知这肯定是刀塔计划那边的手脚了,要不然凭着苏联这么一个超级大国的身份,那支对冲基金敢这么玩?但就算是刀塔计划,也不应该贬值得如此厉害才对,怎么说卢布能和美元的汇率持平,也是有一定经济底子的,这只怕就应该是刀塔计划那边忌惮自己,怕自己也会在里面掺一脚,所以才先发制人了。

    另一方面来说,也难怪这些人会这么紧张了,恐怕就是因为这些人觉得这种贬值是让他们的财富也贬值了百分之三十,照这个速度贬值下去,他们刚刚到手的那些财富将变得一文不值。

    伊尔别多夫点头说是:“周铭先生,现在的情况的确非常恶劣,也不知道那些西方国家到底想干什么,所以我们非常需要周铭先生您的帮助。”

    周铭轻轻的点头,没有答应也没有不答应,只是反问他们:“所以你们想让我帮你们想办法抑制住这股卢布持续剧烈贬值的势头吗?”

    所有人都说是,等待着周铭的答案,可周铭的答案却是他们都万万想不到的,周铭又反问一句:“如果我说我没有办法做到呢?”周铭这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愣在了那里,所有人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周铭,大家千想万想都绝对想不到周铭会这么说,直到好半天以后,才有人不尴不尬的笑着说:“周铭先生您真会开玩笑,刚才周铭先生您说的可都吓了我一跳,可是周铭先生,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了。”

    听着这些北俄人的话,周铭只是轻轻的摇头说:“你们误会了,我可并不是在开玩笑,就以你们卢布的现在这个贬值态势,几乎不可能阻止得了,除非你们能拿出几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或者直接动用几千几万吨黄金,继续坚挺卢布,否则就不可能。”

    周铭的话让现场的所有人都沉默了,作为北俄最先富起来的一批人,他们在参加了那次库伦宴会以后,就去临时恶补了一些金融知识,精通肯定不可能,但听明白周铭的话,还是很简单的。

    但也正因为他们明白,所以他们才会沉默,是在他们心里也非常认同周铭的话。

    [熱,門.小説. 网]

    也是由于认同,才让他们从心底感到了绝望。

    当然也有不信邪的,他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周铭:“难道就真的没办法了吗?”

    “没办法,你们这边的经济配置本来就有问题,在大家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贸然开放金融市场,那就只能是任人宰割的。”周铭说,他的话中每一个字都凝练有力,都能直刺人心,也一下子就摧垮了这些北俄人最后的希望,但随后周铭接下来的另一句话,却让他们死去活来。

    “挽救至少是对于我来说是没办法了,但我想你们更多的也是想守住自己的企业,而不是帮助国家坚挺卢布吧?”周铭问。

    周铭这个问题把所有人都问蒙了,因为大多数人心里都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覆巢之下无完卵”,难不成北俄的卢布崩溃了,却能保住他们的财富吗?

    大家都很不理解,只有一部分人想到了一个很可怕的方向,那就是发国难财。

    面对这些北俄人他们或迷茫或惊讶的表情,周铭接着说:“我不知道你们是否还记得我最初和你们说过的话,我说我是个地地道道的商人,来这里并不是来帮你们解放的,我只是来单纯赚钱的,从本质上来说,甚至我和刀塔计划那边的性质是完全一样的。”

    说到这里周铭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当然如果要说有哪里不一样的话,只能说我是一个人,我也需要和大家一起来做这个事情。”

    “做什么事情?”下面有人马上问道。

    周铭笑了,他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北俄的精英商人,都是北俄国内的佼佼者,相信大家都应该已经想到了,既然卢布的贬值已经是个必然趋势,我们也都没有能力去挽救,那么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如果利用贬值的卢布,帮助我们守住手中的财富了。”

    “守住手中的财富?利用贬值的卢布?”下面又有人喃喃说着,一副想相信却又不敢相信的样子。

    “其实要在卢布贬值的时候持续守住我们手中的财富非常简单,”周铭说着转头看向伊尔别多夫说,“就拿伊尔别多夫先生举例,他为了收购联合银行,本人从银行贷款非常多的钱。”

    “尽管他现在是联合银行的老板,但这笔钱他依然是要还的,否则就是一笔烂账,”周铭说,“那么这么大一笔钱,要他连本带利的还清不是个简单的事情,可如果未来卢布贬值,而在这之前伊尔别多夫先生他把手中的财富持续保值,那么当卢布贬值,那笔钱已经成了过去的几百甚至上千分之一的时候,再还起来不是就轻松很多?”

    周铭继续说:“这只是举一个例子,我还是那句话,这个世界上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只有不肯开动的脑筋,现在卢布贬值看起来是很大的危机,但在里面谁说又没有蕴藏着给大家的巨大机遇呢?”

    在周铭的话语中,现场这些人都被他说得蠢蠢欲动,似乎都有了一种也想要在这次卢布贬值的战斗中大捞一笔的想法,很多人的眼睛里甚至都能看到一个巨大的金钱符号了。

    这就是周铭所要的效果,所以他最后说道:“那么现在,就让我们帮着刀塔计划助长卢布贬值的幅度,让我们就和刀塔计划决战在这红场之巅,让我们和他们比一比,看谁能在这次卢布贬值大战里抢到更多的财富吧!”

    在周铭的带动下,会议室里的所有北俄人都跟着他振臂高呼:“好!让我们和刀塔计划决战在这红场之巅!”

    ...

    ...(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