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克里斯科之冬(上)
    98年的最后一天晚上,在北俄共和国首都克里斯科东郊的一处庄园里,一个盛大的庆祝宴会正在这里召开,很多北俄共和国的高级官员和名流富豪都聚集在这里,欢庆这个国家的第二任元首诞生。

    一个短发小个子走上台,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从尼古拉维奇手里接过北俄共和国总统位置的基米维京,他高高举起酒杯说:“今天能来到这里参加这个宴会我感到非常荣幸,下午我已经向全体北俄民众宣誓,我将会坚定的把我的誓言贯彻到底。”

    基米维京接着说:“当然在这里,我也要感谢在座的各位,因为我是北俄总统并不是皇帝,更不是什么独裁者,我的梦想是让北俄重新恢复过去我们那种世界超级大国的地位,让在座的各位都能成为超级大国的国民,那么无论是捍卫北俄共和国的民主,还是重振国家经济,都离不开在座各位的共同努力!”

    随着这位新总统的演讲,下面顿时爆发出了最热烈的掌声,只是这个掌声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在片刻之后,又有一个人走进了宴会大厅,随着这个人进场,现场的掌声就慢慢减弱了下去。

    这个人身着紫色晚礼服,一双高跟鞋踩在地上哒哒作响,她是个女人,还是一位非常美丽的女人,这个女人的出现带起了现场的一片哗然。

    “天哪!我没有看错吧,那是我们伟大的共和国教母卡列琳娜女士?她不应该是支持尼古拉维奇先生的吗?怎么现在回出现在基米维京的宴会上?”

    人群中有人发出了这样的惊呼,但他的惊呼很快就遭到了旁人的白眼:“你是真不懂还是在这里装糊涂呀?你也知道卡列琳娜女士是咱们北俄共和国的教母,全国半数以上的金融和石油工业都在她的控制之下,你也知道之前尼古拉维奇先生实行的就是寡头政治,她是寡头中的寡头,这样的人肯定掌握了最深层的政治走向,现在基米维京上台,她过来有什么好奇怪的?”

    还有人则是在讨论:“卡列琳娜女士这么厉害却听说至今未婚,也不知道什么样的男人才能配得上她?恐怕这样的男人根本不可能存在吧。”

    今天在场的非富即贵,大家自然都认识卡列琳娜,她走进来,人们都主动给她让出了一条路,卡列琳娜昂着头,骄傲的从人们面前走过,大家都带着尊敬的目光看着她,就连刚刚宣誓就任的总统基米维京也匆匆从台上跑下来,到了卡列琳娜的面前。

    “尊敬的卡列琳娜女士,欢迎你的到来!”基米维京举着酒杯对她说。

    卡列琳娜微微一笑,从身旁的服务员那里拿来了一杯酒,对基米维京示意一下说:“恭喜基米维京先生就任北俄总统,希望我们北俄共和国能在基米维京先生的带领下更上一个台阶。”

    卡列琳娜说完就喝了一口自己杯中的酒,而基米维京却摇头说:“卡列琳娜小姐,我认为这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喜讯,而是对我个人的一种压力和鞭策。”

    基米维京说完也喝了一口酒,卡列琳娜浅笑一下说:“对于基米维京先生你的执政方式,以及你对一些财团和金融寡头的态度我都进行过一定的了解,不过我只有一句话,不管你的决策怎么样,我不希望再看到一次克里斯科之冬,我们北俄国民也经不起再一次的克里斯科之冬了。”

    尽管只是轻巧的一句话,却让在场所有人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那场北俄共和国的浩劫,哪怕是他们这些很有社会地位的人都是记忆犹新的。

    基米维京听到这个词,他的眼睛里立即闪烁起了痛苦,他说:“卡列琳娜小姐您或许并不知道,作为亲身经历过的人,我本人也是非常痛恨那种寡头做法的,是他们差点毁了这个国家!所以,卡列琳娜小姐请放心,我是旨在发展北俄共和国经济和恢复国家国际地位的,绝不可能会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的。”

    基米维京拍着胸脯的向卡列琳娜保证说,眼神充满了坚定。

    在台下的人群中,一位跟着父母来参加宴会的小孩问他的父亲什么是克里斯科之冬,这话被卡列琳娜听到了,她代替那孩子的父亲回答说:“克里斯科之冬就是十年前在这生的一场浩劫,在那场浩劫里,整个国家都几乎要破产了,人们都活不下去了,像你这样大的孩子都是要被卖掉的,那段日子比我们这里最苦最难熬的冬天还惨,所以后来我们就一直称呼那段时间为克里斯科之冬。”

    “原来那不是真正的冬天呀!那难道那段时间真那么惨吗?”小孩好奇的问。

    “那不是冬天,却比真正的冬天还要惨,是所有没经历过的人永远也想不到的惨,也是我们北俄共和国永远不愿回忆起的痛。”

    卡列琳娜嘴上这么说着,事实也的确如此,只是实际在她心里却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就是那段克里斯科之冬,也是她最美好的记忆,还有那个让她一辈子都忘不掉,以至于自己无论是北俄共和国最成功的商人,还是北俄共和国的教母,都为他不嫁。

    因为对卡列琳娜来说,这个世界上再没有比他更值得托付的男人了……

    让时间退回到十年前的五月一日,这一天原本是非常重要的节日,是庆祝某个斗争胜利的大日子,在欧罗巴大陆上掀起此起彼伏的示威活动来纪念这一天的时候,反而在克里斯科这个世界红色中心,却反而没了动静。

    不过这也并不是这里的民众或者团体不想纪念,而实在是每一个人的情况都很恶劣,在大家都快活不下去的时候,就谁都无暇去纪念什么节日了。

    五月的克里斯科气温已经明显转暖,大大的太阳悬挂在天空当中,金黄色的阳光洒在每一个人的身上,但是克里斯科街头的人们,却感觉不到哪怕一丝暖意,他们能感觉到的,就只有心里的冰凉。

    北俄国营百货商场是克里斯科乃至整个苏联的最大商场,作为地球上唯一能和美国比肩超级大国的最好商场,这里理应是各色商品品种齐全的,可是在这天这里人们却排起了长队,无数克里斯科以及周边的北俄国民,他们都纷纷拥挤在这里,大家[熱,門.小説. 网]都高举着手臂朝里面叫骂着。

    “前面的你快一点好不好?要么你就赶紧买,买完了就赶紧滚,不要挤在这里瞎了我的眼睛……后面的人不要挤!那么喜欢往前挤,难道前面有翔给你吃吗?”

    当然除了前后左右的叫骂以外,更多的叫骂是冲着商店来的:“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这昨天还只要三十卢布,怎么今天就要五十卢布了?你们这是在抢钱吗?”

    对于这些顾客的叫骂,商场人员却根本不屑:“就是五十这个价,你有钱就买,没钱就右手边出门,我还就告诉你了,现在整个克里斯科也就我们这里还有的卖,你要去其他地方,就算你出八十卢布也未必还有人肯卖给你,你也好好看看外面格勒大街上的情况,那里都是没钱又买不到东西的人!”

    此刻在格勒大街上,这里的交通状况非常糟糕,一辆辆汽车拼命的按着喇叭,蜗牛一般艰难的向前爬行着。

    造成这个情况不是因为格勒大街上的车辆非常多,而是整条格勒大街已经被各种地摊给占领了,各种叫卖声此起彼伏,仿佛这不是克里斯科最繁华的大街,而更像是国内哪个县城的集市。

    “这位先生您过来看看吧,这块手表可是著名的钟表公司做出来的,现在的售价至少都要在一万美元以上,不过现在我真的很急用钱,八千美元哦不,最多只需要四千美元我就卖给你好吗?实在不行只要你能去商场给我买一瓶伏特加还有一些黑面包,我这块手表价格也不是不能再商量的。你问我是谁?我是中心医院的医师。”

    “这位先生我在南郊有一幢别墅,你只要能付我十万美元那个别墅就是你的了,还有里面的一切,这是非常便宜的了,我是东部公司的经理,我只是实在在这里待不下去了!”

    所有不同身份的人此刻都像小贩一般沿街叫卖着,可这整条街的小贩,整条街都在卖东西,谁还会买呢?于是很多以物易物的交易方式开始出现了。

    “朋友你这里有盐吗?那太好了,我希望你可以卖给我一点,我可以付给你卢布,如果你不要卢布的话我可以拿我心爱的烤肉炉和你换,这是一个上好的烤肉炉,你用他可以烤出最美味的烤肉,上帝作证,当你看到那金灿灿还滴着油的烤肉,你一定会爱上烤肉这种食物的!”

    “嘿!我说你是脑子有问题吗?现在商场里的肉都已经快要比飞机还贵了,我可买不起那该死的奢侈品!”

    除了各种在买卖在以物易物的北俄人以外,更多的人则是在惶恐咒骂:“我们苏联究竟是怎么了?我们不是世界上另一个超级大国吗?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们什么东西都没有了,为什么在这五月,我却感觉到了比严冬还要难过的寒冷?”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