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克里斯科之冬(中)
    (鞠躬感谢“eaebsp;   整条格勒大街上一片混乱不堪,走上街头变卖家当的北俄人他们除了相互之间售卖和以物易物外,他们更是把目光投向了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因为就算苏联是超级大国,但在这个年代,拥有汽车多少也还是有点能力的,更不用说还是在现在这个卢布贬值物价飞涨的时候了,还能开得起车的人在普通人眼里简直是土豪阶层的。

    “这位先生,你看看我的东西吧,这本是普希金的诗词集,上面不仅有普希金的所有公开诗词,还有很多在其他]上根本就见不到的诗词,上帝作证,如果不是因为现在这该死的情况,我是绝对不会卖掉他的!”

    “这是一条纯金项链,是我给我的妻子买的结婚礼物,这对我来说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但现在我却不得不把他卖掉,只要你能给我一些美元,我可不要那比一张废纸还不如的狗屁卢布!”

    “先生,我已经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了,只要你能帮我去商场里面买一些黑面,或者给我买一些披萨黑面包,我身上你看中了哪样东西你就随便挑!”

    ……

    无数的北俄人拥挤在格勒大街上,他们围在每一辆经过的车子旁边,伸手拍打着车窗,拼命呐喊着乞求着,只是这些车子却没有哪怕一个人停下来,他们都是疯狂的想要逃离这里,逃离这些已经陷入疯狂的人们。

    周铭的座驾也在这样的车流当中,尽管周铭的车子只是最普通的伏尔加,但在车子周围却依然围了很多拍打车窗要售卖东西的北俄人。周铭和卡列琳娜坐在车内,听着外面传来的喧闹,卡列琳娜咬着嘴唇双拳紧握,一张美艳绝伦的俏脸上写满了痛苦。

    “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卡列琳娜喃喃自语的说,漂亮的大眼睛愣愣的看着窗外,眼神当中有一种说不出的酸楚。

    “这就是战争的必然代价。”周铭说,同时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卡列琳娜茫然的转头看向周铭,似乎并不理解他的话,周铭对她说:“还记得我在红场大楼说过的话吗?我说要和刀塔计划决战在这红场之巅,那么这就是一场战争,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

    面对周铭给出的答案,卡列琳娜沉默了,她怎么能不明白周铭的话,事实上她作为周铭的翻译,完全是和周铭形影不离的,她也很清楚周铭从四月到五月这半个多月的时间内做了什么。

    自从北俄证券公司成立,刀塔计划开始行动,在证券公司抛售卢布以来,周铭和北俄商业联盟也跟着动手了,只是并没有任何资金对冲,只是周铭让他们单纯的抛售卢布,加剧卢布的贬值程度,让卢布在短短的一个星期内,就贬值到了当初了几百分之一。

    后来这些竞争又发展到了其他方面,针对苏联国内工业配置不很不平均的情况,北俄商业联盟和刀塔计划又把战场扩大到了一切生活用品上面。比方说最基本的面粉蔬菜和盐,还有人们身上穿着的衣服。

    这些别看都是最普通的东西,但也正是由于这些东西的普通,才让人们不会去重视,但一旦这些东西都短缺了,就会引起最大的恐慌,比方说后世的无数抢盐潮。

    这一次是北俄商业联盟先发起的攻势,因为周铭给伊尔别多夫指出了苏联国内所存在的巨大隐患,这位精明的犹太人立即意识到了这里面存在的商机,他就马上行动起来,让北俄商业联盟抢在刀塔计划那边前面,对国内所有的生活必需品进行扫荡。

    其实原本苏联国内的工业配置不管多差,正所谓瘦死骆驼比马大,但总还是能支撑下去的,可现在在北俄商业联盟和刀塔计划两边的推波助澜下,苏联的所有经济弱点一下暴露无遗。

    而由于各种生活必需品的短缺,导致了物价的进一步飞涨,也让卢布更直观的贬值了,才有了现在他们所看到的情况。

    遥想后世房价从两千涨到五千就让人呜呼哀哉了,那还是房子,试想你每天吃的大米,一夜之间从两块涨到了两百,你会有怎样的感觉?富豪不算在内,对于大多数只有几千工资的人来说,那根本就是没法想象的。

    现在对克里斯科人来说,他们所要面对的,就是这么个情况,自己的存款和工资都没涨,但是物价却已经到了一个他们完全不能承受的高度,否则他们也不会走上街头变卖自己的家产度日了。尤其从这些人的穿着打扮来看,他们肯定都并还是有一定经济地位的中产阶级,现在连他们都这样了,这里的经济情况有多恶劣就可想而知了。

    “不过只要能让我的祖国重获新生,有些痛苦就是必须承受的,就像当年的那场卫国战争一样!”

    卡列琳娜嘴上这么说着,但从她手上的颤抖周铭能感觉得出来她的心里一定是非常痛苦和不甘的,毕竟她是一个有非常强家国荣誉感的人,看到现在祖国这个样子,她肯定是非常难过的。

    不过周铭也没法安慰她什么,尽管这场经济浩劫是必然要发生的,但如果没有自己在背后的推波助澜的话,也不会这么快就进行到如此严重的地步。

    这个时候,周铭的手机响了,周铭接通,是港城的李成打来的电话,他说:“现在卢布已经贬值到了当初的几百分之一,而且克里斯科的经济情况也很不容乐观,我听说很多北俄人都已经开始走上街头去变卖自己的家产了。”

    李成这张嘴的第一句话就让周铭很敬佩,这并不是说李成的话说的有多震撼,而是他那略带沉重的语气。

    很明显,李成知道卡列琳娜这位北俄向导肯定就坐在自己身边,如果这时他表现出一副非常兴奋的姿态,那肯定会引起卡列琳娜心里的不快。虽然卡列琳娜一个人对整个局势起不了什么决定性的作用,但如果真的惹她生气让她罢工了,那对在北俄的周铭来说也并不是一个好事。

    是好是坏就是一句话的事,最善于钻营人情的李成当然能理智的做出这个选择。

    果然就像李成自己在书里说的那样,成功永远没有偶然,如果李成不是能注意到这种人情细节,他也做不到华人首富的位置上。

    这一次既然是要和刀塔计划抢钱,周铭当然不能不借助港城财阀的力量,要不然单凭自己和北俄商业联盟,不说会被人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但至少一旦那边翻脸,肯定会亏损很多的,而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也是为了能让自己所赚的利益最大化。

    想到了李成的用意,周铭就很配合的接着他的语气说:“李董的消息还是一如既往的灵通,我现在就在格勒大街上,在我车子周围都是在变卖自己家产的北俄人,你能想象这样子的情况吗?”

    “当然,其实在两年前的股灾,我也亲眼见过那些破产人的样子,不过我知道现在北俄的情况还要严重许多。”

    李成又说了一句,然后才进入正题问周铭:“现在卢布已经贬值的这么严重了,我们这边需要采取什么措施吗?难道还要继续跟下去吗?”

    “肯定要跟下去,现在才不过只是一个开始。”周铭说。

    电话那边得到答案的李成倒吸了一口气,因为他知道周铭这句话是认真的,可他却没办法接受,因为苏联好歹也是一个和美国比肩的超级大国,甚至在过去卢布的汇率还要在美元之上,现在就算他的经济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也不至于这样才是。

    周铭很猜到李成的想法,接着对他说道:“李董,如果单只是苏联经济的崩溃,那当然不至于这么惨,可关键现在不仅是我们、北俄商业联盟和刀塔计划,北俄中央也在进行休克疗法,这些都会加剧经济形势的严峻,所以在未来卢布还会更大幅度的贬值。”

    “那究竟会贬值到多少?”李成问。

    “一千三百倍到一千四百倍吧。”

    那边李成听到周铭的回答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最后才说道:“周铭小兄弟果然大气,这样的事情是我们根本想都不敢想的。”

    “没办法,我相信李董你也应该听说过人有多大胆地才能有多大产这句话嘛!而且我这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周铭说。

    李成那边最后说:“那好,我会说服董事会那些人,继续在北俄投资的,等着最后抄底。”

    “非常感谢。”

    周铭对李成说,周铭这也是真心要感谢李成,因为周铭能够想象,在北俄这种原本在极权控制下的国家,一下子投这么多钱出去,港城的那些人肯定很担心的,想着要见好就收,可想而知李成担了多大压力。

    当然还有作为董事长的林慕晴,不过林慕晴这边毕竟根基浅,掌握和所能调动的资金远不如李成,这也是周铭一定要拉上李成的原因所在。

    “周铭先生,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方式吗?非常感谢你们这么在乎我。”

    当周铭挂上电话,旁边的卡列琳娜马上对周铭说,这让周铭先是一愣,随后也反应过来李成刚才那一手,并没有瞒过她。

    周铭对此笑笑,但却来不及多说什么,就被外面的一声尖叫给打断了……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