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克里斯科之冬(下)
    “你们干什么?你们这群不得好死的混蛋恶徒,不要抢我的东西!”

    一声女人的惊声尖叫,犹如黑夜当空划过的闪电,尽管外面这样喧闹,还是透过车子传到了周铭和卡列琳娜的耳朵里。3bsp;   周铭和卡列琳娜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只见距离车子不远的地方,几个人正拉扯在一起,看上去似乎是几个男人在抢一个女人的东西,而那个女人则是拼命抓住自己的东西,双方就这样你来我往的拉扯着,那女人明显抢不过,却说什么也不肯放手,只能在那里叫骂起来。

    尽管北俄后世被称为战斗民族,但此刻却并没有人出面制止这一切,大家都只是在麻木的做着自己的事,仿佛那只是空气一般。

    其实想想这也很正常,随着北俄经济的不断恶化,卢布疯狂的贬值物价飞涨,就连中等收入阶层的人都已经开始上街变卖自己家产了,更别说其他人了。

    人到了绝境,就是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了,有些人为了能吃饱,开始在这格勒大街上抢.劫了。

    从旁边其他人的表情来看,显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了,所以他们都已经司空见惯,并不会有人上来管这个闲事。

    不过周铭却定睛看着那边,皱着眉头,因为周铭感觉那边有个人影很眼熟,只是一时想不起来是谁了,好在这个时候卡列琳娜的声音响起:“那是茹拉耶娃,周铭先生我们过去帮帮她好不好?”

    经卡列琳娜提醒让周铭这才想起那边那位正遭受抢.劫的女孩是谁,她就是那天卡列琳娜找来带他们进白宫的朋友。

    既然认识,周铭就没有看着她被这样抢.劫的道理,于是他马上让**把车停在路边,然后打开车门下了车,和卡列琳娜一起朝那边过去。

    [熱,門.小説. 网]  “你们在干什么?快点放开我朋友!”

    卡列琳娜大声呵斥着那几个人,那边茹拉耶娃听到卡列琳娜的声音,抬头又看到了跟卡列琳娜一起过来的周铭,哭诉道:“你们帮帮我,他们要抢我的东西!”

    周铭过来肯定要帮忙,只是周铭还来不及出手,**就先冲过去了。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在刚才的时候,**并没有一马当先的冲在前面,尽管周铭也说了让他帮忙,他仍然是和周铭一起下车一起过去,直到这时他才几个箭步冲出去,三下五除二的解决了那几个正在实施抢.劫的北俄人。

    这才是合格的保镖,因为在**那里,只有周铭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其他的事情,只有在确保了周铭的安危以后才能做。

    正是遵循着这一条保镖准则,**才是会跟着周铭一起过去,因为此刻格勒大街上的情况非常乱,他必须首先保证周铭的安危,保证周铭能在自己能观察到的范围内,他才会出手做别的事情。

    赶跑了那几个北俄人,周铭和卡列琳娜帮着茹拉耶娃一起收拾散落一地的东西。

    看着掉落地上的首饰和香水,卡列琳娜惊讶的问她:“我的上帝,茹拉耶娃你怎么也在这里卖东西啊?这些不是你以前最喜欢的东西吗?这个香水可是你最喜欢的牌子呀,你可是想了很多办法才买回来的,现在怎么就要卖掉了呢?这太可惜了。”

    面对卡列琳娜的疑惑,茹拉耶娃叹息道:“我这也是没办法呀,你知道我只是个普通的公务员,我的工资就那么多,现在物价涨的那么厉害,我要是不把这些东西卖掉,明天我家里就要吃不上饭了。”

    茹拉耶娃的答案尽管周铭已经想到了,但还是不免感到惊讶,原因很简单,在前世五十年思想的熏陶下,如果有人告诉周铭在中南海上班的人没钱吃饭了,就算这个情况再怎么正常,也还是让人感到惊讶的。

    当然惊讶的不仅是周铭,卡列琳娜同样惊讶:“可是茹拉耶娃你不是在白宫上班吗?那里可是北俄共和国的中央议会大厦,怎么现在国内的局势成了这样,中央政府不帮人民难道也不帮自己人,也没有给你补贴吗?”

    “补贴?那些官僚不想办法从我们这里抠钱就已经谢天谢地了,哪里还敢要他们补贴。”茹拉耶娃苦笑着说。

    周铭和卡列琳娜沉默了,卡列琳娜是因为痛恨那些和人渣还不如的官僚,周铭则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可这时,茹拉耶娃却突然把目光转向了周铭这边,如同溺水之人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对周铭说:“周铭先生是您吗?太好了我终于找到您了,我知道您神通广大您能帮帮我吗?”

    茹拉耶娃这么一番突如其来的话让周铭一下愣住了,周铭一脑门的莫名其妙,因为在周铭自己的印象里,自己和她的交集就只有那一次去白宫找尼古拉维奇喝酒的时候,可就那一次交集还只是匆匆一面的,甚至由于双方的语言不通,自己还没有直接和她说过哪怕一句话,因此周铭刚才在第一时间才没认出她来。

    正是这个原因,周铭才想不明白她怎么就看到自己就看到救世主了?自己脸上也没写霸气侧漏四个大字吧?

    周铭转头疑惑的看着卡列琳娜,因为要说原因,也就只能是她了。

    卡列琳娜明白周铭的意思,她摇头说:“我这段时间一直和周铭先生您在一起,从那天以后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茹拉耶娃。”

    这个答案完全是在周铭意料中的,因为也的确如此,这时茹拉耶娃的一句话完美的给了周铭解答,她说:“周铭先生您既然能说服总统先生进行那么厉害的演讲,并一手推动了我们北俄共和国的大变革,那么眼下我们北俄的这个问题您也一定会有办法解决的对吗?”

    这句话说的让周铭有些无奈了,感情自己想了半天都是多余的,这姑娘就是这么单纯的认为自己既然能说动总统,同样就能解决经济危机。

    这样的想法无疑是很一厢情愿的,但现在对于这些在剧烈的通货膨胀中挣扎的北俄人来说,任何希望都是救命稻草。

    周铭无奈的摇摇头对她说:“茹拉耶娃小姐,我很感谢你能这么相信我,但是对于你们的经济危机,我是真的无能为力。”

    对于周铭的回答,茹拉耶娃根本不接受:“不可能!周铭先生您一定是不肯帮忙对不对?我求求您帮帮忙吧,如果您不肯帮忙的话,我们所有的北俄人都活不下去了呀!对了,我知道你们中国人求人的时候喜欢下跪,那我也给您跪下,只求您能帮帮我们。”

    说着茹拉耶娃就真的给周铭跪下了,而这可是在整个苏联最为繁华的格勒大街上,并且现在还是经济危机,周围挤满了全都是在这里变卖家当的北俄人,此外刚才的抢.劫和打架,无论其他人多麻木,也都是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现在看到茹拉耶娃的动作,顿时让他们也反应了过来。

    “这位先生您真的有办法帮我们解决现在的困境吗?茹拉耶娃小姐我知道她是在白宫工作的,那您也一定是什么大官或者富豪吧?那我们也给您下跪,求求您一定要帮帮我们,求求您了!”

    也不知是谁带起了头,周围这些北俄人你一言我一语的都在乞求周铭,最后竟然发展到了他们都跟着茹拉耶娃一起跪下来求周铭了。

    看着周围这哗哗啦啦向自己跪下来的北俄人,周铭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这是他怎么都想不到的情况,但如果真细究起来,这些人的想法也都是和茹拉耶娃一样,像溺水的人看到了希望,就会不顾一切的想要抓上去。

    可想法是这个想法,说起来很容易就能解释的通,但当真正碰到的时候,还是让人感到惊讶和难以接受。

    看着周围这些北俄人呼呼啦啦跪了一地,如果换成一般人,只怕就会手忙脚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但周铭只是瞬间就镇定了下来,他没有急着表态,而是非常严肃的看着周围跪着自己的北俄人。周铭的严肃也很快传染给了周围的北俄人,他们的乞求声也随之变得越来越小,这个时候,周铭说话了。

    “你们不觉得你们自己很丢人吗?这样求我一个你们完全不认识的人,难道你们就真觉得我有能力拯救你们吗?你们自己就没有一点判断能力吗?你们难道不觉得你们现在的行为就是在自欺欺人吗?”

    周铭的话语掷地有声,如黄钟大吕般振聋发聩,让他们这才恍然大悟:是呀!我们为什么要去求一个不认识的中国人,难道我们都疯了吗?

    在这样的想法下,这些北俄人一个个又从地上起来了,随后整条格勒大街又回复了刚才的样子,除了依然跪在地上的茹拉耶娃。

    周铭和卡列琳娜走过去扶起茹拉耶娃说:“茹拉耶娃小姐,我们中国人讲究是说事情找地方的,所以我们不管有什么事,都不好在这大街上说,我们先收拾一下东西,然后上车再说,好吗?”

    茹拉耶娃已经把周铭当成了最后的希望,这个时候自然是周铭说什么,她就照着做什么了。

    (很抱歉,今天临时来了很多事情,小方片拼死拼活也只能写出一更了。)(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