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如释重负的轻松
    卡列琳娜愣愣的看着周铭,怎么也不相信周铭会说出这话来,她紧咬着嘴唇,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里满是委屈和不理解。

    “我知道我刚才的话说的会有些重,我也可以为我刚才的话向你道歉,但我却并不打算收回我的话。”周铭对卡列琳娜说,“你以为北俄会有现在这样的情况也都是你爷爷当初一手造成的,你也以为你现在这么做是在为你家里和你爷爷赎罪,但是你有没想过一些最本质的问题?”

    “最本质的问题?”卡列琳娜很茫然的看着周铭,完全不明白周铭这句话的意思。

    周铭点头说是:“就是最本质的问题,你总以为是你爷爷在反对改革,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爷爷只是内务部长,并不是国家元首,尽管我承认你爷爷是国家元老,并且本身的位置又很敏感,在很多事情上拥有特别大的话语权,但也总不至于到能阻止国家路线的地步吧,你说呢?”

    一语惊醒梦中人,卡列琳娜这才猛然想起自己爷爷的地位和他所做的那些事情,想起自己爷爷是在克格勃主席来家里那天以后才改变的态度,于是她问周铭:“那周铭先生您的意思是说,我爷爷是被那些官僚集团给绑架了?被逼无奈才坐的那些事情吗?”

    “我只是个商人,这些政治上面的事情我看不透,也不好去妄加揣测什么,不过我只是想不通一个内务部长如何能公然罢免一位副总理,并且还是一位被国家元首因为左膀右臂的副总理,这根本是不合常理的。”周铭说,“所以我认为卡列琳娜你知道的只是一部分,你爷爷也是那个事情的一部分,没有其他重要人物或者是团体的支持,是根本不可能的。”

    “我明白了周铭先生,这都是当年整个国家高层的整个官僚集团,一起在对抗改革,我爷爷只是那个官僚集团当中的一部分。”卡列琳娜说。

    “这就是我要说的另一个问题了。”周铭一字一句的对卡列琳娜说,“你难道真觉得改革就是在拯救国家,而反对改革就是在危害国家吗?”

    卡列琳娜看着周铭,完全不明白周铭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因为在她看来确实就是这个样子,之后她的做法也是源自于此,但现在听周铭这么说,面对周铭那专注的眼神,她却又突然没了自信。

    “从字面上来说,改革的确是要推动社会进步的,不过这种进步是要建立在先进阶级和先进生产力上的。”

    周铭说到这里顿了一下苦笑一声,然后接着说道:“好像说的有点深了,简单来说就是你们国内的改革并不是真正要建立一个新秩序,而是你们国内的那些既得利益集团要把他们的财富正式转正。”

    卡列琳娜皱起了秀眉,似乎有些明白了什么,周铭继续往下说:“由于你们的国家体制原因,你们的国家财富大多数都被大官僚掌握在手中,尽管你们国家的企业都是属于国家的,但除了所有制,其他的都已经和私人用品差不多了。那么他们想把这些企业正式掌握在自己手中,就只有走改革这条路了。”

    “只要改革启动,将这些企业私有化,这样一来财富就会落入大官僚的手中。”周铭说。

    “那依着周铭先生您的意思,不管是之前的安氏改革,还是现在北俄国内的变革,都是这些大官僚他们要侵吞国家财富吗?”卡列琳娜问。

    周铭点头说是:“这也是我为什么会提出让伊尔别多夫他们想办法买下自己单位的原因所在,因为就算我不让他们动手,早晚也会让别人动手的。”

    面对这个事实,卡列琳娜的身子很不自然的晃了一下,显然有些不能接受这个答案,因为过去她总是以为是自己爷爷当年的所作所为才造成了这个国家现在的样子,所以她才会依然前往美国,宁愿投靠刀塔计划或者这么给自己当向导,都是为了给她家里赎罪,为了能把这个国家拉回正轨。

    这已经是支撑她生命的最大动力了!

    听起来似乎很夸张,但事实却就是这样,因为她当年的经历,从内务部长家的天之骄女,沦落到被人欺负要流落街头的孤儿,最后再遇到好心人了解他们家庭的坚信,这一连串的事情就是一个四五十岁的成功人士都未必能接受得了,更别说是那时才只有十来岁的卡列琳娜了,她肯定要走极端的。

    所以最后她把一切责任都担到自己头上,这辈子就为了赎罪而过,也算是情理之中了。

    然而现在周铭告诉她这一切都只是她的一厢情愿,这如何让她能接受?但这也就是周铭说她才会这样了,要换做另外一个人,她肯定不屑一顾。

    “为什么?难道这么多年我都是想错了吗?”卡列琳娜喃喃的说着,表情很是痛苦。

    “卡列琳娜你根本不需要这样自责,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你的错,而是世界上的事情原本就是这么回事,没有对错之分,只有利益不同。”周铭说,“我相信你爷爷当年会那么反对改革,并不完全是受到了其他人的挑唆,更多的还是为了国家的利益。”

    “周铭先生,您说的都是真的吗?”卡列琳娜愣愣的看着周铭问。

    周铭理所当然的回答:“那当然,因为没有人能叫醒一个正在装睡的人,而你们国内的经济情况就是这样,否则连续好几代国家元首都要改革,但为什么却只能任由经济越来越差呢?”

    “就好像现在这样,把持中央的苏联红党已经被建议解散,北俄共和国和其他的苏联加盟国也都有了很大的自主权力,并且北俄也在尼古拉维奇的坦克演讲以后开启了私有化改革,这应该就是卡列琳娜你一直期待的结果吧,可情况怎么样呢?”

    周铭自问自答说:“卢布贬值物价飞涨,所有北俄人民就连最普通的温饱问题都解决不了,大家纷纷都走上街头去变卖家当,只为了能有一个黑面包吃,难道你认为他们现在的日子会比以前要好吗?”

    卡列琳娜摇头说:“当然不好。”

    “就是这样了。”周铭说,“原本把这个锅扣在你爷爷头上是很没有道理的,你爷爷只是一个人,而且还不是国家元首,怎么能破坏一个国家的经济呢?这是完全没道理的,并且据我所知,在你爷爷反对改革的那几年,整个苏联国内国民的生活品质还得到了很大的提高,这就是你爷爷所做的贡献呀!”

    “可是……那天那么多愤怒的克里斯科民众到我们家里来,他们不顾一切的打砸,甚至还打死了我的父母,他们……”

    卡列琳娜着急的想要解释什么,但周铭这个时候却握住了她的手,不让她接着说下去了:“那些都不是真的,那些都是可恶的官僚安排好的,就是因为你爷爷阻止了他们侵吞国家财产,他们对你爷爷的报复!”

    “周铭先生您没有在骗我吧?我爷爷他真的是一位想要挽救这个国家的英雄吗?”卡列琳娜痴痴的看着周铭问。

    “那当然,否则他也不会有你这样为了祖国不顾一切的孙女,”周铭随后又补充了一问,“你说呢?”

    周铭如此鼓励的答案让卡列琳娜的眼泪唰的一下就全流下来了,哽咽着对周铭说:“周铭先生谢谢您!真的非常感谢您!”

    卡列琳娜的感谢是发自真心的,不为别的,就是因为对她来说,爷爷叶诺夫的事情就是压在她心底的一块大石,让她负担沉重,觉得是自己亏欠了这个国家,才会让她拼尽全力的要赎罪,现在周铭一番话的开导,尽管不可能让她那么轻易放下全部的心理包袱,但却总算移开了那块一直压在心底的石头。

    那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是所有没有这种体验的人,永远也无法体会的轻松。

    “事情说出来就好了,我们中国人常说皱着眉头是一天,开开心心也是一天,那我们何不放下烦恼开心的去面对每一天呢?这个世界上可不存在什么永远过不去的鸿沟。”

    周铭拍拍她的小手,微[熱,門.小説. 网]笑着对她说:“其实我想说我并不是在帮你,更是在帮我自己,因为我可不希望我的翻译小姐会一辈子心里压着这么沉重的事情,我更希望我的翻译小姐会开心一些,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为我工作,被我这个中国资本家榨取剩余价值。”

    周铭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让卡列琳娜一下破泣为笑,卡列琳娜说:“讨厌,周铭先生您就不要再开我玩笑了,我既然决定跟着周铭先生您,就说明我是认定了周铭先生您,会好好为您服务的。”

    跟定了一个男人,会好好为这个男人服务……

    这些话都是很有另类含义的,不过现在可不是想这些杂七八糟东西的时候,周铭对她说:“我说的可不是过去的工作,事实上我也没那么多时间去回顾我们过去都做了些什么,我只想去做未来我们还没有做的事情。”

    “未来?周铭先生您又有什么安排了吗?我会好好帮您的。”卡列琳娜坚定的对周铭说。

    “什么安排?”周铭说,“当然就是救你们北俄人民于水火之中了,要不然卡列琳娜你和茹拉耶娃小姐都求了我这么久了,我要是不答应,不是太不近人情了吗?”(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