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高高在上伊尔别多夫
    在格勒大街靠近红场的位置,有一栋略带哥特式的建筑,在所有都是洋葱顶的克里斯科市中心,这是比较特别的,这里就是北俄共和国的证券公司所在。

    和国内的情况一样,这里的名字尽管只是叫证券公司,不过他却担当了所有证券交易所的职能,和后世的那些证券公司并不一样,也算是在改革当中的一个过渡了。

    作为资金流动量最大的地方,证券公司不论什么时候都是人满为患的,在证券公司开门的时候,会有无数人进进出出,他们有赚了钱高兴的,也有亏了钱想要跳楼的,各色各样的人都有;而就算是证券公司关门的时候,也会有很多人等在门口,也不知道是这样做能掌握更好的消息,还是一种虔诚的信仰。

    但不管怎么说,当证券公司在消失了七十多年再次在克里斯科出现,就立即成了一股潮流,毕竟不管自身有钱没钱的,都不会和钱过不去。

    尤其现在北俄国内新起的金融寡头和周铭聚集的港城财团,正在和刀塔计划的西方财团搞金融战,更是把证券公司带到了一个更大的高度上去。这在整个北俄经济都进入冬天,那么多北俄中产者被迫上街去变卖自己家产的时候,证券公司如此红火,也算是一个病态的情况了。

    证券公司的交易大厅里人声鼎沸,大家都盯着头顶几块巨大的显示屏,大家基本上都拿着钢笔和笔记本,时不时随着显示屏上数字的变化,大家都发出各色各样的叫喊声。

    而突然间,交易大厅里的怒喊声陡然变大了起来,大厅里的每一个人都发出了巨大的叫骂声,他们把手上的纸张撕得粉碎,随手扔在空中,就如同一锅水终于煮开了一般,显然又发生了什么事。

    “我草!这该死的卢布怎么又下跌了?今天早上开盘的时候不还是涨势很好的吗?怎么现在一下子跌成这个样子了?”

    “我刚刚才把手上的美元换成卢布啊,就是希望他能再多涨一点,怎么这么一下子就跌下来了?还有南部油田公司的股票,怎么也在不断下跌?这根本就不合逻辑呀!”

    “这肯定是这个证券公司在里面做了手脚,肯定是这些可恶的官员把我们的钱全给骗走了,我们不能向他们妥协,我们绝对不能让他们这么轻易的骗走我们的钱,我们要夺回属于我们的钱!”

    ……

    大厅内所有人都在愤怒的叫骂着,甚至到了最后还有人砸起了交易大厅内的电脑以发泄自己心中的愤怒。

    对这样的情况,交易所内的工作人员早就习以为常了,正当大厅内的骚动才刚刚开始,在门口执勤的保安就马上冲了进来,同时进来的还有驻守在这里的警察,一通橡胶棍打下去,很多人就立即老实了,当然也还有人躲在人群里不断痛骂着这些人。

    “你们就是官员养的狗!明明你们自己都吃不上饭了,你们还帮着那些人渣,你们难道不知道就是因为他们,我们的兄弟姐妹才要上街去变卖家产,才连最简单的黑面包都买不起了,都是因为这罪恶的证券公司,如果不是这里卢布怎么会贬值?克里斯科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这里就是罪恶的潘多拉魔盒,我们就是要打倒这个恶魔,大家不能再被他们所主宰,你们还要帮他们吗?”

    人群中有写口才好的开始劝说这些警察和保安,这些警察和保安也顿时有些迷茫了,因为事实的确如此,现在卢布贬值物价飞涨,一切看起来都是这万恶的证券公司搞的,他们为什么还要守在这里呢?这不是在帮助邪恶的恶魔,是很对不起自己和家人的吗?

    不过这个想法也就是瞬间的,因为这个时候交易大厅一角再次响起了哗然的声音。

    “伊尔别多夫先生,是伊尔别多夫先生来啦!”

    在人们的欢呼声中,只见一位谢了顶的犹太人走进了交易大厅,人们主动给他让出了一条路,伊尔别多夫很快走到了大厅的正中间,踩着椅子爬到了一张桌子上,动作很是轻车熟路,想来也是有过不少经验了。

    站在桌子上,他看着下面这些人说:“大家好,我想大家都应该认识我,我就是伊尔别多夫。”

    一句简单的自我介绍,让下面的喧哗一下减小了不少,不过还是有很多人在交头接耳,有些人感到很惊讶:“原来那就是这证券公司的大股东吗?那这股市和卢布背后就是他在操纵呀?我听说他还是联合银行的大老板,最近还在收购汽车和石油公司,那可是咱们北俄的大富豪啦!”

    有些人则是习以为常:“又是他出来了,我估计不管是股票的涨跌还是卢布的贬值,都肯定是他在背后主导的,要不然你看咱们在这里一闹起来,他为什么就跑出来了?不就是害怕我们会揭穿他的骗局吗?”

    当然还有一些人也是很欣赏他的:“都说犹太人会赚钱,我以前还不信,但看到这位伊尔别多夫先生我算是信了,现在咱们北俄才开始私有化改革多少天,他就买下了联合银行,现在还接手了证券公司,我听说他的家产是好几亿美元,在欧洲和美国都有好几套别墅,这真是很了不起的!”

    伊尔别多夫很享受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他也知道下面的人都在评价自己,其中有好有坏,但这些对伊尔别多夫来说都无所谓,因为这些人他们只需要知道这里现在是自己在做主就行了。

    不过伊尔别多夫也明白现在并不是在这里yy的时候,下面的人不论多么崇拜自己,有些事情该解决还是得解决的。

    在这样的想法下,伊尔别多夫说:“我知道大家对证券公司有很大意见,甚至你们还会认为是我拿走了你们的钱,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股票和卢布的情况我就写在门口,你们都视而不见,现在你们亏了钱,却又要在这里闹事砸东西,你们都还是两三岁的小孩吗?有问题就怪别人?”

    “更重要的是,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稳赚不赔的事情,如果你们谁发现了,还请你们第一个联系我。”伊尔别多夫说。

    伊尔别多夫这番话让下面那些刚才还群情激奋的人们安静了下来,因为伊尔别多夫的话句句都说到了关键上,尤其是他最后那句话,更是让人感到脸红。

    人在出了问题以后,总会习惯性的把责任推到别人头上去,就连游戏都是如此,更不用说其他方面了,这个做法是人下意识的,听起来好像没关系,但要仔细想想,这根本就是小孩子的想法,因为只有小孩才会这么没有担当,自己的事情自己不敢认。

    如果是一个真正的无赖,他会找到无数理由来反驳这一点,但此刻在这里的北俄人,他们都只是感到自己的脸红而已。

    伊尔别多夫就站在桌子上,要比下面高出一截,下面这些人的表情他都尽收眼底。

    看着这些人的样子,伊尔别多夫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他已经成功的利用他们的自尊心,打消了他们在这里捣乱的念头。

    在这一刻,伊尔别多[熱,門.小説. 网]夫感觉自己就像是被周铭的给附了体一样,他也总算明白周铭之前在一号酒店和在库伦宴会上的演讲心情了,果然是很让人陶醉的,自己在这里说服这些人就已经很有成就感了,那么周铭都是说服的那些巨富,那他心理的舒坦肯定要比自己更胜一筹了。

    不过这也没什么,周铭不就是比自己早起步一些嘛,等到几年以后,自己就能超过他了。

    伊尔别多夫这么在心里想着,但随后他就感到心头一跳,因为他已经看到在证券公司的门口,一个中国人走了进来,这个中国人不是别人,正是他刚才想到的周铭。

    看到是周铭,伊尔别多夫想也不想的马上从桌子上跳下来,在保镖和保安的护送下,在人群中开了一条路,三步并作两步的来到了门口。

    伊尔别多夫的这个动作一下把在场的所有人都搞蒙了,大家都愣愣的看着他跑向门口,完全不明白他要做什么,直到伊尔别多夫跑到门口的周铭面前,主动找他握手鞠躬以后,才让所有人一片哗然。

    “这是怎么回事?那个中国人究竟是什么身份?伊尔别多夫先生都已经是咱们北俄共和国的首富了吧?那个中国人凭什么要伊尔别多夫去主动找他打招呼?可是我印象当中,中国那些权贵家族好像并没有这样的吧?”

    所有人都在纷纷猜测周铭的身份,不过伊尔别多夫却不管这些,只是老老实实的和周铭握手,因为他很清楚,自己能有今天都是谁的功劳,更重要的,是周铭随时可以把他的一切剥夺。

    “周铭先生您好,您能来我们克里斯科证券公司,还请周铭先生能多多指导我们的工作。”伊尔别多夫恭维了周铭一句,然后他接着问,“我知道中国有句俗话就无事不登三宝殿,不知道周铭先生您这次来是有什么事吗?”

    “当然有事。”周铭说,“我们希望我们证券公司的态度,该有所改变了,而且我也还有事情要和你们商量。”

    ...(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