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我们一起当救世主
    (小方片祝大家小年快乐!)

    “天哪!这是真的吗?我没有看错吧?那个中国只是说了有事情要和伊尔别多夫先生商量,伊尔别多夫先生就请他进去里面的接待室了,那恭敬的态度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真的会以为那是国家元首过来了!”

    “我还听到了那个中国人说要改变证券公司的态度了,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伊尔别多夫先生并不是证券公司的大老板,那个中国人才是吗?可是中国那地方不是比我们这里还穷,还需要我们去援助他们的吗?他们怎么可能会有钱来我们这里买下证券公司呢?上帝呀,这一定是世界上最可怕的噩梦!”

    “这一定不是真的,那些中国人愚昧无知,他们的所有知识都是我们教给他们的,连我们都对这些股票证券一知半解,他们怎么可能理解呢?他一定是从美国来的华裔,其实他并不是真正的中国人,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就是美国的大资本家,一定是这样子的!”

    ……

    整个交易大厅一派吵吵嚷嚷的样子,每一个人脸上都写满了惊讶,显然他们都对周铭的到来感到不可思议,更不能接受刚才周铭和伊尔别多夫的对话。》.

    毕竟不管现在苏联的情况怎么样,但至少他们曾经是一个超级大国,现在就算地位衰落了不少,可这些北俄人骨子里总还是有那种属于大国国民骄傲的,哪里能接受过去的小弟爬到自己头上这种事情呢?

    既然接受不了,但事实却又铁一般的摆在眼前,那么这些人就只能选择自己去给自己找台阶下了。

    对于这些北俄人的表现,周铭只能是无奈的摇摇头,不过周铭也并没有兴趣教育这些骄傲的北俄人,因为他今天来这里是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

    周铭跟着伊尔别多夫走进了证券公司的接待室,伊尔别多夫亲手给周铭三人分别泡了一杯咖啡,然后他才坐下来高兴的对周铭说:“周铭先生,您说的太对了,这证券公司这金融市场果然是赚钱的大好地方,每天都有上千万的卢布在市场上滚动,中间随便动点手脚,那就是巨大的收入呀!”

    周铭只是笑笑没有说话,因为就伊尔别多夫的这种操纵市场的做法,其实是很不好的,但在极权体制下,这才是最正常的,就算是在二十年后,国内不一样有上市公司的老总把股市当成是公司最好的提款机,大喊着抢银行犯法,在股市里抢钱合理合法吗?

    伊尔别多夫接着说:“还有卢布的事情,我以前都没有想到金钱游戏还能这么玩的,随便发点消息出来,所有人就像疯了一样把自己手中的卢布换成美元,结果造成了卢布的进一步贬值。”

    “并且更重要的,是有刀塔计划在前面打头阵,我们就只需要跟在他们后面顺手捡钱就可以了,这样子赚钱根本不费一点力气呀!”

    伊尔别多夫兴高采烈的说,而面对伊尔别多夫的亢奋,卡列琳娜却显得有些紧张,尽管她表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但周铭却感觉到她的手已经握紧了小拳头。

    周铭当然明白她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她很担心就是他们这个赚钱计划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了。

    在来证券公司的路上,卡列琳娜就很担心的和周铭说过这个事情,周铭给她的回答是让她放心,周铭说自己既然有信心过来说这个话,既然自己有能力让这个事情开始,那么自己就有让他随时停下来的能力。

    周铭回答的语气很笃定,但卡列琳娜却依然担心,她也没法不担心,就算她再信任周铭也是一样,因为让一群人开始赚钱和让他们停止赚钱,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难度级别的呀!让人赚钱何奇容易,让他停止赚钱何奇难。

    洞察到了卡列琳娜的想法,周铭轻轻拍拍她的手背,然后对伊尔别多夫说:“伊尔别多夫先生,我今天来找你,就是想和你说一下关于停止让卢布贬值的事情。”

    “周铭先生……您是在和我开玩笑吗?”伊尔别多夫愣愣的问,完全没料到周铭会突然这么说。

    周铭却摇摇头说:“我并不是在开玩笑,我说的是认真的,卢布现在该缓缓贬值了,至少我们再继续下去是没好处的。”

    “这是为什么?周铭先生我记得现在卢布还并没有贬值到您说的最低点,还有很大的贬值空间,我们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收手呢?”伊尔别多夫马上问。

    “难道伊尔别多夫先生你觉得现在不应该收手吗?”周铭不答反问。

    “当然不应该,因为我认为现在是我们北俄金融领域最活跃的时候,也是卢布发挥他最大价值的时候,每天有几千万甚至是上亿的资金在这里滚动,只要卢布贬值哪怕百分之一,就能让我们爆赚几百万美金,这样子的赚钱速度,就算是整个美国的印钞厂集体开动,只怕也做不到了。”

    伊尔别多夫对周铭说:“所以周铭先生,我很不理解,在我和我的伙伴都在赚钱的时候,周铭先生您为什么要我停手?”

    “请恕我直言周铭现在,”伊尔别多夫最后说,“我尽管很尊敬您,但我更要对我的生意伙伴们负责,并且我也知道,周铭先生您也需要对您背后那些支持您的港城财团负责吧?所以我希望周铭先生能更注意一点,不要说出这种不负责任的话。”

    “可是伊尔别多夫先生,如果我告诉你我说要放弃卢布贬值,正是因为我发现了更好的赚钱渠道呢?”周铭反问道。

    伊尔别多夫闻言先是一愣,随即又问周铭:“这是真的吗?难道还有什么生意会比现在跟着刀塔计划赚钱更好?”

    伊尔别多夫问是这么问周铭,但周铭却能听出他的语气里带有很大的不信任,其实这也正常,因为在周铭之前的分析里,这一次刀塔计划要掠夺的苏联国家财富能达到二十万亿之巨,这么一大笔钱,随便漏点汤出来,就是普通人奋斗几辈子都见不到的巨额财产。

    更重要的是,在这段时间内,伊尔别多夫通过在证券公司对金融的操控,已经见识到了金钱的魅力,怎么可能会那么容易相信周铭的话呢?

    这是卡列琳娜感到担心的,所以在听到伊尔别多夫这样不信任的语气后,她再一次紧张了起来,可周铭接下来的一句话,却一下扭转了局势,周铭说:“我承认没有什么会比刀塔计划更赚钱,但我不知道伊尔别多夫先生有没有想过另一个问题。”

    “周铭先生,请问是什么问题?”伊尔别多夫很关心的问。

    “刀塔计划的钱,会是我们的吗?”周铭问。

    严格来说,周铭的这个问题根本就不算是个问题,刀塔计划原本就和他们没多大关系,是西方国家掠夺苏联资产的计划,那么既然这样,刀塔计划掠夺走的钱,怎么还会是他们的呢?

    这个答案看上去是很明显的,不过现在听在伊尔别多夫耳朵里,却让他陷入了沉思。

    而周铭这个时候继续趁热打铁说:“不可否认,我们现在跟着刀塔计划走,确实赚到了很大的利益,但我们这样做始终是跟在别人屁股后面捡东西吃,这样一来我们完全就是看着别人的脸色行事,如果前面的人突然翻脸了呢?我们会怎么样?”

    伊尔别多夫这个聪明的犹太人一下子就想到了问题的关键,也让他恐慌了起来。

    因为他们的钱都是跟着刀塔计划在走,也都投到了金融市场里面,一旦刀塔计划那边要耍什么手段,很容易就会让他们的钱全部套在里面,一如外面那些北俄[熱,門.小説. 网]散户一般,这是伊尔别多夫不愿意见到的。

    于是他马上问周铭:“周铭先生您是不是得到了什么消息?”

    周铭微笑着说:“我怎么可能会得到什么消息,只是一种直觉,因为伊尔别多夫先生你可以想想看,如果换做是你在领导刀塔计划,你会允许我们的存在吗?”

    伊尔别多夫摇了摇头,这个答案无疑是否定的,尽管在欧洲这边没有一句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但稍微有点霸气的人,都不会允许别人来分自己蛋糕的。那么既然不允许这么做,结果自然会想尽一切办法把竞争对手给搞死搞残了,都说商场如战场,就是要这么残酷。

    “可是现在卢布的贬值距离周铭先生您说的底线,还差得很远呀!”

    伊尔别多夫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说,不过周铭的答案无情的碾碎了他的希望:“如果到了底线再做事,那还有什么意义?要搞死对手,就是要趁对手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

    伊尔别多夫低下了头:“那周铭先生您的意思,就是我们现在就要抽身出来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并没有这样说过,我只是说我们要换一种方式来做生意了。”周铭说。

    周铭这句绕口的话让伊尔别多夫眼睛一亮:“那周铭先生您是要我们接下来怎么做?”

    “我想让你们和我一起,当一次北俄人民的救世主!”周铭说。(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