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中国人太可怕
    “周铭先生,你说咱们这个计划能成功吗?万一出现了什么意外,那可怎么办才好。”

    在证券公司的办公室里,伊尔别多夫看着科农离开的背影,感到很不安的询问周铭,周铭也不回答他,只是反问:“你是不相信这位科农,还是不相信我?”

    周铭的反问把伊尔别多夫当时就给问蒙了,首先他相不相信科农其实并不重要,因为他们的钱都是在证券公司的账户上,全程都有证券公司的监控,科农并没有任何支配的权力,他配合自然皆大欢喜,就算他不配合也无所谓,了不起再换一个人就是了。

    如果硬要说不相信他,就是担心他会泄露消息,可就他这样的小人物,旁边连多关注的兴趣都没有,他只怕想要泄密也找不到地方吧。

    至于周铭,伊尔别多夫哪敢说一句不相信呢?不是不敢,而是周铭一直以来的所作所为,都是让他心悦诚服的,在他看来,周铭就像是冥冥之中主宰一切的上帝一般,什么事情只要他说就一定会朝他说的方向发展。

    伊尔别多夫想了一下然后说:“周铭先生,我并没有任何不相信的意思,只是我们这么大一笔钱,不管我们如何小心,总会对卢布汇率造成一定的影响,只要刀塔计划那边细心一点就能发现,一旦他们发现并采取了对策,恐怕我们的努力就全都白费啦!”

    “的确如此,”周铭先是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然后却一转话锋接着问他,“可是伊尔别多夫先生,你觉得我对金融的把控能力有多少?”

    “当然是非常厉害的!”伊尔别多夫尽管不明白周铭为何突然这么问,但他还是马上回答道,“周铭先生您在金融方面的造诣绝对是非常一般的,在这个领域内,哪怕只是最微小的动静,也绝对逃不过周铭先生您细致入微的观察,否则您也不能带着我们在刀塔计划里面抢钱了。”

    “可是伊尔别多夫先生你好像忘记了,我是中国人,在我的国家资本市场才刚刚出现。”周铭又加了一句。

    “中国人怎么了?就算周铭先生您是中国人,就算您的国家资本市场才刚刚出现,但您对金融领域和资本市场的判断……”

    伊尔别多夫的话说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因为这个聪明的犹太人已经明白了周铭的意思,周铭在他伊尔别多夫的眼里是很厉害的人物,是由于他们一起对抗刀塔计划的缘故,可对美国人那边来说,他们却并不会这么认为。

    他们只会认为像苏联和中国这样封闭的地方,根本没有任何经济活动,连饭都吃不饱,哪里还会有什么精力去搞什么金融呢?或许这个周铭的接受能力很快,他去了港城一段时间,接触到了西方的金融知识,但距离金融精英还早得很,在美国人眼里,他还就只是一个笑话罢了。

    这并不是美国人傲慢,而是情况的确如此,毕竟从计划经济到自由经济,中间的转变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开玩笑,整个西方世界超过四百年的金融发展,岂是一个从封闭国度走出来的人,一朝一夕能理解和学会的?或许你天赋异禀,但西方世界几百年的底蕴,那种层出不穷的金融手段,是你这种之前还吃不饱饭的人,一辈子也想不到和学不来的。

    就算是伊尔别多夫这种北俄富豪,又是最会做生意的犹太人,在刀塔计划开始以后,没日没夜在恶补相关的金融知识,到现在也还是一知半解的,尽管各种金融知识都能说的出来,但到用的时候,还是很多观念改不过来,总是下意识的朝过去那种计划经济的方向靠拢。

    苏联是这样,那中国那边又凭什么会不相同呢?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不会把周铭放在眼里。

    看着伊尔别多夫的表情,周铭明白他的思维已经和自己同步了,于是周铭接着说:“观念这个东西不是一时半会能改的,就像我们的封闭体制一样,不管我们做了什么,美国人也一定会认为我们根本不懂金融,我们的所作所为,都不过是跟在他们身后捡垃圾罢了。”

    说到这里,周铭轻笑了一下:“既然他们认为我们是捡垃圾,那我们就捡垃圾给他们看好了。”

    “我承认西方国家几百年的金融底蕴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学会的,但总有些东西是万变不离其宗的,而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抓他们的根。”周铭说,“我说过他们不会允许我们一直分润他们的蛋糕,那么他们肯定就会要故意给我们设圈套,把我们打垮的,而他们的圈套,最常用的,就是对冲手段了。”

    “所谓对冲,简单来说就是逆势而上,人为的去掀起一股势头,好从中扼取暴利,”周铭说,“首先抛售卢布,制造卢布恐慌,让卢布汇率继续下跌,等到一定程度以后,他们再回收这些被抛售的卢布,炮制消息让卢布汇率增长,这样一跌一涨,财富就全进了他们的腰包了。”

    最后周铭又加了一句:“包括我们的钱,因为看到卢布汇率这样暴跌,我们要想保住自己的财富,就必须加入到他们的行列里去。”

    但很可惜,刀塔计划那边的算盘打的很好,却碰上了周铭这样的恶魔,这就注定他们的计划是要破产了。

    这是伊尔别多夫最后在心里为周铭补上的一句,因为他作为周铭的合作伙伴,也是证券公司的总经理,他很清楚今天的卢布暴跌,实际是由他们率先发难的,而在周铭的打算里,他也是要把这个坑还给刀塔计划,让他们去承受汇率波动的后果。

    用他们中国人的话来说,这就叫将计就计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太可怕了!

    这样的想法让伊尔别多夫止不住的打了个寒颤,对他来说,其实刀塔计划那边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如果换成自己,说不定就上当了,毕竟这一次卢布下跌的这么厉害这么突然,自己肯定是要保住自己手上财富的,怎么还能想到要去反制对方呢?

    那些美国人,显然也是这样的想法,可是那些美国人哪里能料想得到,在东方那片神奇的土地上,居然就诞生出了周铭这种怪才,明明出生在那样一个封闭和贫穷的国度,却比最先进的美国人更懂金融。

    有的时候伊尔别多夫甚至怀疑自己和周铭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只是地狱的大门打开了,周铭才有机会从另一个世界过来了。

    这个想法在伊尔别多夫想来是很荒诞不羁的,但他哪里知道,他这个神话般的想法,才[熱,門.小説. 网]是最接近现实的,周铭的确是从另一个世界过来的,只是那个世界是在二十年后。

    后面的二十年是全世界共同大发展的二十年,很多在那时连小学生都懂的道理,在这个年代却是非常先进和不可思议的。也正是因为周铭带着前世的知识过来,才会显得比美国人还要先进。

    当然还有最主要的一点,在计谋这个方面,中国人不知道甩了这些白人几条街,和周铭玩这个心眼,注定只能是自讨苦吃。

    “如果周铭先生早出生半个世纪,那么我想您一定是叱咤战场的将军,因为您的敌人永远只能被您牵着鼻子走。”伊尔别多夫敬佩的对周铭说。

    周铭微笑着耸了耸肩:“或许吧,不过比起将军,我更愿意做一个在背后掌控全局的人。”

    “周铭先生您果然雄心壮志,”伊尔别多夫说,“不过周铭先生,但我们的力量毕竟还是太小了,现在卢布下跌的这么厉害,我们真的能稳住形势让汇率回升吗?”

    面对伊尔别多夫的担心,周铭在心里略微的摇了摇头,从眼前这位伊尔别多夫的表现来看,他算是明白他们这个民族为什么会是世界上最会赚钱,却永远流亡居无定所了,而伊尔别多夫作为北俄第一的金融寡头,会在短短一年时间里,被人赶出北俄,最后暴毙在自己的公寓里了。

    就是因为他缺少一种真正敢于挑战的勇气!

    不过这样也好,你缺少的,正是我所拥有的,就让我来教你怎么做事吧。

    周铭对伊尔别多夫说:“如果只是我们,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根本没有办法,但是我们现在脚底下是北俄共和国,那么我就有办法了,就让我们让那些美国佬见识见识,什么叫做人民战争吧!”

    周铭的话音落下,伊尔别多夫那边还来不及反应,周铭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周铭拿起来接通说了几句,然后对伊尔别多夫说:“好了伊尔别多夫先生,我们一直等着的船已经到了,我们赶紧动身去彼得格勒吧。”

    伊尔别多夫惊讶的啊了一声,似乎还并没有从刚才的想法中转换思路回来,愣愣的问:“这么快就到了吗?”

    周铭点头说:“那当然,有时候我们中国人可比美国人更务实。”

    这句话刺激到了伊尔别多夫,让他突然觉得东方那个一直要苏联救助的小老弟国家,其实更应该是一个很可怕的地方,自己应该去对他进行更多的了解。

    ...(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