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万吨日用品
    (鞠躬感谢“arios0504”的月票支持!)

    “彼得格勒是我们北俄共和国的骄傲,是在西北海岸上的一颗明珠,不仅因为这里聚集着我们国家最多的科研和教育机构,聚集着让全世界都为之颤抖的尖端科学家和工业,对于我们北俄商人来说,更重要的是这里是我们国家最大的港口城市,每年近千万吨的货物吞吐,是很了不起的!周铭先生您或许听说过苏联在建国以后迁都的事情,事实上对于我们北俄人来说,这里才是首都,一个属于北俄共和国的北方首都!”

    在飞往彼得格勒的喷气式客机上,伊尔别多夫滔滔不绝的给周铭介绍着彼得格勒的情况,尽管对于彼得格勒的情况周铭事先也查过资料,但还是微笑着告诉他这是很值得骄傲的。《

    一个多小时以后,飞机降落[熱,門.小説. 网]在彼得格勒的机场,周铭和伊尔别多夫走下飞机,在停机坪上,一位看上去非常年轻的北俄人正带着他的队伍等在那里。

    之前有伊尔别多夫的介绍,周铭知道这个人名叫霍普洛夫,是彼得格勒的第一富豪,手底下掌管着整个彼得格勒超过三成以上的工厂,甚至还包括一些国防工业。或许在首都克里斯科,伊尔别多夫不管多富有,由于接近权力中心,总还是有人能和他一较高低的,但在彼得格勒,霍普洛夫就是当之无愧的no.1。

    霍普洛夫很高兴的上来迎接,他先向伊尔别多夫问好:“尊敬的伊尔别多夫先生,我代表所有彼得格勒人欢迎您的到来。”

    “霍普洛夫非常感谢,我也很高兴能来彼得格勒。”伊尔别多夫说,他随后给他介绍周铭,“这位是周铭先生,他可是我们北俄商人的好伙伴。”

    听到周铭的名字,让霍普洛夫非常惊喜:“原来您就是周铭先生吗?我在彼得格勒这边可是也听说过您的名字,是您帮助我们北俄人抵挡住了美国人的经济侵略,知道您就是让人神往的传奇!”

    周铭只是简单对他道了一声谢,然后伊尔别多夫说:“周铭先生这次来彼得格勒是要去港口的,霍普洛夫你为我们准备好了吗?”

    “当然,这不仅是周铭先生的事,更是关乎我们北俄的大事,我当然会放在心上的!”霍普洛夫说,“我刚刚联系过港口,周铭先生等的船已经到港,正在靠岸,我已经为周铭先生准备好车子,可以先送周铭先生去下榻酒店,休息一会再去港口。”

    周铭却摆手说:“不用了,既然船已经到了,我们直接去港口吧。”

    周铭的话把行程彻底定下来了,他们坐上霍普洛夫准备好的中巴车,直接去往港口。

    又是一个多小时以后,周铭他们才到港口,彼得格勒码头和其他港口没有什么不同,都是一马平川,前后两个库场上,堆放着许多颜色各异的集装箱,港口的吊车来来回回,将这些集装箱搬运到火车和汽车上,最后运出港口,一派繁忙的景象。

    在霍普洛夫的车的开路下,周铭他们直入港口,来到了码头,一艘巨大印有中文标识的货轮正停靠在岸边,码头的吊车发出隆隆的轰鸣声,正不停的将集装箱一个一个的从船上卸下来。

    “这就是今天凌晨到港的港城航运集团的货轮,根据港口的消息,这半个月内也就只有这一艘港城的货轮,我认为应该就是周铭先生您等的船了。”霍普洛夫对周铭说。

    “不用应该,那就肯定是这艘船了,”周铭说,“船或者航运集团负责人也都在这里吧?带我去找他们。”

    霍普洛夫点头说:“刚才我和港口这边联系过了,说他们都还在码头上,正在和码头的负责人谈点事情,我这就带您去找他们。”

    周铭点头说好,然后就跟着霍普洛夫走上了码头,在堤岸的一片空地上,周铭果然看到了几个人正站在那里,他们仰头看着吊车的高空作业正在谈论着什么。

    这很正常,毕竟一艘万吨级货轮停靠港口,不管是货物的装卸码放还是运输,都是需要和港口方面沟通的,大家相互协商的,总不能像垃圾场一样随意摆放,可就算真是垃圾场,也还有分区域放的,港口码头就更不用说了,这些一箱一箱的都是钱呀!

    只是让周铭感到惊讶的,是他看到了三个熟悉的身影,这是周铭所没想到的。

    “童主席李董,真没想到你们也来了彼得格勒。”

    周铭说,因为这三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周铭的老熟人,未来的华人首富李成,港城也是世界的二号船王童刚,以及他未来会成为港城特首的儿子童华。

    听到周铭打招呼,李成和童刚童华转身过来,也很高兴的和周铭打招呼,同时李成对童刚说:“童主席,我就说周铭肯定会在第一时间赶过来吧,他可是一个时间观念非常重的人,不会耽搁。”

    李成这么说也是认真的,毕竟万吨级货轮的装卸并不像普通汽车的装卸那么简单,无论是进港选位,还是安排库场,都要好几个小时,再来码头上的吊车作业也需要时间,一般要完成一艘万吨货轮的装卸至少要三四天的时间,长的甚至还要到一个多礼拜。

    这么长时间的等待,很多人都不会选择第一时间到场,而是等货物全部装卸清点完毕以后再来处理,这样更能节约时间。

    一边说着,一边李成和童刚上来和周铭握手,童刚对周铭说:“我们都知道周铭你在北俄这边做了这么多惊世骇俗的事情,才不过短短半个多月时间就将财富翻了两番,现在又要和美国人面对面的拼刺刀了,我们怎么还能安稳的待在港城呢?肯定要来见证你创造奇迹的时刻呀!”

    说到这里童刚略带遗憾的补充了一句:“只是没有从港城直达彼得格勒的航线,我们才只能跟船一起过来。”

    “其实这也都是赶上了这么一个好时候,还有北俄这边朋友的帮忙。”

    周铭说着就给李成和童刚介绍了伊尔别多夫和霍普洛夫,伊尔别多夫向李成童刚问好,然后感慨的说:“经过这一次我真是要对你们中国人刮目相看了,没想到这才短短几天的时间,你们居然就能找来这么大的一艘船,还运来了这么多东西,真是太了不起了,我想就算是美国人也做不到的。”

    李成笑着给他解释说:“伊尔别多夫先生您过誉了,其实这并没有您说的那么夸张,这位童刚先生他就是我们港城航运集团的主席,这艘船只是他手底下的其中一艘,唯一比较麻烦的就要数是这一万五千吨货了,不过好在我们在欧洲这边刚好有这么多,就一下全给运过来了。”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代表我们所有北俄人,感谢你们的帮助!”伊尔别多夫很诚挚的说,尽管李成说的轻巧,但这位聪明的犹太人却能明白,在他的话语背后,肯定是克服了很多困难的。

    这时霍普洛夫站出来说:“既然大家都来了,那也是个好事,现在这货轮装卸也是需要一定时间的,我可以先送你们去酒店休息,然后请你们享用我们北俄大餐,用一句中国的话来讲,就是既然来了就是客,也让你们感受一下我们北俄人的热情!”

    对于霍普洛夫的提议大家都没有意见,于是霍普洛夫带着他们来到了他在彼得格勒市郊的别墅。

    这幢别墅实际上就是一栋中世纪的古堡,当他们走进大厅,这里已经布置好了,盖着洁白餐布的圆形餐桌,上面摆着刀叉餐具,还有几瓶花栽,总之一眼看过去是非常让人赏心悦目的。

    “霍普洛夫先生真不愧是彼得格勒的工业大亨,这一举一动都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李成夸了他一句。

    “感谢中国朋友的夸奖,只要能拉近大家之间的友谊,我认为什么方式都是可以的嘛!”

    霍普洛夫这么说着,然后带着周铭他们在餐桌旁坐下来了,而随着他们坐下来,几个穿着女仆装的北俄女孩花蝴蝶一般的端着盘子走进来,为他们上菜。

    富豪请客吃饭,那吃的东西自然都是最讲究的,不过在这个时候,他们的注意力都不在吃上,所以哪怕吃的是挪威最好的野生三文鱼,喝的是年份最好的45年拉菲,他们也都不会在意。

    当然大家都作为是有身份的人,也没人会不识趣的一开始就问东问西,大家都会先打招呼寒暄一下,等气氛活络起来以后再步入正题。

    “我曾在发过停留,在那里我可是见识到了高卢女郎的热情,如果不是害怕耽误了这边的事情,我还真想在哪里长住一段时间了。”

    童刚的话引来一片善意的笑声,伊尔别多夫还说了一句刚刚学会的成语,老当益壮。

    霍普洛夫这时很适时的插话问道:“法国那地方我知道,那里可是世界上最浪漫的地方,原来你们的货都是从法国调过来的吗?不会都是什么奢侈品吧?我们北俄现状这个经济情况恐怕消费不起。”

    周铭和李成童刚三人对视一眼,知道这两位北俄人终于耐不住性子的要进入正题了。

    李成给他解释说:“霍普洛夫先生,我们当然不会运什么奢侈品过来,事实上我们甚至不完全是在法国调的货,我们只是集中了欧洲我们所能集中的全部货物,然后装上了童主席的船,最后运过来了。”

    “那不知道你们运的究竟是什么呢?”伊尔别多夫也忍不住的问,“周铭先生说能帮我们解救这次卢布危机,难道全是黄金吗?”

    周铭笑了:“伊尔别多夫先生可真能开玩笑,这万吨黄金我们可以运不出来,我们也没那本事,这万吨货物实际就是最简单的日用品,就是我们大家身上穿的衣服鞋袜,还有我们用的餐布刀叉。”(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