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从根源入手
    格勒大街的八号别墅内,年轻的威廉急急忙忙的推开一个房间的大门,冲着里面大声道:“戴维耶不好了,吉姆那边刚刚传来消息说周铭和伊尔别多夫一起坐飞机去彼得格勒啦!”

    这是戴维耶的书房,这位刀塔计划负责人此时正在浇花,被威廉一嗓子喊得手一抖,壶里的水洒了一桌子,他很不满的放下花洒说:“威廉,我真的应该把你丢去哥伦比亚,而不是带你来这里,你就不能有一点记性,和你说过多少次了进来之前先敲门,你怎么就是记不住呢?”

    被教训的威廉委屈的想说什么,但戴维耶却又想起了什么,接着说道:“还有你刚才叫我什么?我说过要叫我戴维耶先生,你这个没有规矩的混蛋!”

    面对戴维耶的指责,威廉举起双手:“好吧尊敬的戴维耶先生我错了,只是这一次的事情实在太着急了,我才一时忘记了的。&..”

    戴维耶对威廉也没有办法,只好摆手问他:“那你刚才说了什么?周铭和那个北俄商人去了彼得格勒,他们去那里做什么?吉姆有告诉你吗?”

    谈到了具体的事情,威廉就冷静下来,他想了一下回答戴维耶说:“具体做什么吉姆也不清楚,不过据说是有一艘来自港城航运集团的万吨货轮在昨天夜里停靠在了彼得格勒港口,从时间上来看,他们去彼得格勒很有可能和这艘货轮的到来有关。”

    戴维耶哦了一声,显然这个答案让他感到有些诧异:“原来那个周铭的背后是港城财团吗?港城财团倒是有几个很有实力的家伙,他们得知北俄这边的动静,想要分一杯羹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听着戴维耶自言自语的分析,威廉突然问他:“戴维耶,你说这会不会真是一个巧合呢?或者干脆是他放出来的烟幕弹,因为我实在想不到以现在北俄的金融局势,一艘万吨货轮能改变什么,除非这一艘万吨货轮运过来的全是黄金,否则根本没法改变呀!”

    “的确是这样,不过一万吨黄金,这根本是天方夜谭。”戴维耶不屑的说,“且不说港城那地方有没有可能拿得出一万吨黄金,即便是用魔法变出来了,这么短的时间,他们怎么会运来北俄,再者说了,那些港城家族,他们凭什么浪费这么多财富在这里呢?这根本不合逻辑呀!”

    “可要不是黄金,还能是什么呢?我是真的想不到了,看来这也只能是巧合了。”威廉说。

    “其实我认为巧合或者不巧合都无所谓,威廉你只要记住我们的刀塔计划运转起来,是没有任何能阻挡的,这就可以了,我们的目标是二十万亿美元!”

    戴维耶很自负的说,随后他想起了什么,又对威廉说:“比起这个,我认为威廉你的礼貌问题,才是最值得我关注的!你刚才又忘记在我的名字后面加上先生的后缀了,你一定要记住,这是重中之重!”

    面对戴维耶这记回马枪的批评,威廉如同霜打的茄子般蔫了下去。

    ……

    这边戴维耶和威廉都很自负,可他们却万万想不到,这艘货轮运送过来的,是一万多吨的日用品。不过他们想不到也是正常的,别说是骄傲的美国人了,就连一直跟着周铭的北俄富豪伊尔别多夫也想不通。

    此时此刻在彼得格勒霍普洛夫的古堡里,伊尔别多夫和霍普洛夫都是瞪大了眼睛看着周铭,眼神里满是惊讶不解和茫然。

    “周铭先生,这一万吨日用品……就只是最普通的衣服鞋袜和刀叉餐具吗?”

    伊尔别多夫愣愣的问周铭,如果不是周铭此前的那些故事,如果不是周铭现在就坐在他面前,他真会认为自己和他不是生活在同一个世界的,因为要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为什么他会完全不理解周铭的想法呢?

    周铭对此则无谓的耸了耸肩说:“很简单,你们北俄现在不正缺少这些东西吗?我能看到在格勒大街上,大家争先恐后的变卖家当或者以物易物,不都是如此吗?”

    周铭给出的答案直让伊尔别多夫有种要吐血的冲动,这并不是周铭的答案有多么离奇,事实上要是周铭的答案多么深奥伊尔别多夫心里还能好受一点,因为那毕竟是很高深的答案嘛,可关键现在周铭的答案就这么简单,简单都就连克里斯科的三岁小孩都能看明白,这就让伊尔别多夫要疯了。

    的确,克里斯科是缺少日用品,这是从苏联侧重军事工业的格局留下来的后遗症,这是常识,现在整个北俄都缺少日用品。

    关于这点只要是长了眼睛的人都能看到,但关键在于日用品和金融之间有什么关系?

    伊尔别多夫这么想着,下意识的把目光投向了旁边的李成和童刚。

    目前相对更有地位的童刚两手一摊,先回答他说:“伊尔别多夫先生您可千万别这么看我,我也是搞不明白,所以才会和李成先生一起过来的。”

    李成则说:“周铭是和我们说这边有一笔大生意,说我们要是运来这一万多吨日用品,就能赚大钱,不仅是这一万吨,后面还会陆续有几艘货轮过来,上面也全是运的日用品,还有一些粮食。”

    伊尔别多夫心下哑然,愣愣的看着周铭问:“周铭先生,这大生意不应该指的是刀塔计划吗?”

    其实伊尔别多夫还有一句“难不成你就想在这里卖衣服鞋袜日用品吗”没问,不过伊尔别多夫想了半天,最后还是问不出口。

    但是伊尔别多夫问不出口却不代表周铭看不出来,周铭对他说:“伊尔别多夫是你想多了,我说的大生意,实际就是刀塔计划,而日用品和金融,他们就是一体的。”

    伊尔别多夫摇头说:“周铭先生,请恕我见识浅薄,我真的不明白这两边怎么就会是一体的呢?”

    伊尔别多夫这个问题问出来,李成和童刚也都好奇的跟着看着周铭,等着周铭的回答。

    周铭想了一下,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先反问了一句:“你们认为现在卢布汇率暴跌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这个问题把伊尔别多夫他们都问蒙了,同样也是因为这个问题太简单了,他们不认为周铭的问题会这么没有深度。

    周铭这时接着又问道:“你们是不是都认为现在卢布汇率的暴跌是由于刀塔计划在证券公司无限制的抛售卢布有关?”

    伊尔别多夫他们面对这个问题,都忍不住的想要点头,可他们最终都忍住了,都等着周铭为他们揭晓最终答案,周铭接着说:“童主席李董还有伊尔别多夫先生,你们都是非常厉害的商人,我相信一些最基本的金融逻辑你们都是明白的,那么我想问如果要卢布贬值得这么厉害,究竟需要抛售多少才足够?”

    周铭继续说:“金融和做生意有时候是一样的,需要先投入资金,等到整个生意模式运作起来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以后,才能收回成本并产生盈利。”

    “的确很多事情有异曲同工之妙,但是周铭先生,现在刀塔计划那边只需要投入很少一部分,制造恐慌,让北俄民众自己抛售卢布,同样能达到效果。”伊尔别多夫说。

    周铭点头说:“这就是对冲,就是利用自己的资金优势,在一定范围内制造自己想要的趋势,让人盲目的跟随庄家制造的趋势走,自己再从中渔利。但是在这里有一个问题,就是什么让民众对北俄的经济失去了信心,会这样盲目的跟随刀塔计划所制造的卢布恐慌,自发的抛售卢布,帮他们做空卢布呢?”

    这一次李成童刚和伊尔别多夫他们就没说话了,因为通过周铭的指点,他们都已经想到了什么。

    当然这个时候周铭也不需要他们回答什么,周铭自问自答道:“就是因为现在北俄日用品的极度匮乏!”

    “衣服鞋袜以及刀叉餐具这些日用品,平常看起来并不起眼,也不值什么钱,可一旦这些东西缺起来,却是非常要命的,据我所知北俄现在连盐都很缺乏了。”

    周铭说:“我是出身在中国内地的,我没有系统的学过金融知识,但我却能明白,一个东西要涨价,必然是因为这个东西很少的缘故,否则一个东西大街小巷哪里都有的卖,你们还认为这个东西会涨价吗?正所谓物以稀为贵,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再回到卢布的问题上来,”周铭说,“就是因为北俄国内最基本生活用品的稀缺,导致了物价飞涨,最后才有了卢布汇率的暴跌。”

    “原因很简单,试想就连一袋盐都要花费成千上万卢布才能买到的时候,这卢布还有什么价值可言呢?北俄人谁还会相信卢布呢?”周铭说,“正因为这样,所以刀塔计划这边只要稍微制造一点恐慌,马上就能泛滥成灾,让北俄人民自发的帮助他们去抛售卢布了。”

    “所以周铭你就是想从根源上解决问题,只要解决了生活用品危机,卢布的汇率自然而然就能升上去了。”李成分析说。

    周铭点头说:“就是这样,只要我们坚持用卢布支付才能交易,当这些[熱,門.小説. 网]便宜的日用品供过于求的时候,我就找不到让卢布继续下跌的理由了,你们认为呢?”

    面对周铭的反问,李成童刚和伊尔别多夫几人相互对视几眼,最后都朝周铭竖起了大拇指:“周铭你这想法真是太厉害了!”

    (终于到春节啦!年三十也就是今天和明天大年初一中午十二点开始发放红包,小方片欢迎大家来秒杀抢红包啊!数量有限,先到先得!)(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