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切尔夫,你们的希望
    ( )(鞠躬感谢“单恋诠释尽”的捧场和月票支持!感谢“烟007”的月票支持!)

    在姆林宫一间高高在上的总统办公室里,北俄共和国的总统尼古拉维奇正站在明亮的窗户边,从这个位置看过去,宽阔的格勒大街一览无余,当然也包括大街上那些东倒西歪在路边,犹如丐帮聚会一般的北俄人。

    突然办公室的大门被敲响,他的秘书领着一位高大的北俄人走进来,这位北俄人是北俄的总统办公厅主任卡西亚。

    卡西亚先向尼古拉维奇问了声好,然后在得到尼古拉维奇的首肯以后来到他身边向他汇报道:“总统先生,很不好的消息,就在一个小时前,有上万暴民分别冲击了证券公司和白宫,几个主要的市场也遭到了抢.劫,还有一万多人正在跑马场静坐示威。”

    尼古拉维奇轻轻恩一声,他的眼神朝右边看了看,那边是证券公司大楼的位置,从这间总统办公室是看不到证券公司大楼的,不过尼古拉维奇却能看到那边大街上升腾而起的烟柱,尽管尼古拉维奇不可能看到那边的景象,但凭着这烟柱,还有身后办公厅主任的汇报,他却也能猜出很多事情。

    卡西亚接着说:“总统先生,根据内务部的最新统计,这个礼拜国内整个克里斯科将会有超过四分之一的人要挨饿,届时首都的安全压力会非常大,内务部希望总统先生能尽快拿出对策来。”

    尼古拉维奇叹口气对他摆手说:“这些我都知道了,让内务部那边再撑一段时间,这个国家要转型,有些事情总是要经历的。”

    卡西亚默默的点头,作为尼古拉维奇的办公厅主任,他深知现在尼古拉维奇的主要精力都放在和原苏联官员以及红党组织的斗争上面。

    尽管之前巴格乔夫已经宣布辞职并建议解散了红党,尼古拉维奇也终于如愿以偿的搬进了姆林宫,可是这么大,并且还是世界两个超级大国之一的苏联,哪可能那么容易就倒下,红党这么一个执政这个国家七十多年的大党,哪可能说解散就解散了?

    要解决这一切,尼古拉维奇还有很多斗争要做,所以他才顾不上国内的经济形势,当然这也是他一贯奉行休克疗法的结果。

    所谓休克疗法,意思就是在面对国内经济问题的时候,用最激烈的手段进行改革,或许会在过程当中造成很大的动荡。

    不过只要能挺过去,当所有的经济政策都开始自动运行以后,本国的经济形势就能得到好转。现在不论是私有化改革还是放开金融市场和卢布汇率,放任西方资本的肆虐,都是休克疗法的一部分,否则只要政府稍微干预一下,卢布都不可能贬值成这个样子。[熱,門.小説. 网]

    只是现在整个克里斯科都在挨饿,所有的北俄人都已经不再需要改革了,而是更需要一个能让他们吃饱穿暖的救世主。

    这个话在卡西亚的心里打转,最后还是没能说出来,因为这个话他不是没有对尼古拉维奇说过,但这位总统先生心里却只有他的改革,对克里斯科几百万人的殷切的渴望视而不见。

    卡西亚想了很久,最后只是对尼古拉维奇说:“总统先生,根据彼得格勒那边传来的消息,周铭先生和伊尔别多夫先生他们通过港城航运集团运来的一万吨日用品已经运来克里斯科了。”

    卡西亚这句最后的话,尼古拉维奇仍然没有放在心上,相比之下,他更关心的是这个克里斯科会不会发生什么大规模的暴.乱,如果真这样了,新生的北俄共和国能不能树立威信,他可不想才搬进姆林宫就要被人赶出去,就算那个周铭给他带来额很多惊讶也是一样。

    尼古拉维奇的担心当然不是空穴来风的,因为此时此刻,在证券公司在白宫门口在克里斯科的几大市场,都在发生着难以想象的暴.乱。

    “这个该死的证券公司就是我们祸害的根源,如果没有这个证券公司,我们的卢布就根本不会贬值,我们现在的生活也不会变的这样困难!大家都知道证券公司原本是西方国家掠夺财富的地方,当初的战争就是因此而起,我们之前能成为世界瞩目的超级大国,就是因为消灭了证券公司,现在证券公司又死灰复燃了,才让我们这样痛苦,那么我们就必须要团结起来,再一次打倒他!”

    “现在,请所有北俄人集合到一起,让我们再一次用我们的双手,打烂这个奴役我们的枷锁!”

    证券公司门口,一个年轻人高高的站在大楼的台阶上,对着下面几千北俄人呐喊着,下面的北俄人在他的引导下,也都发出了愤怒的吼叫。

    这些北俄人可不是在这里宣誓的党员,他们都是受到这一次金融危机冲击的普通市民,由于卢布的疯狂贬值,这些超级大国市民突然一下子感觉自己毕生的财富都凭空蒸发了,工资积蓄加上他们的家产,却连一餐饱饭都换不来了,有的人甚至连房子都卖了,却仍然只能上街要饭。

    人在被逼到极限的时候都会做出难以想象的力量,更别说这些北俄人原本就是北俄改革的牺牲品了,他们的怨气是更重的。

    在那年轻人的带领下,这些北俄人都冲向了证券公司,在他们看来,证券公司就是从地狱出来的魔鬼,要不然怎么就让他们从富裕的中产阶级,一下子变成了连饭都吃不饱的乞丐呢?

    哒哒哒!

    随着一连串爆一般的声音响起,这些冲向证券公司的暴民们立即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原来在证券公司大门口,防暴部队已经堵在了那里,他们每个人手上都是拿着枪的,此时正对着所有冲过来的人不间断的发射着橡皮子弹,这子弹打不死人,但却非常疼,打得很多人哭爹喊娘,冲击的队伍也因此迟滞了下来。

    “大家不要怕!这些都是当权者的走狗!就是他们在勾结国外资本家在吸食我们的血肉!我们应该要团结起来打败他们,就像在白宫那次一样,我们坚决不能退缩!”

    领头的那个年轻人见队伍在慢慢向后退却,他又振臂高呼起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两道高压水柱突然从证券公司二楼倾泻下来,直接砸在那个年轻人身上,高压.水枪的力量直接把他推飞了出去。

    高压水柱是针对那个领头年轻人的,不过在打倒他以后却并没有停住脚步,又继续砸进了人群当中,让原本就已经不成队形的队伍变得更加混乱,有的人还想往前冲,但更多的人只想后退。

    但军方到此还并没有结束,在高压.水枪持续一阵以后,几声砰砰枪响,几颗催泪瓦斯弹被打到人群当中。

    原本就已经混乱到不成样子的人群,在这几颗催泪瓦斯弹以后,终于被彻底摧垮,陷入了一片总崩溃,所有的北俄人或掩面嚎啕大哭,或大声咒骂着当局,有些人干脆就直接抱头鼠窜到处乱跑,总之再也没人能提起继续冲击证券公司的勇气了。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我们是北俄人,这里是过去是苏联现在是北俄共和国,这里还是首都克里斯科,是总统住的地方,但却为什么让我们连饭都吃不饱?为什么我们辛辛苦苦一辈子,到头来还要露宿街头?”

    “现在的当局已经**透顶了,卖国到了这么无耻的地步吗?这个证券公司明明就是官员勾结外国资本家一起掠夺我们财富的工具,是吸血的恶魔,我们要把这些毒瘤拔掉,你们这些当局的狗为什么还要阻拦,你们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国家成为西方国家的圈养的牲口吗?”

    “我们只是想要吃饱饭,我们只是不想过这种风餐露宿的日子了,难道这也是一种奢侈的愿望吗?这个国家究竟是怎么了?”

    “这一定是世界末日,至少是我们苏联和北俄共和国的末日,我们没有了超级大国的身份,我们手上的钱也不再值钱,那些当权者全都是该下地狱的畜牲,现在究竟谁能来救救我们?我们还有没有上帝的信仰?”

    ……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咒骂着哭喊着,在证券公司门口响成一片,不仅是在证券公司门口,在白宫门口在跑马场里,在克里斯科的几个重要市场,所有和防暴部队对峙的克里斯科市民,都发出了这样的绝望呐喊。

    他们也不能不绝望,他们不仅毕生的财富被莫名其妙的洗劫一空,从一个大国国民一下沦为乞丐,这样的落差换做是谁都要崩溃,要绝望的。

    现在他们已经找到了罪魁祸首,就是姆林宫里的那些官员,就是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证券公司,他们想要把这些地方都攻占下来,只要能把那些外国资本家驱逐出境,只要能把那些勾结了外国资本家的官员都抓起来,那么他们就能恢复过去那种平静的生活。

    这些人都是克里斯科有文化的中产阶级,他们不应该会如此愚昧,可现在他们是真的没走投无路,才只能带着这种期盼了。

    然而就是这种傻子一般的期盼,在这些防暴部队的橡皮子弹和催泪瓦斯前,都被无情粉碎了,他们真的不知道,究竟还有谁能来拯救他们,难道他们只能在这样的故事里沉沦下去了吗?

    当整个克里斯科都陷入一片绝望的时候,一声广播突然响起:“切尔夫市场开张,那里就是你们的希望!”

    ...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