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前排出售花生瓜子
    ( )(鞠躬感谢“丧物玩志”的红包!)

    “前排出售花生瓜子以及各种饮料!”

    这是所有北俄人来到切尔夫市场听到的第一句话,他们呆呆的看着高台上拿着喇叭喊话的中国人,脑子里面一片空白,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当然,在这个中国人身旁,还站着一位非常漂亮迷人的北俄姑娘,此时这位北俄姑娘也和那个中国人一样,都在拿着喇叭对着下面说话,谁都明白这个北俄姑娘是在当那个中国人的翻译。

    他们发呆不是因为北俄姑娘有多么迷人,不是他们没有爱美之心,实在是他们这个时候已经没了这个心情。这些北俄人都是从证券公司和白宫那些地方过来的,因为就从一个小时前,几辆宣传车就开上了格勒大街,不断循环播放着切尔夫市场是希望的广播。

    要在平时,这种广播肯定会被无视,甚至还有可能会被当成一个笑话,可是现在,所有北俄人都处在最绝望的时候,这种广播就成了佛语梵音,成了他们内心深处想要抓住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尽管他们都不明白,为什么切尔夫市场会是他们最后的希望。

    对于切尔夫这个地方,很多克里斯科人并不陌生,因为自从中国和苏联进行改革开放以来,商业交流是非常频繁的,很多中国商人都来到了克里斯可做生意,而中国人又有集群的习惯,也不知道是谁带的头,总之几年过去了,切尔夫就逐渐发展成了中国城。

    由于一些政治因素以及过往的很多原因,在大多数外国人眼里,中国就是贫穷落后和野蛮的代名词,正是这个原因,切尔夫市场在克里斯科人眼里也是最乱最脏的地方,平时除了一些实在没办法的穷人,正经的克里斯科人是绝对不会踏足这里的,然而今天,他们却都来到了这里。

    这里不是最后的希望吗?为什么只有一个中国人在喊什么出售花生瓜子呢?

    所有北俄人在心里都不约而同的蹦出了这么一个问题,而这个时候,站在高台上的那个中国人就像是会读心术一般,看透了他们的想法,直接反问他们道:“我为什么在这里出售花生瓜子八宝粥?这个问题不要问我,我只是个中国商人,得问你们自己,请你们自己都好好想想,你们为什么会来这里?”

    这个问题一下把所有人都给问蒙了,不是这个问题有多复杂多有哲理,而是他们自己都不明白。

    因为这些北俄人他们都只是在格勒大街上跟着宣传车的广播,还有跟着前面的人走过来的,他们自己都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那个中国人也并没有要他们真的回答什么,他帮他们回答道:“很简单,是因为现在整个克里斯科,当你们的官员勾结西方资本家将你们逼上绝路的时候,只有我才是你们最后的希望!”

    他的话犹如晴天霹雳一般,让下面所有人一下全都惊醒了过来。

    所有北俄人都不约而同的默默点头,他们恍然想到,没错,自己不就是想要寻找继续活下去的希望才过来的吗?

    那么现在问题又来了,这里怎么就是希望了呢?

    这个时候那个中国人又说话了:“究竟什么才是希望?这个问题没有标准答案,但是我相信,对现在的你们来说,能吃饱穿暖,就是你们的希望,在我这里,就有你们所需要的全部!我为什么要在前排这里出售花生瓜子和各种饮料,就是为了给你们这些北俄蠢猪证明我不是在欺骗你们!”

    人是很贱的,要在平时有中国人敢这么对北俄人说话,他们这个暴脾气绝对忍不了,但是现在,他这么说,却只能让这些北俄人更信服。

    那个中国人说话间拿出了一瓶可乐,对下面的北俄人说:“我手上这瓶可乐,相信大家肯定都不陌生,或许对于你们这些喝伏特加的北极大汉来说,这只不过是女人小孩喝的糖水,但恐怕你们现在连这糖水也喝不到了吧,一是他很贵,二是在整个克里斯科,也没几个地方有卖的了。”

    说到这里他话锋猛的一转:“但是在我这里就有的卖,你们想要多少我都有!不仅是可乐,还有你们最喜欢的黑面包和鱼子酱,在我身后的切尔夫市场里,还有很多衣服鞋袜和你们在其他市场上都已经看不到了的日用品,只有你们想不到的,就没有我这里没有的!”

    这番话震撼了他们,下面的人群一片哗然,因为这话对这些绝望了很多人的北俄人来说,就是最大的好消息。

    不过还是有人反应了过来问他:“那这里的东西很贵吧?”

    这个问题立即引起了其他人的共鸣,因为在这段时间里,克里斯科的物价完全就是火箭式的飙升,他们现在会穷成这个样子,除了卢布贬值,很大程度上也就是这些日常用品的稀缺所造成的,毕竟只有东西稀缺才会导致物价上涨,物价上涨自然带动了卢布的持续贬值,可以说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那么在整个克里斯科都缺少物资的时候,这里突然出现了这么大笔的生意,怎么能不贵呢?要知道在这段时间里,商家囤积居奇的事情可不少。

    那个中国人这时却笑了,他说:“贵?那得看你们怎么看了,而且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就我手上这瓶可乐,你们要买他,就只需要四百卢布!”

    一句话让下面的所有北俄人都沸腾起来了,不是因为这个价格又多高多离谱,而是这个价格实在太公道了。

    要知道,自从卢布贬值的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卢布已经从原来和美元一样坚挺的国际货币,一下子沦为了不值钱的废纸,过去卢布和美元的汇率是一比一的,甚至卢布还要再高一点,但是现在,在证券公司里,恐怕五百卢布也未必能兑得到一美元,因为大家不看好卢布,根本没人愿意换。

    可现在在切尔夫市场这里,四百卢布就能买到一瓶可乐,尽管只是一瓶可乐,但这也是一个标志,按照这个物价,里面的其他商品呢?

    这个想法让所有北俄人欣喜若狂,可那中国人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所有人诧异了。

    因为有个北俄人突然问了一句:“那岂不是只要80美分就能买到这瓶可乐了?这可比美国本土的售价还要低啦!”

    那中国人说:“这位北俄朋友,我想你好像误会什么了,我是说四百卢布,可并没有说是八十美分。”

    “这有什么区别呢?现在卢布兑美元的汇率不就是五百吗?”

    下面有人好奇的说,这时那中国人又说:“汇率这个东西靠不住,我也不会相信汇率,我只相信手上的钱,所以我这里只能用卢布交易。”

    “这是为什么?”下面的北俄人感到非常诧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

    面对这个问题,周铭笑了,随后问出了一番让所有北俄人都羞愧到死的话:“为什么?这里不是北俄吗?你们的官方货币不就是卢布吗?那么我在这里要求你们用卢布交易,难道还有什么问题吗?”

    所有北俄人都低下了头,他们没脸去看周铭,因为他们作为北俄人都放弃了卢布,反而是这个中国人还在坚持用卢布,这怎么能不让这些北俄人感到羞愧呢?

    而当北俄人都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的时候,一阵阵笑声从切尔夫市场里被传出来:“太好了,这个切尔夫市场果然是我们北俄的希望,我要去证券公司买卢布,我要用更多的卢布到这里来买东西!”

    这些北俄人下意识的抬起头,顺着声音发出的方向看过去,只见几个北俄人正拖着一个小拖车走出市场,他见到外面这黑压压一片的北俄人,马上慌张了起来说:“我这里的东西都是从里面的市场上买的,东西都很便宜,什么都有,而且只要卢布就能买,你们要想要也可以进去买的!”

    说完那个北俄人就拖着他的小拖车跑出了市场,显然是害怕自己遭到什么很粗暴的对待,在卢布疯狂贬值的时候,这样的事情可不少。

    不过他的害怕也并不是全无缘由的,因为门口这些北俄人,他们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他的小拖车上。

    当然这个目光并不是要采取什么非法手段的目光,而是这拖车上的东西,都是大家最稀缺最想要的。

    这小拖车上面的不是珠宝钻石,也不是什么名酒名画奢侈品,只是一些最简单常见的衣服鞋袜日用品,可这些就是所有北俄人最想要的。说起来过去苏联也算是一个和美国并列的超级大国,现在却沦落到国民连最简单的日用品都成了奢侈,不能不说是一种讽刺。

    不过不管情况如何,但当这个北俄人这句话说出来,立刻点燃了所有北俄人的热情,只见这些北俄人嚎叫一声,[熱,門.小説. 网]他们立即冲进了切尔夫市场。

    这个时候,台上的中国人看着下面这样的情况,默默关掉了手中的喇叭说:“只要过了今天,切尔夫市场就是北俄影响力最大的市场了,不仅是今天,还会是以后。”

    旁边的北俄美女坚定的点头,她之所以这么相信,就是因为这个中国男人的名字叫周铭。

    ...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