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掌握卢布
    “周铭先生真是壮志凌云呀!”

    切尔夫市场资格最老的中年人伸出大拇指夸赞周铭说,不过他嘴上是这样说着,但这里谁都能听出他言语当中的客气。[.

    不过这也难怪,周铭刚才说他要卖些最平常也是最不值钱的日用品,只是坚持了卢布交易,就能成为北俄的主宰者了,这不是天方夜谭吗?如果要真这样的话,那随便谁运一船日用品过来不就都能主宰这个超级大国,那这个超级大国也太没用了。

    旁边的李成和童刚这时也说:“钱处长,这就是你不了解周铭了,他这个人是非常聪明的,他总是有着让人意想不到的思维,否则我们这些港城商人也就不会千里迢迢的拿出那么多钱到这边来投资了。”

    日后会成为港城第一人特首的童华这时突然蹦出来一句:“港城突然少了这么多钱,可是让港城股市一直低迷了。”

    “童华是有一个自己的金融公司,最近因为我们大规模从港城拆资,可让他的公司很难做了。”

    童刚这么为自己的儿子解释了一句,惹得大家哈哈笑了起来,周铭说:“现在的困难是为了以后能有更好的腾飞嘛!”

    这几人又在这里聊了几句,然后那位钱处长说:“这里人太多太乱,我们也不要在这里说话吧,我家就在市场里面,要不几位先生都去我那里,我们喝喝茶聊聊天,我那里有上好的大红袍,现在正好可以有机会拿出来了。”

    说着他就做手势要请周铭他们进去市场里面,不过周铭这时却摇头说:“非常感谢钱处长,但我看还是下次有机会在去品尝吧,现在我们还是先去市场门口的管理处等着吧,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们的西方朋友应该待会就要来了,毕竟他们可不想把主宰这个国家的主动权让到我们手里。”

    对于周铭的话,钱处长先是一愣,随后点头说好,带着周铭他们去到了前面的管理处办公室。

    到了管理处办公室,几人在接待室里喝咖啡,有一茬没一茬的聊着天,不过周铭能看出来他们不管聊什么,心思都没在这上面的,因为在他们看来,现在聊什么病不重要,重要的是接下来的事情。

    马上会有西方朋友要来,他们都明白这个所谓的西方朋友是谁,无非就是刀塔计划的那些人了。可是明白归明白,但是那些人他们真会来吗?难道他们也认为周铭运来万吨的日用品在这里卖,就真的能主宰这个国家不成?这也太神话了,所以他们要在这里等待奇迹发生的时刻。

    相比这些人的等待和怀疑,周铭就显得信心满满,这也让他们更怀疑了,他们完全不明白周铭的信心究竟是哪里来的,周铭也没有解释。

    就这样在怀疑和等待中,一个小时的时间很快过去了,突然接待室的大门被急促的敲响了,然后一位秘书跑了进来,他向钱处长汇报说:“外面有一位叫威廉的美国人过来要找周铭先生。”

    李成和钱处长他们都下意识扭头看了周铭一眼,然后钱处长问那位秘书道:“那他有没有说其他的事情?”

    秘书点头说:“有的,他说是一位名叫戴维耶的先生让他过来的,说是和刀塔计划有关。”

    女秘书说话的声音柔柔糯糯的非常好听,但此时她的话说出来却如同在办公室里投下了一颗重磅炸.弹,首先是戴维耶,就算是属于最外围最不懂的人,也明白那是刀塔计划在克里斯科的最高负责人,要在北俄这边计划掠夺二十万亿财富的指挥官。

    这样一个人怎么会派人来找周铭呢?难道真的是要向周铭妥协了吗?

    钱处长的心里一片震撼,当时就说不出话来了,以他的思维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卖日用品怎么就真的能主宰一个国家了呢?

    这个时候,还是周铭思想平和,他问哪位秘书:“这位威廉先生还说什么了吗?他是要进来找我吗?”

    秘书摇头回答:“并没有,威廉先生只是说明天想约周铭先生您去八号别墅,有一位很重要的先生从美国过来,想和您当面谈谈。”

    从美国过来?相比戴维耶的身份更重要!

    这两条信息加到一起,就让人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一个名字:麦塔先生,说起来这个名字在国际上并不像那些世界首富那么出名,甚至知名度还没有某些小明星高,但是现在却让李成和童刚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只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个人就是美国总统的金融战专家,是整个刀塔计划的最高负责人。

    周铭也沉默了一下,然后点头说:“我知道了,不过请你转告那些威廉先生,八号别墅我是没兴趣再去了,如果麦塔先生真有诚意的话,就请他去一号酒店找我吧。”

    那位秘书似乎也察觉到房间里的气氛不对了,她下意识的看了她的领导钱处长一眼,在得到了领导的首肯以后,才退出房间去转达周铭的话了。

    等女秘书退出了房间,李成才无不感慨的对周铭说:“周铭小兄弟,你的能力不能不让人佩服,你说那些美国人会找上门来,他们就真会了。”

    旁边童刚则问他:“不过周铭,我很好奇这是为什么,按理来说这是不应该的。”

    周铭点头说:“童主席说的没错,这的确是不应该的,因为那些美国人,他们拥有刀塔计划,是要掠夺整个苏联二十万亿国家财富的,这么多钱,不管在哪里,都应该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才对,我们不过就是在这里卖点日用品,阶级差的太多了。”

    李成童刚和钱处长听着周铭的话在不住的点头,尽管周铭的话他们都能理解,可怎么听着都有点怪异,总感觉周铭这话是在嘲讽什么一样。

    从他们的表情[熱,門.小説. 网]周铭看出了什么,周铭说:“你们不用不理解,因为我之前就已经说过了,不管是卖日用品还是坚持用卢布交易,都不是我的最终目的。”

    “那不知周铭先生您的最终目的是什么?”童华问周铭。

    作为船王的大儿子,童华今年也已经四十多岁了,比李成都小不了多少,但现在这么尊敬的问周铭,却一点也不让人感到怪异,还是很理所当然的。

    “我的目的,是要掌握卢布。”周铭说。

    听到这个答案,李成和童刚都沉默了,童华和那位钱处长则有点茫然,作为翻译的卡列琳娜则是非常崇拜的看着周铭。

    “卢布是什么?就是北俄这里的货币,尽管由于很多原因,卢布现在有了非常巨大的贬值,就连北俄民众自己都不相信卢布,要想去证券公司抛售了,但他仍然是北俄国内唯一承认的法定货币不是吗?”周铭说。

    李成这个时候意识到了什么,他抬头问周铭:“你是想说要利用这些日用品贸易尽可能的把克里斯科的卢布都吸收到我们的手上来?”

    一句非常沉稳的问话,却震惊了房间内的所有人,尤其是那位钱处长,他瞪着眼睛大张着嘴巴,很不可思议的看着周铭:“周铭先生您是说要利用日用品贸易把克里斯科的卢布全部吸收到我们手上来?我的上帝,这是什么样的手笔,这怎么可能呢?”

    “为什么不可能?”周铭反问他,“外面的情况我想钱处长你也看到了,多少北俄人疯一般的在抢购,因为苏联这里的工业配置有问题,这些最普通的生活必需品,却是他们最为缺乏的东西。”

    周铭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道:“当然你或许会怀疑这些日用品的价值,的确这些商品本身的价值不高,但这并不重要,因为在现在北俄的经济环境下,我们已经人为的把价格抬的很高了,要不然一瓶可乐哪里能卖到四百卢布,要知道就在两个月前,最多才只有五个卢布,一下翻了将近一百倍上去,这可是暴利呀!”

    “可是周铭先生,这笔账不是这么算的吧?两个月前那时候卢布还没有贬值这么厉害,怎么能和现在比呢?”钱处长脸色怪异的说。

    周铭笑着摇头说:“我想钱处长你还是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说的是尽可能多的要卢布,把卢布全掌握在自己手上,并不是别的。”

    “可是这样周铭先生您不是亏了吗?”钱处长好奇的问。

    “其实并不亏,”这次说话的人是李成,他回答钱处长说,“因为随着切尔夫市场这边的生意做起来,所有北俄人为了能在这里买到东西,他们就都会去兑换卢布,那么卢布的汇率自然而然不就又涨上来了吗?既然卢布的汇率能涨上去,我们的东西又卖的价位相对较高,我们就不亏了。”

    童刚那边也反应了过来,他接过李成的话头接着往下说:“并且还有一点很重要的,就是周铭小兄弟说的掌握卢布了。”

    周铭点头说:“是的,或许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得到,这一次的卢布贬值并不是一般性质的卢布贬值,因为无论是之前的苏联还是现在的北俄政府,都不存在超发卢布的现象,也就是说卢布的发行一直很稳定,换句话说就是市场上流通的卢布只有那么多。”

    周铭说到这里就没有往下说了,他问钱处长:“我这么说你能理解了吗?”

    “这……这就是周铭先生您说的掌握卢布的意思吗?”钱处长呆若木鸡的说。

    “没错,”周铭说,“不管在任何地方,只有掌握了金钱的人,才能是这个国家的主宰者!”(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