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最重要是钱
    “戴维耶,这个周铭实在太混蛋了,一点礼貌都没有,我认为我们真应该找一个组织好好教训一下这个粗鲁无礼的中国人,让他明白什么叫做应有的礼仪!”

    威廉回到八号别墅,就直接走进了戴维耶的书房,骂骂咧咧的说,一副恼火至极的样子,可他的话也就说到这里了,因为这一次戴维耶只是站在书房的办公桌前看着他,第一次出奇的没有批评他,这让威廉感到很奇怪,他问:“戴维耶你怎么了?”

    戴维耶还没说话,另一个熟悉的声音就传到了他的耳朵里:“没想到小威廉你到现在还是这么不懂规矩,真不明白你怎么好意思说那个中国人没礼貌。爱玩爱看就来网。。”

    这个声音把威廉吓了一跳,随即他瞪大了眼睛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戴着眼镜的光头中年人正坐在书房的沙发上,当威廉看过去的时候,他也正对威廉微笑着。

    看到这个人,威廉一下子变得呆若木鸡,哆嗦的动着嘴唇喃喃的说:“麦塔先生……您怎么来了?”

    这个中年人就是整个二十万亿刀塔计划的总指挥麦塔先生,他向威廉招手让他不要发呆坐过来,当然也让戴维耶坐过来,威廉愣愣的坐到了他身旁,麦塔拍拍他的肩膀说:“小威廉没想到你在这边这么长时间,现在还是这么一副没头没脑的样子,这你要是回去美国,你父亲还不要骂死我呀。”

    威廉对戴维耶的教训还会反驳,但面对麦塔先生这不温不火的话,他却只是默默低下头表示忏悔。

    麦塔也并没有对威廉的礼貌行为穷追猛打,只是点了一下就轻轻带过了,他接着给了他们一个出乎意料的答案:“我一直就在这里,从来不在美国。”

    “麦塔先生您一直在克里斯科吗?那您为啥不到八号别墅来呢?”威廉很惊讶的问。

    “因为我并不是24小时在这,我在这边是还有其他事情要做[熱,門.小説. 网],”麦塔说,“我想你们都应该知道在之前的一段时间,苏联一直是靠着黄金出口在维持对国内经济还有卢布的支持吧,所以我去伦敦帮了他们一个小忙。”

    一句很轻飘飘的话,但听在威廉的耳朵却很不一般,他突然想起就在刀塔计划开始前一个月,伦敦金价突然暴跌的事情,那时威廉以为不过是一次很偶然的投机行为,但现在看来却并不是这么回事,而是麦塔先生为了刀塔计划所做的最后准备。

    原因就像麦塔先生说的那样,苏联的经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就靠着最后一点黄金出口来强撑着了,现在麦塔先生突然来了这么一手,直接就把苏联经济一下送进了坟墓。

    随后戴维耶端着三杯茶过来,一人一杯,麦塔端起茶杯先喝了一小口,然后说:“这个茶原来是中国的特产,据说在两百年前在欧罗巴是只有贵族在最盛大的宴会上才能见到的特殊饮品,但是现在却很普通了,因为在非洲在印度,都有很多国家都懂得种植茶久,也有非常厚重的历史积淀,我们在这方面傲视全球,但却并不意味着东方人就永远学不会。”

    “麦塔先生,看来您对那个中国人的评价非常高。”威廉说。

    “因为他完全配得上这个评价,”麦塔说着摆摆手,“好了先不说这个,小威廉你这么急急忙忙的进来是怎么回事?”

    听麦塔这么一问,威廉才恍然一拍额头,想起自己过来的原因,于是他马上对麦塔说:“麦塔先生是这样的,您不是约那个中国人来八号别墅吗?我刚才去找他转达了您的意思,可是他居然拒绝了您的提议,说如果要见只能在他住的一号酒店。”

    说到最后,威廉撇撇嘴:“这个胆小鬼,他不敢来这里肯定是怕我们对他不利!”

    麦塔倒是不以为然的点点头:“他这么做也是在情理之中,毕竟现在克里斯科这里,可是他占据了主动。”

    麦塔的话震撼了戴维耶和威廉,威廉揪着自己的头发,一副便秘一般完全无法接受的表情说:“麦塔先生您这也太看得起那个中国人了吧?”

    “不是我看得起,而是事实就是如此。”麦塔叹息着说,“你们觉得在一个国家的经济体系里,什么东西才是最重要的?”

    戴维耶和威廉只是沉默都没有回答,当然麦塔也并不需要他们回答,他接着就给出了答案:“就是货币,货币是整个国家经济的根本,如果失去了货币,那这个国家也就根本没有经济可言。”

    麦塔对货币的介绍只到这里,因为根本不需要做多详细的介绍,货币说白了就是钱,哪怕一个普通人都明白不管是交易买卖,还是借账生活,哪怕是出去吃顿饭,都必须要有钱才行,钱是人们在生活不可或缺的部分,要是钱突然消失了,那绝对会引起一个国家非常厉害的恐慌。

    麦塔只是顿了一顿就接着说道:“卢布就是北俄的货币,现在却慢慢的通过他日用品的销售,都要集中在那个周铭手上了,这真是我们的疏忽呀!”

    “麦塔先生,我不明白这个日用品难道就真的有这么大的力量吗?居然能够聚集整个国家的货币,这太不可思议了。”威廉无不感慨的说。

    “这个情况在一般情况况下当然不可能,不过现在的北俄,却刚好适合这些生活必需品发挥作用。”麦塔说,“首先是这里的工业配置非常畸形,所有的资源都压在了重工业上,结果导致这些生活必需品极其匮乏,再加上现在卢布汇率刚好处在大变动的时候,这个结果就很正常了。”

    麦塔说着又端起了自己的茶杯说:“你们看,就是这么一个茶杯,如果放在几个月以前,最多只需要十到二十个卢布,就算是好一点的杯子,恐怕也不会超过一百卢布,但是现在,你去市场上看看,哪个杯子不是随随便便就卖到了七八百卢布的,好一点的杯子几千上万卢布的都有。”

    “我不明白麦塔先生,”威廉疑惑的问,“可这不应该是货币贬值所引起的吗?实际上这个杯子的价值并没有提升不是吗?”

    这一次回答他的不是麦塔,而是戴维耶:“威廉你真是个蠢货!你还没有明白麦塔先生的意思吗?他所说的根本不在杯子的价值上,只是针对卢布本身,因为那个中国人所需要的,也并不是依靠这些日用品能赚多少钱,而是需要把更多的卢布聚集到自己手上来。”

    威廉当然不是个真的蠢货,他只是一时脑筋没有转过这个弯来而已,现在听戴维耶这么说,他顿时恍然大悟。

    没错,如果单论价值的话,周铭这个日用品生意的确没赚什么,甚至由于他的定价配合现在的卢布汇率,他还可能会小亏一点,但要是针对卢布本身而言,他却成功了。

    原因很简单,现在卢布汇率的下跌并不是由于北俄政府滥发货币造成的,换句话来说,就是现在北俄市场上流通的货币依然还只有原来的定额。

    但与此同时,日用品的价格却上涨了一百倍,并且这些日用品还是现在北俄最缺乏的东西,几百万克里斯科一起抢购,哪怕只是每人卖一个最普通的杯子,就是上亿的卢布,但那么多人哪可能只买一个杯子呢?这样的结果就是大量的卢布通过日用品贸易集中到了周铭的手上。

    “你们说当一个国家大多数的货币都集中到一个人身上会怎么样?”麦塔突然问。

    面对麦塔先生的这个问题,戴维耶和威廉都没有回答,因为这个问题根本不需要回答,答案是毋庸置疑的,就连最普通的人都明白金钱具有巨大的魔力,否则为什么银行为什么会是一个国家非常重要的机构呢?不管哪个国家,哪怕经济再不景气,也一定要想办法保住银行,因为一旦银行出了问题,整个国家就会面临一场灾难,无数次的经济危机,也基本都是从银行开始的,而银行就是这个国家放有最多货币的地方。

    掌握了钱,就等于是抓住了一个国家的命根.子,除非这个国家的当局决心要把整个国家搞乱,否则一定一定要联合掌握了钱的人或者家族。

    戴维耶和威廉都是美国人,他们都很清楚,美国某个金融家族,当初就是因为掌握了美联储,才一跃成为全美第一金融家族的,连总统都要给他很大面子。因为一旦掌握钱的人不爽了,不管是抛售货币,还是把这些货币转移,都会造成一个国家的金融动荡,除非这个国家当局有让整个国家混乱的决心。

    “该死的,居然让那个可恶的中国人钻了这个空子!”威廉唾骂一声,然后问道,“麦塔先生,难道我们就真没什么办法了吗?”

    麦塔摇头苦笑说:“在这个方面,他已经走在了我们前面,那个叫周铭的中国人,真是一个天才,居然能想到这个办法,现在他掌握了这张王牌,我们只能找他好好谈谈了,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办法。”

    麦塔说到这里顿了一下说:“我想姆林宫里面那位,只怕比我们更头疼了。”

    ...

    ...(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