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不可能消息
    “周铭你不要太过分了!我们刀塔计划是整个西方社会的智慧结晶,邀请你也只是出于礼貌,并不是非你不可!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你也配在我们面前说抱歉这两个字吗?”

    戴维耶和威廉马上愤怒的站起来说,他们不能不愤怒,作为掌握财富的人,他们都有非常强的自尊心,尤其是戴维耶,他就连威廉不喊他先生这么一个小事都要很郑重其事的教训他,他的自尊就可想而知了。最新章节访问:。

    另一边威廉则有所不同,他也有自尊,但相比戴维耶却并没有那么重,他更多的是自身脾气的火爆,以及对麦塔先生的尊重。

    对于他们来说,麦塔先生今天主动上‘门’来找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中国人,并重新邀请他回到刀塔计划中来,这已经是很放下身份的举动,是看得起你才会请你的,要知道这刀塔计划可是全世界金融智慧的结晶,多少人削尖了脑袋都没机会进来,现在邀请你周铭,都已经是破天荒了可你却不知所谓的拿捏上了,这怎么能不让他们感到一种被羞辱了的愤怒呢?在他们看来,周铭这么说就是故意的,目的就是为了抬高自己的身价。

    面对戴维耶和威廉的愤怒,周铭只是抬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并不做回答,周铭根本懒得回答,在他看来,这两位西方先生的自尊真的是非常可笑。

    而相比戴维耶和威廉,麦塔先生就理智很多,他想了一下问道:“周铭先生是有什么顾虑吗?”

    “还是麦塔先生厉害,一语中的。”

    周铭说,尽管他这句话没有特意点出什么,但仍然让戴维耶和威廉两个人的脸‘色’一下变得非常尴尬。

    作为刀塔计划当中的重要人物,他们的智商都是很高的,如何听不出来这话里面的意思,如何听不出他们急躁的会错了意呢?于是他们不敢再去看周铭,因为那让他们无地自容,恨不能找个地缝钻下去才好。

    不过这些也都不是事,也只能说他们是自尊心过强,考虑的不够周全而已,现在最让他们感到羞愧的,是周铭完全没有理会他们的话,在他们看来,他们甚至都很愿意周铭嘲讽他们两句,也不要像现在这样什么也不说,这种无视的感觉更让他们感到耻辱。

    不过周铭可没空理会这两位自尊心极强的美国人,他接着问麦塔:“不知道麦塔先生认为你和你的刀塔计划在北俄这里的身份是什么?而我在这里的身份又是什么?”

    麦塔并没有回答周铭的问题,而是先皱起了眉头,不仅是他,就连他身旁的戴维耶和威廉,都陷入了思考当中。只是他们会这样却不是因为周铭的问题有多深刻,反而他的问题还很简单,首先是麦塔先生和刀塔计划在北俄的身份是什么?简单来说就是掠夺财富的强盗,至于周铭,他当然也是这个强盗团伙的一员。

    如果不是强盗,那这个超级大国的财富就不会源源不断的流入他们的腰包,如果不是强盗,这个超级大国的国民就不会一夜之间从天堂到吃不起饭只能上街乞讨的乞丐,只是他们现在的强盗方式,并不野蛮,反而还有一个非常文雅的名字,叫金融投资。

    如何称呼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这样看起来周铭和麦塔以及他的刀塔计划并没有什么区别,但其实不然,周铭过去是属于刀塔计划当中的一员,还要依靠刀塔计划的资助才能来到克里斯科,就连他身边的向导翻译也都是刀塔计划安排的,可随着周铭来到这里以后,一切就都变了。

    首先是周铭怂恿北俄总统尼古拉维奇走出白宫进行坦克演讲,结束了那次政变,周铭也由于打‘乱’了刀塔计划的布局被开除出去。

    可周铭的脚步并没有因为被刀塔计划除名而停止,反而靠着自己的努力,联合北俄本地商人组建自己的势力,尽管这在刀塔计划面前仍然还是个笑话,但他却一直在努力。后来发展到他找到了关键点,联合港城财团一起,通过海运运来万吨日用品销售,目的就是为了掌握卢布。

    这看起来就像神话一般不可思议,可周铭却做到了,才不过一天的时间,就有上亿卢布通过切尔夫市场被周铭所掌握。

    这才仅仅是一天时间,那么十天半个月呢?当然并不是说切尔夫市场每天都能有这么恐怖的销售量,但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更重要的是,周铭通过切尔夫市场的销售,又带活了卢布汇率,让卢布汇率重新上扬。

    要把卢布的汇率再压回去,麦塔不是做不到,只是他作为一位金融战专家,需要考虑的东西自然更多。

    不论是周铭,北俄本地商人还是港城财团,每一个拆开都不会被这位麦塔先生放在眼里,否则当初戴维耶就不会在周铭面前那么嚣张了,麦塔也几乎不过问这些事;但他们组合到了一起,却偏偏成为了让他颇为头疼的存在,因为如果真让周铭掌握了几十上百亿的卢布,那恐怕在北俄这里的主导权,就要易主了。

    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麦塔今天才会屈尊的主动上‘门’来找他,昨天那位已经住进姆林宫的尼古拉维奇总统,才会去到切尔夫市场。

    不管他们如何不承认,周铭都已经成为了北俄这边非常重要的一股势力。

    既然是一股单独存在的势力,那就不能随便的和别人合作了,尤其是在现在这个时候。

    “我知道麦塔先生您和姆林宫里那位总统先生有‘交’易,但那也是建立在您只是掠夺财富,而不干涉任何政治的基础上,不过现在我通过销售日用品开始掌握卢布,有了动摇政治的能力,如果在和麦塔先生您合作,恐怕这位总统先生连睡觉都不能安稳了。”周铭对麦塔先生说。

    对于周铭的这些话,麦塔都能够理解,毕竟尼古拉维奇作为北俄共和国的总统,他想要上位,会和他做一定的‘交’易,也会卖国,不过他的这个卖国一定是有限度的,一定会是在不动摇自己权力基础的前提下,一旦越了界,他就会翻脸,不管怎么说,一国总统的位置,总还是比‘奸’细要来得好很多。

    一直以来尼古拉维奇也都是这么做的,之前无论证券市场上的卢布汇率如何暴跌,整个克里斯科的人都活不下去了,他都不闻不问,但现在周铭通过日用品的销售掌握卢布,即将成为超越银行的金融存在,未来势必会影响到北俄政治走向的时候,不用想也能明白,他必定翻脸。

    毕竟这还是在北俄的土地上,尼古拉维奇尽管还没接过这个超级大国的核武库,但至少也能掌握首都的卫戍部队了,以这个国家的秉‘性’,还真难以预料会发生什么。

    想到这里,麦塔无不感慨的说:“周铭先生不愧是一个人引领出整个‘潮’流的人,你的思维非常清醒。”

    周铭则是两手一摊:“我倒是想不清醒,但一边是轻轻松松的赚钱,另一边是有生命危险的赚钱,我想就是白痴也能做出正确的选择,麦塔先生您说呢?”

    这句反问让戴维耶和威廉再一次感到恼火,因为这个比喻太不像话了,不过碍于之前在周铭面前的丢人行为,他们并没有第一时间开口。

    “那看来我今天注定是要无功而返了。”麦塔也很无奈的对周铭说。

    “无不无功而返在于麦塔先生您而不是我,”周铭说,“其实就我个人来说,我是很不希望麦塔先生您无功而返的,因为我和麦塔先生以及您的刀塔计划一样,目的是为了赚钱,只有和您的刀塔计划一起,才能让我的利益最大化,毕竟有很多事情是麦塔先生您有能力去做而我没有的。”

    戴维耶和威廉茫然了,这一次威廉再也忍不住的问:“周铭你到底想说什么?难道你又想和我们合作了吗?”

    “这位是叫威廉吧?我还是希望你能好好听我说话,我是不可能和刀塔计划合作的,不过在有些事情上,我们却可以共同进退。”

    周铭对威廉说,他的语气是让威廉最不爽的那种,不过这个时候威廉却没了反应。

    另一边的戴维耶这时却听出了弦外之音,他问周铭:“周铭先生这么说,是有什么消息要向我们透‘露’了?”

    原本戴维耶只是试探着这么一问,却没想周铭居然真回答说:“我还真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消息,相信你们也都知道昨天总统先生过来切尔夫市场的事情,我和他谈了很长时间,总统先生对于目前卢布的情况深感忧虑,所以他正在着手准备发行新卢布。”

    [熱,門.小説. 网]

    听到周铭的答案,威廉的屁股下面就像是安了弹簧一般猛的跳了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周铭大叫道:“这不可能!周铭你一定是在欺骗我们,这个国家怎么就会因为你这点事情要发行新卢布呢?”

    旁边戴维耶则在怀疑:“每一种货币的发行都应该是一个国家的最高机密,我不相信尼古拉维奇会这么没脑子,告诉你这个消息。”

    只有麦塔先生一言不发的看着周铭,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说(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