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以德唬人
    (鞠躬感谢“书友233574”的捧场支持!感谢“飞龙大大哥”、“单恋诠释尽”、“丧物玩志”、“风神羽少”和“意大利之夏zl”的月票支持!)

    “你们说这个中国人周铭他真的有办法掌握几百亿甚至更多的卢布吗?的确克里斯科这里的日用品都非常稀缺,但是光靠这个真的能掌握一个国家的钱吗?这里可不是南美那些小国,而是一个超级大国。[”

    麦塔问坐在自己对面的戴维耶和威廉道,现在他们已经结束了和周铭的谈话并离开了一号酒店,回到了礼宾车上。

    面对麦塔提出的这个问题,戴维耶和威廉都没有回答,不是他们不敢回答,而是他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如果是在一个礼拜前,他们一定都会毫不犹豫的回答不可能,原因很简单,就是缺钱,没有什么东西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不管是投机还是投资,再厉害的金融手段,都必须要有充足的资金作为前提,否则无论多么令人瞠目结舌的金融手段都只是空谈,所谓空手套白狼不过就是自欺欺人的神话。

    要不是这样,周铭在重生之初也不会拼命的利用国库券赚钱,还拉上当地的农行主任一起入伙赚钱了,为的就是抢在港城股灾之前筹集足够的资金,因为他很清楚,如果没有这笔钱,哪怕这次股灾多么能投机,他也只有站在一旁干瞪眼的份了。

    正所谓有钱万事可行没钱万事皆休,现在北俄的投机也是一样,听起来周铭利用日用品的销售能掌握卢布,继而就能成为北俄国内政治经济两界都举足轻重的人物,但在这里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由于周铭的目的是掌握卢布,也就是说这些日用品都是一时半会收不回成本的投资。

    那么问题来了,谁都知道远洋贸易是一种风险很大又投资很高的商业行为,现在还明摆着收不回投资,港城还没有从去年的股灾中恢复元气,他们能有多少钱投入到这里面来呢?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更重要的,就算港城财团很支持周铭,砸锅卖铁也要把周铭的计划执行下去,那么货品本身的问题又出来了。

    因为远洋贸易是很需要时间的,一万吨的货品从港城运到这里至少要两个月的时间,可现在北俄的形势瞬息万变,显然不可能从港城或者东南亚的后方运送,只能选择就近从欧洲采购,可欧洲的产能也并没有那么富裕,这里又有多少个万吨货品支撑给周铭呢?就算有,像他这样采购,价格又会引起怎样的波动呢?

    一旦价格出了问题,欧洲这些国家政府和当地财团可都不是吃素的,他们一定会用出非常激烈的手段,这也不是港城财团愿意看到的。

    这些都是摆在眼前很现实的问题,也正是这些问题,才让戴维耶和威廉不得不去怀疑和否定。

    这是不可能的,可周铭这个人就是善于创造不可能的奇迹,当初周铭孤身一人来到克里斯科,什么都没有,没人会把他当回事。

    可后来他不管是怂恿尼古拉维奇走出白宫演讲,还是联合北俄商人跟着他在刀塔计划里分一杯羹,亦或是现在说服港城财团运来万吨日用品,帮他掌握卢布,这每一件事可以说都是奇迹,那么一个如此能创造奇迹的人,还有什么事情发生在他身上是不可能的呢?这也是戴维耶和威廉不敢下定论的根本原因。

    见戴维耶和威廉都不回答的样子,麦塔轻轻的摇了摇头,他知道这两位西方的金融精英,已经因为周铭的事情,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和判断力了。

    “这件事情有可能是真的也可能是假的,但我们并不是科学家,我们不需要解开这道薛定谔的猫方程,我们只需要执行我们的既定战略。”

    麦塔最后做出了表态:“昨天尼古拉维奇主动上门拜访了这位中国周,今天我们也来了,不管我们如何不承认,他都已经成为了现在北俄很重要的一方势力,那么我们就必须认真对待。”

    听到麦塔表了态,戴维耶和威廉都松了口气,因为在周铭的这个问题上,他们是真的怕做决定了,反正和周铭有关的事情就没好事。

    这时麦塔接着说:“还有一点,如果北俄真的准备发行新卢布的话,那我们这边也一定要提前做好准备了。”

    戴维耶和威廉再一次沉默了,过了一会以后戴维耶才说:“麦塔先生,您真的认为北俄的总统先生,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那个中国人,而他也会这个事情告诉我们吗?”

    货币的重要性,对于所有懂经济的人来说都是毋庸置疑的,可以说货币就是一个国家经济中心的中心,也正是因为这样,周铭利用日用品贸易掌握卢布,才会引起北俄总统尼古拉维奇和麦塔先生两边这么大的反应,都不惜放下身份亲自上门拜访。

    既然货币是如此重要,那么一个国家废弃旧货币发行新币,必然也是机密,否则要是有人想在这旧币未去新币未发的时候动点手脚,那也太容易了。

    除此之外就是现在尼古拉维奇才刚刚搬进姆林宫里,不管是上层的政治局势,还是进行私有化改革以后的经济局势,都还没有稳定下来,就连傻子也能看出来,现在是需要稳定而不是去发行新卢布的时候,尼古拉维奇自然也不会蠢到这个地步。

    那么现在如果真的要发行新卢布的话,就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周铭掌握卢布的行为也让这位北俄总统感到害怕了。

    固然礼宾车的司机都是受到过专业训练的,但在启动的时候仍然不可避免的有一丝颤动,随着车子的启动,麦塔转头看了一眼一号酒店,最后才回答戴维耶说:“周铭是个聪明人,他不会在这个事情上和我们开玩笑,看来我们的刀塔计划遇到真正的难题了,这个中国人,是个厉害人物,我们都小瞧了他。”

    “不过现在较量才刚刚开始,麦塔先生,最后的胜利一定还会是属于我们的对吗?”威廉不服气的问麦塔道。

    麦塔从车窗外收回了目光,微笑着回答他说:“那当然,没有人可以战胜我们!”

    这句回答麦塔并没有特别去强调什么,但他这话却给了戴维耶和威廉莫大的信心,只是他们在面对周铭给他们压力感到非常头疼的时候,在一号酒店的咖啡厅里,站在床边目送他们这辆礼宾车离开的周铭,却在长出了一口气。

    “总算是把他们给送走了。”

    李成和童刚童华父子一起走进咖啡厅,说话的正是那位未来的华人首富李成,而童刚则无不感慨的说:“没想到还真是那位麦塔先生呀!”

    这话让周铭感到有些惊讶:“怎么童主席也认识麦塔先生吗?”

    童刚点头说:“曾经在美国有过一面之缘,他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他受雇于美国政府,是直接对总统负责的秘密金融战专家,很多针对苏联的经济计划都是出自他的手笔,还有一点,在他受雇于美国政府之前,他的履历非常普通,普通到几乎是一片空白。”

    这里都是聪明人,谁都能听出童刚的弦外之音,对于前半段话大家都不感到意外,毕竟作为刀塔计划的总负责人,要说他没有美国政府的背.景,那是打死都不信的。

    至于后半段,这人在受雇于美国政府前的履历普通到一片空白,这显然是有问题的,因为一位直接对总统负责,直接针对一个超级大国的金融战专家,怎么会普通?那不过就是掩人耳目的障眼法罢了。

    [熱,門.小説. 网] 李成这个时候却说:“我承认,这位麦塔先生的确很不寻常,不过这都无所谓了,因为他今天不就被我们的周铭先生摆了一道吗?这就证明一山还有一山高,我们中华儿女的智慧是要高过这些美国人的!”

    童刚开心的大笑起来,周铭则对李成说:“李董您还是那么能说,不过您这也把我捧的太高了吧?”

    “我认为李董这话还说谦虚了,因为周铭你今天的事情,的确让人大开眼界!”

    这一次说话的是童刚,他伸手拍拍周铭的肩膀,很严肃的对他说:“老实说,当初你说要用销售日用品来掌握整个北俄的卢布,还真是把我给吓到了,因为我们可没有那么多钱,就算我们有那么多钱,恐怕也找不到那么多日用品,更来不及运来这边呀。”

    童刚一句话就直接点到了重点,其实这个重点就是麦塔他们在车上所想到的,他们就是缺钱,不可能真的完全靠销售日用品,掌握全部或者大部分的卢布。

    听童刚说到了重点,李成看了一眼窗外也说:“如果麦塔先生反应过来了,恐怕我们就很麻烦了,掌握这么多卢布在手上,却又没法真正掌握全部。”

    “所以我才说周铭很厉害,把麦塔先生都给唬住了。”童刚说。

    不过这个时候周铭却说:“我倒不这么认为,麦塔先生和戴维耶还有那个威廉,他们都很聪明,所以我认为他们已经想到了,只是我的所作所为,让他们没办法去相信而已,还有一点更重要的,就是我告诉了他们北俄即将发行新卢布的消息,他们现在更多的关注还必须得在这上面。”

    “那北俄政府真要发行新卢布了吗?”童华问周铭。

    “是不是真的,接下来姆林宫的会议,应该就会给我们答案了。”周铭说。(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