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这叫先抑后扬
    作为重生者,周铭当然是知道北俄这个新卢布汇率的,不过他的知道也含有很大的运气成分在里面,因为在前世北俄的新卢布发行的时候,国内的外汇市场也处于一个刚刚兴起的状态,大家都说炒这个新卢布能赚钱,也确实有人赚到了钱,周铭也就跟着一起炒了。++++

    也就是在前世炒外汇的时候,周铭翻阅了许多关于北俄卢布的资料,这才记下了这个新卢布发行之初那个神奇数字,毕竟这个消息也是非常重要的嘛。

    但就算是这样,周铭今天说出这个消息仍然还是带着一个赌一把的心态,因为现在北俄新卢布的发行毕竟比前世提前了几年,旧卢布的贬值还没有经过整个刀塔计划洗礼以后那么严重;不过从另一方面来看,北俄整体的经济体系也并没有前世被破坏的样子,至少除了克里斯科以外的其他地方,都还在有条不紊的运转着。

    这样一上一下的相互抵消,周铭就大胆猜测这个新卢布汇率,会和前世发行之初是一样的,现在果然被他给赌对了。

    至于真的依靠日用品的销售和资本市场的走向去计算,这是周铭绝对不会去考虑的,首先是没那个时间,其次是周铭自己也不认为自己会有那个本事。

    “好了,我想我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如果总统先生没有别的事情了,我就先告辞了。”

    周铭对尼古拉维奇说,然后就招呼李成和童刚一起主动离开了座位,这个时候尼古拉维奇猛的反应了过来,他急忙拦住周铭说:“周铭先生请您等一下,关于新卢布汇率的问题,我们还需要多听一听您的意见。”

    “还是不要听的好了,因为我除了直接报给你们听的那个数字有用以外,其他说的都是关于汇率的基础知识,都是一些没用的废话。”周铭说。

    尼古拉维奇和其他北俄高官在听到周铭这句话以后,他们的脸色立即变得尴尬起来,因为这句话就是他们刚刚嘲讽周铭的,现在还给了他们。

    不过尼古拉维奇这时就表现出了一位总统的脸皮厚度,他对周铭说:“周铭先生我想你恐怕弄错了什么,我们从来都没有认为周铭先生你的话是没用的废话,相反我们都是非常期待周铭先生你的高论,否则今天这次重要的关于新卢布发行的会议,我就不会专程请你过来了。”

    有了尼古拉维奇起头,其他北俄官员也都纷纷点头说希望周铭先生能留下来,他们都希望听听更多他关于新卢布的看法。

    面对整个会议室里所有北俄高官的挽留,周铭停下了脚步,他回头看着尼古拉维奇还有其他官员说:“看来你们是真的很希望让这个新卢布更科学一点,不会再走上旧卢布的老路,很想挽救北俄经济了?”

    “是这样的,”尼古拉维奇说,“我们北俄目前的经济情况非常糟糕,我们必须改变着一切,而周铭先生你现在是我们北俄国内不可忽视的一方重要势力,我们北俄和你们中国自古以来就是友好邻邦,现在周铭先生你更是在这里做生意,我们北俄经济情况的好转也更利于你的发展不是吗?”

    听完尼古拉维奇的劝慰,周铭点点头说:“不能不说总统先生的话非常有说服力,每一字一句都说到了重点上,让人不能不服。”

    尼古拉维奇笑了:“周铭先生过奖了,那就请周铭先生还有这两位先生坐下吧,我们接着谈谈关于新卢布汇率的事。”

    这时周铭却轻轻摇头,他话锋猛然一转道:“总统先生我想您也是弄错了什么,从刚才到现在我可都没有说过我要留下来开这个会议,而且我是个投机商人,我来克里斯科更多的是想在这里浑水摸鱼,赚更多的钱才是目的,很抱歉出于我的利益考虑,这里的经济形势越混乱才对我越有利。”

    周铭最后说:“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该说的都已经告诉了你们,我也实在没什么好说的了,所以很抱歉总统先生还有各位先生,我先告辞了。”

    说完周铭就带着童刚李成一起离开了会议室,这一次尼古拉维奇就没有再拦着了,因为他很清楚再拦也没有任何意义,周铭这些话已经把他们所有人的脸都给打肿了,他们面面相觑,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那边周铭他们走出这栋办公大楼,童刚就对周铭说:“周铭你可是在这些外国人面前,把我们中华民族的面子都给挣回来啦!看着刚才那些北俄人他们想留你下来,但却又感到非常尴尬的脸色我就非常高兴。”

    周铭回头看着他,童刚的语气充满了兴奋,周铭先是有些不理解,但转念一想就反应过来了,童刚的年纪很大了,他是出身在旧社会,同时又是长在海外的,可以说他是见证了中华民族辛酸史的,或许他现在已经是世界知名的七大船王之一了,但有些记忆却是难以忘记的。

    也正是这个原因,当他现在看到周铭在这些北俄人面前这么牛气冲天,偏偏那些北俄人还拿他无可奈何的样子,就让他感到非常爽。

    “只是时间太短了,要是周铭小兄弟你能再多讲一些关于新卢布汇率的想法,我相信效果肯定会更好的。”李成对周铭说,语气颇为遗憾,童刚也非常赞同。

    不过对此周铭却有些无可奈何:“童主席李董,我倒也是想多说点什么出来,但我是真的什么都不懂了。”

    周铭这话让李成和童刚都感到非常惊讶,面对他们怀疑的目光,周铭主动坦白说:“童主席李董你们这是把我想的太[熱,門.小説. 网]厉害了,其实我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内地人,顶多就是比别人多上了两年学罢了,我能明白什么叫金融,如何在金融里赚钱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哪里还能真的把金融了解的那么透彻呢?”

    一语惊醒梦中人,李成和童刚这才恍然大悟,李成一拍额头说:“周铭小兄弟你看我们这一下子都忘记这一茬了,你缺少系统的金融知识,不过这也都是周铭小兄弟你自己做的很好呀!如果不是你表现得这么出色,怎么会让人不由自主的忘记你的身份,把你当成是最厉害的商人呢?”

    童刚那边则想了一下问:“那这么说你刚才在会议室里是故意说那些关于汇率的基础知识了?目的就是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周铭点头对童刚竖起了大拇指:“童主席果然分析透彻。”

    短短的一句话,就让童刚和李成对周铭一下肃然起敬,显然他们都很清楚周铭这么做就是要先抑后扬,毕竟周铭的出身是硬伤,他没有系统的学习过金融和资本知识,如果要去直接剖析北俄的经济状况,周铭根本不可能做不到,肯定会漏洞百出的。

    当然这是北俄并不是美国那样的经济强国,但这位北俄总统尼古拉维奇先生却是急于要全盘西化的,说不定他就很了解呢?再加上北俄本身也是世界科研中心,谁知道里面有没有研究经济这一块的呢?

    所以周铭没办法去赌这个,在他看来他与其在这方面绞尽脑汁,倒不如转换一下思维。

    既然咱没有系统的理论知识,那就不需要有了,咱们就直接表达出来,让你瞧不起咱,最后咱在把最重要的消息,也就是新卢布的汇率抛出来,就能一举反正了。

    这个顺序是必须,因为要是先抛出汇率,那惊喜就远没有现在这么强烈了。

    想到这里,李成突然问周铭:“只是我现在还是不明白,周铭你究竟是如何得出新卢布汇率的?”

    李成不愧是日后的华人首富,他这个问题完全问到了关键上,因为不论周铭的剧本设想的有多好,如果没有最后新卢布这一锤定音,那么他不管说什么都注定只能是一个笑话。可这个新卢布的汇率问题,一如尼古拉维奇和所有的北俄高官们疑惑的一样,他也不明白周铭是如何算出来的,还能这么笃定。

    周铭笑了,他早就知道了自己一旦说了这个汇率,那么这个问题就是没办法回避的,于是周铭说出了自己准备好的答案:“其实这个汇率并不是我得出来的,而是刀塔计划那边的杰作,我想童主席和李董你们一定都还记得昨天麦塔先生来一号酒店找过我的事情吧?”

    “你说这个汇率是麦塔先生告诉你的?他为什么要这么做?”童刚非常惊讶的问。

    “很简单,不管怎么说,他都已经认同我作为北俄的三方势力之一了,那么有些消息他就不能再独享了,就像我会把北俄即将发行新卢布的事情告诉他一样,作为交换,他当然也要告诉我一些事了。”周铭说。

    面对周铭给出的这个答案,童刚和李成面面相觑,显然他们都还是不能接受,毕竟这有点太违背常理了,而且在隐隐之中他们也觉得有哪里不对。

    周铭可不给他们思考的机会,周铭接着说:“如果童主席和李董你们要是不相信的话,待会我们不要急着走,在门口等一会,我相信会有一个你们意想不到的惊喜的。”(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