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意想不到的惊喜
    (鞠躬感谢“eaebsp;   意想不到的惊喜?

    李成和童刚面面相觑,显然都不明白周铭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而周铭也并没有给他们做过多的解释,只是带着他们乘坐姆林宫内准备好的车子回到了大门口,换成他们进来时的那辆伏尔加,他们开出了姆林宫,不过却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将车停在了姆林宫的正门对面。+ .

    对于周铭的这个举动,李成和童刚都表示很不理解,但由于周铭之前已经说过了会有他们意想不到的惊喜,这两个人也都是港城的著名商人,都是非常能沉得住气的,因此他们也就都聪明的没有问任何问题。

    就这样时间一过就是半个小时,当李成和童刚再有耐心也开始变得不耐烦的时候,一辆加长的凯迪拉克礼宾车从格勒大街上开了过来。

    这个情况让李成和童刚都一下精神抖擞了起来,显然他们都认出了那辆凯迪拉克的身份,因为这是他们昨天才在一号酒店下面就见到过的。当然就算没有见到也能猜的出来,因为这是在北俄,且不说现在经济萧条成了这个样子,就算经济没有多差,在某些政策的高压之下,也不大会可能出现这种招摇过市的豪车。

    也就是这些原因,让李成和童刚第一眼就认出了这辆车所代表的身份。

    “这是麦塔先生的车,他怎么会来姆林宫?”童刚皱着眉头看着周铭问,“这就是你说的惊喜吗?”

    “童主席,难道这还不算是惊喜吗?”

    周铭反问童刚道,童刚只是沉默并没有回答,周铭接着说道:“至于麦塔先生会来姆林宫,我想也并不是什么特别感到难以置信的事情吧?因为这个刀塔计划在执行之初,就肯定是要和北俄领导层打好关系的,在这种里应外合之下,才能达到利益的最大化。”

    说到这里周铭想了一下,又加了一句道:“如果没有我们的存在,要是让刀塔计划和北俄官员勾结在一起,说不定还会出现戴维耶这些人帮助北俄制定和修改经济政策的事情发生。”

    “周铭你这想法也实在与我们很不一样。”童刚对周铭说,言语当中有一股说不出味道的感觉。

    周铭知道童刚肯定不相信自己的话,其实别说是他了,就算是后世那些开了上帝视角的人,也同样不相信这段历史,可有的时候现实就是这么扯淡。

    根据前世周铭所查到的资料显示,在苏联解体后的几年时间里,美国成了整个北俄的老师,手把手的[熱,門.小説. 网]教这位新入门的北俄同学进行改革,不仅有美国经济学家修改尼古拉维奇的总统令,有美国律师帮北俄制定法律条文和政府规定,甚至还有美国的财政部官员直接帮助北俄财政部制定和执行经济政策。

    这就像是一个人生病了,却让一个之前还打生打死的敌人帮自己看病,这个情况不论怎么想都是让人感到难以置信的,所以童刚会不相信也很正常。

    不过童刚和李成都不是那么喜欢钻牛角尖的人,他们不可能会在这种无聊的问题上做过多的纠缠,随后李成又问周铭:“既然周铭小兄弟你已经猜到了麦塔先生也会来姆林宫,那么你也应该猜到了他的目的吧?”

    周铭点头回答说:“能猜到,但是不一定对。”

    童刚和李成都很期待周铭的答案,他才接着往下说道:“姆林宫是北俄的最高权力中心,不管刀塔计划怎么跟北俄高层勾结在一起,但有一点底线还是在的,那就是尼古拉维奇绝不允许他们染指北俄政治。所以今天麦塔先生过来,肯定也是和我们一样,得到了尼古拉维奇的邀请,目的还是这个新卢布的问题。”

    “还是新卢布的汇率问题吗?”童刚问。

    周铭摇头说:“那可就不一定了,很有可能是针对我们掌握旧卢布的问题。”

    “这怎么针对?钱已经到我们手上了,难不成这位尼古拉维奇总统先生,还真的要签署总统令封杀我们的切尔夫市场不成?”李成说。

    “那倒没有必要,”周铭摆摆手说,“既然今天姆林宫里开的是一个新卢布会议,那么麦塔先生过来,开会的内容也只可能是和新卢布有关,而他们要想在这上面做文章,就可以卡死新旧卢布的兑换口子,比如禁止外国人兑换,只允许本国人凭自己的身份证进行兑换,还设置最高兑换限额这样。”

    “什么?这尼古拉维奇总统和麦塔先生简直太可恨了,这就是要把我们给赶尽杀绝呀!”

    周铭给出的答案让童刚和李成目瞪口呆,因为如果真像周铭说的这样,那就真是给了他们致命一击了……

    当在门口的车里,周铭的话让童刚和李成目瞪口呆的时候,在姆林宫内,麦塔的那辆加长礼宾车已经开到了政府大厦前,就从这个待遇,就不难看出尼古拉维奇对周铭和麦塔两人的区别重视程度。

    下车的是麦塔和戴维耶两人,他们在警卫的带领下走进大厦,也来到了会议室,而在会议室内,仍然是尼古拉维奇和他的北俄高官们在这里开会。

    见到他们走进来,尼古拉维奇先站起来对他们说:“麦塔先生您好,我和所有的北俄同僚欢迎您的到来!”

    麦塔和戴维耶也向尼古拉维奇恭维了几句,然后坐了下来,尼古拉维奇说:“麦塔先生是美国非常著名的金融专家,早在十多年前就曾发表过震惊世界的论文观点,就算我们是在地球的另一边,也是很清楚的。”

    “现在北俄国内的经济情况很不容乐观,卢布贬值非常严重,我们现在准备发行新卢布来应对这个情况,但是废除旧货币发行新币,是一个系统的工程,不是一道法令一个政策就可以解决的,”尼古拉维奇说,“所以这一次请麦塔先生过来,也就是希望能听一听麦塔先生你的意见。”

    麦塔点头说:“这些我都明白,不过关于新卢布汇率的问题,我相信总统先生您肯定已经有答案了吧?”

    被麦塔这么一问,尼古拉维奇的脸色有些尴尬,他回答说:“关于新卢布兑美元的汇率,我们计划是定在327比1上。”

    “这个汇率稍微有些低了,但作为刺激北俄国内的市场还是很好的,”麦塔说,“既然汇率的问题已经定下来了,我想我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我今天过来也还是有件更重要的事需要和总统先生好好谈谈的。”

    尼古拉维奇一脸释然的表情对麦塔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麦塔先生但说无妨。”

    “原本总统先生带领北俄进行私有化的改革,这是全世界都乐于见到的事情,我也非常支持总统先生的做法,不过现在在北俄国内,还有中国人的势力兴起了,这就不是什么好事情了。”麦塔说,“这些中国人过来以后,就直奔卢布过去,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掌握卢布,这是要扰乱整个北俄经济架构的事情,我希望总统先生一定要引起重视。”

    尼古拉维奇挑了一下眉,他没想到麦塔居然一上来就直奔主题,但他也并没有惊讶,也对麦塔说:“麦塔先生不愧是著名的金融专家,就是能一针见血,我这一次请麦塔先生您过来,就是希望您能帮我想想办法的。”

    “既然总统先生这么说了,那我就直说了,”麦塔说,“其实要解决那些中国人手里的卢布问题也很简单,总统先生就只需要在发行新卢布以后对旧卢布进行一定的限制就可以了。”

    “限制旧卢布?麦塔先生能请您说的更明确一些吗?”尼古拉维奇问。

    麦塔两手一摊:“当然可以,如果北俄政府强令本国居民更换新卢布,废除旧卢布,禁止旧卢布的流通,并且规定所有北俄市民必须凭本人身份证去指定地点进行兑换,最好再设置一个每人最高的兑换限额,这样就可以很好的完成这次过度了。”

    麦塔的话让尼古拉维奇和其他北俄官员的眼睛猛然一亮,尼古拉维奇赞叹道:“麦塔先生这个办法真是太好了!我一直很头疼有外国投机分子趁着北俄经济转变的时候来这里投机,现在有人掌握了大量卢布,更是让人非常头疼,现在有了麦塔先生的办法,一下就能打到关键上。”

    尼古拉维奇会这么激动是理所当然的,毕竟他最头疼的就是周铭手上掌握的那么多卢布,现在有了麦塔先生这个办法,就能一下子让周铭手上的卢布全部变成废纸。

    要知道,不管是周铭还是那些港城财团,他们在北俄国内都是没有势力的,如果必须要本国身份证,再加上有最高限额的限制,不就一下让周铭的卢布全部砸在手里花不出去了吗?那么他赚了再多的卢布,也只是为北俄的改革建设做贡献罢了。

    回想起刚才在周铭手上吃的憋,现在听到这个消息让尼古拉维奇一下畅快的很多,尤其想到自己不花一分钱,就能给北俄国内引进一万吨的日用品,尼古拉维奇简直觉得自己是个天才。

    而麦塔先生则靠在了椅子上,嘴角上扬,他很清楚北俄是注定要走这一步的,要是继续拖下去,说不准就是自己的刀塔计划要倒这个霉了,但是现在,就只能先送那个中国人这个礼物了,谁让你不好好跟在刀塔计划里一起赚钱呢?要自立门户,有些事情就必须是要面对的。(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