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卢布作废
    ( )2012年的8月15日,在北俄共和国首都切尔夫市场门口的对峙仍在继续,是北俄共和国执法局和北俄普通民众以及市场内中国商人的对峙。

    执法局的车辆围在切尔夫市场门口[熱,門.小説. 网]已经有一个多小时了,随着时间的越拖越长,这里聚集的人也越来越多,其中就包括很多国内外的记者,这让执法局长感觉非常焦躁,因为他今天的任务就是要关停市场,可要是他不仅任务完成不了,反而还让国外媒体把这个事情给拍下来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在这样的焦虑下,执法局长大喊道:“今天不管怎么说,这个违反规定的切尔夫市场必须关停,这是总统亲自签发的命令,谁敢阻拦就是暴力抗法,我们执法局有权采取一切必要的手段!”

    另一边领头的科农则针锋相对的喊道:“切尔夫市场决不能关闭!就算是总统先生签发的命令也不行,我们不允许!如果你真要强制关停这个市场,那么就请你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吧!”

    在科农之后,其他跟着他一起过来的北俄老人也都纷纷挡在了切尔夫市场前面,没有人退缩哪怕一步。

    执法局长气火上头,他指着科农大声道:“科农老先生,我知道你在克里斯科很有声望,我尊敬你才让着你,但这并不是你在执法局面前叫嚣的资本,你不要以为我真的不敢抓你,我只是不希望造成太大的冲突,我更希望能顺利的解决这个事情!”

    科农也指回去说:“如果你只是一个官僚,那么请你收回你的尊重,我也根本不需要一个官僚对我的尊重,我也还是那句话,切尔夫市场是我们整个北俄的救星,如果不是这里不是这些中国人,大多数北俄人都过不了那一年,是他们救了我们,我们北俄人绝对不能忘恩负义!”

    科农的话说完,在不远处一个商场门口的大屏幕上,就突然放出了一张照片,那是一个破衣烂衫的北俄老人,手里握着几张旧卢布,流着眼泪茫然的看着天的样子。

    看到这张照片被放出来,科农指着照片又说道:“看到了吗?这张照片是二十年前在美国获奖的新闻照片,这张照片就是当年北俄最具代表性的照片,那个时候我们所有的北俄人都是这个样子的,如果没有切尔夫市场,如果没有这些中国商人,我们都会死,根本不会有你们这些人。”

    科农越说越激动,整个身体都止不住的颤抖起来:“可是现在你们翅膀硬了,却因为一些可笑的理由却要关停这里,你们简直是忘恩负义的王八蛋呀!”

    不仅是科农,还有其他跟着一起来的北俄老人也都拼命扯着嗓子叫喊道:“没错,我们绝不能对不起我们的中国恩人,我们不能当忘恩负义的混蛋!”

    在拥挤当中,有些年轻人愣愣的问周围的人:“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科农老先生他会和这些人这么激动呢?”

    只有一些年长的人会流着泪回答说:“那年是一个吃人的年代,当包括总统在内的所有人都放弃了我们,赶着我们去死的时候,是这些中国人,他们用他们的双手救了我们。”

    ……

    让时间退回到89年的7月7日,这一天按照农历来算正是即将进入夏天最热的时候了,在北俄这边也是一样,不过在二十度的温度下,所有克里斯科的北俄人却都没一点温暖的感觉,反而每个人都有一种发自心底的冰冷,原因无他,就是今天早上北俄当局签发的一条命令。

    “基于目前国内的经济情况,尼古拉维奇总统签发总统令,宣布废除旧卢布,发行新卢布,请所有北俄人在三天之内凭身份证到指定银行取兑换新卢布,三天过后所有旧卢布将会停止流通。”

    这一条消息随着广播被放出,让整条热闹的格勒大街一下子变得安静了下来,他们有的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就抬头看着头顶上的广播,有的则是拿着收音机呆愣在那里,但不管他们是一种怎样的姿态,他们眼中的茫然和不可思议都是难以掩饰的。

    “这广播是什么意思?就是说以后我们手里的卢布就不能用了,就不是钱了吗?”

    有人懵懵懂懂的问自己身边的人,那人则回答他说:“我也不明白,不过听广播好像就是这个意思,要不然也不会要求我们一定去兑换新卢布的,但这卢布是怎么了?为什么说作废就作废了呢?那新卢布和这旧卢布有什么区别,怎么就要我们一定要换掉旧卢布去用新卢布呢?”

    这人回答是回答了,但他的语气当中却仍然充满了茫然,同时他的问题也正是格勒大街上乃至所有克里斯科人心里的疑问。

    不过他们的茫然和疑问也是正常的,卢布的发行历史暂且不说,就单说这些北俄人他们从出生开始就一直是在用卢布的,不管是上街买菜,去交电费,还是出去旅游什么的,哪怕就是出了国,在很多地方卢布也仍然是可以流通的,是有很大价值的。

    因此在很多人眼中,卢布就是他们生活的象征,现在突然一声广播说卢布要作废了,这怎么能让他们接受得了呢?

    正如二十年后,中央政府突然宣布软妹币作废了是一个道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经济专家,大家都过惯了一种生活,用习惯了一种货币,这个时候你突然要他改变,不可能会适应得了的。

    人群当中,有一位上了年纪的北俄老太太,她身上穿着脏兮兮的衣服,很多地方都破了洞的,她这个时候的动作,是停在拿一个罐头给她对面顾客的时候,显然是在做了交易。

    尽管格勒大街的地位和长安街差不多,但自从经济危机爆发以来,这条克里斯科的中心街道,就成了所有北俄人兜售商品的杂烩市场了,这位北俄老太太也是这个买卖大军当中的普通一员,她是家里实在没钱了,又想要给自己的孙子买件夏天的衣服,就拿着家里仅剩的几个罐头出来卖了。

    她的运气不错,在格勒大街上很快就有人要买她的罐头,可当她正要卖掉这最后一个罐头的时候,却听到了这如晴天霹雳一般的消息。

    卢布要被强制废除不能用了?

    这位北俄老太太整个人一下子就蒙了,因为由于要去切尔夫市场买衣服的关系,她今天卖的罐头是收的卢布,可现在广播却突然说卢布要作废了,这可如何是好?

    “这笔交易可以不做了吗?罐头我不卖了。”

    北俄老太太对面前的人说,可那人的动作更快一步,就在北俄老太太的话才开口的时候,那人就用力拿走了她的罐头,然后飞快的把几张旧卢布塞到了她的手中,同时说:“不行,这个罐头我已经买了。”

    北俄老太太很不想卖,可她年岁已高,而对面那个是年轻力壮的青年人,她根本抢不赢他,老太太只好说:“可是刚才的广播说卢布已经作废了,这怎么还能卖呢?”

    那年轻人却完全不听:“那和我又没有关系,我们说好的是用卢布交易的,我可没有骗你,现在卢布不能用了你去找总统先生好了,是他说作废的。”

    北俄老太太还想说什么,但那年轻人却根本不给她说的机会,直接拿着罐头就跑掉了,只剩下这个北俄老太太还站在原地,她看着年轻人跑离的背影,手里握着刚刚收到的卢布感到茫然。

    “喂!你在发什么呆呀?那个年轻人都跑了,你没听刚才的广播吗?总统先生已经签发了命令,这卢布以后就是一张废纸啦!”

    旁边有人提醒这位北俄老太太道,但她却还是感到不知所措,如果按常理来说,那个跑掉的年轻人的确很可恨,可是自己现在应该恨那个年轻人吗?想想好像并没有理由,因为他们一开始的确是约定好是用卢布交易的,那个年轻人并没有骗她什么。

    她这么想着低头看了看手里握着的卢布,眼泪不由自主的从眼睛里流了出来。

    这位北俄老太太,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用了一辈子的卢布,今天为什么会因为一个广播变成了一张废纸,为什么自己想要给自己孙子买一件夏天的衣服就这么难吗?为什么自己都已经拿出了仅剩的最后几盒罐头,却还是没有办法做到,这个国家是怎么了?难道真是要把人往绝路上逼吗?

    北俄老太太站在那里无声的哭泣,明明现在已经到了夏天,明明她已经穿着短袖上街了,但是现在在她心中,却是一片沁入骨髓的冰寒。

    这时咔嚓一声响,一个路过的美国记者拍下了这位北俄老太太的照片。

    尽管他并不是一名多么优秀的记者,但这个时候他却能敏锐的感觉到,这位北俄老太太现在的情况,就是整条格勒大街乃至整个克里斯科的人,他们在听到了北俄当局强制更换新卢布以后的状态,他们是那么的茫然和无所适从,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甚至还打乱了他们的生活。

    旧卢布不能用了,怎么办?

    这是此刻每一个普通北俄人心**同的想法,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辆宣传车开上街头,传来了让他们惊喜的消息。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