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来自上面的阻挠
    “快!马上通知经济管理办公室,让他们打电话去证券公司,从现在开始证券公司里要停止一切货币交易,尤其是关于旧卢布的货币交易,一定要停下!”

    在姆林宫内的总统办公室,尼古拉维奇挂断了麦塔先生的电话以后,站在那里呆愣了一会,然后马上就如同受了刺激一般的朝他的办公室主任卡西亚用吼叫的方式下达了他的命令。$..

    卡西亚根本不明白什么情况,他一脸茫然的劝道:“总统先生,证券公司的资本经济活动是现在克里斯科最重要的经济活动,也是总统先生您签署过法令,不允许干涉这里经济活动的,怎么今天……”

    不等卡西亚的话说完,尼古拉维奇就狠狠打断他的话道:“现在就是特殊情况,卡西亚主任我需要你马上把这个事情办好,而不是听你在这里说这些没用废话的!”

    面对尼古拉维奇的命令,卡西亚作为总统办公室的主任,他只能领命道:“我明白了,请总统先生放心,我马上就去通知经济管理办公室!”

    卡西亚说完就离开了办公室,而等他离开以后,尼古拉维奇就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脸,懊恼的坐了下来:“那个中国周铭果然厉害,没想到他还有这样的办法,只希望现在还能来得及!”

    尼古拉维奇说着猛一转话锋,也咬牙切齿的说:“不过相比那个中国周铭,有一些国内的家伙更可恶,他们这分明就是在卖国,就是在帮助国外的投机分子抢夺国家资产,和国家民族作对嘛!这些该死的家伙,有一天我肯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过了好一会卡西亚回到了办公室对尼古拉维奇说:“总统先生,我刚才通知了经济管理办公室,他们已经打电话去证券公司了,那边也承诺在一个小时内关闭市场交易,停止一切货币交易。”

    如果是往常,尼古拉维奇听到这样的消息会感到很平常,但在今天,这个答案却让他感到心神不宁,于是他又站起来说:“不行,老伙计我要你马上安排一下,我要去证券公司。”

    “总统先生您这是?”

    卡西亚愣愣的问,要说之前的命令还可以猜测是周铭那边又做了什么,但现在尼古拉维奇这样的做法,显然就有些小题大做了。

    可尼古拉维奇这个时候根本没空给他解释什么,还是直接下命令道:“老伙计执行我的命令!”

    ……

    与此同时在切尔夫市场,站在高台之上,周铭看着台下成千上万的北俄人冲进切尔夫市场,那密密麻麻的人头如同蚂蚁一般,就是后世的城隍庙会只怕都没有现在切尔夫市场这么大的人口密集。

    “如果切尔夫市场每天都能有这么大的人流量,我都想要重点经营这里了。”

    李成叹息着说,周铭听到他的话也笑着说:“如果李董真有意向的话,不知道能不能让我也入股进来呢?我可是对李董的经营策略非常感兴趣的,我可是知道郑爵士都对李董你寄予厚望的,说不定李董就是未来的世界华人首富了,我可得趁现在向李董多分润一些项目在手上。”

    李成对周铭说:“周铭小兄弟你这张嘴可真能说,我未来怎么样不好说,不过眼下周铭小兄弟你随便一出手,就是几亿几十亿的利益,怎么都应该是我们跟着你走才对吧。”

    高台上周铭和李成相互客气了几句,不过他们的客气并不是毫无根据的相互吹捧,他们的每一字一句都是有事实依据的,现在李成很受到世界船王郑浩龙的器重,他未来也的确是世界华人首富,这是周铭前世知道的事实;另一边周铭现在北俄带着李成他们跟着刀塔计划,随便赚几亿也是真的。

    这个时候突然童华的秘书匆匆跑了上来,他先是对童华深鞠一躬,随后在童华的首肯下向周铭汇报道:“周铭先生,有一位叫伊尔别多夫先生的北俄人已经到了,他现在正在管理处的接待室等着您。”

    周铭微微一笑说:“我们等的人终于到了,那童主席和李董,我们就先过去接待室吧,别让我们的客人等急了。”

    听到周铭这么说,童华和李成的表情一下变得严肃起来,童华想了一下对周铭说:“我们现在是在克里斯科,而且这位伊尔别多夫先生据说以前也是北俄当局的官员,他会是真心要帮我们吗?如果他在里面动了什么手脚,那我们可就要损失惨重了,我们一定要慎重的考虑清楚。”

    周铭回答说:“童主席,我已经考虑好了的,而且我之前也已经和童主席你解释过了,我们和伊尔别多夫是合作的关系,他并不是在单纯帮我们,因为我也觉得他不管是因为自己的身份还是别的什么,都没有任何帮我们的义务,但合作就不一样了,他也是在帮他自己赚钱。”

    最后周铭还补充了一句:“因为这位伊尔别多夫先生,他可是北俄联合银行的最大股东。”

    面对周铭的答案,童华和李成面面相觑,倒不是这个答案多么出乎他们的意料,事实上这个答案周铭是早就给他们说过了的,可他们却依然感到难以理解。

    “童主席李董,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是能获得暴利的事情,不论风险多大,都一定会有人去做的,”周铭说,“至于现在我们与伊尔别多夫合作的事,如果你们知道了他和其他北俄富商们发家的奥秘,我想你们就都不会惊讶了,因为现在的事情和他们当初的所作所为,完全是小巫见大巫的。”

    李成和童华不再说话了,这一方面是他们默认了周铭的解释,而在另一方面,则是事已至此,他们只能顺着这条路走下去了。

    周铭带着李成和童华一起去往管理处大楼,到了大楼前他们停了一下,不过因为切尔夫市场的火爆,让市场管理处这里都开始有人零零散散的摆摊了,而是在大楼门前的停车场上,停着十辆运钞车,在这些运钞车旁边,还站着专门用来护卫银行运钞和各种贵重物品的押运部队。

    “童主席李董,看来这位伊尔别多夫先生可是比我们要性急多了。”周铭说。

    李成和童华相视无言,除了在心里赞叹周铭的料事如神以外,就没其他的想法了。

    他们没有在楼下多逗留,很快就跟着周铭一起上了楼,在大楼的接待室里,一位有着地中海发型的犹太人已经等在了这里,这个人大家都认识,就是他们刚才一直在谈论的伊尔别多夫。

    “欢迎伊尔别多夫先生来到切尔夫市场!”走进来周铭就先向他打了招呼。

    伊尔别多夫也没闲着,看到周铭进来他马上起立也向周铭问好:“周铭先生不愧是周铭先生,我记得这切尔夫市场在半个月前还只是克里斯科一个完全不知名的小市场,但现在经过周铭先生你的经营,已经是这里最具影响力的市场了,据我估算,就现在在市场里的人数只怕就要上万了吧,这可是非常了不起的!”

    伊尔别多夫说到最后都给周铭竖起了大拇指,周铭对此只是摆摆手表[熱,門.小説. 网]示这并没有什么。

    随后周铭过去拍拍伊尔别多夫的肩膀,然后指着窗外对他说:“不过伊尔别多夫先生你也是一个很急性子的人,今天一下子就带来了那么多辆运钞车。”

    伊尔别多夫对此并不否认,他哈哈笑道:“那当然是要尽可能重视的,要不是我的联合银行也作为新卢布的指定兑换点,大多数运钞车都需要配合上面运送新卢布,我倒是想调更多的运钞车过来,毕竟只要有周铭先生你在的地方,这个钱是无论如何都少不了的。”

    周铭认下了这个话:“钱是少不了,毕竟切尔夫市场已经这么多天了,并且以后旧卢布就不能流通了,很多人都会拼命的要把钱花出去的。”

    “在这方面我从来都没有任何担心,”周铭对伊尔别多夫说,“我担心的只是在证券市场那边,你和你的银行准备好了吗?”

    “当然没问题,这点周铭先生您大可放心,我现在不仅是联合银行的大股东,更管理着证券市场,周铭先生您想通过证券市场,将旧卢布花出去是非常简单的,而且周铭先生您是这么大的客户,我们当然是要给您特殊照顾的,有一些限制就能取消了。”伊尔别多夫对周铭说。

    周铭却摇手说:“伊尔别多夫先生你可能误会了,我指的不是这个,我指的是可能来自你们最高当局的麻烦。”

    听到周铭给出的这个答案,伊尔别多夫愣了一下,他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周铭先生您是说有什么执法部门会对此进行阻挠吗?”

    周铭笑着摇头说:“如果阻力只是来自执法部门就好了,我相信伊尔别多夫先生在北俄这边这么根深蒂固的实力肯定是有办法解决的,但这一次的阻力,只怕是来自你们共和国总统先生的。”

    伊尔别多夫当时就愣住了:“总统先生他会给我们阻力?这是为什么呢?他不是很支持私有化经济改革,也很支持新卢布的强制发行吗?”(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