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因为利益
    ( )刀塔计划在北俄的总指挥部八号别墅,是一间占地面积很大的建筑,除了正中央一栋非常宏伟的古堡式建筑以外,后面还有一个非常大的院子,上午当太阳升出地平线以后,麦塔和戴维耶这两位至关重要的人就在院子里一个露天的网球场打网球。+

    对于这些西方富豪们来说,身体素质是非常重要的指标,因此他们除非有特别重要的事情,否则都一定会抽出一定量的时间来进行身体锻炼,无论是跑步打球什么的都行。

    这不仅是在他们看来,只有没本事没头脑的人才会每天拼命干活,拿生命换金钱;更重要的是他们都明白身体素质的重要性。

    比方说商业谈判,一般人都以为那是双方信息和谈判技巧的比拼,这个观念没错,但这个观念是建立在谈判双方的水平有差别的前提下,但真正走上人生巅峰的,哪一个不是人精?谁不会在信息掌握和谈判技巧上下功夫?那么既然这两方面大家都是差不多的,最后比拼的,就只能是双方的意志力了。

    一个身体素质不行的人,如何能在意志力上占到优势呢?要知道一个重大的商业谈判,很有可能是连续几天甚至半个月的。

    都说商场如战场,在这个时间内,一旦谁先撑不住了,就会很容易失去先机,被人牵着鼻子走了。

    也正是对身体素质的追求,因此在见到西方的真正贵族的时候,不论是王室贵族还是财团富豪,他们的身材保持的大都很好,这就是来自于他们平时锻炼的结果。因此后世常说的高富帅并不是空穴来风的,至少在西方的上层圈子里,除非身体条件不允许,否则很少会有死肥宅出现的。

    一记正拍,麦塔打出了一记非常高质量的月亮球,网球从戴维耶接不到的头顶飞过,最后落在界内。

    看到这个结果,戴维耶停下了脚步,摘下了头上的网球帽,感叹的对那一侧的麦塔说:“麦塔先生不愧是原来学校网球协会的,虽然现在三十多年过去了,但麦塔先生看来仍然宝刀未老呀!”

    “我看这是你疏于锻炼的结果,如果你没事也能下球场打几拍,我觉得我会很吃力的,毕竟你可比我年轻太多了。”

    麦塔对戴维耶说,同时对戴维耶招招手,他们一起走下球场,这时马上有人过来接过他们的球拍帽子,并给他们送上毛巾和饮料。

    戴维耶边擦汗边说:“麦塔先生说的是法国的红土地吧,我认为只有在那种软性场地上,我的年龄和体力优势才能得到最大的发挥,要是单凭技巧,上帝,我想我只有来回奔跑的命了。”

    麦塔笑了笑:“那可不见得,如何能把自己的优势转化成胜势,这才是最重要的,我觉得在这方面戴维耶你可欠缺了不少,我倒觉得那个中国周铭,他在这方面就做的相当出色,连我都有些钦佩他了。”

    “有时候我都在想,如果这一次刀塔计划结束了,我是不是该拿出一部分钱来补偿给他,给他一次东山再起的机会,毕竟我对他的未来还是有很大期待的。”麦塔说。

    “麦塔先生的所作所为还是那么出人意料。”

    戴维耶随意说了一句,他只是把麦塔刚才的这句话当成一句玩笑话而已,尽管他也认为那个中国周铭确实有真本事,但他的条件摆在那里,也就那样了。

    只是既然聊起了关于这方面的话题,那就收不住了,随后他们一起坐在了场边的椅子上,看着佣人们在球场上忙忙碌碌,对草坪进行着保养。

    一边看着,戴维耶说:“麦塔先生,在昨天您给尼古拉维奇先生通过电话以后,他就马上停止了证券公司的一切交易,包括我们在证券公司的一些交易,就连我们在黑市上的交易,也因此受到了很大影响。”

    麦塔点点头说:“这是不可避免的,在他们中国有句老话叫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毕竟我们和他们的目的是一样的,现在北俄这边更换货币的做法也同样干扰到了我们。不过我们比他们所掌握的资源和渠道更多,因此我们的优势就是在应对这些情况的时候会比他们的选择更多。”

    戴维耶非常同意麦塔的话,事实上这也是一直以来他看不起周铭的原因所在,作为刀塔计划的负责人,戴维耶自有一份自傲在。

    而除了自傲,刀塔计划背后的支持者,都是欧美的顶级财团和各国政府,那么相应的,这些财团和国家,也肯定会给他们提供相应的资源和帮助,比如最简单和直接的,如果他们需要走资本市场将手上的旧卢布消费出去,根本不需要等北俄的证券公司开门,因为全世界的资本市场都可以用。

    他们可以选择近一些的伦敦交易所购买北俄国债,再通过英国政府把这些旧卢布兑换成新卢布。

    这听起来非常简单,但也就掌握了大量西方资源的他们可以用,要换成那些中国人,那就连门都没有了,那些骄傲的盎格鲁撒克逊人怎么可能会给这些中国人提供帮助呢?

    戴维耶这边放下了心,但麦塔却反而还是不放心,他放下手中的杯子问戴维耶:“不过现在切尔夫市场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我心里总有一点非常不好的预感。”

    听到麦塔先生的担心,戴维耶这边也突然想起什么的皱起了眉头,他回答麦塔先生说:“切尔夫市场那边的情况很奇怪,虽然昨天尼古拉维奇先生已经亲自去证券公司下达命令,并且证券公司也已经停止了一切交易,但切尔夫市场却仍然非常红火。”

    戴维耶想了想,补充一句说:“对比之前高峰的交易额是有所下降,但也仍然有上千万的高度。”

    麦塔惊疑了一声:“还有这样的事情,这太不正常了。”

    这的确不正常,因为切尔夫市场是现在北俄国内极少还非常支持旧卢布的地方了,并且还是在他们是去了从资本市场大量兑换新卢布的渠道以后,按理来说他们就算不关门大吉,也该换种方式了才对,可他们现在是什么情况?难道他们不怕他们收到的所有旧卢布全砸手里,他们真的是来北俄做慈善事业的吗?

    如果不是,那就代表他们肯定还有别的想法!

    就像是要证明他们的判断一般,当他们这边的话音才落,那边威廉就急急忙忙跑进了球场,也不管佣人们刚刚才保养好球场的草坪,就直接踩了过来,来到麦塔和戴维耶的面前,向麦塔汇报说:“刚刚从伦敦交易所传来消息,他们询问麦塔先生您是否做了大笔旧卢布的交易。”

    “大笔旧卢布的交易?我确实在打算这么做,但现在还并没有做出来。”

    麦塔说,他和戴维耶对视了一眼,他们的心里同时咯噔一下,有了非常不好的预感,随后麦塔马上问:“威廉,那伦敦交易所那边还说什么了?那边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

    “因为今天早上有一笔数额巨大的资金进入了英[熱,門.小説. 网]镑市场,从交易所开市开始,英镑对旧卢布的汇率就在持续走高,随后这笔资金又在兑换美元和德国马克,导致整个伦敦外汇市场的波动非常强烈,他们认为是受到了刀塔计划的影响,所以才打电话过来询问。”威廉回答说。

    “中国人,这会不会是周铭那些中国人做的?”这是戴维耶的第一反应。

    麦塔并没有急着下任何定论,他还是问威廉道:“伦敦交易所是一个制度健全的市场,那边是有很强反投机机制的,也不会有人允许出现任何大笔资金操纵市场的行为,出现这种市场波动,他们肯定要追查这笔制造波动资金来源的,有结果吗?”

    威廉点头说:“结果就是来自北俄这边,是用了联合银行和证券公司在伦敦交易所的一个账户。”

    “你说什么?是北俄证券公司在伦敦交易所的账户?这怎么可能?北俄证券公司昨天不就已经被强制关停了吗?”

    戴维耶当即惊讶的问,麦塔尽管没有说话,但他也露出了一副很困惑的表情,他也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威廉说:“伦敦交易所说这是早就设定好的一道交易程序。”

    听到这个答案,麦塔先是一愣,随后苦笑一下说:“看来那些中国人是早有准备了呀!”

    另一边的戴维耶则是仔细考虑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说:“原来那些中国人是钻了这么一个空子吗?他们简直就是可耻的无赖!”

    反倒是过来传递消息的威廉有些后知后觉:“怎么那些中国人是利用交易开始优先完成的设定绑架北俄联合银行和证券公司帮助他们兑换外币和新卢布的吗?可是这样做不是违反了总统的命令吗?他们怎么敢帮那些中国人打这个擦边球,他们难道不怕惹恼了他们的总统吗?”

    “因为利益。”戴维耶一句话就道出了根本核心,“证券公司的负责人是一位叫伊尔别多夫的北俄商人,联合银行也是他的产业,如果他帮助周铭做成了这笔交易,那么如此大笔资金在他的银行进进出出,是能帮他创造很大利益的,而且我相信他们之间肯定还有别的利益约定。”

    不过说到最后戴维耶也疑惑了,他不确定的说:“只是我很奇怪,现在这笔旧卢布明明已经花出去了,为什么切尔夫市场现在还那么红火呢?难道那些中国人会天真的以为我们注意不到吗?”

    “这或许就是他看的更远了。”麦塔说。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