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什么叫眼光长远
    ( )当麦塔在自己的八号别墅里发出那句感慨的时候,在切尔夫市场的管理处接待室内,也同样有人向周铭问出了几乎相同的疑惑。*,,

    “周铭先生,我们之前通过切尔夫市场所汇聚起来的旧卢布,不是都已经一次性全部送去证券公司了吗?为何现在切尔夫市场还不停止旧卢布的交易呢?难道周铭先生您是准备在第三天的时候再通过证券公司换一次新卢布吗?可我认为这几乎是没有可能性的。”

    向周铭提出质疑的是童刚的儿子童华,不过从旁边李成和童刚的表情来看,童华会这么问显然是受到了他们的影响。

    不过他们会这样做也是在情理之中的,毕竟他们都是有身份的人,虽然质疑周铭现在的做法,但由于周铭之前的表现,让他们又怕周铭是有什么计划,要真是这样,到时候也是让他们很难堪的。

    所以他们才会选择让童华先出来质疑一下,探探周铭的口风,这样就能有个缓冲,要是周铭真有想法,他们也好调整想法。

    “且不说尼古拉维奇总统亲自过来关停的证券公司,在两天后能不能重新开市,即使开市了,我们这么大一笔钱在资本市场上的流通,肯定会有动静,不论是刀塔计划还是北俄政府那边,肯定都已经得到消息,会来继续给我们制造麻烦的。”童华说。

    面对童华的质疑周铭很肯定的点头说:“我完全同意童华你的意见。”

    周铭的肯定让童华瞪大了眼睛:“既然周铭先生您也赞成,那为什么您还要坚持这样做呢?我可听钱处长说了,是您要求切尔夫市场保持承认旧卢布货币地位的。”

    “很简单,因为我这两天收到的旧卢布,我根本没打算再交给证券公司了。”周铭对童华说,“难道你忘了我昨天下午让你去联系黑市的事情吗?”

    童华摇头说:“我当然没忘记,那么周铭先生您是打算走黑市了?可这么大一笔钱,估计黑市也很难脱手的,毕竟我们现在的目标实在太大了。”

    “我不相信会有什么办不成的事,顶多只是缺少足够的利益而已,只要我们能给出让黑市足够动心的利益,那么他们肯定会帮我们脱手这笔钱的,哪里还会管我们的目标有多大。”周铭说。

    “的确如此,可是周铭先生我不明白您为何这么执着于旧卢布呢?”童华感到非常不理解,“我认为我们现在拒绝旧卢布也没什么不好的,毕竟这整个北俄都已经放弃了旧卢布,北俄总统都已经签署了命令会在三天后废除旧卢布,我们也需要与时俱进,更换新卢布才是。”

    “就是因为整个北俄都放弃了旧卢布,就是因为现在几乎所有的商场都放弃了旧卢布,我们才更应该承认旧卢布。”周铭说。

    周铭的答案震惊了童华,让他当场就凌乱了,他愣愣的问周铭:“周铭先生您真是来北俄做慈善事业的吗?”

    在童华看来,周铭这么做也只能说是为北俄民众着想的慈善事业了,否则他根本想不通当北俄人自己都放弃旧卢布,当旧卢布马上就要变成一堆废纸的时候,周铭为什么还要承认他的价值,这没道理嘛!

    不过童华的父亲童刚这时却意识到了什么,他问周铭:“周铭小兄弟你是想打响这个切尔夫市场的招牌?”

    周铭点头说是,童华这才恍然大悟周铭的目标压根就不在旧卢布上面,他是想着利用旧卢布来打响切尔夫市场的知名度,因为在这个大家都放弃了旧卢布的时候,只有切尔夫市场一个地方还承认旧卢布的价值,还愿意接受旧卢布,这种口耳相传的效果,肯定是要超过一切广告的。

    “那这可是一笔不小的广告费呀!”童刚对周铭说。

    童刚这句话可不是随便说说的,现在由于旧卢布的原因,切尔夫市场每天的人流量都很大,所有北俄人都争先恐后的来这里花掉自己手上的旧卢布,以防止过期作废,哪怕切尔夫市场每天都在调高各种商品的价格。

    那么这样一来每天通过交易流入切尔夫市场的旧卢布都有好几亿甚至十几亿之多,不说现在旧卢布的汇率已经低到多么令人发指了,就单说在通过黑市兑换新卢布时候中间需要让给黑市利益的时候,就会损失很大一笔钱,保守估计能有几十万美金。

    周铭对此则无谓的耸了耸肩说:“反正我们在资本市场上也赚了很多钱,现在回馈出去一些也无伤大雅,当然如果童主席认为不合理,我可以自己拿出这笔钱来。”

    “我想周铭小兄弟你一定是误会了,我可不是这个意思,”童刚说,“只是我不明白了,周铭小兄弟你为什么要打响切尔夫市场的知名度呢?”

    “因为我希望把切尔夫这个市场给塑造成克里斯科的一个标志呀!”周铭说,“因为之前我和李董讨论过了,他不是说希望能投资这个切尔夫市场吗?之前多做点准备总是有帮助的。”

    如果说之前周铭的话还只是让他们感到凌乱的话,那么周铭这句话则就让他们感到震惊了,尤其是李成,他完全是瞪大了眼睛看着周铭,根本不敢相信周明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之前李成的确是说过要投资切尔夫市场的话,但那时李成不过以为这就是一句玩笑话罢了,就算李成那时真有这个想法也并没有形成决断,却没想周铭居然牢牢记在了心里,并且还在这样的时候,还想着要花这么大的代价来帮这个市场打广告。

    李成心里感到非常感动,他曾以为自己做人做事都是天衣无缝的,但现在看来,周铭做事的周密程度更要在自己之上,并且更重要的是,周铭做事在周密之外,更重要的是他还有真诚。

    “周铭小兄弟你这让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我真没想到我当初那么一句话你居然会这么拼命的去做,让我太感动了。”李成对周铭说。

    周铭则是微笑着说:“我说了我很相信李董你的眼光,我也相信李董看中的切尔夫市场,未来一定会有大发展,成为克里斯科标杆的,如果可以的话,我甚至都想在未来把这个市场就成立一个公司,然后在北俄国内上市发展,不知道李董觉得怎么样?”

    “如果可以的话这当然是一个好事,但问题就在于恐怕这个事情并不好做。”

    李成有些担心的说,他想了想对周铭解释说:“我不是说周铭你的想法不好,只是时间太短,就算这种口耳相传的广告效果再好,结果也就那样了,很难制造大的轰动效果。”

    周铭点头赞成李成的话:“李董说的很有道理,要只是这两天,那效果最多也就那样了,但如果在这两天以后,切尔夫市场仍然承认旧卢布的价值呢?”

    这一下不仅是童刚童华父子的惊讶了,就连李成都给吓了一跳:“周铭你疯了吗?难道你不知道两天以后北俄政府就要废除旧卢布,到那个时候旧卢布就成一张废纸啦?连黑市都不会再收了,不管我们给多少利益他们都不会再要的了,那个时候我们还要这旧卢布干什么?”

    “我当然明白那时候旧卢布就要变成废纸了,不过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要这么做,因为只有独一无二才能创造价值。”周铭说,“李董你不妨设想一下,到了两天以后,当整个北俄共和国所有地方都不承认旧卢布价值的时候,只有我们切尔夫市场依然承认旧卢布的价值,会发生什么情况?”

    周铭自问自答说:“无疑整个手上还留有旧卢布的人都会来这里花掉自己手上的旧卢布,我相信这还是一批不小的人。”

    周铭最后又问:“那么这个时候,我们切尔夫市场成立公司上市,只有使用新卢布购买我们公司股份的人,才拥有股份的人才有资格根据股份份额在市场使用相应数目的旧卢布进行交易,那么这样一来我们的市场公司规模,是不是就能迅速扩大了?”

    [熱,門.小説. 网]   除了震撼还是震撼!

    李成和童刚在听完周铭的这一番分析以后,他们对周铭的敬佩是不可言喻的。

    周铭这番布置或许听起来简单,但实际上他每一步都是恰到好处的,首先当全国都不使用旧卢布的时候切尔夫市场仍然可以用,这会吸引多少人过来交易就不说了,毕竟短短三天整个北俄那么多人根本不可能换完自己手上的旧卢布,那么在三天以后切尔夫就成了他们唯一的希望。

    只有成为了切尔夫市场的股东,才有权在切尔夫市场使用旧卢布进行交易,这个话听起来合情合理,但只要是明眼人,都能一眼看出来背后藏着的玄机。

    只有这里能使用旧卢布,那么为了花掉旧卢布,他们只能选择接受这一点,那么只要大家都买了股份,事实上为了花掉自己手上的旧卢布,他们也只能这么选择,那么切尔夫市场就能通过这个布置迅速的壮大起来。

    想到这里,李成不能不对周铭竖起了大拇指:“周铭你的眼光,真是让人自愧不如呀!”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