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不相信?跟我来
    ( )“喂!你不是要告诉我们关于旧卢布的消息吗?怎么后面就没有消息了,难道你是在这里给我们表演哑剧的吗?”

    高台之下,围观的人群见科农半天不说话都有些不满了,有人对着台上的科农大声质问道,科农看着下面的这些围观人群,能够看到他们眼里的不耐和厌烦,科农心里非常着急,他很想说点什么,可是当他张开嘴的时候却又一个字母都说不出来,就好像他从来都没有说话这个天赋技能一般”。

    “你到底说不说?不说就赶紧滚蛋,别在这里浪费我们的时间,像你这样的混蛋,就是应该丢到河里去喂鱼!”

    下面又有人叫骂道,那一句句话就像刀子一般直刺进科农的心里,让他不知怎的就突然想起了昨天周铭对自己说话的样子,想起了自己姐姐跟着那个外国贩子上船时的痛苦表情。

    周铭先生是那么信任我,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到我的手里,而且他的所作所为都是一个大英雄救世主,我就是真的混蛋也绝对不能辜负这样一个人物的信任呀!还有我的姐姐,她就是因为这该死的国家过不下去了才要出国的,她明明知道出去了的日子会更惨,但那好歹还可能会有条活路!

    科农呀科农,你昨天不是在周铭先生面前赌咒发誓一定会做好的吗?你不是说一定要帮助其他的同胞吗?怎么现在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你决不能这样没用!

    科农在心里这么呐喊着,想起了昨天见到周铭先生时他激励自己的样子,这都让科农鼓起了无限的信心,他拿着喇叭放到嘴边说:“我的确是要告诉你们关于旧卢布的消息,因为旧卢布还可以使用。”

    听到科农这第一句话,在高台对面的伏尔加车里,周铭也又说话了:“好了,我们先回切尔夫市场吧。”

    童华感到有些惊讶:“周铭先生,这是为什么?难道您认为这个科农不行,咱们要换人了吗?”

    “正好相反,我认为这位科农先生已经没问题了,”周铭给童华解释说,“因为开始的时候他只是由于没有在这么多人面前演讲的经历,会有些紧张,不过只要他开口说话了,不管说的是什么,关键是他终于说话了,很多事情只要冲破了这层障碍,后面的事情就会很顺利的,所以我们并不需要在这里继续看下去了。”

    周铭的解释让童华目瞪口呆:“周铭先生,这样真的可以吗?”

    “有什么不可以的呢?就像你之前说的,如果这位科农先生不行的话,我们再换人就是了,不是吗?”周铭反问,“并且更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要做的事情很多,没必要把时间浪费在这上面,既然有人能做,那么不管他能不能做好,我们都必须相信他,否则自己担心这个又担心那个,结果只能是什么都做不好,自己还累。”

    面对周铭的解释,童华陷入了沉默,因为周铭的这番话并不是什么高深的大道理,但就是这些谁都能说出来的简单道理,却又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可是能做到的,无不是大人物。

    周铭笑笑让前面开车的[熱,門.小説. 网]**启动车子,开回切尔夫市场,而就在这个时候,在那边高台则传来了一阵哄笑。

    “你说旧卢布还能使用?你是没睡醒,还是河水喝多了,脑子被烧糊涂了?这几天大街小巷的广播都在说旧卢布完全作废的消息,就连银行都停止回收旧卢布,执法局也规定谁乱用旧卢布会被拘留。”

    “那好吧,你既然说能用旧卢布,那我们就在你这里用吧,我看你身上的衣服还不错,要不我就拿旧卢布全买下来,你就穿着我给你的旧卢布回家去吧!”

    听着台下的嘲笑和奚落,原本着急和紧张的科农,反而镇定了下来,他并不是不愤怒不是不服气,但他更觉着这些人好悲哀,大家明明都是被政府乒的对象,但他们却不思进取,反而还在相互嘲笑,难道这样做就能让自己的日子好过起来吗?

    明明旧卢布还能用就是他们最后的希望,可现在有人把这个希望摆在了他们面前,他们却还要嘲笑这个希望?这是为什么?

    科农不是心理学家,他自然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不过他很庆幸,自己能遇到周铭先生,因为如果自己没有遇到周铭先生,那自己又何尝不会是这些愚民当中的一员呢?

    带着这样的想法,科农看着台下的人群说:“大家都觉得很好笑吗?其实要我第一次听我也会觉得很好笑,但可惜我说的就是事实,因为在切尔夫市场那里,现在真的还可以使用旧卢布。”

    如果科农只是不服气的喊叫,那么只会激起更大的嘲笑和嘘声,但科农如此镇定的话语,却让台下所有人面面相觑,反而让他们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了。

    “切尔夫市场我知道,那里是中国商人的地方,那些中国商人贪婪小气,怎么会允许用旧卢布……”

    下面有人质疑,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科农盛怒的打断了:“放你.妈的狗屁!你这个婊子养的混蛋,夹.紧你的嘴给我听好了,这些中国人都是非常有涵养和非常有爱心的人,这个民族是勤劳勇敢和有责任心的,和姆林宫里那些狗屎完全不一样!”

    下面的人都愣住了,谁也没想到科农会突然爆出这么一番粗口来,让大家一下都没反应过来,谁都没有说话,只是愣愣的抬头看着在高台上发飙的科农。

    科农会这样也是正常,毕竟昨天周铭给他的震撼太大了,他那么崇拜周铭,怎么能允许这些人这样质疑甚至是辱骂自己的人生偶像呢?

    随后科农略微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才说:“我知道你们都不相信,因为姆林宫都已经广播说废除旧卢布了,不过正是这样,才更能体现中国人对我们北俄真挚的感情吗?但你们脑袋里的肮脏,才让你们不相信,甚至还辱骂他们,我真替中国人感到不值,看他们究竟在帮助什么人!”

    面对科农的指责,下面有人不服气说:“中国人在我们北俄不是一天两天了,难道你说是好人就是好人吗?切尔夫市场能不能用旧卢布我们又不知道。”

    “不去当然不知道,只有去过的人才知道。”科农说,“现在我就要去切尔夫市场,如果你们想去,可以跟着我一起去。”

    说完科农就跳下高台,下面的人非常自觉的给他让出了一条路,科农拎着喇叭看着周围一双双迷茫疑惑的目光,心里有一种非常自豪的感觉,他挺起胸脯说:“我知道你们每个人手上都有很多来不及兑换的旧卢布,我手上也有很多,我也知道你们都想花掉自己手上的旧卢布,那就跟我来吧。”

    科农说着就昂首向前走去,面前的人群自动分开两边,这些人看着科农的背影面面相觑,然后如同磁铁一般被科农吸引着走了。

    于是在格勒大街上很快出现了一个像是游行队伍一般浩浩荡荡的队伍,这让很多人感到诧异,就连格勒大街的警局也都紧张了起来,因为尽管北俄经济崩盘以来克里斯科的局势一直很混乱,但像这样的游行队伍还是很少见的,毕竟群体活动不管在哪个国家,都是非常敏感的。

    “你们这是什么队伍?是要去跑马场集会请愿吗?”

    路上不断有人靠过来询问,都会得到这样的回答:“听说切尔夫市场那边还可以花旧卢布,我们都是去看看情况的,如果真可以我们就要把手上的旧卢布全花掉。”

    这个答案让每一个听到的人都没法淡定下来,因为正如科农所说的那样,每个人手上都还有不少的旧卢布,由于姆林宫颁布法令废除了旧卢布,他们都非常急迫的想花掉旧卢布却没办法。

    现在猛的听到这个答案,就让这些后来的人也都一个个的加入到了这个队伍当中,就这样在不经意间,这个队伍就越来越浩大了。

    科农就昂首挺胸的走在这个队伍的正前方,他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队伍,心里越发的平静下来了,他的眼神也越发的坚定了。

    过了约莫半个小时,科农带着这个已经庞大到几千人的队伍,终于来到了切尔夫市场门口,在大门口,一辆非常普通的伏尔加轿车就停在那里,两个年轻中国人和一个很漂亮的北俄女人就站在车前,科农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因为这两个.中国人他都见过,其中一个就是他非常尊敬到崇拜的周铭先生。

    科农停下了脚步,他身后的队伍也都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没有一个人敢超过到前面去。

    就在这几千人疑惑的目光中,科农往前来到了周铭面前,非常恭敬的向周铭深鞠一躬,然后说:“周铭先生,我没有辜负您的厚望,我把人都带来了。”

    周铭微笑的拍了拍科农的肩膀说了一句辛苦了,然后周铭抬头看着科农身后几千人的庞大队伍,接过科农的喇叭交给翻译卡列琳娜说:“切尔夫市场欢迎大家,我知道由于旧卢布的废除让大家都感到很绝望,但你们大可不必如此,因为这个世界并没有抛弃你们,因为至少在切尔夫市场这里,仍然还可以使用旧卢布!”

    随着卡列琳娜翻译的最后一个单词落下,这几千人的队伍顿时爆发出一阵直冲云霄的热烈欢呼。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