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先有市场股份
    ( )“万岁!中国人就是我们北俄人民最好的朋友,是在我们北俄形势最危急时候的救世主,我会一辈子铭记中国人对我们北俄的恩情,永远不会忘记!”

    “没想到当姆林宫都已经放弃了卢布,放弃了他的人民,当旧卢布全部因为一直政令变成了废纸的时候,居然是中国商人站了出来,坚持还使用旧卢布,这是怎样的一种国际主义的精神,所有的中国人都是值得我们世世代代去尊敬的最优秀民族!”

    “感谢中国人,我觉得现在根本没有任何语言能感谢这些善良的中国人,他们就是我们的父母姐妹!”

    在切尔夫市场前,所有跟随科农来到这里的北俄人,他们在切实听到了周铭说出卢布还能在这里使用的话语以后,都兴奋的叫喊了出来。≠←,↗$om

    这些北俄人,他们都拥挤在市场门口,排着队朝里走着,这不是这些北俄人多么有素质,而是要想在切尔夫市场使用旧卢布买东西,就必须先入切尔夫市场的股份。

    “我们切尔夫市场现在已经成立了管理股份公司,这样更有利于调配整个市场的资源,为了能给大家创造更好的服务,我们需要大家先行入股,大家只要在门口花费新卢布购买公司的股份,就可以随时凭股票来市场使用旧卢布购买商品。只有持有股票的人才能在市场使用旧卢布购买商品,该股票只能本人携带身份证来市场使用,并且旧卢布购买额度和股票份额相挂钩,股票不得转借他人,否则市场有权没收股票,股票最终解释权归公司所有!”

    一辆宣传车停在门口,车上的喇叭不断的在播放着关于切尔夫市场使用旧卢布的相关事宜,还有几个市场的管理人员,专门等在门口接受每个人的询问。

    “股份公司股票?这是和证券公司里的那些上市公司一样吗?我们只有买了这里的股票才能使用旧卢布在这里买东西吗?”一位北俄年轻人上前询问。

    管理人员点头回答:“没错就是和那一样的股票,因为姆林宫之前已经明确说明了公开使用旧卢布是违法行为,但我们公司是合法公司,所以只能是通过保障公司内部成员利益的方式回收旧卢布,而要能成为公司内部成员,就必须要花费新卢布来购买公司的股票,成为公司的股东,这样才合法。”

    “那这份额又是什么情况?是指买的股票越多才能在这里使用的旧卢布越多吗?”又有人问。

    “是的,这样做是更公平,防止有人买到了股票名额在外出售,成为违法行为,不得已只能通过份额的形式确定下来。”管理人员回答。

    “这个股票是什么?有什么作用?”还有人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

    这个问题依然很好回答:“简单来说,股票就是大家拥有公司的资产证明,有了这个股票就可以说大家就是公司的一份子,是公司的一部分老板了。”

    周铭和童华就在管理处大楼的办公室里,看着下面市场门口的这一切,忽然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了,是李成和童刚走了进来,童刚上前先夸了周铭一句:“周铭小兄弟一出手果然是不同凡响,能想出用这种方式筹资的,只怕也只有周铭小兄弟你了。”

    周铭谦虚了一下:“我这也是急市场之所急了,既然每个人都在担心旧卢布的事情,我们哪能一点文章都不做了。”

    “我认为不光是想出办法,周铭小兄弟是敢想又敢做,行动速度还这么快,这才是最难得的。”李成说。

    被李成和童刚两位港城商界大亨这样夸赞,饶是周铭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了,不过他们说的倒也是事实。

    先是童刚说的,光是今天切尔夫市场就来了几千人,就算平均每个人只买了一百块钱新卢布的股份,那加起来就是几十万了,要知道这才是科农带来的第一批人,而整个克里斯科几百万人,他们手上或多或少都留有旧卢布的,那么随随便便来几十万人,那就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

    然后是李成,他其实就只点出了一个做生意的基本道理,那就是独占市场的优势,简单来说就是当市场里只有一个人在卖鸡蛋的时候,他不管怎么卖都一定能赚钱,但当市场里出现其他卖鸡蛋的人的时候,那就不一定了。

    现在在整个北俄共和国都放弃旧卢布,但所有北俄人都还留有旧卢布,非常急迫的想花掉旧卢布的时候,周铭第一个站出来承认旧卢布的价值,成为市场里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卖鸡蛋的人,那么这里面可以动的脑筋就很多了。

    李成和童刚都夸了周铭,童刚随后又问自己儿子:“阿华,今天跟着周铭先生,有没有什么收获?”

    面对父亲的提问,童华十分感慨的回答说:“父亲,周铭先生真是一位奇人,不管是他的商业眼光,还是他看人用人的思维方式,都很让我惊叹,今天跟着他,我觉得自己收获颇丰。”

    童华的话让李成感到惊讶:“看来周铭小兄弟还真是教了你不少东西呀,我可是知道阿华你可是从来都不轻易夸人的。”

    童华摇头说:“李成叔叔并不是这样的,周铭先生并没有故意在我面前说什么,只是他在举手投足之间都充满了大智慧,让我不能不服。”

    李成和童刚都惊讶的看着周铭,不过这一次周铭却先说话了:“童主席李董,你们也别在夸我了,还是先谈谈我们面前的局势吧,虽然现在下面看起来这么多北俄人慕名过来买我们的股票,但我们的根本问题却要渐渐暴露出来啦,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恐怕我们很快就要破产了。”

    周铭说话越说越无奈,到最后都叹息起来,而李成和童刚在听了以后也都皱起了眉头,童刚还深[熱,門.小説. 网]表同意的点头:“这的确是个让人头疼的大问题。”

    ……

    当管理处的办公室里周铭和李成童刚都皱起眉头的时候,在外面切尔夫市场门口,当所有人都拥挤排着队进去市场的时候,一个美国人却在挤着往外走。

    短短几百米距离,这个美国人整整挤了四十多分钟才出去,在挤出了队伍以后,他径直来到了市场过去的街道上,一辆黑色的林肯轿车正停在这里,美国人走到这里已经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了:“戴维耶先生,我把切尔夫市场管理公司的股票买出来了。”

    说着这个美国人就朝车子递出了一张股票,那边车窗摇下,有人伸手出来接过股票同时递给他一张手帕:“好好擦擦汗吧,待会麦塔先生要问你话的。”

    通过这番话,车子里人的身份就已经揭晓了,那美国人接过手帕擦了擦汗,又休息了一会,麦塔才在车里问他道:“这个股票就是进切尔夫市场的凭证吗?”

    美国人回答:“并不是,切尔夫市场仍然是谁都可以进,不过现在切尔夫市场里面有一个专门的旧卢布消费区域,要在那里消费旧卢布,就必须要有股票凭证。”

    “原来是这样,那么还有那个份额,又是怎么算的呢?”麦塔又问。

    美国人摇头说:“很抱歉麦塔先生,我只知道是买的股票份额越多,就能在切尔夫市场里消费更多的旧卢布,但是具体份额由于里面非常拥挤,我也没办法做具体的了解。”

    “好了我知道了。”麦塔说,那美国人听麦塔这么说马上离开了。

    等那美国人离开以后,戴维耶把车窗摇上说:“麦塔先生,想不到那个中国周铭还真是有办法,居然能想到这样用旧卢布来吸引新卢布的办法。”

    “要怪就只能怪姆林宫的法令有问题,克里斯科几百万人,三天之内要把全部的旧卢布兑换完毕,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任务,肯定还会有大量旧卢布散落在外面的,只是让我想不到的是这个周铭的反应会这么快,这才第二天,他就想出了这个办法。”

    麦塔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才又说:“因为切尔夫市场已经注册了股份公司,这个周铭肯定不是昨天才想到的,这次更换卢布,看来他早有准备。”

    “不过麦塔先生,可他只是卖股份,这样做真的划算吗?”戴维耶问。

    “如果他的目标仍然是新卢布的话,那么就是非常划算的,而且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这支股票或许还有很大的升值空间,连我都想买了。”

    麦塔的这句话让戴维耶感到有些无语,不过他并没有回答什么,因为在他看来,麦塔先生这就是在开玩笑罢了,不过他却不知道,麦塔这句话是认真的。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戴维耶问麦塔。

    “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和姆林宫里那位好好谈谈,我想他肯定比我们更着急了。”

    麦塔微笑着说,他的微笑也让戴维耶很放心,毕竟在戴维耶看来麦塔才是西方的金融天才,他周铭一个中国人算什么。

    戴维耶给麦塔拿去手机,麦塔拨出了尼古拉维奇留给他的号码,接通以后说:“尊敬的总统先生您好,我是麦塔,我想我这里有一个你肯定很感兴趣的消息。”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