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一列火车一千万
    ( )第二天下午两点左右,周铭带着杜鹏苏涵还有李成童刚来到一号酒店的咖啡厅,他们已经和张辉约好了,张辉会带着尤金斯过来赴约,和他们一起谈谈关于铁路手续的问题。

    “放心吧苏经理,我们这一次运送货物过来也是为了帮助这个国家度过难关的,而且张领事那边也联系了姆林宫,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我也相信北俄人都是非常大度,不会去计较一些不定那位尤金斯先生,他早就已经忘记了那件事情了也说不定,卡列琳娜是不是?”

    李成见苏涵还有些紧张和不安,他开口劝了苏涵几句,最后转头问了卡列琳娜,让卡列琳娜很诧异的点头:“是这样的,肯定是”。”

    由于卡列琳娜在他们面前一向都是很典雅成熟的,现在见她一副走神的样子,不免让李成和童刚都感到有些意外。

    对此周铭倒是有些明白,因为今天早上起来当他和苏涵一起走出房门在客厅碰到卡列琳娜的时候,她的表现就很奇怪,脸红低着头,也不敢看周铭和苏涵一眼,如同一副被正妻撞见的小三一般,如果不是周铭此时还拉着苏涵的手,他都会以为自己是在卡列琳娜[熱,門.小説. 网]的房间过夜的了。

    其实相比卡列琳娜,周铭也有点心虚,他又不是真的木头,怎么会感觉不到卡列琳娜对自己的心呢?可是自己却一直没有跟她捅破那层窗户纸,当然也不知道该怎么去捅破那层窗户纸。

    现在自己这么公然的和苏涵住在一个房间,早上起来还刚好被她看到,确实让周铭感到有些头痛的,天知道她会不会生气,昨天晚上自己和苏涵久别重逢多少有些激动,不知道房间的隔音效果如何,会不会影响到隔壁的她。

    或许换成风流雅痞的吕小布,这根本不叫事,但那首先要有万花丛中国片叶不沾身的本事,周铭显然没有,所以他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深知都不知道该怎么对卡列琳娜说,尽管自己是重生回来的人,但在处理女人这方面,着实是没什么经验的,最后就只能把事情拖在这里了。

    不过这个时候苏涵却突然握住了卡列琳娜的手对她说:“尊敬的卡列琳娜小姐,今天的事情不管是对我还是对周铭来说都非常重要,我知道你的出身是非常高贵的,也是一位非常有责任心的女孩,那么我相信今天你一定会当好我们的翻译,对吗?”

    苏涵这番话让李成和童刚都有些惊讶,因为她的话说的恰到好处,想不到周铭身边的女人除了漂亮以外,都还是很有本事的。

    在港城的林慕晴就不用说了,她都已经是港城联合投资基金的董事长了,她对联合投资的战略部署,是连李成和童刚这样的人都要点头的,否则他们也不会那么放心把这个公司完全交给她了,却想没到现在从国内出来,年纪看上去很小的苏涵也是这样。

    而卡列琳娜听到这话,先是一愣,随后收起了她刚才茫然走神的样子,点头说:“苏经理放心,我肯定能做好。”

    卡列琳娜这也是被苏涵给刺激到了,因为她已经看到了苏涵优秀的一面,也承认这个女人的优秀,但她自己的骄傲自尊心却不允许自己输给苏涵。

    过了约摸一刻钟左右,张辉带着三个北俄人走进咖啡厅,见到他走进来,周铭和李成童刚也都站起身来,张辉给他们相互做了介绍,不过其实不用介绍周铭他们也都一眼就认出来了,原因无他,昨天他们就从杜鹏和苏涵那里听说过尤金斯先生的事迹了,今天看到他手上暴发户一般的戒指手链,让人想认不出来都难。

    周铭和李成童刚向尤金斯问好,尤金斯也说:“这几位就是来自中国的朋友吗?你们好我就是尤金斯……”

    尤金斯的话说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因为他看到了跟在周铭身后的杜鹏和苏涵,挑了挑眉说:“怎么原来你们也在这吗?看来这个世界还真是小呀!”

    尤金斯是会说的,他的十分蹩脚,但肯定能让人明白意思,因此杜鹏能猜到有些事情是躲不过去了,便主动站出来对尤金斯说:“尤金斯先生你好,很高兴很在这里见到您。”

    “可是我见到你们却并不怎么高兴。”

    尤金斯很不给面子的直接说,这让周铭和李成童刚都在心里叹了口气,看来这位西伯利亚大亨还真是难伺候的很。

    不过尤金斯却并没有说完就走,他还是坐了下来,然后招呼周铭和张辉说:“大家都坐下来嘛,站在这里干什么?我听你们的张领事说你们是有事情要和我商量吗?到底是什么事情?”

    李成和童刚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凝重,因为这个尤金斯尽管性格怪癖了一些,但他还是有点手段的,只是这么一个做派一句话,就让自己占据了主动,看来还真是不能小看了任何人,他们不论性格如何,但凡能到一定地位的,没有自己的手段是根本不可能的。

    “当然好了,不过尤金斯先生虽然会说,但却对我们化不太了解,对我们来说,我们一般是要让客人先就坐的,这样显得礼貌一些。”

    周铭一边对尤金斯说,一边招呼杜鹏苏涵还有李成童刚坐了下来,而面对周铭的话语,尤金斯也高看了他一眼不过却并没有说话。

    当大家都坐下来以后,周铭先让卡列琳娜招呼上咖啡和点心,张辉这时也对尤金斯说:“尤金斯先生是这样的,这位周铭先生他和童刚先生李成先生有一批货物急于从中国运往克里斯科,我们知道尤金斯先生在西伯利亚有很大的话语权,所以希望尤金斯先生能给予更多的帮助。”

    “我当是什么事情,原来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吗?这个好说,我也是个商人,只要你们能给我足够的好处,什么事情都是可以商量的嘛!”尤金斯非常大度的说,只是他接下来的话,却并没有这么大度了,只见他伸出五根手指,“这样吧,只要一列火车你们能付给我一千万美金,西伯利亚的铁路就可以为你们敞开!”

    面对尤金斯的要求,李成和童刚当时就倒吸了一口冷气,周铭皱着眉头说:“尤金斯先生,我们都是非常真诚的想在北俄这里做生意的,还请尤金斯先生不要开玩笑。”

    “开玩笑?谁和你们开玩笑了?你们一整列火车能赚多少钱,我要从里面抽一千万出来有什么可奇怪的?”尤金斯理所当然的说,不过随后他一拍额头,“不过我好像忘了问你们,你们是打算做什么生意的?如果是什么违禁品,那可不行,要是什么高价货物,这个费用必须还得提高!”

    这一次苏涵抢着回答道:“尤金斯先生,并不是什么高价物品和违禁品,只是一些最普通的日常用品,比如衣服鞋袜这些。”

    尤金斯听到苏涵的答案先是一愣,随后哈哈大笑起来:“我当是什么鬼东西,就只是一些最普通的日常用品,这你们也好意思用铁路运输吗?你们也好意思找我吗?看来你们这些中国人也就这点出息了。”

    尤金斯这么说周铭不干了:“尤金斯先生这么说就不对了,现在北俄国内基础生活用品匮乏,就算是最普通的日用品,都是有非常好的销量,获利巨大。尤金斯是北俄人,来克里斯科也有一段时间了,不知尤金斯先生有没有听说过切尔夫市场呢?”

    尤金斯哦了一声问:“切尔夫市场我知道,怎么那原来是你们这些人的地方吗?”

    周铭点头回答:“是的,现在切尔夫市场成立了管理公司,是我们共同出资的。”

    尤金斯哈哈大笑起来:“原来如此,我说这切尔夫市场那个从来没听说过的地方怎么突然一下蹿起来了,原来是你们在背后推波助澜呀,只是你们就只卖些日用品,你们这些中国人的眼光也未免太浅薄了,这些东西能挣什么钱,还不如去卖珠宝古董,你们明古国,应该会有很多古董嘛!”

    这时张辉不能不出声提醒尤金斯说:“尤金斯先生,走私古董是违法行为。”

    尤金斯这才恍然点头:“我倒是忘了张领事你还在这里,那么这样吧,我们到时候私下里再谈,肯定能挣不少钱的。”

    周铭却对尤金斯说:“尤金斯先生,这个事情我想就不用私下里再谈了,因为现在我只希望尤金斯先生能在铁路手续上放开一点,多帮帮我们的忙。”

    “周铭先生你这么说我就不懂了,我并没有说不帮忙的,只要你给我每一列火车一千万的通行费用,我会很乐意帮忙的。”尤金斯说,“当然我想你们只做日用品生意,恐怕是出不起这个钱了,那你们还是不要想什么国际贸易了,而我是金融大亨,也没任何跟杂货铺老板合作的兴趣。”

    尤金斯说着站了起来,很不屑的从周铭和杜鹏苏涵的脸上扫过,最后说道:“当然如果你们还有什么别的想合作的,我也不会介意,不过你们这群中国渣渣,看来也就只有这点本事了嘛!”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