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尤金斯背后的刀子
    “怎么你们好像还很不服气的样子吗?如果你们是要运来一些金银珠宝,或者是古董字画一类的奢侈品,再要不然就是什么重要的战略物资,我倒还能高看你们一眼,只是你们告诉我你们只是要运点日用品过来,那么就很抱歉,我的时间很多,就没有陪你们玩这个过家家游戏的时间了。”

    尤金斯很遗憾的摇了摇头,最后对张辉说:“张领事,今天我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过来的,可你也要明白我是迈向金融界的商人,可没空过问这些事情,你们这些中国人,也真是太自以为是了,你们要明白,这里可是北俄共和国,是原来的超级大国,可不是你们那个贫穷的国家!”

    说完尤金斯还故意朝地上吐了口唾沫,才大摇大摆的走出咖啡厅,而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杜鹏就恨恨的砸了下桌子:“这个尤金斯真是太嚣张了!”

    相比杜鹏,童刚和李成就显得冷静许多,对于尤金斯刚才的态度他们尽管也非常生气,但他们却能压住怒气考虑现在的当务之急。

    “如果这位西伯利亚主人真的要故意刁难我们,恐怕我们还是改道从中亚那边运过来会好一些,否则我怕会很麻烦。”

    童刚说,旁边的李成也深表同意的点着头,不过他们的目光却是全放在周铭身上的,周铭拧着眉头,突然说出了一句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话:“这个尤金斯今天的态度有些奇怪,他好像是故意要和我们作对,不仅不和我们合作还要嘲讽我们一样。”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周铭,都不明白周铭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判断,李成对周铭说:“周铭小兄弟你为什么会这么想呢?这个尤金斯好歹也是有身份的人物,不至于因为一个误会就这样吧?”

    苏涵听到李成这么说,她也急忙对周铭说:“周铭要不然我去找他道个歉,实在不行请他吃顿饭,我敬他几杯酒好了,只要能让他消气……”

    不等苏涵说完,周铭就打断她道:“小涵你在这瞎胡说什么呢?”

    苏涵急急的解释:“不是的周铭,我只想帮你做成这个事情,因为你说你现在急需那批货物,从中亚那边会更麻烦,如果能简单解决的话……”

    这一次苏涵的话还是没有说完,就又被周铭给打断了:“小涵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今天的事或许和你根本没有关系,你忘了李董刚才的话了吗?如果他真是这么小气的人,我想他也成不了西伯利亚的主人吧?要知道他只是一个私生子,并不是手上握有很大资源的人。”

    “周铭你的意思是说这里面还有其他原因?”苏涵愣愣的说,“可是这怎么可能呢?周铭你是故意哄我的吧?”

    周铭还没有说话,童刚这个时候突然说道[熱,門.小説. 网]:“周铭你的意思是说今天尤金斯的态度,可能是受到了姆林宫那边的影响?”

    “不一定只有姆林宫,或许还有麦塔先生的影响。”周铭猜测说。

    面对周铭的猜测,李成和童刚都惊讶了,就连苏涵也不说话了,因为从他们的反应来看,他们在克里斯科这边的局势确实不好,至于麦塔先生,周铭也是在电话里给她说过的,那是一个非常庞大的西方势力,这个势力和新生的北俄政府勾结在一起,说拥有这么强的掌控力也不是不可能。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周铭先生和这两方的关系都并不好,他们会在背后下刀子也在情理之中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看来他们是要把我们的切尔夫市场给逼上绝路了。”童刚叹息着说,他想了一下又问,“那要不然我们可以再找这位尤金斯先生多商量一下,如果他只是要钱的话那还好办了,从国内用火车运输终归只是权宜之计,只要能度过眼前这个关口,等我的船来了这边就好了。”

    童刚的话是非常有建设性的,但这个时候却没人说话,因为尤金斯那边连狮子大开口都称不上,根本就是故意的,他们这么贴上去,摆明被宰都是轻的,就怕那边拿了钱还不办事,那才真叫人无奈了。

    在一片沉默中,张辉站起来了,他对周铭说:“领事馆那边还有事,那么我就先走一步了,如果你们还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随时来找我。”

    听到张辉说话,周铭他们这才想起来这位领事大人还在这里,于是马上都站起来向他抱歉,说着感谢的话,同时恭送他离开,毕竟他也只是履行职责,现在并没有必要再待在这里了。

    而在送走了张辉以后,周铭他们又重新坐下来,周铭这才说:“如果事情没有这么紧急,我会和他慢慢来谈,但是现在,我们再找他谈一次吧,不过我的意见,是我们不要对他抱任何希望,最好就是能干掉他!”

    周铭一句话说出来,震惊了李成和童刚,他们面面相觑显得有些担忧,而另一边的杜鹏则是笑了起来:“周铭我支持你,总不能我们在国内缩手缩脚的,到了国外还要给这些洋鬼子卑躬屈膝的,像尤金斯这种上门找茬的家伙,我们就是应该要帮他的父母好好教教他们如何做人了。”

    ……

    “一群中国渣滓,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成色,真不明白麦塔先生是怎么想的,我感觉今天我过来就是在浪费我的时间。”

    在一号酒店楼下,尤金斯骂骂咧咧的走上自己的车,抬头看了一眼酒店的高楼,撇撇嘴说:“不过那小妞倒是越看越有味道,刚才那个翻译也很不错,妈蛋的这个中国人是开女人培训中心的吗?不过如果这家伙肯把这两个女人让给我的话,火车过境的事情也不是完全没得商量嘛!”

    尤金斯摸着自己大拇指上的戒指自言自语着,同时咧着嘴洋洋自得的笑了起来。

    前面的司机问尤金斯去哪里,尤金斯说:“当然是回麦塔先生那里了,你这个白痴!”

    随后司机就把车子开回到了八号别墅,停在了停车场,年轻的威廉在门口迎接,把尤金斯领进了别墅后花园,麦塔和戴维耶此时正在后花园里喝咖啡,见到尤金斯过来,麦塔向他招手:“亲爱的尤金斯先生快过来,我这里可有一点朋友送的麝香猫咖啡,那种如巧克力一样的浓郁感觉,绝对会让你回味无穷的。”

    “真的吗?那我可要好好品尝一下了。”

    尤金斯说着就坐在了麦塔身边,麦塔拿来一个杯子,戴维耶给他倒上一杯,尤金斯喝了一口赞叹不已。

    “因为这种咖啡是经过了特殊发酵形成的,所以他的味道只有这一种。”麦塔又解释了一点,然后问尤金斯,“刚才尤金斯你去了一号酒店,那边情况怎么样?”

    面对麦塔先生的问话,尤金斯满不在乎的说:“麦塔先生不是我说你,就那些中国渣滓根本不需要你这样关注,刚才我去了那里,他们的确是找我放开铁路,可麦塔先生你知道他们是要运什么货物吗?他们居然是要一火车一火车的往这里运日用品,这些卖杂货的家伙,哪里值得麦塔先生您这么注意。”

    “这是因为他的切尔夫市场现在就需要这些。”麦塔很简单的回答了一句。

    尤金斯还是说:“麦塔先生我明白,现在切尔夫市场也的确火爆了一些,不过日用品毕竟是小东西,就算是把整个切尔夫市场卖空也就上亿新卢布了不起了,成不了大气候的,哪像麦塔先生您,随便操纵一下金融市场,就是几百上千亿的利润。”

    “所以尤金斯先生你并没有答应他们对吗?”麦塔问。

    “当然,麦塔先生您的要求我还是能做到的。”尤金斯说,“我就对他们说如果他们肯付我一列火车通行费一千万的话,我就愿意帮他们。”

    这个答案麦塔显然并不满意,他皱着眉头问:“可是如果他们真愿意付这个通行费呢?”

    尤金斯还是满不在乎的回答:“那我就先收钱,但是就不帮他们做事,他们能拿我怎么样,这里是北俄可不是燕京!”

    麦塔这才放心了下来:“那就好,看来尤金斯先生你还是很有分寸的。”

    最后麦塔和尤金斯又聊了一会,尤金斯起身离开,麦塔亲自起身送他上车,看着尤金斯车子离开的背影,戴维耶有些担忧的对麦塔说:“麦塔先生,这个尤金斯靠得住吗?怎么我觉得他很不靠谱呢?”

    “这是他的性格所致,他本身也不是什么很稳重的人,是北俄现在动荡的形势造就了他。”麦塔给他解释说,“至于他靠不靠得住,这倒不重要,因为我只需要他拖住周铭那边就好了,尤金斯是一个非常贪婪的人,你看他开口就是一千万一火车,他这或许就不是借口,而是真的想要。”

    戴维耶想了一下说:“那这样不麻烦了吗?因为那个周铭可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物,说不定他就真给了,或者他干脆会干掉这个尤金斯,不管是哪个结果,这都不是一个好消息呀!”

    “无所谓,”麦塔说,“因为尤金斯的任务,就是拖住周铭,只要能让切尔夫市场断货,他的价值就达到了。”

    戴维耶的眼睛亮了:“麦塔先生您的意思是我们再去帮周铭一把?”

    “当然有必要了,我们的中国朋友生意做的那么红火,我们怎么能不去捧个场呢?”

    麦塔对威廉说:“威廉你明天带点人,咱们也去切尔夫市场多买点东西回来吧,给他的生意多加点火。”

    “我知道了麦塔先生。”威廉说。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