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既然开始就继续下去
    ( )“杜鹏同志,我已经帮你联系过尤金斯先生那边了,不过他说他那边现在没时间,他说如果你想和他谈的话可以去他的别墅,他可以给你十分钟的时间。”

    电话里,张辉对杜鹏说,听到这个话杜鹏当即就很不乐意的拍腿大骂道:“尤金斯这个家伙他真以为自己是北俄总统了吗?我们只不过是去找他谈谈,他就摆出这么大的架子了,简直蹬鼻子上脸!”

    尽管杜鹏用的是手机没开免提,但从杜鹏这个态度,周铭就能猜到那边给出了什么答复,他们昨天在和李成童刚商量了以后,他们就拜托张辉重新联系了尤金斯,当然鉴于大家彼此之间的身份原因,还是让杜主席的孙子来和张辉通电话最合适了”。

    “杜鹏怎么了?是尤金斯那边又提什么要求了吗?”周铭问。

    杜鹏点头把尤金斯的话给周铭重复了一遍,周铭这才明白杜鹏的火气,因为这位尤金斯还真是把自己摆在了大爷的位置上,要自己这么低声下气的上门求他一样,一般人都咽不下这口气,杜鹏本身就脾气爆,又是出生在那样的家庭里,更忍不了这口气了,所以才会张口就骂。

    相比之下,周铭显得就冷静许多,毕竟心理年龄不一样,从小到大的经历也不一样。

    周铭想了一下说:“杜鹏,问下这位尤金斯先生的别墅位置,我们现在就过去还是怎么办?”

    杜鹏尽管脾气爆,但他也还是能看清形势的,知道现在是自己在求人,有些该忍的气就必须得忍,所以他就转达了周铭的意思,张辉那边让他们稍等片刻,在又打电话询问了尤金斯那边以后,才回电话告诉他们尤金斯的意思,说让他们可以现在过去,也告诉了他们别墅地址。

    在记下了尤金斯别墅的地址以后,他们向张辉道谢挂断电话就开车过去了,尤金斯的别墅并不在克里斯科市中心,而在偏外环的位置,他们开车约摸一个小时才到,等到这里他们却发现别墅的大门紧锁,不过好在这种豪宅别墅还有仆人留守,通过询问周铭才知道尤金斯居然刚刚出去了。

    “这尤金斯这么做就太过分了吧?这是把我们当猴耍吗?周铭我看我们不要再去找他了吧,直接开干更简单一些。”杜鹏很火大的说。

    周铭拍拍他的肩膀,然后对卡列琳娜说:“帮我们问一下尤金斯去哪里了,我们可以现在过去找他吗?或者他方便的话可以把尤金斯的联系方式给我们。”

    卡列琳娜点头帮周铭询问别墅里的仆人,那仆人的回答是尤金斯先生交代过,如果有叫周铭的过来找,就把他的呼机号给他。

    接过别墅仆人递出来的纸条,周铭和杜鹏卡列琳娜回到车上,司机**启动车子,苏涵却发现周铭看着纸条发愣,不由好奇的问他怎么了,周铭笑了一下回答说:“我在想我们该不该去找这个尤金斯,他这么做显然就是在故意刁难我们,现在我们过去十有八.九他还会给我们羞辱。”

    “我觉得就不要去了,”杜鹏一如既往的回答,“我和周铭你的想法一样,既然去了也是这样,还不如直接开干要来得爽快!”

    “你就不要瞎起哄了!”苏涵很不满的说了杜鹏一句,然后劝周铭说,“周铭你要有自己的想法才是,我认为既然周铭你已经决定要找他,那就不要在乎这些了,你以前不总说这是不必要的自尊吗?”

    坐在前面的卡列琳娜这时也说:“我同意苏涵的话,周铭先生,有些事情既然开始了,还是一直坚持做到底会好一点,万一出现奇迹了呢?”

    苏涵看了卡列琳娜一眼然后说:“她说得对,不过还是周铭你自己决定,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支持你的!”

    “那好吧,还是先过去他那看看吧,看他到底还要耍什么幺蛾子。”周铭点头做出了最终的决定。

    车子一路疾驰很快到了目的地,这是一个私人庄园,由于在车上周铭已经打过了尤金斯的传呼,所以当他们到的时候,尤金斯派人在门口接了他们,只是却并没有让他们进去,而是告诉他们在这里稍等片刻,等尤金斯在里面把他的事情办完了再出来见他们。

    杜鹏再一次发了火,指着尤金斯派来的助手大骂了一通,不过发火归发火,由于已经做了决定,他却也没提走人的事情了。

    于是他们就等在了庄园门口,一等就是两个小时,庄园的大门终于打开了,尤金斯从庄园里走出来,周铭他们迎接上去,尤金斯见到周铭显得有些诧异:“怎么周铭先生居然一直等在这里吗?哎呀这可是让我太不好意思了,我不是让我的助手告诉你们不要在这里等了吗?真是的,这可让我太过意不去了。”

    尤金斯这浮夸的表演让人作呕,不过哪怕是脾气爆炸的杜鹏也强忍住了火气,周铭更是能堆出微笑来:“尤金斯先生没关系的,毕竟是我们不请自来的嘛!”

    面对周铭的客气,尤金斯很恬不知耻的点头说:“也对,那么周铭先生这么急着找我不知道是有什么事呢?是同意了我一列火车一千万的提议了?”

    周铭笑笑说:“尤金斯先生,你也知道我们这做的是日用品的生意,都是利润很薄的,就算是一火车几百吨,也赚不了多少钱,你这一列火车一千万的价码我们是真的没办法接受,因为亏本的生意是没法做的。”

    “既然会亏本,那你这个生意就不要做好了,反正你自己也说赚不了多少钱不是?”尤金斯说。

    “尤金斯先生这话就不对了,再薄利的生意也会有人做的,”周铭说着猛一转话锋,又说道,“而且火车从尤金斯先生你的地盘过境,你多少也是能获利的,难道尤金斯先生就真的那么不看重吗?”

    听到周铭这话,尤金斯定睛看了周铭一会突然笑了:“周铭先生的话还真是非常有诱惑力呀!那么好,我就开诚布公的谈谈我的想法吧。”

    周铭回答一句洗耳恭听,尤金斯对周铭说:“我这个人没别的爱好,就喜欢金钱和美女,钱我现在已经赚的够多了,剩下的就是女人了,这点我就要佩服周铭先生了,你身边的这两位女士,我就非常倾慕,不知道周铭先生愿不愿意忍痛割爱,让她们去我那里陪我聊聊天呢?”

    面对尤金斯一脸的无赖笑容,周铭从在酒店到现在一直微笑的脸瞬间冷了下来:“尤金斯先生,我是在和你谈合作,我希望你不要提这些轻蔑的要求。”

    “轻蔑的要求?还真是很轻蔑呀,不过我就是提了这样的要求又怎么了?”尤金斯很不屑的说,“还合作?难不成你真以为我叫你一声周铭先生你就能和我同一基准线了不成?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成色,你有什么资格和我合作?我告诉你,要不是我看在你身边这两位女士的面子上,我都懒得和你废话!”

    尤金斯说到这里故意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道:“对了有个事情你或许还不知道,我和麦塔先生是很好的朋友,那样的人才能和我谈合作,而你就根本没这个资格!”

    听尤金斯这么说,周铭反而又笑了:“看来尤金斯先生你这么做还真是有麦塔先生那边的授意呀!”

    “我放你的屁!”尤金斯大骂道,“我看你的脑子里面都是粪便吗?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和麦塔先生是好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我要怎么对你,都是因为我知道你现在已经被麦塔先生给逼上了绝路,根本没有别的选择,所以我不管提什么要求,你都只有接受一条路可走了!”

    “原来是这样,”周铭很冷静的说,“那么麦塔先生的好朋友,我这里也有点情况要说。”

    尤金斯感到有些意外:“哟?你还有情况了?那你说说看,我倒要看看你这张狗嘴里还能吐出什么象牙。”

    周铭眼内的精芒一闪即逝,语气依然平淡的说:“有一个情况是麦塔先生现在的形势也不太好,简单来说就是他也被我逼得很惨,所以才会找尤金斯先生你来断我的后路,也就是说你是被他当枪在使了。”

    尤金斯愤[熱,門.小説. 网]怒的指着周铭,不过最后却狞笑着摇头道:“周铭先生你还真是让我感到意外呀!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你还能这么嘴硬。”

    “我这并不是嘴硬,我只是有一个忠告要告诉你,”周铭说,“当别人的枪使并不是一个好事情,且不说他会用完以后会不会马上丢弃,就说另一点,他既然找枪,不就说明他已经不敢和我正面对抗,是要把你丢出来作死吗?惹怒了我,对你不会有好处。”

    尤金斯哈哈大笑起来,仍然指着周铭说:“周铭先生,你真是一位幽默大师,这个笑话简直太有意思了!”

    周铭遗憾的摇头说:“看来尤金斯先生你是不相信了,为什么友好的忠告就是没人相信呢?”

    “不不不,周铭先生我想告诉你我完全相信!”尤金斯说,“那么我现在就是要惹怒你,你就让我看看我不会有什么好处吧!”

    周铭咧嘴一笑,说了一句好。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