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你觉得还有奇迹吗?
    ( )格勒大街上一辆加长的林肯礼宾车在缓缓前行着,这个时候还能这么招摇过市的就只有刀塔计划这些的负责人了,麦塔和戴维耶威廉都在这辆车上。由于礼宾车是特制防震的,司机也是经过特别训练的,因此坐在车上特别的稳,麦塔他们三人甚至还在车上品红酒,也一点都不感觉摇晃。

    “麦塔先生,我们真的要去找那个中国周铭商量吗?我觉得着我们现在既然占了那么大优势,直接吞掉他们就是了,何必还要给他们挣扎的机会呢?”威廉问麦塔道。

    麦塔抿了一小口杯中的红酒,然后把酒杯放在自己面前,一边晃着一边说:“的确在现在这个局势下,我们不是不能直接吞掉他们,可我并不觉得这是最好的选择,威廉你应该读过世界近代史吧?”

    威廉疑惑的看着麦塔先生,他并不明白麦塔先生的意思,不过麦塔也并没有故意卖关子,直接对他说道:“从前有一个日不落帝国,他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仗着自己的军力横行霸道,到了哪里都要征服,插上自己的国旗,后来这个国家遭到全世界的反对就开始慢慢没落了。”

    “后来又崛起了一个新的世界强国,这个强国同样拥有世界最强大的军力,但这一次他却并没有像之前那个国家一样,任性的满世界插国旗,他所做的,就是不断的用自己的军力去压迫世界上所有其他的国家,让他们为自己工作,成为自己的贸易伙伴或者原料产地,至于谁统治,根本无所谓,只要结果是能保证自己的利益就行。”

    麦塔的话并不直白,但意思却是极为明显的,威廉一听就明白了,因为麦塔所说的不过就是两个殖民大国历史上的所作所为罢了,只是他们的方式有所区别:一个是直接占地盘,另外一个则是控制经济。

    “所以麦塔先生您的意思是让周铭继续做这个切尔夫市场了?”威廉试探着问。

    “当你把一条狗逼到墙角,无论怎么样他都会扑上来咬你一口,这样是很吃亏的,那我们何不换个方式,给他丢块骨头,再给他套上绳索呢?”

    麦塔接着说:“我们现在的确占着绝对优势,中国人那边已经被逼到了墙角,看上去他们已经输了,但那个中国周铭很鬼,说不定就会上来咬我们一口,所以相比之下,我们更应该给他一块骨头,告诉他我们是友好的,并不会赶尽杀绝,不过这有个前提,就是他必须和我们合作。”

    戴维耶这时接着麦塔的话继续往下说道:“如果他能同意我们注资这个切尔夫市场,持有超过一半以上的股份,把市场的所有权给我们,就留他在这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这些中国人还是很聪明很能做事的,这个切尔夫市场让我们去操作,也未必会比他们能强上多少。”

    麦塔点点头,指着自己的脑袋对威廉说:“多动动自己的脑子,用脑子去考虑事情,总是比你去做,要好很多的。”

    威廉高兴的拍手说:“麦塔先生您实在太厉害了,没错,我们就是要留着那个中国周铭在这里,让他给我们做事!”

    车子很快到了一号酒店,麦塔和戴维耶威廉走下车,周铭带着杜鹏和苏涵在门口迎接他们。

    “欢迎麦塔先生的到来,童刚主席和李成董事长已经在上面等着三位了。”周铭对麦塔说。

    威廉瞟瞟眼说:“看来你们中国人还真是非常在乎脸面的一群人呀,麦塔先生亲自过来,居然就只有周铭你一个人下来迎接。”

    面对威廉的嘲讽,周铭面不改色的说:“如果是威廉先生你一个人过来,我想我会拉开一个非常大的排场,不仅找一群美女给你撒花,还给你拉一道巨大的横幅,地上是火红的地毯,门口还有巨大的气球。但是麦塔先生就不需要了,因为麦塔先生过来是有事情要谈的,他不需要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

    威廉当时脸色就不对了:“中国人,你说我华而不实?”

    周铭对此笑而不语,那边麦塔站出来说:“好了,既然童刚先生和李成先生都已经等在上面了,我们就先上去吧。”

    周铭点头说好,然后带着麦塔他们走上了楼,一直来到了咖啡厅里,童刚和李成也和麦塔打了招呼,他们一起坐下来,这一次周铭并没有过多的客套,很快就直入了主题:“麦塔先生和我们的身份并不一样,我很好奇您这一次主动约我们,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麦塔回答说:“那当然,用你们中国人的话来说就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我这一次来确实有点事情要说,是关于切尔夫市场的事情。”

    麦塔抛出这句话惊讶了所有人,不论是李成童刚这样商界大亨,还是杜鹏和苏涵,他们都很疑惑,不明白麦塔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只有周铭拧着眉头,似乎想到了什么:“麦塔先生您难道想注资切尔夫市场?”

    麦塔高兴的向周铭竖起了大拇指:“周铭先生不愧是周铭先生,一眼就看出了我的想法!”

    麦塔高兴,但李成和童刚他们的脸色就难看了,大家是生意场上的人,谁还不了解谁的套路呢?显然麦塔这就是要趁火打劫了。

    “我的想法很简单,现在切尔夫市场的形势不太好,甚至还面临着很大的信誉危机,单靠你们自己是很难过去这一关的,因为你们的仓库已经要空了。”

    麦塔随后转了话锋到自己身上接着说:“这对你们来说很难办,但对我来说却并不难办,我的朋友比较多,如果你们需要的话,我随时可以从西边调货物过来填充你们的仓库,至少帮你们撑过这段时间没问题。”

    “条件呢?”周铭冷冷的问。

    “我需要掌握至少51%的股份,当然这个股份我不会白拿的,我可以付钱购买,不管是新卢布还是美元。”麦塔回答说。

    果然如此!

    这是李成童刚他们在听到了麦塔的答案以后心里的第一反应,很明显,麦塔看着切尔夫市场打起了这么响亮的信誉,现在又能通过这个市场卖股份来掌握新卢布,这对刀塔计划来说,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助力,所以麦塔就打起了切尔夫市场的主意。

    可如果这是自己经营不善或者是需要通过他来注资壮大也就算了,问题是现在切尔夫市场自行运转好好的,是麦塔过来搞的破坏,才把形势搞的这么严峻,现在还要来收购超过一半以上的股份,这不是摆明的欺负人吗?

    首先把目标公司的情况搞糟甚至把对方逼上绝路,在对方走投无路以后再出击谈判收购,这样自己就能处于一个绝对主动的位置上。

    这种自己放火然后再趁火打劫的手法,李成和童刚他们在港城几十年以来并没少用,也屡试不爽,可今天当他们被放到这个被打劫一方的时候,却让他们感觉异常憋屈了,哪怕对方是麦塔先生也是一样。

    在港城商界纵横几十年,李成和童刚打心底不愿意接受,所以他们当即咬紧了牙关握紧了拳头,可随后他们却又松开了,因为作为站在事业顶峰的人,他们也都能看明白现在的形势,自己如果不接受他的提议就只有失败一条路可以走,那么究竟是苟且偷生还是自取灭亡,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选择题。

    其实世界上并没有那么多绝妙的计划,所谓最好的方[熱,門.小説. 网]法,无非就是让对手按照你的剧本走下去,哪怕前方是万丈深渊,哪怕对手明知道那是一条不归路,也只有硬着头皮跳下去。

    正是因为这样,麦塔坐在那里一点都不急,只是悠闲的喝着咖啡,微笑着等待着他们的答案。

    麦塔先生很沉得住气,也能保持自己的绅士风度,不过威廉就不一定了,尤其是他刚才在楼下还被周铭讽刺了,所以他见到周铭吃瘪就马上说话道:“周铭先生,我觉着你还是接受麦塔先生的建议会比较好,毕竟切尔夫市场的形势大家心里都是有数的,咱们也都不是小学生了,强撑着自己那无聊的尊严一点意义都没有,不是吗?”

    威廉这一席嘲讽的话语点燃了愤怒,饶是李成和童刚这种人都动了怒,只不过最终他们都没表现出来就是了,因为威廉的话固然嘲讽,但也都说到了关键,他们现在还真没有别的选择,除非能有什么奇迹。

    眼见那边所有人愤怒和不甘的表情,但周铭却依然表情如故,这让麦塔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于是麦塔决定给他再加一把火。

    麦塔放下杯子又说道:“周铭先生,现在你的仓库已经空了,童刚先生的船和你在国内的火车都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帮你把货物补齐,就算你要对付尤金斯先生,恐怕短时间内也难以见分晓吧?我不明白你现在还在等什么,难道你觉得还会发生什么奇迹吗?”

    听着麦塔这个话,所有人都一下子把目光聚焦在了周铭身上,让周铭一下子背负了巨大的压力。

    如果不接受麦塔的提议,自己之前的努力就全部白费了,而且看李成和童刚的眼色,他们的心理有了动摇,就算自己不接受,同样持有切尔夫市场股份的他们,或许也会私底下和麦塔接触吧?可要是接受?自己心里那道坎始终还是过不去,这是倔强,但自己作为男人,难道就不该有一点倔强吗?

    周铭这么在心里挣扎着,但就在这时,在咖啡厅的门口,却突然进来了两个人,他们朝周铭招手道:“周铭先生,我可算找到您了!”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