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是喜也是忧
    作为克里斯科最好的酒店,一号酒店里面有各式各样的房间,在面向红场和姆林宫的那一面,有很多房间有观景阳台,哪怕就是夜幕降临,住在这里的人们都可以站在阳台上,眺望整条格勒大街上的夜景。~,..co

    李成和童刚此时就面对面的坐在其中的一个阳台上,面前的茶几上摆着一壶热茶。

    童刚喝了一口茶水无不感慨的说:“真是没想到周铭居然还准备了这么一手,把我们都给瞒过去了。”

    李成点点头,他知道童刚说的就是下午在酒店的咖啡厅里,夏朗和夏坤两兄弟突然过来打扰了他们和麦塔先生谈话的事情。

    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导致切尔夫市场即将断货,麦塔先生这时候还横插一杠子进来,派人过来大批量购买这里的货品,这让原本就货品紧张的切尔夫市场一下变得更加拮据了,眼看他们辛苦打造起来的信誉也将毁于一旦,现在他们已经被麦塔先生逼到没办法了,面对主动找上门的麦塔先生,似乎就只有妥协一条路可以走了。

    甚至李成和童刚也都已经暗暗打定了主意,如果周铭硬撑着不同意,他们也回另想办法。

    却没想他们的这个想法才冒头,这两位就过来送货上门了,别说打了麦塔先生一个措手不及,就连他们自己也都万万没想到。

    夏朗和夏坤本身在国内就不是什么出了名的商人,可以说在今天以前都没人认识他们,现在他们主动找上门了,夏朗和夏坤这就坐不住了。

    不过事情固然还是这个事情,但李成却并不同意童刚的话,他摇头说:“今天的事情我倒并不认为是周铭安排好的,因为如果他真安排了这一出,很多事情的做法就要变了,根本不会是现在这样。”

    童刚是世界第二的船王,他也是非常有头脑的人,其实他也明白周铭要想安排这一出的难度究竟有多大,首先他需要对北俄后续局势的发展,以及刀塔计划和姆林宫双方的想法都了若指掌,然后他还得对后续切尔夫市场的货物储量进行计算才行。

    总而言之就是如果周铭要真是事先有了准备,就必须做出巨量的准备工作,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只凭一个人,就算他们再怎么捧高周铭,也都觉得这根本不可能完成。

    当然也有可能是周铭压根没想那么多,只是觉得这样做有备无患,那这就是周铭的眼光非常厉害了。

    可如果不是,那这两兄弟来的时间就太过凑巧了,正好在他们最难的时候,并且他们还是先发车过来,他们人是后过来的。这样的做法可不是单纯对周铭有信心就能说通了的,因为根据李成和童刚的了解,这两兄弟这一火车的货都是压上自己全部家底了的。

    “发生在这个周铭身上的事情,还真是用常理无法解释的,感觉就像是这些事情都已经准备好了,只等着最后发生就行。”

    童刚嘴上这么说着,可紧接着他就重重叹了口气说:“不过今天这一关过去了也未必是什么好事呀!”

    童刚的话也一下勾起了李成的担心,他也说:“的确,如果我们能接受麦塔先生的入股,我们尽管这样还不能算正式进入刀塔计划,但至少通过这个事情能和刀塔计划绑在一起。尽管在利益方面肯定是要亏损不少,不过以后要是再有什么事情,刀塔计划还能顶在我们前面帮我们挡枪的;现在这样我们确实撑下来了,但以后所面临的问题就更大了,尤其麦塔先生那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只是李成担心到最后却又笑起来了:“但见识到了周铭这一次的表现,我倒是觉得接下来不管还会发生什么事情,这个家伙都能妥善处理的。”

    童刚那边也说:“其实很多时候仔细想想,自己这是已经老了,都跟不上时代的步伐和这年轻人的脚步想法了。”

    与此同时在一号酒店周铭他们下榻的套间内,周铭和杜鹏苏涵也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杜鹏的双手高举过头顶说:“周铭这一次的事情我可是真不知道,如果我要是知道夏朗他们居然偷偷摸摸把手续全办好了,那我何苦还要等这么长时间,直接把我们准备好的货物加在他们车上就好了。”

    杜鹏这个话无疑是一句笑话,因为这里是国内并不是那些还卖火车挂票的阿三。夏朗夏坤两人并没有那么富裕,火车也就只有停在克里斯科展台里面的一列火车,他们哪还能把准备好的东西放上去了?

    周铭让杜鹏把手放下来他说:“这个事情你肯定不知情的,我也只是惊讶他们的胆子居然这么大,来的时间这么巧。”

    “所以我才说周铭你厉害呀!如果我要想的足够宽的话,我都会认为周铭你这家伙当初就是故意帮他们选择东口纺织厂做生意了,目的就是等着今天了。”杜鹏笑着说。

    “我哪里会有这个未卜先知的能力。”周铭说。

    这个时候苏涵却注意到了不同的地方,她问周铭道:“周铭你刚才说有些麻烦会才刚刚开始是什么意思?”

    被问到了重点,周铭也收起了笑容,他回答苏涵说:“还是切尔夫市场,现在我们是在利用切尔夫市场的股票来掌握新卢布,这个方法听起来很不错,现阶段也的确收到了很好的效果,但那是在克里斯科证券公司被总统先生强制关停的[熱,門.小説. 网]结果。”

    “要知道这位麦塔先生他可是美国的金融战专家,现在回到了他最擅长的领域,恐怕我们要倒霉了。”周铭说。

    周铭的这番话让整个房间都顿时沉默了下来,他们都知道麦塔的身份,只是周铭一直以来的胜利,再加上很多客观条件的影响,才让他们一时之间都忘记了这件事,直到现在才猛然想起来。

    杜鹏想了好一会问:“那周铭你的意思是指这位麦塔先生他回去就会想方设法让证券公司重新开张,然后再在股市里面动手脚吗?比方说大规模抛售我们的股票?”

    “很有可能,不过具体的还是得等麦塔先生那边出招了以后才能判断,但想来也是些万变不离其宗的东西。”周铭说。

    这时杜鹏却突然又想起了另外一个问题:“对了周铭你下午为什么要主动找麦塔先生谈大批量采购的事情呢?现在夏朗和夏坤两兄弟尽管运来了一火车皮的货物,可要是麦塔先生那边真铁了心要可怎么办?夏朗夏坤这么辛辛苦苦运来的东西,岂不就白白拱手送人了吗?”

    周铭却说:“但是杜鹏你好像漏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位麦塔先生他要付美元给我的,怎么能是拱手送人呢?”

    “至于另外一方面的原因,就是我知道这位麦塔先生也是一个对局势非常敏感的人物,他在知道自己之前的想法已经失去了作用,自然也不会再去留恋,我这个时候提出大批量交易的事情实际就是狐假虎威罢了。”周铭回答说。

    听这话杜鹏才明白周铭的意思,他那一席话就是要想给周铭传达一个信息:那就是我的火车可不止这一辆,那么麦塔先生真能付得起这一大比的卢布吗?

    可事实上不论杜鹏苏涵,还有没在这里的李成童刚,他们都很清楚夏朗和夏坤两人这一次的到来,纯属是个意外,并且他们那些货物就算尽快充实切尔夫市场的仓库,顶多也只能是解个燃眉之急而已,还是没有解决任何问题,但麦塔先生那边却并不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他只能捅周铭的表情来推断,最终才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简单来说,就是周铭把麦塔先生给完全吓住了。

    而在另一个房间里,夏朗和夏坤两兄弟则是在喝着酒,夏朗高兴的和自己的亲弟弟的碰杯,他仰头喝下去自己杯里的酒,同时激动的说:“今天真是太高兴了,没想到不仅亲眼见到了周铭先生,更重要的事情是我们还帮了周铭先生一个那么大的忙,真是赶得早不如赶得巧呀!”

    夏朗一边喝着酒一点回忆着下午的事情,周铭在送走了麦塔先生一行人以后,回到夏朗夏坤那边坐下,给他讲了现在他所面临的形势,尽管很多关键的地方没讲,但夏朗和夏坤也都惊讶的站了起来。

    那么是因为在他们心中,夏朗永远是排在第一位的,现在能帮偶像做点事情,如何让他不激动呢?

    而在距离一号酒店并不算太远的刀塔计划八号别墅里,麦塔正在和北俄总统尼古拉维奇通着电话。

    “总统先生,现在切尔夫市场的仓库已经得到了补充,想来之前的办法已经都没用了,不过不管他们掩饰的多么好,切尔夫市场这里,都仍然还有一个致命的缺陷,只要我们把这个缺陷给挖出来,这个切尔夫市场会马上倒闭!”麦塔说完反应了一下,然后接着说道,“不过要用这个办法,就必须要有活跃的证券市场。”(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