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 我们要自黑
    (鞠躬感谢“书友41398”的月票支持!)

    “我想这是我第一次恐怕也会是唯一一次不希望看到自己公司的股价上涨。≈頂≈点≈小≈说,”

    童刚语气自嘲的说,此时他正坐在一号酒店周铭的套间客厅沙发上,旁边周铭苏涵杜鹏和李成也都落了坐,只是大家的兴致都并不高,李成的表情也和童刚一样尴尬和无奈,旁边童华则刚放下电话,关于切尔夫市场的股票在证券公司各种被交易和疯涨的消息,就是他接到电话告诉他们的。

    在听到这个消息以后,他们的表情就这样纠结了,不过这也难怪,一般来说作为股份公司的老板,谁都希望自己公司的股价能一路上扬,最好还是能冲破天际的。

    因为股票这个东西简单来说是一个公司资产的票.据证明,由每位股东出钱购买,支持公司的发展,切尔夫市场的股票就是这样,那么既然这些股票都是钱来买的,那么有哪个公司老板会嫌自己公司所掌握的钱多呢?只怕都恨不能掌握更多的钱才对吧?

    如果不是这样,在后世国内也不会有上市公司老板说出公司发行股票上市就是给公司捞钱的话了。

    当然这个话其实细究起来是很不尊重金融,也并不是股票的真正意义,但在某种程度上,却也说明了股票能为公司募集更多资金的基本作用。

    而从来就只听说过有公司因为资金链断裂也就是缺钱而倒闭发愁的,从来就没听说过有哪个公司因为钱多而倒闭发愁吧?

    甚至来说,还有很多公司为了能让自己掌握更多的资金,还会故意坐庄抬高自己的股价,吸引游资散户入局,可是现在,切尔夫市场的股价一个上午就上涨了超过20%,周铭他们不仅不高兴,反而深深发愁起来。

    周铭他们发愁的并不是法律,且不说北俄金融市场处在一个比国内更原始的阶段,相关法律几乎是一片空白,就算有明文规定,这次的股价操纵也和自己毫无关系,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理是这个理没错,但由于操纵股价的并不是周铭他们,这中间的问题就大了。

    股价上涨但实际公司的却远没有达到这个高度,说明股价就是一个虚高的态势,那么当这笔热钱突然抽身,留下来的就只能是一个巨大的烂摊子。

    要知道,股票这个东西可不是收了钱就没事了的,每当到了固定时间,股份公司是需要给股东们分发红利的,而公司市值一下子上涨了这么多,那么别的不说,单就这笔红利就是一个巨大的问题。因为股价的上涨是麦塔先生那边搞的名堂,钱也是那边赚的,切尔夫市场这边就几乎没有钱进账呀!

    那么这样一来,一旦麦塔先生那边的钱突然撤走了,切尔夫市场这边的资产就会出现很大的问题,对此,周铭犹自记得后世国外热钱做空中国,中央拼死抵抗,归根到底也是这个原因,只有稳定一步一个脚印的前进才是正途,并且除了这点,其实还有另一个更关键的。

    “股票的势他们造起来了,钱他们也赚走了,可结果却要我们来承担,麦塔先生不愧是美国的金融战专家,出手果然不凡。”李成接着说,“不过这也是我们疏忽了,真没想到北俄这边居然还会有这样的规定,没有上市的股票居然也能在证券公司挂牌销售。”

    李成在说这话的时候是感到非常懊恼和无力的,不仅是他,童刚和童华俩父子也是如此。

    “是呀!这北俄也真的太奇怪了,既然这证券公司就是这里交易所,那么难道所有股票不应该持证上市,而是随便什么股票都能在里面交易,这不是乱了套吗?”童华非常费解的说。

    作为港城人,他们是对西方金融规则最了解的,可正是这个了解,才害得他们疏忽了这一点。他们忘记了这里是北俄并不是港城,这里的所有规矩都是从零开始的,这里的人们相比西方文化,也没有那么强烈的规矩意识,更别说这里的形势还不稳当,因此是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的。

    童刚摆摆手说:“现在并不是责怪谁的时候,疏忽了就是疏忽了,再纠结这个都是于事无补的,如何解决问题,才是我们现在应该做的。”

    姜还是老的辣,尽管童刚也很看不懂北俄证券公司的制度,也认为交易所不仅是一个交易场所,更有监督上市公司的责任,不应该像现在这样,自己这切尔夫市场明明没有申请上市的股票,却还能在证券公司交易。

    可不管这是如何的不负责任,但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再怎么责怪生气事情都不可能倒退回去,只有市井小民才会斤斤计较,但凡有一点觉悟和眼光的人,都会选择放下,再往前看。

    说完童刚转头把目光放在了周铭身上问:“周铭小兄弟,我记得当初在拒绝了麦塔先生的注资要求以后,你就预料到了今天的情况,想必你肯定已经有了对策吧?”

    随着童刚一句话,所有人都转头看向了周铭,这个情况让[熱,門.小説. 网]苏涵非常替周铭感到高兴,因为童刚和李成他们都是港城有名的商界大亨,尤其童刚还是世界闻名的第二船王,可他们现在却都指望着周铭来替他们拿主意,这不就证明了周铭的本事吗?

    其实李成和童刚作为港城有名的商界大亨,他们不应该这样的,只是这一次麦塔先生的做法太出乎他们的意料,才会让他们有些手足无措的。

    面对着屋内所有人的目光,周铭长长吐出一口气说:“没办法了,既然麦塔先生那边那么看得起我们,我们就只能自黑一下了。”

    “自黑?”

    所有人异口同声的惊讶说,显然他们都不明白周铭这突然蹦出来的词是什么意思。

    周铭也并没有给他们解释,只是对卡列琳娜说:“麻烦帮我打电话给伊尔别多夫先生,让他帮我们约一下媒体那边吧。”

    卡列琳娜微笑着点头说好,然后拿起周铭的手机拨了出去,很快那边就出了答复,卡列琳娜对周铭说:“伊尔别多夫先生说他现在已经到了西伯利亚,短时间内没办法赶回来,他说如果周铭先生您很着急的话,他可以帮忙联系科尔霍多先生。”

    周铭听说过这位科尔霍多先生,知道他就是北俄国内的传媒大亨,他控制了国内半数以上的媒体,就连总统的电视讲话也都要付钱给他。

    周铭说:“没问题,我们可以自己去找他。”

    卡列琳娜帮周铭转达了他的话,周铭站起来非常豪气的说:“童主席李董,你们放心吧,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迈步过去的坎!”

    时间到了第二天,周铭和卡列琳娜来到了城郊的一处别墅,因为周铭已经和科尔霍多约好了在他的庄园一起吃午饭。

    周铭乘坐的依然是那辆普通的伏尔加,但尽管车普通,但科尔霍多这位北俄的传媒大亨,却亲自来到门口迎接。

    “非常欢迎周铭先生能来到我的庄园,我一定会给周铭先生留下一个非常难忘的记忆。”

    面对科尔霍多的热情,周铭只是随便客气了一句,然后给他介绍了一下随行的翻译卡列琳娜和保镖**,才跟着他走进别墅。

    “我知道你们中国人喜欢这种四四方方的小桌子,所以我特意准备了一下。”

    科尔霍多对周铭说,的确他今天用餐的桌子并不是西方那种长到不可理喻的桌子,只是一张正方形的桌子,但尽管这样,上面还是盖着一张洁白的餐布,还有摆放整齐的餐具。

    科尔霍多带着周铭坐下,一边让别墅的仆人上菜一边对周铭说:“今天我为周铭先生您准备了最好的鱼子酱以及最名贵的牛肉,还有我特意请了你们中国的厨师过来,做了一道熊掌,这瓶拉菲是前年的,那年的葡萄被誉为是波尔多一百年来最好的葡萄,用来招待周铭先生这样的贵客,是最合适不过了。”

    周铭先是对科尔霍多道了声谢,然后等菜上好了再对科尔霍多说:“不过科尔霍多先生,我今天到这里来,其实是有事情希望您能帮忙的。”

    听到周铭这么说,科尔霍多第一时间放下酒杯,做出了一副洗耳恭听的姿态,周铭接着说:“相信科尔霍多先生应该听说过昨天切尔夫市场的股价在证券公司飞涨的消息吧?”

    “这我听说了。”

    科尔霍多说着脸上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又说:“我明白了,周铭先生您是希望我帮您的切尔夫市场多宣传造势,好配合这个股价的上涨对吗?这是完全没问题的,其实不瞒周铭先生您说,我早就有采访切尔夫市场的计划了,毕竟这个市场是时下整个克里斯科最具知名度商品中心,非常有意义!”

    可当科尔霍多兴致勃勃的说完,周铭却摇头又说:“我想科尔霍多先生您一定是误会了,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我的确是希望您能帮我宣传切尔夫市场,但却并不是宣传正面消息,而是宣传负面.消息,有多差就说多差的那种。”

    科尔霍多当时就愣住了,他目瞪口呆的看着周铭,第一时间他都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周铭又重复了一遍,他才确定周铭就是这么说的。(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