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我的目标是十万亿
    格勒大街上,从八号别墅出来穿过两条狭长的街道,是一座幽静的教堂,和北俄国内其他设有大量雕塑和壁画的教堂不一样,这座教堂的陈设相对比较简单,并且在教堂大厅内设有很多椅子,这些无一不表明这是和北俄教派分属不同阵营另一种教派。√∟頂√∟点√∟小√∟说,

    早上,麦塔带着戴维耶威廉以及几位保镖来到教堂祷告,其实相比戴维耶,麦塔并不是最虔诚的教徒,但他却会比戴维耶更经常抽出时间来这里做礼拜和祷告。

    戴维耶曾经询问过麦塔先生,他对此的回答就是钱是世界上一切罪恶的根源,[熱,門.小説. 网]他们现在做的事情就是在和恶魔跳舞,经常来做祷告,就是为了能得到上帝的宽恕,不让自己的心被恶魔侵蚀。

    教堂殿堂内非常空旷,就只有坐在椅子上的麦塔和站在讲台上的神父两人,神父在台上朗诵着圣经,麦塔则在下面看着十字架阐述自己的罪过。

    “天上的父,我必须请求你原谅我的罪,我知道因为刀塔计划的关系,让克里斯科的人们都变成了难民,让很多人失去了他们的财富,更多的人变得一无所有,我昨天看到了一个小女孩,她的头发乱糟糟身上也脏兮兮的,就像是一只小泥猴一样,她似乎是和自己的父母走散了,但她却根本感觉不到害怕,只是茫然……”

    麦塔平静的说着,并不是英语或者俄语,而是用的一种非常古老的拉丁语,在大多数的西方贵族观念里,这才是最接近上帝的语言,是他们在教堂祷告都要会的。

    这时教堂的大门突然被打开,戴维耶来到了门口,可并没有第一时间进来,因为他看到麦塔孤独坐在那里的身影,知道他的祷告还没有结束,就不敢走进来。

    麦塔感觉到了门口的动静,他顿了一下又说:“不过克里斯科的苦难也是一种涅槃重生,是必须经历的一个阶段,而我本身也是受雇于总统先生的金融战士,我必须保守我的职业道德,我不能对敌人心慈手软,这样才能让自己所做的一切无愧于心,阿门!”

    麦塔说完最后一句,他站起身来向十字架深鞠一躬,然后转身才转身走向门口,戴维耶急忙上前,但却仍然没有说什么,因为作为上帝的信徒,他不会打扰教堂的清净。

    他们走出教堂以后,戴维耶才说:“麦塔先生不好了,吉姆那边刚刚传来消息,说证券公司那边出事了,说有人在散步切尔夫市场的负面.消息,就连报纸上都登出来了,现在切尔夫市场的股票正在被抛售,市场非常恐慌,才不到半个小时,股价就从1.34个新卢布暴跌到了1.29个新卢布,并且还有继续下跌的趋势。”

    麦塔听完笑了起来说:“这些中国人果然不会坐以待毙。”

    戴维耶还想说什么,但这时威廉却拿着一部手机急急忙忙跑了过来向麦塔汇报:“麦塔先生,那个中国周铭打电话找您。”

    这句话惊讶了麦塔和戴维耶,不过麦塔只是迟疑了片刻就伸手接过手机说:“你好我是麦塔。”

    很快那边传来了一个女声,这个声音非常熟悉的卡列琳娜,她说:“麦塔先生您好,真抱歉打扰到了您的礼拜,不过我想请您中午一起吃饭,有些事情想和您商量,不知道您意下如何?”

    “今天只是祷告并不是礼拜天,如果是周铭先生这么说还情有可原,但是卡列琳娜你这么说就很不懂事了,难道你离开了我连这点都遗忘了吗?”

    麦塔先批评了卡列琳娜一句,然后才说:“不过和周铭先生的午餐,我非常有兴趣,你可以帮我转达他,我非常愿意。”

    随后卡列琳娜告诉了他时间地点就挂断了电话,见麦塔放下了电话,戴维耶疑惑的问:“麦塔先生,那个中国周铭他这个时候请您共进午餐是为什么?”

    麦塔摇摇头说:“他的思维非常开阔,让人很难揣测。”

    ……

    此时此刻在一号酒店周铭的套间客厅里,童刚也问出了和戴维耶几乎一样的问题:“周铭小兄弟,你确定真的要找麦塔先生谈吗?”

    周铭点头说:“这是必须的,首先麦塔先生是美国的金融战专家,这一次的刀塔计划也集合了西方那么大的财力,不知道多少富可敌国的财团参与了进来,而相比之下我们这边就寒酸多了。”

    面对这个解释,李成和童刚都没办法反驳,因为这就是事实,且不说港城财团就只有他们两个出了力,就算是把整个港城都压上,也都是蚍蜉撼树,不会有什么效果的。如果说刀塔计划那边是一艘豪华航母的话,那么他们这边最多就只是一艘破烂的渔船,根本不在一个数量级上。

    要不是这个原因,之前麦塔先生怎么会那么自信的找上门来要注资切尔夫市场呢?不就料准了他们没能力反抗嘛!

    “在这个差距下,我们总是要和刀塔计划谈的,现在优势情况下找他们谈总比以后被他们逼到角落里谈要好很多。”周铭说。

    李成和童刚都没有说什么,因为他们都清楚周铭其实还有一句话并没有说:现在他们找麦塔谈的是合作,要是到了以后真的被逼到了角落里,那就只有只有被人按着脑袋签割地赔款的不平等条约了。

    这个时候,童华突然叹了口气说:“只是就担心我们这一次自黑了,就已经失去了谈的对等条件。”

    童华也学会了周铭的那一句自黑,而他的意思也很简单,现在周铭通过自黑计划,在证券公司散步自己的负面.消息,再让科农带头抛售股票,继而带起了股价的暴跌,这样做确实遏制了麦塔通过坐庄抬高股价给他们挖的坑,但这样做的后果也是显而易见的,就是对切尔夫市场的影响很坏。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一般在股市上,如果有人坐庄抬高某上市公司的股价,这个公司要么和庄家接洽,要么就只能自己吞下这个苦果,很少有人会通过自黑来反击的,那样太得不偿失了。

    “我们这么费劲自黑,影响肯定会有,但也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厉害。”

    周铭拿出一张旧卢布对童华说:“因为我们的切尔夫市场股票,和你熟知的那些上市公司的股票并不一样,我们的股票是和已经废除的旧卢布相关联的,大家买我们的股票,也并不是要增值或者分红利,他们更多的还只是为了花掉旧卢布,为了买市场里的货物,那么只要这个前提条件还在,就没关系。”

    “的确是这样,我想这也就是当初周铭你不让切尔夫市场上市的原因所在吧。”童刚说。

    周铭点头说是:“要不是我也疏忽了证券公司的准入制度,忘记了他们还有可以挂牌任何一支股票的漏洞制度的话,我们的股票根本不会出现在证券公司里,当然民间的交易我们是没办法避免的。”

    童刚摆摆手:“既然这样就不要再提了,只是我很好奇你找麦塔先生究竟想谈什么?”

    周铭感到有些惊讶的回答:“童主席,我之前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我是希望能和刀塔计划合作,最好能分到他们一半以上的利益。”

    李成和童刚都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们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不可思议。

    的确这个答案周铭之前是对他们都说过,但这并不是关键,关键是他说要分到刀塔计划一半以上的利益?这怎么可能?

    他们现在到北俄也有这么长时间了,对刀塔计划也有很更深的了解,他们很清楚这个计划背后是多么庞大的利益,二十万亿美元的财富就算是纸面上的数字也足够骇人了,尤其这个刀塔计划是整个西方世界对苏联的掠夺,要这些强盗让出一半的利益出来,凭什么?

    难道就凭你在切尔夫市场的股票战上,用一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自黑方式,赢了一头吗?这简直是痴人说梦啊!

    李成想了一下说:“周铭小兄弟,我明白你是一个有雄心壮志的人,未来不可限量,我也认为年轻人就应该要有一股驱虎吞象的霸气,但是不管任何事情还是要脚踏实地才行,有些想法终究只能是想法,我这么说,想必周铭小兄弟你应该明白吧?”

    周铭点头表示明白,其实李成这话就是在委婉的提醒自己,年轻人就该好好撸管,别想那么多没用的。

    可明白归明白,周铭还是说:“李董我想您应该还记得我总说的一句话,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办不成的事,只有不肯开动的脑筋。”

    李成愣住了,他瞪着眼睛看着周铭,脑袋迷惑了,他不明白周铭怎么一下这么犟了,难道他就不明白吗?还是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信心?

    不过周铭最后却说:“李董你就放心吧,我也就是这么一说,能拿到这么多利益当然好,就算拿不到,至少也不会再像现在一样,被麦塔他们逼的和狗一样了,不就好了吗?”

    李成和童刚默默的点头,的确现在的形势就像周铭话说的这样,但他们看着周铭的笑容,却始终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