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算计要有来有回
    (鞠躬感谢“丧物玩志”和“风神羽少”的月票支持!)

    “周铭小兄弟怎么样了?今天去姆林宫里有见到总统先生,你和他谈的怎么样,他同意和我们做多大的交易,有没有故意给我们提什么难题?”

    周铭才回到酒店的房间里,立即劈头盖脸的就迎来了一阵询问,原来童刚和李成由于挂心和姆林宫的那笔交易,因此当周铭离开以后就一直等在这里,一步也没有离开。⊙,

    这一次周铭还没来得及说话,杜鹏就先站起来帮周铭解围道:“童主席李董请你们稍安勿躁,周铭他现在才回来,连口水都还没来得及喝,你们就这样逼问他未免也太不人道了一点,要不我提议让周铭先坐下来休息一会喝杯茶,我们一点一点慢慢说?”

    李成和童刚都是人精一样的人物,他们哪会不明白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他们不管再着急都没有用了,可是面对这么一笔利益巨大的交易,哪可能会有人不动心呢?哪怕他们是港城的商界大亨,手里握着数十亿资产也是一样,作为商人,他们天生就无法拒绝赚钱,更别说是暴利赚钱了。

    要知道百分之十利润的生意就会有人做,百分之五十利润的生意就能让资本蠢蠢欲动,百分之百的利润就能让人疯狂的趋之若鹜,百分之三百的利润那么哪怕是要上绞刑架都依然有人会做。

    这就是利益的诱惑,而财富越多他再增长的难度就越大,一个人只要找对项目就可以很容易让一万变两万两万变四万,甚至一百万变两百万都不是什么难事,但如果谁能让一百亿一年变两百亿,这个人就能让全世界为之震惊。

    眼下他们和姆林宫的交易,尽管在数字上或许还达不到标准,但他的利益却是成倍增长的,怎么能不让李成和童刚心急火燎呢?

    “童主席李董你们就放心吧,我今天在姆林宫已经和总统先生谈好了。”

    周铭先说了这么一句,然后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苏涵给他泡了一杯茶端过来,周铭喝了一口才把和尼古拉维奇的谈话内容大致讲了一遍:“就是这样,总统先生答应了我的要求,我们出一亿美金购买亿新卢布,其中的12亿都用西伯利亚新油田抵资。”

    听完周铭的叙[熱,門.小説. 网]述,李成和童刚当时就愣在了那里,就连杜鹏和苏涵的脸色也都很怪异,感觉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周铭小兄弟,事情就真是这么简单,你和总统先生就谈了这么一下,他就同意了这个条件?”李成问周铭,语气很不敢相信。

    周铭点头说:“那当然,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的,这不就是我们最希望的结果吗?”

    “这的确是我们最希望的结果,可是过程这也太顺利了,顺利到让人都以为这是在看童话,而不是什么和国家领导人的谈话。”童刚说。

    都说事出异常必有妖,但实际上在很多时候事情进展的太过顺利了也并不是什么好事,比如周铭现在,面对麦塔先生和尼古拉维奇,他们一位是兵不血刃搬空一个超级大国财富的美国金融战专家,一位是继承超级大国衣钵的最高领导人,这两个人肯定都是非常聪明的,都是那种卖了人还可以让人乐呵呵帮他数钱的人。

    现在面对这么一个利益相关的事情,他们居然一个个都这么爽快,整个过程顺利到不可思议,这就让人不能不起疑了。

    如果说周铭原本就和他们有了相当程度的接触,一直以来都在跟进和操作这个事情,那么他们这么爽快就能理解,可是现在周铭明明原本和麦塔的刀塔计划是有冲突的,麦塔先生还对付过周铭的切尔夫市场,尼古拉维奇在这个事情上还是站在麦塔先生那一边给周铭找过很多麻烦的。

    现在就只是周铭约麦塔先生出来谈了一次话,麦塔先生就不仅把一半刀塔计划的利益都让给了周铭,现在还帮着周铭一起说服了北俄总统尼古拉维奇,这就不能不让人多想一层了,什么时候对立的双方能转变这么快了?

    就连苏涵都拉着周铭的手,一脸担忧的看着周铭,一双大大的眼睛里似乎都在说:这不会是有什么阴谋吧?

    “这事情顺利的让人发指,背后肯定隐藏着什么,我怎么能会看不出来呢?”周铭露出了苦笑的笑容,“但是童主席李董你们有没有想过一点,我们有质疑的机会吗?”

    一句话让李成和童刚都沉默了,苏涵紧紧握住了周铭的手,杜鹏也没了之前轻松的样子:“这么说周铭你早就看出了里面有问题,猜到麦塔和那个北俄总统会挖坑给我们跳,你却没办法。”

    周铭没有说话,这时童刚想了一下说:“如果真是这样就麻烦了,只是我们的一亿美金倒还算了,关键我们还会因此输掉其他北俄商人对我们的信任,这样的话,我们不如主动放弃这次交易算了。”

    “我们要真想拿到刀塔计划超过一半的利益,放弃是绝对不行的!”

    周铭斩钉截铁的说:“因为大家可以设想一下,如果我们第一次就放弃了,那么第二次麦塔先生还这样做怎么办?难道我们要继续放弃吗?放弃这个东西只要开了头后面就收不住了,会一直放弃下去的。最后当放弃成了一种习惯以后,我们就会忘了坚持到底的成功究竟是什么样子了。”

    这一席话触动了所有人,童刚和李成不用说,陪伴他们一路成功的就是坚持;然后是苏涵,如果当初在760厂她受到欺负就自暴自弃而不是坚持下去,想必她也不会有今天,周铭更可能会看不起她了;杜鹏看着周铭一路走来,多少次都是坚持,包括他自己也是一样;最后是卡列琳娜,她要是当初少了那么一些坚持,恐怕就会直接死在克里斯科了,根本没机会出国,更没机会碰到周铭。

    这个简单的道理很多人都明白,其实很多人都有机会成功,只是大多数人都差了那么一点点的坚持。

    周铭接着说:“不过话又说回来,要是麦塔先生一点坑都不给我挖,只是真心要和我合作,无私的要给我十万亿利益的话,我倒还真过意不去了。”

    听周铭这么说,童刚和李成马上又抬起了头,周铭最后说:“只要他敢挖坑,我就有办法把这个坑给填平!”

    周铭的话语自信满满,貌似什么都不被他放在眼里一般。

    此时此刻在一号酒店楼下,麦塔所乘坐的林肯礼宾车还停在这里并没有开走,麦塔透过车窗愣愣的看着酒店大门喃喃自语道:“这个周铭今天也这么顺利的答应了,不会他也在算计着什么吧?”

    如果童刚和李成要是在这里听到麦塔的这番话,他们就该哭笑不得了,原来当他们在楼上的房间里猜测麦塔要给他们挖什么坑的时候,麦塔也在车里烦恼周铭会算计他什么。

    不过这也是正常的,算计就是要有来有回才有意思嘛,要是周铭一天到晚只是单纯的被麦塔算计,那么他也没有任何值得麦塔出手算计的价值了。这听起来像是个悖论,但事实就是如此。

    麦塔正想着出神,他的手机响声把他拉了回来,麦塔接通电话,是北俄总统尼古拉维奇打来的。

    “麦塔先生今天这样可以吗?是不是进展的有点太过顺利了?那个中国周铭也是一个聪明人,他难道就没有一点怀疑吗?会不会里面有什么我们没有注意到的问题呀?”尼古拉维奇张嘴就问道,语气显得十分担忧。

    从他这样的语气麦塔就明白这位北俄总统只怕也和自己刚才一样,对周铭今天这么顺利答应的表现感到非常不安,怕周铭有什么后手了。

    说也奇怪,尽管刚才麦塔自己也很不安,但现在看尼古拉维奇也是这样,反而让他镇定了下来。

    “尼古拉维奇先生,我很抱歉的认为您的抱歉是很多余的。”

    麦塔非常冷静的说:“当然我并不想说他没注意到或是怎么样,那都是在骗自己的,我认为以这位年轻周铭先生的智慧,他一定会注意到,但他依然只能这么做,原因很简单,今天他除了接受根本没有其他选择,除非他自己放弃这笔交易,但我们都明白,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可是他会不会也在想其他的办法呢?毕竟麦塔先生您也认可了他的智慧。”尼古拉维奇说。

    “这很有可能,不过我认为这并不重要,因为他的钱始终是要打给我们的,只要这个前提条件不变,不管他怎么想办法都会无济于事。”

    麦塔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最后说:“那么我们就只需要在收到他的钱以后终止和他的交易就好了,或者尼古拉维奇先生您富有同情心的话,可以如约支付给他亿卢布,只不过是旧卢布。”

    尼古拉维奇那边这才松了一口气,他笑着说:“我相信麦塔先生,麦塔先生不愧是美国最厉害的金融战专家,这都已经把周铭给逼到绝路上了,这样一来那个周铭就要白送给我们一亿美金了,只是不知道他以后明白了过来会不会想要从克里斯科河上跳下去。”

    “我可不希望他这么快跳下去,因为我还等着拉他一把呢!”麦塔开心的说。( )

    bdshar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